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九十章苏真出手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天南海北任鸟飞,雄姿英发不相随,可怜秋水长寂寥,但问天下几人追,这首诗师弟曾在落霞城的御风阁见过。”

    听苏真说了一半,乔远目中闪过一丝精光,想起多年前在御风阁顶楼梁柱上看到的诗句。

    “水深秋先祖不仅是一代奇女子,更是一代才女,平日最善琴棋书画,这首秋水词便是当年她成道之后所做的第一首诗,亦是最具豪情,流传最广的一首诗。”

    提到这些事迹,即便优秀如苏真,脸上亦是露出了浓浓的敬佩之色。

    但问天下几人追,这世间恐怕也唯有水深秋有资格放出如此豪言壮语,乔远现在想想,亦觉得热血澎湃。

    苏真顿了片刻,继续开口说道。

    “落霞城不仅是距离禁源之地最近的一座大城,也是前往此地的必经之处,那御风阁师兄也曾去过,正是在哪里看到了先祖留下的诗句,师兄才猜测先祖可能来了禁源之地。”

    听他说完,乔远迟疑了一会儿,便将千竹峰内发现那个洞府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真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只是点了点头,长叹一声,眼中的悲意清晰可见。

    无论前尘往事如何纠葛,如今都已是过往云烟,令数十代人敬仰的水深秋不再是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女子,而今只是受控于人的行尸走肉,令人不禁感到悲凉。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乔远感受到了那股悲意,不知为何,立刻联想到了烈天修。

    看到一代豪杰变成那般模样,他的心中同样生出了悲凉之感。

    苏真抬头看向远方,许久之后,这才缓缓将遇见水深秋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这些,乔远神色微微一变,但却没有露出意外之色。

    之前他就有所猜测,水深秋可能与烈天修一样,成为了主君的道奴,如今只是这个猜测得到了证实。

    有些事情,因太过隐秘,乔远不好直言相告,所以他只好装作不知,含糊带过。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他们师兄弟才聊完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嗯?师兄还一直没有问你,你为何戴上遮面,变了容貌?”

    苏真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盯着乔远看了半晌,这越看越是别扭。

    他虽没有见过乔远的真容,但也数次听别人提起过自己的小师弟,说实话,苏真对于见到乔远,心里一直都怀揣着一份期待。

    “此事说来话长。”

    乔远脸上露出苦笑,长叹一声,慢慢将与诸葛南的纠葛,还有遇到葛红玉被种下倾心蛊的事情说了出来。

    虽说这两件事,一件关乎万禁塔,一件关乎空间珠,但在异国他乡,能够碰见自己的师兄,这本就是一件让人倍觉温暖的事情,若是一昧的隐瞒不说,岂不是寒了师兄的心。

    其实苏真早就看出乔远知晓很多禁源之地的秘密,但他却看破不说破,这一点乔远也明白。

    正是因此,他才没有隐瞒与诸葛南、葛红玉之间的事情。

    当然,关于万禁塔与空间珠,乔远没有主动提及。

    “竟有此事?”

    苏真一听他中了倾心蛊,神色骤然冷了下来,随即他立刻抓住乔远的手腕,神识探入其内,搜寻了起来。

    “师兄,不用费力了,倾心蛊无形无体,除非以花柳宗独门秘法,才能将其找出,而这种秘法,唯有花柳宗太上长老与柳派大长老才知晓。”

    乔远脸上苦笑更浓,连忙开口说道。

    苏真冷哼一声,眼中的寒意刺骨冰冷,与刚刚那个温和的大师兄简直判若两人。

    “哼,花柳宗,这笔账我们记下了,等离开了此地,师兄陪你一同前往花柳宗,将这笔账算算清楚。”

    “多谢师兄。”

    乔远心中立刻生出一股暖意,弯腰向他一拜。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花柳宗的帐,咱们暂且记下,但与诸葛南的帐,咱们现在就要讨回来。”

    苏真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眼中寒意不减,说话间,一股磅礴的气势正在周身酝酿。

    乔远近在咫尺的感受,就如一座火山即将爆发,让人心生畏惧。

    苏真如今只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而诸葛南却是元婴后期修士,两者之间差距极大。

    原本乔远应该极力劝阻,可一感受到那股气势,他便对自家师兄生出了强烈的信心。

    苏真并未动身,只是转头看向石棺边缘,正与广元子等人笑谈的诸葛南,两道目光冷若寒刀,直击人心。

    到了他们这等修为,感知力极为敏锐,即便相隔近千丈远,诸葛南还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寒意,脸上笑容一收,转头看来。

    当他看到立于山坡之上的苏真时,眉头不由微微蹙起,暗自疑惑自己似乎没有与这人接下梁子,他为何投来那般不善的目光。

    同一时间,广元子、白鹤道人、风七还有虹筱仙子都察觉到了异常,同样转头看来。

    “嗯?苏兄这是怎么了?”

    风七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他认识的苏真向来温文尔雅,很少对人主动表现出敌意,可这一次看他的目光,似不是小事。

    广元子与白鹤道人亦是表露出了与风七同样的疑惑,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苏真露出这般目光。

    唯有虹筱仙子,一张绝美的面容虽被红纱遮掩,但其明媚的凤眸中却有寒光隐现。

    想了好一会儿,诸葛南也没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的罪过此人,不由脸露不悦的反问道。

    “苏道友,不知你对老夫可有何误会?”

    “呵……若是误会,苏某定不会如此,你既然伤了苏某的师弟,就明白这账迟早有人会讨回来的。”

    苏真冷笑一声,言语中没有丝毫客气,更是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让风七有些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翩翩君子。

    身为元婴后期修士,诸葛南自有其傲气,被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找麻烦,他自然有些下不了台,心中更是生出了一股怒气。

    “苏道友此话何意,老夫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好,苏某就让你听明白点,一个多月前,在另一处空间中,你是否重伤了一个名叫乔远的金丹大圆满修士?”

    苏真嘴角冷笑不减,说话间,其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正在急速掐诀,似在布置禁制。

    听到“乔远”两个字,当场便有不少修士变了脸色,有人反应剧烈,有人只是露出一丝诧异与意外。

    如夏梦则是神情一震,看了看诸葛南,又转头看向远处的苏真,眼中带着莫名的期待。

    “你是如何知晓的?”

    诸葛南双目微微眯起,其内寒光乍现,他万万没想到此人寻自己麻烦,竟然是为了乔远。

    这一次,苏真再没有回话,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答案,并且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其背负在身后的右手缓缓伸出,只见其掌心一道闪烁着银白光芒的圆形法阵缓缓旋转,其上布满了古老的符文印记,一看就绝非寻常禁制。

    看到那法阵,广元子与白鹤道人神色一动,变得很是凝重,两人目中更是有忌惮之色一闪而逝。

    那法阵他们曾经见过,正是之前苏真在广场上施展的远古禁制,其威力非同小可,他们至今记忆犹新。

    乔远距离苏真最近,看到那缓缓旋转的圆形法阵,他竟生出了一股心悸之感,而且以他的禁制造诣,竟看不出这是什么禁制。

    “想学吗?等替你报完仇,师兄就教你。”

    苏真转头对他微微一笑,说话时的那股温和,让他心里暖意更浓。

    说完就见他右手向前一挥,那圆形法阵旋转而出,立刻化作十多丈大小。

    苏真身形一动,整个人就似云中谪仙,轻盈的踩在圆盘之上,速度极快的向着诸葛南而去。

    “哼,不自量力!”

    诸葛南虽也心惊那禁制的不凡,但身为元婴后期修士,气势上不能弱了他人。

    当即他冷哼一声,左手向上一抛,三颗核桃呈品字形构成一个一个法阵。

    同时,他右手拂尘猛地一甩,一道道符文印记凭空而出,立刻落在了那三颗核桃构成的法阵上。

    这般布置阵法的手段,众人也算是大开了眼界。

    这段时间,此地没少发生争斗,但元婴后期修士出手,这还尚是第一次。

    当下,此地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凝聚了过来,包括龙云子、拐老等一干元婴后期修士。

    就连夕雪都一脸兴奋的窜到了石棺之上,瞪大了明亮的桃花瞳,露出一脸兴奋之色,鼓着掌欢呼起来。

    虹筱仙子美目寒光一闪,一身元婴中期修为的气势爆发出来,轻移莲步,就要上去助苏真一臂之力。

    可风七却是上前一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伸手拦住了她。

    “仙子不必担心,以苏兄的实力,这还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苏兄是帮师弟报仇,仙子出手,又是以什么身份,又有何理由?”

    虹筱仙子看了他一眼,目中隐现一丝羞恼之意,沉吟了片刻,她终是敛去了修为。

    另一边,诸葛南以极快的速度布置好了一道阵法,他右手成掌,按在那三颗核桃组成的品字形法阵上。

    无声无息,三颗核桃立刻分散开来,化作三道流光,速度极快的将苏真包围起来。

    而那之前出现的品字形法阵却是蓦然出现在了他的头顶,轰然压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