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九十七章玉佩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他们相距本就不远,疾驰之下,只是瞬间,两人的拳头便碰触到了一起。

    一阵闷响传出,乔远与银袍青年同时皱起了眉头,向后倒退而去。

    这一拳竟是不分胜负,两人都没想到对方与自己一样,也修炼过肉身。

    目光交接在一起,银袍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刚刚双拳相碰的刹那,他很清晰的感受到对付体内传来了一股熟悉的波动,不对,应该是两股熟悉的波动。

    他能肯定自己在此之前从未见过这个白衣青年,可为何会有那股熟悉之感。

    此事实在是奇怪。

    不只是他,乔远同样有那种熟悉之感,且他体内的金丹刚刚似还颤抖了起来。

    对视了片刻,乔远正准备开口询问一下,可那银袍青年似乎并没有交谈的兴趣,眼中寒光一闪,便再次攻了上来。

    这一次,他依旧握紧右拳,不过其拳头上却弥漫了一层金色光芒,看起来虎虎生威,极具气势。

    看着那金光,乔远只觉熟悉之感更重,可来不多想,他便立刻调动全身战神血脉之力,凝聚于右拳,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传出,金色拳头与血色拳头轰击在一起,一股猛烈的气浪顺着两人拳头相碰之处散出,卷动其衣衫猎猎作响。

    这一次,再没有人退后,乔远紧紧的盯着对方的眼睛,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很像一个人,坚韧而孤独。

    “你是谁?”

    明知对方是个沉默寡言,性情冷淡之人,可乔远还是问了出来。

    但没想到,那银袍青年目中突然闪过一丝奇异之芒,一开口便震惊了他。

    “你也拥有完美金丹?”

    乔远瞠目,他听到银袍青年用了“也”这个字,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怪不得他一直都觉得此人有一种熟悉之感,原来他们都拥有完美金丹。

    而此人的祖父费尽心力,与主君合作,打开石棺,为的便是让他凝结完美元婴。

    银袍青年实际上也不敢确定这个事实,只是试探性一问,却没想这一问让乔远变了脸色,让他也得到了答案。

    完美金丹,这世上已有万年不曾出现,却没想这一次却是出现了两人。

    而且还是在凝结完美元婴的机会面前,这代表了什么,两人立刻便明白了过来,他们之间,只能留下一人。

    气氛慢慢变得紧张起来,突然之间,两人同时收回拳头,向着对方如狂风暴雨般轰去。

    既然都是体修,那便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法术神通,有的只有最野蛮,最热血的肉搏。

    砰砰之声不断响起,你一拳我一拳的落在对方身上,不出片刻,两人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可即便这样,两人出拳的力道与速度却不减反增,那银袍青年眼中甚至露出了兴奋之色。

    自踏上修炼一来,他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同辈之中从未遇到过对手,更别说如此酣畅淋漓的战斗。

    天才往往是孤独的,正因为孤独,所以他们才要寻找势均力敌的对手,如离江与乔远,如苏真与风七。

    “你的肉身不错,但想赢我,不可能!”

    银袍青年始终冷淡的脸上,蓦然出现了一丝别样的光彩。

    说完就见他身体表面突然散出一道金光,配上此空间原本的金光,他整个人便仿若那高高在上,不可战胜的金甲战神。

    石棺外的明虚子看见这一幕,神色微微一变,眼中不由露出了担忧之色。

    另一边,苏真神色虽平静如水,但其微微蹙起的眉头,却是表明了他内心的忧虑。

    至于其他人,基本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有不少人甚至盼望着两人最好同归于尽,毕竟自己得不到,便希望别人也得不到,这是人之常态。

    话说回来,乔远看见银袍青年身上的金光,神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他能看出那金光并没有增强对方的肉身,但那应该是一种加强防御的秘术。

    下一刻,乔远的一拳便轰击在银袍青年身上,可那感觉就像是砸在一块金石之上,让他拳头都有些发麻。

    银袍青年同样也回击了乔远一拳,落在他的肩头,只听一阵咔嚓之声响起,他的骨头赫然被一拳震碎了。

    乔远倒退出十丈,嘴角再次溢出鲜血,瞥了一眼肩头,神色越发凝重起来。

    接下来,两人之间的肉搏战,乔远几乎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反而还吃了不小的亏。

    若非他的体内一直有神秘力量疗伤,此刻他早就被打趴在地上,难以起身。

    “呵……铠甲吗?我也有。”

    乔远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迅速调动体内的月力,凝聚于周身,缓缓在身上形成了一副月白色的铠甲。

    那铠甲温润光滑,并无一丝菱角,紧贴着乔远不太壮硕的身躯,将他的体型修饰的极为英武。

    另外,铠甲的背后还有一道深色弯月,朦胧雾气弥漫,看起来极具神秘之感。

    这正是月无痕传承中所记载的防御秘术,月甲术。

    此术防御力不错,可就是太过消耗月力,且施展起来颇费时间,因此乔远平时斗法,甚少使用。

    银袍青年看着他身上的月白铠甲,神色微凝,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可这并未让他停下进攻之势,身形一晃,他便再次冲到乔远近前,右拳直击其胸口。

    乔远并未伸手去挡,而是同样一拳轰向他的胸口。

    一股大力袭来,乔远立刻向后退出了数丈,同样的,银袍青年亦是向后退出了数丈。

    两人这一拳竟都没有给对方造成半点伤势,最多也就是胸口有些闷疼。

    这一次,两人无论是力量还是防御都达到了同一水平,想要分出胜负,光凭肉身恐怕得打到了猴年马月。

    而且就算一直这样下去,乔远也有必胜的信心,因为他的体内有神秘力量疗伤,而银袍青年的伤势却只会越来越重。

    不过银袍青年并不知晓这一点,另外,他似乎很喜欢这种战斗方式,打了许久也不见他拿出法宝,使用法术。

    持续交战了一天,四周的仙灵气已被小葫芦吸收了大半。

    乔远扫了一眼这片空间的深处,不愿再与此人继续纠缠下去,可想要打败他,又颇为麻烦。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目光落在了那银袍青年腰间的玉佩上。

    此人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待在此地,就是因为那玉佩,若是将那玉佩抢走,不用打,此人用不了多久,便会自爆而亡。

    乔远又不是如离江一样,是个战斗狂魔,有简单的方法可以解决此人,他自然不愿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思及此,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看着握紧拳头冲来的银袍青年,不闪不避,任由他一拳轰在了自己胸口。

    趁此时机,乔远假装握紧右拳砸向他的腰腹,可在临近之时,却是拳头一张,一把抓住了那块玉佩。

    “你……”

    银袍青年根本没想到乔远会突然抓住自己的玉佩,顿时神色大变,欲要反*夺。

    可乔远却借助他的一拳之力,拿着玉佩迅速退到了数十丈开外。

    石棺之外,看到这一幕的明虚子同样神色大变,眼中露出滔天的怒意与杀机,死死的盯着乔远。

    “不好,……这该死的小辈!”

    没有了玉佩,银袍青年便没有了隔绝仙灵气的本事,顿时其面容浮现痛苦之色,身体渐渐膨胀起来。

    其实,乔远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抢到玉佩,主要是因为银袍青年没想到他已经看穿了玉佩能够隔绝仙灵气。

    要知道,那玉佩看起来很是普通,没有任何出奇之处,一般人也根本不会注意。

    说来也只是巧合,乔远一看到那玉佩,就想起了当年明若留给自己的那块玉佩,于是便对其多留了一个心眼。

    这仔细一感应,他却是发现,四周仙灵气在靠近那块玉佩时,便会自然而然的绕开。

    也是这个小细节才让乔远断定,那玉佩有隔绝仙灵气的作用。

    “卑鄙!把玉佩还给我。”

    银袍青年强忍着痛苦,看向乔远,杀机凛然的喝道。

    乔远微微一笑,到手的东西,他岂能轻易还回去。

    “以道友现在的状态,在下劝你还是赶紧离开此地。”

    说完他便漫不经心的将那玉佩抛了起来,随后又抓在手中。

    可这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却是让乔远微微一愣,刚才玉佩翻转之时,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字。

    没有丝毫犹豫,乔远立刻摊开右手,目光落在玉佩之上。

    玉佩通体呈乳白色,上面刻有一些亭台楼阁,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

    但他将玉佩翻转过来,看到其背面铭刻的一个大字后,其心神却是立刻一震,脑中似有道道春雷炸响,意识在这一刻竟有些恍惚起来。

    那玉佩上的一个大字充斥着他的双瞳,直击心底深处,将他那尘封多年的思念一下子撞了出来。

    乔远神情呆滞,整个人立在当场一动不动,似灵魂已然出窍,回到了六十多年前的清风山上,与一个红衣蹁跹的少女笑看夕阳西斜。

    他们把酒言欢,喝得酩酊大醉,那少女俏脸微红,手托香腮,看着已然醉倒的少年,目中有掩盖不住的不舍。

    许久之后,少女取下了自己颈项上的玉佩,轻柔的挂在了少年脖子上。

    那块玉佩虽不是眼前这块玉佩,但它们上面都有一个大字,明。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