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七百零五章万年之局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明虚子眼露惊骇欲绝之色,身子似被一柄重锤砸中,张口便连续喷出了三大口鲜血,气息萎靡,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向着后方急速倒飞而去。

    伴随着一阵轰鸣,他直接撞在了千丈外的一座山坡,烟尘四起,山坡裂开一道道缝隙,似再用点力,那山坡便会完全坍塌。

    看见这一幕的修士,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露出滔天的骇然与恐惧,而在看向乔远时,还有深深的无法置信。

    刚刚发生的一切,不但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要知道乔远一年前还是金丹期修士,即便现在看来,也只是刚刚结婴,可那随意一挥,竟然将元婴大圆满的明虚子打成那个惨样。

    此事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不会相信,而就算现在亲眼看见了,也需要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

    诸葛南瞪大了双目,那张喜行不于色的脸第一次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更不敢接受这一切,甚至他都生出了一股荒唐荒谬的感觉,认为这只是一场幻境。

    苏真、风七与虹筱仙子三人的表情虽没有诸葛南那般惊恐,但也极为凝重,而更多的则是惊疑不定。

    其他人的神色也大差不差,夕雪小口微张,脸上尽是不敢置信之色,龙云子一脸凝重,眼中更有敬畏之意。

    广元子、白鹤道人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畏惧与震撼。

    他们这些元婴后期修士都已经如此了,夏长兴三人、海丹子、赤春子、项天、等等这些人,就更是惊骇到无法形容了。

    此时此刻,若说有谁的表情与众人不一样,那便只有夏梦与离江。

    夏梦睁大了美目,紧紧着盯着那道身影。

    她的脸上没有惧怕,没有不敢置信,有的只有发自内心的欣喜,两眼闪光,里面依旧是无限的崇拜与仰慕。

    至于离江,他的右手已然握紧了腰间的挎刀,盯着乔远,眉头紧皱。

    身为对手,他敏感的察觉到乔远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似换了一个人,让人不敢生出战意。

    别人不知道,但离江自己明白,他从小便对战意极为敏感,而这种敏感,不但能让他寻找到合适的对手,也能提前感知危险。

    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乔远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而现在,这种感觉虽也有,但却极为微弱。

    如今的乔远给他的感觉,更多的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无法跨越的鸿沟,好似两人已经不在一个层次。

    话说回来,乔远随手击退明虚子后,看都没看众人一眼,他的目光始终凝聚在主君身上。

    两人对峙了片刻,最终还是主君先开口了。

    “你是拂昭?”

    其实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但只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乔远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语气中透着一股落寞。

    “为了当年之事,本君被困下界数万年,搜集了不少情报,对他元家可谓尽心尽力,可到头来,竟无人前来营救本君,导致本君寿元断绝而亡,为此,本君才诞生了你这一丝怨念。”

    “若非本君修炼功法原因,不得不将你剔除,否则你也不会遗留至今,为祸一方。”

    一番话说完,主君却是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讥讽。

    “拂昭啊拂昭,既然今日你能夺舍重生,又何必将我说得如此不堪,若是你当年有灭我之心,只需一个念头即可,但你没有,留下我,为的是什么,你心知肚明。”

    到了现在,他如何还不明白,自己一直就是拂昭仙君复活大计之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若非他苦苦谋划数千年,每数百年散出密禁盒,打开此地,让人误以为这是一处遍地是宝的秘境,那些修士又岂会来到此地。

    随后他又以七色鹿与人形何首乌为诱饵,将这些外界修士一步步引来此地。

    以他们的怨念凝聚出怨珠,借助他们的力量打开空间壁障,如此主君才可以亲手打开石棺,完成这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可以这么说,若是没有主君,就算守心找到了一个极为完美的肉身,拂昭仙君也无法夺舍重生。

    要知道,这世上除了拂昭仙君本人外,就只有主君可以打开石棺。

    而石棺内不仅有浓郁的仙灵气,更有九颗仙元丹,这都是夺舍重生的必要条件。

    所以说,当年拂昭仙君剔除那一丝怨念,不是不得已,而是要让其自行成长,成为他最重要的一颗棋子,这颗棋子比守心还要重要百倍。

    没有人能够想到,拂昭仙君已经坐化了万年,却还布置了这样一盘精妙的棋局。

    此地在场所有人,都是这棋局中的一颗棋子,包括烈天修与水深秋,包括那些已经陨落的修士,还包括这万年来,所有死在禁源之地的人。

    但此时此刻,知晓这一切真相的唯有拂昭仙君、主君以及守心。

    长叹一声,乔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缓缓开口。

    “唉!往事已矣,不必再提,如今我们的联系已经很微弱,你若需要自由,本君可以给你,但本君想要的东西,你也必须交出来。”

    “你已经骗了我一次,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那雾气突然翻滚起来,显然主君的心绪有些不太平静。

    乔远神色如常,眼中却露出一丝渴望与期待。

    “你想要自由,本君只想重返仙界,合则两利,战则两伤。”

    “你想要什么?”

    思虑了许久,主君似也不想与拂昭仙君一战,沉声问道。

    乔远没有丝毫迟疑,说话间抬手指向站在主君身旁的水深秋。

    “一张地图,她带来的地图。”

    主君心中顿生一丝疑惑,看向水深秋,默默不语。

    他还记得,当年水深秋来到禁源之地时,已然身具伤势,但即便如此,其实力依旧强悍至极。

    若非他操控此地阵法将水深秋困住近百年,耗尽其灵力,主君也没有信心将她控制,变成道奴。

    只是拂昭仙君所提到的地图,他却是从未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什么地图?”

    “你问问她便知晓。”

    拂昭仙君似早就猜到他不知晓地图一事,立刻回道。

    主君迟疑了片刻,抬手一挥,立刻便有一缕雾气如绳索般连接到了水深秋的眉心。

    半晌之后,他全身一震,模糊的双目中蓦然闪过一丝精光。

    这么多年,主君都没有察看过这两名道奴的记忆,如今一看,却是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这秘密正是烈天修与苍太,从一处上古秘境中获得的飞升仙界的关键之物。

    那关键之物正是一张地图,在草灵谷被水深秋夺走,而她则寻着地图上指引,来到了禁源之地。

    主君知晓了这一切,不由从心底生出了阵阵寒意。

    “这也是你的计划?”

    “不是,这是本君没有料到的意外收获。”

    乔远摇了摇头,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喜色。

    主君微松一口气,若此事都是拂昭仙君的安排,那他未免有些太过可怕。

    乔远脸上的喜色慢慢隐去,继续开口说道。

    “本君当年之所以将此地作为洞府,就是因为那座祭坛,想必你也知道,那祭坛代表了什么。”

    被困此地上万年,他自然知晓那幽黑空间中的祭坛,也知道那祭坛与重返仙界有关。

    只是主君并没有返回仙界的意图,所以这些年他也根本没有理会过那祭坛。

    “将地图交出来,本君给你自由。”

    乔远伸手讨要,目中隐现激动之色。

    主君迟疑了片刻,心中有了决断。

    “那地图存放在她的洞府,一座名为千竹峰的山峰内部。”

    听闻此话,乔远目中激动之色已然掩饰不住,抬手向前连点数下,就见其身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幽黑的空间旋涡。

    “拂昭,还我自由。”

    主君见他想要离去,心中一动,立刻大喝道。

    乔远不假思索回道,说完便一步迈入空间旋涡之中,消失无影。

    “等拿到了地图,本君定会立刻斩断你我联系。”

    刹那间,天空之上灰雾翻滚,迅速凝聚在一起,重新化作一个常人大小的人形虚影,跟着走进了那空间旋涡内。

    烈天修与水深秋没有丝毫迟疑,同样跟着离开了此地。

    自始至终,拂昭仙君与主君都没有看那些修士一眼,仿若他们就是微不足道的蝼蚁,完全可以忽视。

    见到乔远离去,众修士立刻大松一口气,甚至有不少人直接瘫坐在地上,伸手不停地抹着额头的汗水。

    可夏梦却是眼露失落之色,自始至终,他竟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乔远……”

    “梦儿,他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乔远。”

    夏长兴见夏梦就要动身追上去,连忙一把拉住她,低声喝道。

    不说乔远先前随手重伤明虚子的事情,就他与主君两人之间的对话,众修士也立刻明白了过来,那个白衣青年已经不再是乔远。

    夏梦一怔,只觉头脑一阵眩晕,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昏迷了过去。

    苏真紧抿着唇,双拳已然捏的咯咯作响。

    之前他就一直有一种心慌的感觉,现在他才明白,事情竟然如此糟糕。

    没有丝毫犹豫,在烈天修与水深秋离开之后,他也急速跟了上去,冲入空间旋涡之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