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一十章吃撑了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时间缓缓流逝,吞噬拂昭仙君的天火也慢慢出现了熄灭的迹象。闪舞小说网</p>

    而此时,其皮肉之下的上百块骨骼,已有大半镀上了金色,距离完成蜕变,已经只差一步。</p>

    识海之中,乔远隐藏在角落中,如一只等待最佳时机的猎豹,一旦天火熄灭,他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毫不犹豫的扑上去,与拂昭仙君拼个你死我活。</p>

    而拂昭仙君还沉浸在肉身蜕变的喜悦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乔远已经苏醒,且还挣脱了他的束缚。</p>

    其实,这还得感谢主君,要不是他拼死伤到了拂昭仙君的分魂,他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p>

    另外,拂昭仙君一边要抵御天火劫,一边还要调动仙灵气,促进肉身蜕变,确实再没有精力顾及其他。</p>

    一盏茶的时间转眼即逝,天火终于燃尽了最后一丝火苗,黯然熄灭,留下的只有一片焦土,以及那焦土中的一块人形焦炭。</p>

    他的样子虽然极为凄惨,但那一双眼睛却是明亮至极,其内更是有掩饰不住的激动与兴奋。</p>

    蜕变终于圆满完成,从此以后,这具肉身不但会更强,而且对仙灵气已无任何不适之感。</p>

    “哈哈……”</p>

    拂昭仙君一想到不日之后就能恢复修为,便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p>

    可他刚笑了两声,笑声便戛然而止,目中闪过一丝惊怒,立刻闭上双目,沉入了识海之中。</p>

    刚刚乔远趁着拂昭仙君沉浸在喜悦之中,突然出手,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p>

    这一拳让本就有伤的拂昭仙君,顿时伤上加伤,气息萎靡了不少。</p>

    他睁开双目,冷冷的盯着乔远,心中又疑惑,但更多的却是震怒。</p>

    他完全没想到这小辈居然能清醒过来,还挣脱了自己的束缚。</p>

    而且乔远的神魂还增强了不少,隐隐的竟给了如今的拂昭仙君一股莫名的压力。</p>

    “你是如何清醒的?”</p>

    “仙君身份尊贵,却算计我一个小辈,且还以卑劣的手段夺了晚辈肉身,莫非仙人都是如此不堪?”</p>

    乔远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脸上露出愤慨、失望等等复杂的情绪,讥讽道。</p>

    从小到大,在他印象中,仙人就应该高风亮节,不染纤尘,绝不会与修真界的尔虞我诈,卑鄙无耻扯上半点关系。</p>

    却没想他遇见的第一位仙人,不仅以卑劣的手段夺了他的身体,更是为了其复活大计,不惜牺牲千万条生命,视下界修士如蝼蚁草芥。</p>

    这近万年来,所有在这禁源之地死去的修士,追根溯源,都要记在拂昭仙君的账上。</p>

    当然,那些修士大多都是死于自己贪婪的本性,但若没有主君设下的诱饵,他们又怎么会一步步走入欲望的陷阱。</p>

    “本君若真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你还能活到现在吗?”</p>

    拂昭仙君突然笑了,那笑容中满是嘲讽。</p>

    乔远神色一凝,想起小葫芦传给自己的一幅幅画面,那画面中正是拂昭仙君苏醒后,与守心的一番对话。</p>

    他立刻冷笑起来,天底下岂有这种道理。</p>

    “仙君夺了我的身体,不杀我,还要收我为徒,莫非我还要感谢仙君?”</p>

    “既然你不领情,那就休怪本君心狠手辣。”</p>

    拂昭仙君目中寒光一闪,心中顿时动了杀机。</p>

    在他看来,这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可以控制之人,一种是不可控制之人,而乔远显然是属于后者,这种人该杀。</p>

    话语说完,拂昭仙君抬手一挥,立刻便有一条条锁链凭空而出,再次向着乔远缠绕而去。</p>

    这锁链并非法术,而是以其强大的魂力凝聚而出,可以说是他分魂的一部分。</p>

    先前乔远被锁链束缚,那是因为他的神魂已经极为疲惫虚弱。</p>

    此刻,他却是没有闪躲的意思,伸手直接抓住那些锁链,大力一扯,无声无息间,金色锁链立刻断成两截。</p>

    拂昭仙君目中闪过一丝果断与狠辣,抬脚一剁,整个人立刻膨胀起来,转眼便比乔远高出了一丈有余。</p>

    远远看去,就好似一个成年人面对着三岁孩童。</p>

    即便拂昭仙君的分魂已然受伤,也不是如今的乔远可以抵抗的。</p>

    一掌压下,顿时让人生出一股无力反抗之感,乔远双目瞳孔猛地收缩,连忙翻身避开,神情极为凝重。</p>

    拂昭仙君没有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抬脚直接踩去,逼得乔远步步后退,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p>

    可就在此时,一道幽绿色的光芒迅速临近,如一根绳索,直接缠绕在了拂昭仙君的脖子上。</p>

    这幽绿色的光芒正是神秘力量,其上传出一股大力,将他不停地向后拉扯。</p>

    拂昭仙君神色大变,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脖子上的幽绿色光芒,用力撕扯,可却怎么也无法扯断。</p>

    乔远心中一喜,趁此时机,立刻冲上前,用尽全身力气,拳头如雨点般向着他的胸口打去。</p>

    不知打了多少拳,直至他的拳头产生了麻木之感,拂昭仙君才昏死了过去,其身躯慢慢变小,最终呈现半透明之色,似随时都要消散。</p>

    与此同时,神秘力量用力一扯,便将这分魂拉出了识海,向着丹田而去,最终被小葫芦吸收入内。</p>

    吸收了这缕分魂的小葫芦立刻光芒大闪,并剧烈颤抖起来,似极为兴奋。</p>

    随后,乔远的四肢、胸口、腹部、脊背、后心以及眉心处分别亮起金色光芒,正是拂昭仙君的九颗仙元丹。</p>

    这九颗仙元丹如今已被炼化了五颗,拂昭仙君分魂一灭,这股力量顿时如脱缰的野马,绝非如今的乔远可以掌控和压制的。</p>

    一股庞大的威压袭来,让他的神魂剧烈颤抖起来,似用不了多久,便会在九颗仙元丹的力量下,魂飞魄散。</p>

    乔远心中大急,正不知该如何处理时,却见小葫芦再次散出神秘力量,先将那四颗没有炼化的仙元丹,吸入了其内。</p>

    少了四颗仙元丹,那股庞大的威压骤然减小了一半,乔远微松一口气,可神魂依旧还是止不住颤抖。</p>

    正当他盼望着小葫芦能将剩下的仙元丹吞了时,却见它忽闪忽闪起来,一会儿呈现金色,一会儿呈现绿色,看起来极为诡异。</p>

    好一会儿,小葫芦都持续着这种诡异的变化,再没有散出神秘力量,似是自顾不暇。</p>

    “该不会是吃撑了?”</p>

    乔远脸色顿时苦了下来,心中忍不住想要咆哮,让你什么都吃,吸收了那么多仙灵气,又吞了仙人分魂,现在还一口气吃了四颗仙元丹,也不怕撑死。</p>

    关键时刻出了这么个致命的幺蛾子,乔远只能无奈苦笑,咬牙坚持,祈祷小葫芦快点消化。</p>

    可就在此时,他却突然觉得身体变得极为轻盈起来,似被一片云朵包裹,让人舒服的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p>

    昭阳府上空,天劫散去之后,那片笼罩了百里的火云却是迅速凝聚在一起,化作一片覆盖了方圆百丈的五彩灵光。</p>

    这些五彩灵光乃是渡过天劫之后的大造化,其内蕴含的都是极为精纯的灵气,不用炼化,便可直接融入元婴之中,化为自身修为。</p>

    而且,这些五彩灵光还有疗伤的作用,只要有一口气,在这五彩灵光下,也会伤势痊愈,不会留下半点暗伤。</p>

    这也算是天道的平衡,度过了九死一生的劫难,这奖励亦是无比丰厚。</p>

    此刻乔远依旧躺在焦土之中,昏迷不醒,但那五彩灵光弥漫四周,却是将他的身躯牢牢包裹起来,正在迅速治愈他身体内外的伤势。</p>

    也正是因这五彩灵光,才让他有了那种身体极为轻盈之感,从而弱化了五颗仙元丹带来的痛苦。</p>

    体内,小葫芦依旧进行着诡异的变化,乔远的神魂还在坚持。</p>

    体外,五彩灵光包裹了他的身躯,一边为他疗伤,一边涌入他的丹田,融入了元婴之中。</p>

    乔远的修为在不知不觉中,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攀升,没过多久,那金色元婴便已完全稳固下来,透着一股强悍的威压。</p>

    就在势态渐渐往好的方向发展时,一道极为强悍的神识迅速横扫八方,立刻便锁定了被五彩灵光包裹的乔远。</p>

    随后一股滔天的杀机弥漫开来,引起了附近所有修士的注目。</p>

    只见昭阳府南部一片干涸的湖泊上方,那始终没有消失的空间旋涡中,突然冲出了一名银袍老者。</p>

    “不好!”</p>

    苏真看到那银袍老者的刹那,立刻神色一变,眼露焦急之色,来不及多想,便直接迎了上去。</p>

    那银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拂昭仙君随手重伤的明虚子。</p>

    此刻他一出来,便发现了已然昏迷不醒的乔远,虽然他对之前那一幕还心有恐惧,但见乔远变成了那副惨样,岂能不抓住这最佳的报仇时机。</p>

    同一时刻,风七亦是神色一凝,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p>

    不论乔远是否还是他自己,他都是大长老指定要带回宗门之人,因此,风七便绝不能看着明虚子杀了乔远。</p>

    一直与他们同行的虹筱仙子,犹豫了半晌,终也是轻点玉足,跟了上去。</p>

    面对元婴大圆满的明虚子,以他们元婴中期的修为,基本没有任何胜算。</p>

    就算苏真与风七实力极强,远超同阶修士,甚至可以独挑元婴后期修士,但与明虚子的差距,还是犹如天堑。</p>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