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三十三章白温书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胡玉脸露大喜之色,欲要跪拜下来,再施大礼,可却是被乔远一个眼神给制止了。◢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以后你可以叫我公子,但千万不要再自称奴婢,明白吗?”

    “奴婢……我明白了。”

    胡玉下意识便开口回道,可看到他的脸色变化,便立刻改了口。

    乔远展颜一笑,之后又问了胡玉一些其他的问题,包括她如何找到的白温书,又如何会落入了石家手中。

    说来也算是白温书命大,他与乔远一样,虽都落入了空间乱流中,但被传送的地点却是较近,很早就脱离了出去。

    据他所说,他被传送到了南泰与东林之间的一座荒岛上,这座荒岛从目前来看,应该还算是南泰大陆周边范围。

    可白温书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便在那岛上待了大半年,待伤势尽数恢复后,碰巧遇上了一艘从南泰前往东林的商船。

    为了躲避阳炎真人的追杀,白温书自然十分乐意前往东林大陆,于是他便加入了那个商队,这些年一直都在东莱国一个港口城镇修炼。

    而胡玉遇见白温书,更是巧合至极。

    自从她修为进阶到了金丹,便成为了胡家的长老之一,掌管一方生意,刚好那港口城镇就有他们胡家的产业,也是误打误撞,胡玉在那里碰到了白温书。

    白温书只是筑基期修士,斗智斗勇都比不上胡玉,便被她直接抓走,准备带回胡家。

    可这人不是个消停的主,在此之前,他还得罪了石家的石冲。

    刚好在胡玉抓走白温书之时,石冲出现,竟一眼看上了胡玉,其中恩怨牵扯极多,最后两人都被石家一位元婴期长老抓了起来。

    胡玉素问这石冲极为好色,且心狠手辣,若落入他的手中,恐怕绝没有好结果,便逼迫白温书说出了关于东海秘境的秘密。

    果然,那元婴期修士只是以神识稍一探查,便在白温书的识海内发现了不少秘密,包括他来自南泰大陆通元宗的事情。

    随后两人被秘密押往了天沙国石家,经过连续的审问,石家之人才决定集结大部分力量,偷偷前往南泰,去那东海秘境寻宝。

    胡玉本打算到了那东海秘境,再想办法逃跑,却没想到在半路竟被乔远救了下来,这让她有一种如在梦境的感觉,欣喜难以言喻。

    这一连串的故事,也算是曲折离奇,乔远听得都不忍赞叹连连,心中佩服胡玉机智过人。

    要知道,若非她的主意,此刻这两人恐怕早就死在了石冲手里。

    不过话说回来,白温书识海内封印既然是胡玉所布置,就是不知她能不能解开。

    “你可有办法解开他体内的封印?”

    听到此问,胡玉脸上笑容一收,立刻露出了难色,摇了摇头。

    “这是我当时情急之下,随意组合的几种禁制变化而成,想要解开,风险极大。”

    “既如此,就算了,反正人在我们手上。”

    乔远无所谓的笑了笑,这已经算是额外收获了,本以为此次回南泰会是一趟安逸的旅途,却没想到出现了如此多的事情。

    众人又聊了片刻,乔远却是突然带着白温书离开了客厅,走进了一间客房,随手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

    见到乔远将自己单独带了出来,且弄的神神秘秘的,那白温书顿时吓得颤颤巍巍,跪倒在地,低头不敢去看他。

    “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何故一来就行如此大礼?”

    乔远哑然一笑,想起数十年前,清风山下的追捕,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凡人少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少年虽变成了青年的模样,这白温书也没多大变化,但两人的修为实力却有了天地的差距。

    那时他只能凭借铁漠的力量,狐假虎威,而今乔远不靠任何人,却能让白温书惧怕的跪伏在地。

    说完就有一股清风拂过,将他身子托了起来。

    “坐吧,咱们好好聊聊以前的往事。”

    乔远自顾自的坐下,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水,一杯自己拿起,一杯推给了白温书。

    若是不算萧风清与铁漠,说起来,他还是乔远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个修士,对他自然不会如对普通人那般。

    白温书只觉受宠若惊,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端端正正的坐在了乔远对面。

    “前……前辈,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行了,废话就不必说了,说说你们当年为何要抓我一个凡人?”

    乔远放下茶杯,打断了他的话语,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这个问题已经压在了他心底数十年,上次碰到阳炎真人,他便想要询问,可却一直没有机会。

    此刻白温书坐在这里,他们有的是时间将一切往事都弄明白。

    “这个……师尊当时不是说了吗?他想收前辈为徒,事实证明,前辈真乃池中金鳞,一遇风云,便可化龙在天。”

    白温书迟疑了片刻,脸上堆起奉承的笑容,竟吹捧起了乔远。

    可这吹捧却没让他高兴,反而其脸上还出现了一丝不悦。

    白温书面色一苦,很是委屈与无奈的说道。

    “前辈,其实小的也不知晓,这都是师尊的命令,小的不得不从啊。”

    “一个金丹期修士,岂会无缘无故抓捕凡人,其中到底有何缘由?说!”

    乔远神色渐渐冷了下来,身上元婴中期的威压仅仅放出了一丝,那白温书便神色大变,如若有万斤大山压身,一下子跪伏在了地上,颤抖不止。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啊,小的真的不知道,当时……当时师尊只是说,这是大长老交托的任务,其余的,小的真的不知道了。”

    乔远双目微微眯起,不顾白温书的求饶,散发出来的威压渐渐加大,将他压在地上几乎动都不能动一下。

    半晌过后,见此人确实再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乔远目光一闪,收了威压。

    “放开识海,否则出了事情,不要怪我。”

    乔远说着便抬手落在了白温书的天灵,准备施展搜魂之术。

    两人修为差距极大,只要他不反抗,乔远控制得当,定不会伤到其识海。

    说到底,他还是有些不信白温书的话语,或者说,此事对他太过重要,一定要弄个清楚。

    通元宗身为南泰宗门之一,其大长老是何等人物,为何会派阳炎真人去抓一个山野凡人。

    从前他修为低下,不知这件事背后的不寻常,而今他身为元婴中期修士,见识已今非昔比,自然能看透事情的表面,发现水下的惊天谜团。

    惨叫之声响起,白温书面容极尽扭曲,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被搜魂时,即便放开识海,还是要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好在时间不长,只稍一盏茶的工夫,乔远便收手,目中露出惊疑之色。

    通元宗的大长老的确交给了阳炎真人抓捕凡人的任务,而且这任务标明了时间、地点,显然就是为了抓捕清风寨的人,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的目标十分明确。

    思及此,乔远便联想到,通元宗可能与萧风清有什么过节。

    而多年前,他曾与展瑶一同回过清风山,可在哪里,他不仅没有见到萧风清等人,连一整座清风山都不见了踪影。

    “通元宗!”

    乔远双拳渐渐紧握,目中露出凌厉之芒。

    看来这通元宗,他必须要亲自去一趟,不为别的,就为了萧风清等人的下落。

    ……

    时间一晃,两个月过去了,随着客船一阵剧烈的摇晃,此船终于抵达了南泰宣明国最大的港口,南海城。

    乔远等人站在船头,目光遥遥投向那繁华热闹的码头,脸上皆露出了情绪各不同的笑容。

    绮云与胡玉都是东林大陆之人,她们第一次来南泰,脸上满是好奇之色,目光不停在各处来回扫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清莲嘴角也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浅笑,合欢宗便位于宣明国,到了这里,她便如回到了家乡宗门。

    至于乔远与苏真,反而没有那么多感触,经历这么多,他们更加明白,修士以四海为家,南泰与宗门不过是他们中途停歇的一个港湾而已。

    此刻,要说笑不出来的,就唯有白温书了。

    当年他不仅背叛了阳炎真人,而且还被罗鸿轩抛弃,在南泰算是丧家之犬,有宗门不能回,反而还不如在东林活得自在。

    客船靠岸停稳,众人这才一一走下船,终是踏在了南泰的土地上。

    “师父,您的宗门在哪里,徒儿都忍不住想去看看了。”

    绮云欢快的穿梭在人群中,衣袂翻飞,宛如一只灵动美丽的蝴蝶,立刻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可当有心人看出他们一群人的修为后,又连忙收回了目光。

    如此年轻便能又如此修为,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定然都是哪个宗门的骄阳,一些心怀不轨的修士,立刻便打消了心里的歪念头。

    “月河宗距离此地还很远,不要太声张,现在南泰可不太平。”

    乔远无奈一笑,连忙向着绮云传音道。

    离开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南泰的战争结束了没有,当初苏真离开时,战争正进行到尾声,所以一切还是要小心行事,最好不要暴露身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