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九十一章还虚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众人一阵心惊,为他捏了一把汗,就算乔远也是眼皮一跳。

    可苏真却神情不变,只是脚下一用力,整个人便沉入了圆形法阵之下。

    一瞬间,那品字形法阵与圆形法阵重叠到了一起,没有激烈的法术之光闪烁,没有嘈杂的轰鸣之音传出。

    两道法阵,一道散发着银白之光,一道闪烁淡黄色的光芒,泾渭分明。

    可就在两者重叠之时,淡黄色的法阵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黯淡下来,似失去了力量。

    而银白之光依旧明亮,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两道法阵孰强孰弱,一眼即可看出,当下便引起了不少修士的哗然。

    要知道,诸葛南身为元婴后期修士,最让人忌惮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其心智与禁制阵法造诣。

    可以这么说,诸葛南的禁制阵法造诣在东林大陆乃是数一数二的,除了那些基本不出世化魂期强者,几乎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比。

    要不然他也无法指引九十九位强者一同布置九九三才阵。

    可如今,在禁制阵法比拼上,诸葛南竟然输了,此事着实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这究竟是什么禁制?”

    诸葛南神色极为凝重,心中同样震惊,可此刻来不及多想,他右手拂尘一甩,那三颗核桃立刻飞回了手中。

    随后他心念一动,核桃与拂尘同时被收了起来,其双手以一种肉眼几乎不看清的速度迅速掐出道道印决。

    这种掐诀速度,众人几乎见所未见,一道道重影不停变化,好似诸葛南一下子长出了十几只手。

    乔远神色微变,同样极为心惊他的掐诀速度,与其相比,自己简直就是龟速。

    只是短短一瞬间,诸葛南便掐出了至少上万道印决,迅速在他身前构成了一面巨大的光幕。

    苏真目光一闪,神色微凝,他能看出诸葛南布置的这道禁制极为不凡。

    抬脚一跃,他整个人踏空而起,再次落在那圆形法阵之上。

    随后苏真抬起双手,同样以一种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掐起了印决。

    原本众人以为会看见一场极为精彩的斗法,却没想到这斗法变成了比斗禁制阵法,但即便如此,众人亦看的眼花缭乱,暗呼精彩。

    要知道能来到此地的人,多多少少都对禁制阵法有所研究,看到两大禁制阵法高手如此斗法,远比使用法宝法术斗法要更令人振奋。

    不过片刻,苏真手中便凝聚出了一把符文构成的金色长剑,那并非法术凝聚出来的虚幻之物,而是实实在在的禁制之剑。

    “这是……五行极禁中的金极禁?”

    乔远看到那把金色长剑,双目一凝,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之色。

    看出那是金极禁的并非只有乔远,还有诸葛南,其神色蓦然一变,心中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

    以他的见识,自然知晓五行极禁乃是失传已久的上古禁制,而且其中金极禁与火极禁乃是攻击力最强两道禁制。

    刚想到这里,却见苏真双手再次掐诀,不出片刻,便有一个火焰符文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火焰符文看起来极为奇异,就似两条火蛇交错缠绕在一起,足有一人之高。

    “居然是火极禁!”

    乔远看到那火焰符文的刹那,眼中光芒一闪,忍不住惊叹出声。

    他在这里不过只学会了木极禁,就这一种禁制,乔远就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却没想苏真竟然一出手,便是两种攻击力最强的五行极禁。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布置这两道禁制,根本没有费多大力气。

    只见苏真大袖一挥,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飞射而出,直逼诸葛南而去。

    “五行极禁又如何,想要破老夫的转阴回阳禁,你还差了点。”

    冷哼一声,诸葛南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震惊,双手成抱瓶之状,旋转半圈,猛地按在身前的光幕上。

    这一按之下,立刻便有黑白二色出现,将那光幕染成一个双鱼太极图案。

    与此同时,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直接落在了太极图案之上。

    一股惊天动地般的禁制波动轰然扩散而出,将四周的草木土石尽皆化作灰烬。

    远处观战的众多修士,纷纷出手抵御那股紊乱如风暴般的禁制波动,同时急速向后退去。

    一些修为不足的修士额头已然冒出了冷汗,可以想象,若是换做他们面对那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恐怕只是瞬间便会如那些草木土石一样,灰飞烟灭。

    “这是什么禁制?竟如此恐怖。”

    夏毅站在夏家三位老祖身后,虽没有受到波及,但只感受那股气势,后背便已被冷汗打湿。

    “这是上古极为出名的五行极禁,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核心创造出的禁制,每一种都是单一属性禁制的极致,威力极强,修真界早已失传。”

    夏梦美目中有精光一闪而逝,对于修炼她不如自家哥哥,但在禁制阵法方面,整个夏家也没人比得过她。

    等禁制波动慢慢平息下来,众人定睛看去,却见那太极图案依旧挡在诸葛南身前,而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却是消失不见。

    攻击力最强的两道五行极禁,依旧还是破不了诸葛南的招数,当下就有不少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表示可惜。

    “嘻嘻……精彩精彩,银发小哥,继续打他……”

    站在石棺上的夕雪,此刻看的都站了起来,她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苏真,看起来很是兴奋。

    话语说完,就见苏真腾空一个翻转,他脚下的圆形法阵直接被踢了过去,与那太极图案重叠在了一起。

    两道法阵都是圆形,只是一个散发银白光芒,另一个是黑白太极图案,极为容易辨认。

    正是因此,两道法阵重叠没多久,众人就清晰的看见,那太极图案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最终消失无影。

    几乎是与先前的情形一模一样,只是最开始诸葛南布置的阵法,并非多么厉害。

    而这转阴回阳禁却是大不相同,这可是金极禁与火极禁都无法破开的禁制。

    由此可见,苏真施展的那道散发银白色光芒的圆形法阵有多么厉害。

    “这……这到底是什么禁制?”

    诸葛南连忙向后退去,眼中露出强烈的无法置信之色。

    可他还未退出多远,就听一阵浪涛翻滚之声,随即四面八方凭空出现了一道道水墙,将他围困在了其内。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一幕,乔远脸上顿时露出了钦佩之色。

    “五行极禁之水极禁!莫非师兄学会了金木水火土五种极禁?”

    “五行极禁施展其三,还有那不知名的远古禁制,此人的禁制阵法造诣,在这东林大陆难遇对手。”

    一直默默观战的龙云子,看到这层出不穷的禁制,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惊叹。

    苏真大袖一挥,那散发银光的圆形法阵立刻旋转而出,刚好悬停在诸葛南的头顶。

    此刻他四面被水墙所围,头顶又有圆形法阵封死,几乎已没有退路,不过即便身处绝境,诸葛南也没有丝毫慌乱。

    他只是抬头盯着苏真,神色看不出喜怒,似在等待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此禁名为化虚!”

    苏真腾空一跃,立于圆形法阵之上,银发飘动,衣袂翻飞,虽没有不可一世的傲然,但却有凌驾众修之上的自信。

    听到“化虚”二字,几乎所有修士眼中都露出了疑惑,显然并未听说过。

    包括乔远在听到这两个字时,亦是皱了皱眉。

    但此地有三人在听到“化虚”二字后,却是神情一震,眼中露出了无法置信之色。

    这第一个人便是诸葛南,他双目圆睁,盯着那悬于头顶的圆形法阵,看着其上的古老符文,脸色越来越难看。

    第二人则是即便看到三种五行极禁,也不曾有过丝毫神色变化的拐老。

    在听到苏真话语的刹那,他整个人似一下子年轻了数百岁,脸上顿时焕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神采。

    而那第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站在石棺上,为苏真加油呐喊的夕雪。

    在之前,她表现的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可在听到“化虚”后,其脸上的兴奋之色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则是一片凝重。

    同时,她看向苏真的目光中,透着浓浓的兴趣与探究。

    “不……这绝不可能,化虚禁早在上古时期就已失传。”

    安静了片刻,诸葛南突然大喝起来,似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苏真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向前迈出一步,脚下的圆形法阵立刻银光大盛。

    “自欺欺人又有何用,莫非你感受不到自己的修为正在削弱?”

    话语说完,诸葛南便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削弱他的修为。

    这一现象立刻让他联想到很久以前,自己曾在一本上古典籍上看到的一种禁制。

    那种禁制威力莫测,一旦加于修士或者妖兽的身上,便可无限削弱其力量,直至将他们削弱到没有修为,没有一丁点的力气,甚至到最后,连呼吸都做不到。

    “拐老,这还虚禁到底是什么禁制?”

    另一边,龙云子、广元子以及白鹤道人见到拐老神色变化如此之大,不由出声询问了起来。

    拐老深呼一口气,抬头看天,眼中露出莫名的神采。

    “据传,远古有八禁,那八种禁制,每一种都有鬼神莫测之力,岁月流转,远古八禁早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而还虚禁就是远古八禁之一。”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众人一阵心惊,为他捏了一把汗,就算乔远也是眼皮一跳。

    可苏真却神情不变,只是脚下一用力,整个人便沉入了圆形法阵之下。

    一瞬间,那品字形法阵与圆形法阵重叠到了一起,没有激烈的法术之光闪烁,没有嘈杂的轰鸣之音传出。

    两道法阵,一道散发着银白之光,一道闪烁淡黄色的光芒,泾渭分明。

    可就在两者重叠之时,淡黄色的法阵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黯淡下来,似失去了力量。

    而银白之光依旧明亮,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两道法阵孰强孰弱,一眼即可看出,当下便引起了不少修士的哗然。

    要知道,诸葛南身为元婴后期修士,最让人忌惮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其心智与禁制阵法造诣。

    可以这么说,诸葛南的禁制阵法造诣在东林大陆乃是数一数二的,除了那些基本不出世化魂期强者,几乎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比。

    要不然他也无法指引九十九位强者一同布置九九三才阵。

    可如今,在禁制阵法比拼上,诸葛南竟然输了,此事着实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这究竟是什么禁制?”

    诸葛南神色极为凝重,心中同样震惊,可此刻来不及多想,他右手拂尘一甩,那三颗核桃立刻飞回了手中。

    随后他心念一动,核桃与拂尘同时被收了起来,其双手以一种肉眼几乎不看清的速度迅速掐出道道印决。

    这种掐诀速度,众人几乎见所未见,一道道重影不停变化,好似诸葛南一下子长出了十几只手。

    乔远神色微变,同样极为心惊他的掐诀速度,与其相比,自己简直就是龟速。

    只是短短一瞬间,诸葛南便掐出了至少上万道印决,迅速在他身前构成了一面巨大的光幕。

    苏真目光一闪,神色微凝,他能看出诸葛南布置的这道禁制极为不凡。

    抬脚一跃,他整个人踏空而起,再次落在那圆形法阵之上。

    随后苏真抬起双手,同样以一种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掐起了印决。

    原本众人以为会看见一场极为精彩的斗法,却没想到这斗法变成了比斗禁制阵法,但即便如此,众人亦看的眼花缭乱,暗呼精彩。

    要知道能来到此地的人,多多少少都对禁制阵法有所研究,看到两大禁制阵法高手如此斗法,远比使用法宝法术斗法要更令人振奋。

    不过片刻,苏真手中便凝聚出了一把符文构成的金色长剑,那并非法术凝聚出来的虚幻之物,而是实实在在的禁制之剑。

    “这是……五行极禁中的金极禁?”

    乔远看到那把金色长剑,双目一凝,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之色。

    看出那是金极禁的并非只有乔远,还有诸葛南,其神色蓦然一变,心中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

    以他的见识,自然知晓五行极禁乃是失传已久的上古禁制,而且其中金极禁与火极禁乃是攻击力最强两道禁制。

    刚想到这里,却见苏真双手再次掐诀,不出片刻,便有一个火焰符文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火焰符文看起来极为奇异,就似两条火蛇交错缠绕在一起,足有一人之高。

    “居然是火极禁!”

    乔远看到那火焰符文的刹那,眼中光芒一闪,忍不住惊叹出声。

    他在这里不过只学会了木极禁,就这一种禁制,乔远就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却没想苏真竟然一出手,便是两种攻击力最强的五行极禁。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布置这两道禁制,根本没有费多大力气。

    只见苏真大袖一挥,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飞射而出,直逼诸葛南而去。

    “五行极禁又如何,想要破老夫的转阴回阳禁,你还差了点。”

    冷哼一声,诸葛南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震惊,双手成抱瓶之状,旋转半圈,猛地按在身前的光幕上。

    这一按之下,立刻便有黑白二色出现,将那光幕染成一个双鱼太极图案。

    与此同时,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直接落在了太极图案之上。

    一股惊天动地般的禁制波动轰然扩散而出,将四周的草木土石尽皆化作灰烬。

    远处观战的众多修士,纷纷出手抵御那股紊乱如风暴般的禁制波动,同时急速向后退去。

    一些修为不足的修士额头已然冒出了冷汗,可以想象,若是换做他们面对那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恐怕只是瞬间便会如那些草木土石一样,灰飞烟灭。

    “这是什么禁制?竟如此恐怖。”

    夏毅站在夏家三位老祖身后,虽没有受到波及,但只感受那股气势,后背便已被冷汗打湿。

    “这是上古极为出名的五行极禁,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核心创造出的禁制,每一种都是单一属性禁制的极致,威力极强,修真界早已失传。”

    夏梦美目中有精光一闪而逝,对于修炼她不如自家哥哥,但在禁制阵法方面,整个夏家也没人比得过她。

    等禁制波动慢慢平息下来,众人定睛看去,却见那太极图案依旧挡在诸葛南身前,而金色长剑与火焰符文却是消失不见。

    攻击力最强的两道五行极禁,依旧还是破不了诸葛南的招数,当下就有不少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表示可惜。

    “嘻嘻……精彩精彩,银发小哥,继续打他……”

    站在石棺上的夕雪,此刻看的都站了起来,她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苏真,看起来很是兴奋。

    话语说完,就见苏真腾空一个翻转,他脚下的圆形法阵直接被踢了过去,与那太极图案重叠在了一起。

    两道法阵都是圆形,只是一个散发银白光芒,另一个是黑白太极图案,极为容易辨认。

    正是因此,两道法阵重叠没多久,众人就清晰的看见,那太极图案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最终消失无影。

    几乎是与先前的情形一模一样,只是最开始诸葛南布置的阵法,并非多么厉害。

    而这转阴回阳禁却是大不相同,这可是金极禁与火极禁都无法破开的禁制。

    由此可见,苏真施展的那道散发银白色光芒的圆形法阵有多么厉害。

    “这……这到底是什么禁制?”

    诸葛南连忙向后退去,眼中露出强烈的无法置信之色。

    可他还未退出多远,就听一阵浪涛翻滚之声,随即四面八方凭空出现了一道道水墙,将他围困在了其内。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一幕,乔远脸上顿时露出了钦佩之色。

    “五行极禁之水极禁!莫非师兄学会了金木水火土五种极禁?”

    “五行极禁施展其三,还有那不知名的远古禁制,此人的禁制阵法造诣,在这东林大陆难遇对手。”

    一直默默观战的龙云子,看到这层出不穷的禁制,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惊叹。

    苏真大袖一挥,那散发银光的圆形法阵立刻旋转而出,刚好悬停在诸葛南的头顶。

    此刻他四面被水墙所围,头顶又有圆形法阵封死,几乎已没有退路,不过即便身处绝境,诸葛南也没有丝毫慌乱。

    他只是抬头盯着苏真,神色看不出喜怒,似在等待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此禁名为化虚!”

    苏真腾空一跃,立于圆形法阵之上,银发飘动,衣袂翻飞,虽没有不可一世的傲然,但却有凌驾众修之上的自信。

    听到“化虚”二字,几乎所有修士眼中都露出了疑惑,显然并未听说过。

    包括乔远在听到这两个字时,亦是皱了皱眉。

    但此地有三人在听到“化虚”二字后,却是神情一震,眼中露出了无法置信之色。

    这第一个人便是诸葛南,他双目圆睁,盯着那悬于头顶的圆形法阵,看着其上的古老符文,脸色越来越难看。

    第二人则是即便看到三种五行极禁,也不曾有过丝毫神色变化的拐老。

    在听到苏真话语的刹那,他整个人似一下子年轻了数百岁,脸上顿时焕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神采。

    而那第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站在石棺上,为苏真加油呐喊的夕雪。

    在之前,她表现的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可在听到“化虚”后,其脸上的兴奋之色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则是一片凝重。

    同时,她看向苏真的目光中,透着浓浓的兴趣与探究。

    “不……这绝不可能,化虚禁早在上古时期就已失传。”

    安静了片刻,诸葛南突然大喝起来,似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苏真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向前迈出一步,脚下的圆形法阵立刻银光大盛。

    “自欺欺人又有何用,莫非你感受不到自己的修为正在削弱?”

    话语说完,诸葛南便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削弱他的修为。

    这一现象立刻让他联想到很久以前,自己曾在一本上古典籍上看到的一种禁制。

    那种禁制威力莫测,一旦加于修士或者妖兽的身上,便可无限削弱其力量,直至将他们削弱到没有修为,没有一丁点的力气,甚至到最后,连呼吸都做不到。

    “拐老,这还虚禁到底是什么禁制?”

    另一边,龙云子、广元子以及白鹤道人见到拐老神色变化如此之大,不由出声询问了起来。

    拐老深呼一口气,抬头看天,眼中露出莫名的神采。

    “据传,远古有八禁,那八种禁制,每一种都有鬼神莫测之力,岁月流转,远古八禁早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而还虚禁就是远古八禁之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