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二十八章胡玉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在她想来,还有一位元婴后期修士在此,就算出了什么事情,拖延一时片刻完全没问题。?随{梦}小◢说шщЩsuimeng1a

    更何况,她早就已以神识探查过整座小岛,丰石岛上根本没有元婴中期以上的修士。

    如此一来,去见证一下自己后辈的双修大典,倒也没什么不妥。

    “三娘,此事是否欠考虑?”

    可就在她走出房门的刹那,另一间房内,却是传出了那黑发老者的话语。

    “你且放心,老身去去就回。”

    老妪步履蹒跚的向着船舱外走去,看起来速度极慢,可转眼便消失在了石南天眼前。

    与此同时,货物舱中正闭目打坐的乔远与苏真,齐齐睁开了双目,嘴角都有笑意浮现。

    待石南天与鹤发老妪的气息彻底消失在了船上,两人一同走出房间,皆施展了极为高明的敛息之术,就算此刻有人站在他们面前,恐怕也发现不了两人。

    悄无声息的来到船舱第一层,两人早有计划,使了个眼神,苏真便坐在了那黑发老者门口,双手急速打出印决,开始布置禁制。

    而另一边,乔远则坐在被重重禁制封印的其中一个房间门口,神识扩散而出,急速推衍分析起来。

    一人负责屏蔽禁制波动,一人负责破解禁制,两人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那房间门口的禁制便被一一破开。

    两人都是禁制高手,这自然算不了什么,乔远脸上露出期待之色,很想看看房间内到底有什么。

    但他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以神识在门口仔细探查了一遍,其目光一闪,果然在门角之处发现了一根无色透明的丝线。

    那丝线只是凡物,没有一点灵力波动,肉眼也无法看见,若是不以神识仔细探查,定然会在开门之时触动丝线,从而引动机关,暴露身形。

    不得不说,石家的布置很是周密,一个不小心,乔远必然功亏一篑。

    此刻他留意之下,只是轻轻推开了另一扇门,而没有触及到那根丝线。

    小心谨慎的走入房内,乔远神识扩散而出,将四周仔细探查了数遍,确定再没有其他问题后,他这才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这房间很大,比之他们住的货物舱要大上数倍不止,绕过两道屏风,却见一片红卷珠帘挡在身前。

    透过那细密的珠帘,乔远隐约能够看到房间最里面的床上,似是躺着一名女子。

    因床边有粉色纱帐遮掩,那女子的面容看不清晰,但其朦胧模糊的身形,却是给他一种熟悉之感。

    迟疑了片刻,乔远拨开珠帘,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体内灵力流转,已然做好了应对一切突发状况的准备。

    可是当他掀开红粉纱帐时,那映入眼帘的面容,却是让乔远双目猛然圆睁,神色大变,露出无法形容的惊疑与难以置信。

    床上躺着的是一名看起来双十年华的貌美女子,其双眸紧闭,脸色略显苍白,双唇薄如蝉翼,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楚楚可怜,甚是娇弱。

    让乔远变色的不是这女子的美貌,也不是她的娇弱,而是这女子是他相识之人,且两人之间关系不浅。

    “胡玉!她怎么会在这里?”

    惊楞了片刻,乔远才暂时压下心中涌出的疑问,伸手抓住她的皓腕,分出一丝神识探入其内。

    这女子正是早年因齐四海的宝藏,而与他结识的胡玉。

    说起来,乔远与胡玉的接触并不太多,但他却对这个尝尽人间辛酸,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女子印象十分深刻。

    胡玉出自一个小修仙家族的旁系支脉,父母都是微不足道的炼气族人,出身虽比散修高一点,但成长环境却极差。

    因为她姣好的容貌,自小便遭受一些嫡系族人的嫉妒与排挤,很小的时候,又差点被人掳走做了炉鼎,幸得齐四海相救。

    后又因齐四海觊觎她的美色,便不得不做了他的侍妾,一路走来,可谓极为艰辛不易。

    乔远对于这些都有了解,与她相处时,也能感受到这女子身上的坚韧与聪慧,因此他在多年前,才没有拒绝胡玉成为自己的侍女。

    虽说两人已经许多年未见,但总归还是有着一点情分,此刻见了她,自然不可能不管不顾。

    片刻之后,乔远收回神识,双手掐出几道印决,打入胡玉丹田之内。

    她并无大碍,只是被人以禁制封住修为与心神,这才昏迷不醒。

    此刻禁制被破除,乔远输入一丝灵力入内,替她疏通了经脉。

    不过片刻,胡玉睫毛微颤,眼皮缓缓抬起,终是苏醒了过来。

    “我……我是在做梦吗?”

    胡玉醒来后,看到乔远的面容,先是一愣,随后神色迷茫的眨了眨眼,似是想要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些。

    乔远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

    “你没有做梦。”

    “公子……”

    轻轻唤了一声,胡玉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抬起玉手慢慢向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伸去。

    在她想来这绝对是自己在做梦,否则她也不敢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

    可胡玉的手还未触及乔远的脸,便被他侧身躲开了。

    “咳咳……”

    轻咳两声,乔远掩去了脸上的尴尬,随即伸手一指点在其手腕上,再次输入一股温和的灵力。

    这股灵力如一阵清凉之风,拂过她的心尖,让其神智立刻完全清醒了过来。

    “公子!真的是你?”

    胡玉神色蓦然大变,惊坐而起。

    她能感受到身前之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熟悉的气息,的确是自己心中的公子无疑。

    乔远点了点头,脸上笑容更加温和。

    而胡玉见他点头,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染上了一抹红霞,其眼眸低垂,完全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想起刚刚自己伸手欲要抚摸公子的脸,胡玉就觉得羞愧的无地自容。

    她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女子,知晓自己根本配不上乔远,更不该产生那种非分之想。

    “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远见她很是羞愧,也不再提先前的事情,轻声问道。

    胡玉一听此话,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也不再顾及其他,抬头急声说道。

    “对了,公子,你之前让奴婢找的人,奴婢已经找到一个了。”

    乔远神色一动,立刻想起多年前,在天沙国救下胡玉后,自己曾经交给她一个任务。

    那时,他还没有与清莲相遇,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他便将清莲与白温书的身形相貌铭刻在了玉简之中,让胡玉代为寻找。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还没忘记此事,且还找到了其中一人。

    “嗯?”

    思及此,乔远目光一凝,神色有了变化。

    清莲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若胡玉找到了其中一人,那此人必然是白温书。

    可此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当年他们被罗鸿轩算计,落入空间裂缝之中,若非小葫芦保护,他早就肉身崩溃而亡。

    清莲也是运气好,碰巧被箫红子救下,否则她也难以活命。

    他们两人都已经如此,白温书一个筑基修士,活下来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

    所以,在找到清莲之后,乔远便放弃了寻找白温书,因为在他看来,白温书几乎不可能还活着。

    “你找到的那人,是不是一个男子?”

    “这是公子当年给奴婢的玉简,奴婢找到的就是玉简上的那个男子。”

    胡玉见他脸上似有不太相信的意思,连忙取出一枚玉简递了过去。

    乔远垂头沉思起来,若人没找错的话,白温书应该就在隔壁房间。

    而他脑中又有海机图,石家如此看重他们两人,想来应该是知晓了海机图的秘密,打算去东海战场。

    一时之间,乔远想通了很多问题,但同样的,新的问题又涌现而出。

    胡玉与白温书为何会落在石家手中,而石家之人又怎么知道白温书看过海机图?

    “小师弟!”

    正想到这里,其脑海中却是响起了苏真的声音。

    他连忙回过神来,想起这里不是叙旧与想问题的地方,来不及解释,乔远站起身来,肃声开口。

    “事情容后再说,你莫要担心,我先带你离开。”

    说完见胡玉笑着点了点头,他才张口一吐,万禁塔出现在手中,直接将胡玉收了进去。

    出去之后,乔远也没时间与苏真多解释,只是让他多坚持一段时间,便继续去破第二个房间的大门。

    ……

    此时此刻,丰石岛上热闹非凡,七彩光华弥漫整个天空,在小岛东部架起了一座彩虹桥梁。

    同时,一声高亢的鸟鸣传遍八方,只见两只三阶高级的青鸾拉着一辆花车,顺着七彩光华,向着广场缓慢飞去。

    花车之上,端坐着一名身穿大红嫁衣的少女,头戴珠玉宝冠,面遮深红轻纱,远远的让人看不清晰面容,但却依旧能够看到一个朦胧的轮廓。

    只是那轮廓,就让广场上无数男修痴迷,眼神发愣,似天仙也不过如此。

    绮云拢在袖中的双手捏的咯咯作响,皱着琼鼻,在心里已经将乔远骂了一万遍。

    “臭师父,坏师父,混蛋师父……”

    可骂归骂,石家这么多强者在此,她又怎么敢逃婚,便只得乖乖上了花车。

    正值吉时,花车降落在大殿之前,绮云缓步走出,一阵微风轻轻吹起那遮掩面容的深红轻纱,露出了那惊鸿般的容颜,立刻点燃了全场的气氛。

    石冲双眼直放绿光,大喜之下,连忙走了过去,就要去牵绮云的小手。

    可就在此时,远处天边却是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惊天动地般的威压如海浪袭来,立刻便让此地所有修士齐齐变色,转头看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