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三十六章兄弟团聚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轻笑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既可以锻炼这两人,也可以让他们三师兄弟单独叙叙旧。

    “想当年,我学习禁制的时候,就是从这竹林起步的,你们可不能丢了我的脸面。”

    乔远回头看向绮云与胡玉,丢下这一句话,便与苏真一同踏空,直接踩着竹叶,消失在了竹林深处。

    绮云刚想开口,却见人都不见了,不由气得剁了剁玉足。

    这刚回来连口水都没喝,乔远就给她布置了一个难题,天底下哪有这样对待徒弟的。

    至于胡玉,她却是没有丝毫怨言,反而看向竹林中的禁制,脸上露出浓浓的感兴趣之色。

    另一边,乔远与苏真自然不在乎这些禁制,如入无人之境,片刻间就来到了竹林中心处的竹屋前。

    看着从屋内走出的一名身形壮硕的大汉,乔远脸上露出无比开怀的笑容,连忙上前躬身一拜。

    “二师兄!”

    说是师兄,其实他的禁制基础几乎全都是连景山教的,在乔远心中,对连景山的尊重不亚于对段天固的尊重。

    “小师弟,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别四十多载,再次看到乔远,他只觉眼前的青年已然不再如当年那般青涩,让他心中无比欣慰。

    当然最重要的是,乔远能活着回来,这就满足了他最大的愿望。

    乔远抬头,仔细看着连景山的面容,虽依旧是那副憨厚敦实的模样,可看得出其目中还是隐藏了一股疲惫。

    段天固的性子他们是知道的,被称为阵痴,每日除了修炼便是钻研禁制阵法,五月峰的事情大多都压在了连景山的身上。

    偌大的五月峰,虽弟子不如一月峰多,但连景山身为峰主之徒,却是要操心上上下下诸多事情,将此峰打理的井井有条。

    苏真与乔远同样身为峰主之徒,本应与连景山一同接下这重担,可奈何苏真天性洒脱,不喜被俗事缠身,而乔远又常年漂泊在外,这担子便只有压在了他的肩上。

    思及此,这两人目中都露出了一丝愧疚,尤其是乔远,他自入了月河宗,真正呆在宗门的时间,还不过两年。

    “二师兄,你辛苦了。”

    “哎,我们师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大师兄、小师弟,咱们三兄弟可是第一次聚在一起,今日一定要一醉方休。”

    连景山极为高兴,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随后他便拉着两人,就在一旁的石桌边坐下,抬手一挥,就见桌上出现了几大坛香气逼人的美酒。

    别看他外表是个大老粗,可内心的风雅一点不比苏真差,满园翠竹,美酒飘香,伴随鸟雀清鸣,如此风景,倒是极富雅趣。

    三兄弟便在这竹林间,畅谈起了这些年的往事。

    当然,宗门内的事情,乔远大多都从苏真口中有所了解,如今基本都是他在说游历东林大陆的事情。

    当乔远说到收了两个徒弟时,连景山哈哈一笑,转头看向竹林外,目中露出了满意之色。

    “小师弟的眼光就是不一般,收了两个徒弟,不仅资质绝佳,就连姿容气质都如此不凡,恐怕不少男弟子都要往我们五月峰跑了。”

    “师兄误会了,那穿白裙的才是我的弟子,另一个是我为咱们五月峰招揽的人才。”

    听到连景山的话语,乔远刚刚喝下去的酒不由呛了出来,连忙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我说小师弟,你人虽不在五月峰,但招来的人,却个个都是天才。”

    “二师兄,此话怎讲?”

    乔远神色一动,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好奇。

    连景山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清了清嗓子,这才缓缓说道。

    “你那小妹我就不说了,资质天赋都是万中无一,自从曲云薇走了之后,她就接替了其名号,成为了咱们月河宗第一天之骄女。”

    听到此话,乔远脸上不自觉的便露出了一丝自豪与骄傲,展瑶能有如此成就,他比谁都要高兴。

    可仔细一想,他微微有些醉意的头脑立刻便清醒了过来。

    “曲云薇走了?二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哦,此事我还没说,不知你们可否知晓南泰的战争是如何结束的?”

    连景山一听他的疑问,立刻伸手拍了拍额头,解释起来。

    “听说是因为雷仙宗的雪之使者出面了,如今此事连修真界的炼气小辈都知晓。”

    苏真见牵扯到了南泰战争,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连景山点了点头,说到此事时,目中还有一丝自傲,毕竟能被雪之使者带入雷仙宗,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没错,那雪之使者修为虽不高,但却拿出了雷仙令,强行命令各大宗门停止了战争,并且还带走了在这场战争中表现最优异,名气最大的几人,曲云薇就是其中一人。”

    听闻这话,乔远与苏真皆是神色一惊,随后两人相视一笑,说到底这可是大好事一件。

    曲云薇能够加入雷仙宗,未来前途定然不可限量,到时候,他们月河宗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但若是连景山知晓,那雪之使者真正的任务是为了寻找乔远,不知他的表情会有多么精彩。

    当然,此事他没有必要弄得人人皆知,乔远没有再多问雷仙宗的事情,而是问起了五月峰的事。

    “对了,听二师兄刚刚的语气,似乎除了小瑶,还有其他人也为咱们五月峰争了光。”

    “没错,那人也是你将其收入五月峰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他叫秦朗天,原先是火风谷的一名弟子。”

    连景山点了点头,看向乔远轻声说着,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赞赏之意。

    一提到“秦朗天”这个名字,乔远便立刻想了起来。

    当年白沙洲一战,有一名火风谷弟子主动投降,说是在火风谷得罪了一名权势极大的纨绔子弟,为保命才不得不反叛。

    当时,乔远见他在禁制一道上极具天赋,出于惜才,便口头将他收入了五月峰。

    可还没向连景山举荐,他便被火云真君逼得不得不使用转天术逃命,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没想到,那秦朗天还真的入了五月峰,且被连景山重点提到,显然是有了不小的成就。

    果然,是金子总会发光,他也算是秦朗天的伯乐。

    连景山见他神色变化,似是想起了秦朗天,便继续说道。

    “那秦朗天在阵法一道上天赋可不比小师弟差,仅仅只用了一年,便进入了禁阵榜前三十,而且那至今只有小师弟留名的隐禁榜,他居然也登上去了。”

    “什么,竟有此事?”

    一听“隐禁榜”,乔远的脸色彻底大变。

    登上禁阵榜前三十,说明秦朗天的禁制天赋的确极高,可登上隐禁榜,别人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可是极为明白。

    当年,若非有小葫芦中的神秘力量,他绝不可能发现禁阵塔中的隐形禁制,而这秦朗天居然能够登上隐禁榜,这说明了什么,让他不敢继续深思。

    “小师弟,你怎么了?禁阵塔极为神秘,那隐禁榜我也是自从你留名之后才听说,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

    苏真年轻的时候也闯过禁阵塔,且名次极高,排在前十之列,但关于隐禁榜,他还是自乔远出现后,才第一次听说。

    现在一看他反应如此剧烈,苏真下意识便猜到了隐禁榜背后定然大有故事。

    “隐禁榜的事情,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没有一些机缘,绝对登不上去,那秦朗天倒真是非同寻常。”

    小葫芦是乔远最大的秘密,比万禁塔、空间珠都要重要千倍百倍,所以此事不能对他们坦言。

    不过他对秦朗天却是起了极大的好奇心,决定有时间去见他一面。    “二师兄,你再说说,那秦朗天还做了什么事情?”

    “这秦朗天不仅禁制阵法天赋极高,人也聪明的很,在这次南泰战争中,为咱们宗门立下了不少功劳,师尊对其十分欣赏,若非他老人家不想再收弟子,他恐怕就成了咱们的四师弟了。”

    连景山继续说着,听其语气,他对秦朗天也是颇为喜欢。

    “如今他拜在陈锋师叔门下,修为也到了金丹中期,不论是修炼资质还是阵法天赋,都可称为咱们五月峰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不过小师弟回来了,他这第一人的名头恐怕就保不住了,哈哈……”

    乔远笑而不语,他还没有显露出修为,要是元婴中期的气势散发出来,恐怕连景山会立刻哑口无声。

    如今的乔远,别说与那些年轻一辈相比,就算是与门中的那些老怪比较,也差不了多少。

    三人一边喝酒,一边畅聊,不知不觉天色便暗了下来,可他们却没有尽兴的意思。

    直至天黑又天亮,天亮又天黑,如此七天七夜之后,乔远三人才趴伏在石桌上,醉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而绮云与胡玉则完全沉浸在竹林里成千上万道禁制中,无法自拔。

    不是她们破解不了这些禁制,而是南泰的禁制与东林的禁制大不相同,立刻便勾起了她们好学的欲望,忘记了时间。

    外界,早在他们回来的第二天,护月山上发生的一幕,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传遍了月河宗内外上下。

    当年名震月河,取得宗门大比炼气第一名的乔远,在消失了六十年后,重返月河宗,而这一次回来,他的修为更是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元婴中期。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