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三十九章凌如渊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狄清竹在三月峰任务堂时,只听完那筑基弟子前半句话语,却没来得及听后半句话。◢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1a

    如今的乔远已然今非昔比,他不但回来了,其修为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元婴中期。

    短短六十年,一个新的传奇出现在了五月峰,这是一个超越苏真的传奇,足以让所有弟子瞠目,让所有长老不敢置信,让整个修真界为之震惊。

    狄清竹不傻,反而极为聪明,她终于明白过来,为何五月峰山脚下会聚集了那么多修士。

    “我不知道你的师尊为何反对我和婉晨在一起,可如今,他想要再从中阻拦,却是不可能。”

    乔远看着惊楞在当场的狄清竹,缓缓收起威压。

    当年,他还记得那凌如渊为了阻止自己,不顾身份修为的差距,对自己痛下杀手,若非段天固及时赶到,恐怕他就死在了三月峰。

    虽不知这其中有何内幕,但以乔远如今的实力,却是不必再怕凌如渊。

    说到底,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若是当年他便有如今的修为,又岂会遭到凌如渊的阻拦,又怎么会在火云真君的逼迫下,不得不使用转天术逃命,最终流落他乡这么多年。

    有了实力,任何挡在乔远与凌婉晨之间的阻碍,都会被他一拳轰碎。

    狄清竹愣愣的看着他,久久无法回神,当年在白沙洲两人并肩作战时,他们都还是金丹初期修为。

    可不到五十年,她便进阶到了金丹后期,本以为这修炼速度已然极快,可与乔远一比,这简直就不值一提。

    “告诉我,婉晨她现在在哪儿?”

    乔远没有理会她心中掀起了怎么样的滔天巨浪,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师妹……师妹早已离开了宗门,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狄清竹被那灼热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她微微侧过头,低声回道。

    听到这话,乔远眉头紧蹙,身上的气息明显变得有些不稳。

    狄清竹没有看他,但却能感受到他的紧张与不安。

    “当年白沙洲一战后,消息传到了师妹耳中,她不顾师尊反对,强行出关赶赴战场,在那里寻找了你大半年。”

    “后来,在我与师尊以及几位师兄长辈不停劝慰下,她终是放弃了寻找,回到了宗门,但不到一年,师妹又离开了宗门,不知去向。”

    乔远身子剧颤,上前一把抓住狄清竹的胳膊,一双眼睛瞪得宛如铜铃。

    “不知去向?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就没有出去找过她?”

    “师尊有命,不让我们出去寻她,我猜测,师妹应该是被师尊送到其他地方修炼了。”

    狄清竹感受到胳膊处传来的大力,即便她肉身极为强悍,却也有些承受不住。

    “凌如渊!”

    乔远转头看向三月峰的方向,目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芒。

    不假思索,他直接抓住狄清竹,腾空而起,向着山外疾驰飞去。

    “师父,你要去哪儿?”

    绮云看到乔远那副样子,实在担心的很,忍不住喊道。

    直至人影消失在了她的眼中,一句话语才悠悠响彻在这片竹林,传入了绮云与胡玉耳中。

    “好好待在这里。”

    飞行途中,乔远体内灵力流转,立刻便让高高肿起的脸颊恢复正常,不然以这副容貌出去见人,恐怕是没人能认出他。

    山腰下的待客大殿中,数十名修士正坐立不安的等待着,可突然间,他们便感受到头顶有一道强悍的气息飞过。

    众人立刻鱼贯而出,抬头看去,当看到那一闪而逝的白衣身影时,不少人都擦了擦眼睛,似是没有看清。

    可当他们再看时,人却已然消失在了天边,紧随其后的,则是另外两道强悍的气息,苏真与连景山。

    “乔远?刚刚那人……”

    谢飞宇睁大了双眼,看向乔远消失的方向,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道。

    虽然他们早就从哪些外门弟子口中听说,乔远已经是元婴中期修士,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真正见到了,感受到了那强大的气息,还是让人难以置信。

    “走,咱们赶紧跟上。”

    此刻,唐厉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扫了林万天、郑妙雪等人一眼,立刻便向着山外飞去。

    其他人也明白了过来,正主都走了,他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于是,刚刚还热闹无比的五月峰,一下子又陷入了寂静,甚至还有不少五月峰的长老弟子,也跟了上去,想看个究竟。

    不过片刻,乔远便带着狄清竹一马当先,落在了三月峰山脚下。

    “你想做什么?”

    一路被这么抓来,狄清竹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愠怒。

    乔远松开抓住她胳膊的右手,没有看她,而是自顾自的迈步向着山上走去。

    “自然是拜访令师尊。”

    这是他第二次来三月峰,同样是为了凌婉晨,只是这两次拜访,他的修为、实力、心态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狄清竹从他那平静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强硬,显然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次拜访。

    可迟疑了片刻,她却没有开口阻止,反而其心里还出现了一丝期待。

    “小师弟!”

    但乔远还未走出多远,就听身后传来一声急促的话语,苏真与连景山一同快步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师弟,你来三月峰做什么?”

    苏真虽不知晓乔远与凌婉晨的事情,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一行不会太平静。

    “两位师兄,师弟有一些事情想问问凌长老,你们不必担心。”

    乔远不是冲动的人,刚刚从五月峰飞到这里,他便冷静了下来。

    此刻对着两人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他便绕开苏真,继续向着山上走去。

    连景山可知晓当年凌如渊对乔远痛下杀手之事,虽说如今他实力不凡,可这三月峰毕竟是人家的地盘。

    想到此处,他便脸露担忧之色,走上前抓住了乔远的胳膊。

    可连景山还未开口,苏真便拍了拍他的肩头,淡淡一笑,抢先说道。

    “你去吧,有什么事,师兄们替你担着。”

    到了嘴边的话语,连景山立刻咽了下去。

    没错,如今他们三兄弟都已聚齐,还有什么好怕的,别说一个凌如渊,就算是三月峰峰主在此,为了小师弟,他也拼了。

    乔远看着他们两人,没有再开口,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兄弟之情,不必多说,他自会永远记在心中。

    转身,乔远大步向着三月峰山顶走去,那守候在山门口的几名筑基弟子,根本不敢阻拦,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便乖乖退到了一边。

    狄清竹默默跟在他的身后,看着那道背影,虽一点也不壮硕宽阔,但却笔直坚挺,如青山古松,坚韧不拔。

    三月峰峰顶,一处鸟语花香的庭院中,此刻正有一名身穿紫色袍服的白发老者,站立在阁楼三层的窗前。

    其目光凌厉如电,遥遥看向山下,似是能够穿透无限距离,直接看到那缓步向上走来的乔远。

    三位元婴期修士,外加唐厉、谢飞宇等等数十位金丹期修士光临,三月峰的人怎会没有一点察觉。

    更何况,那数十个金丹期修士中,有几位就是三月峰的人,他们一回来,便立刻赶往各处地方,向那些不出门的元婴期长老汇报情况去了。

    但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敢阻拦乔远,三月峰的金丹期修士,一感受到从他身上传出来的威压,还未靠近,便有一股极大的压力。

    至于元婴期修士,就更不会插手此事了。

    毕竟除了凌如渊,三月峰没有人与乔远有过节,盲目插手,与乔远、苏真、连景山接下梁子,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一路畅行无阻,就算遇到几个不懂事的弟子,也被狄清竹一个眼神给赶走了。

    直至到了三月峰峰顶,乔远才感受到凌如渊的气息,转了方向,极为坦荡的走入那庭院中,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湖心亭中的紫袍老者。

    相隔数百丈,两人目光相碰,并未出现狄清竹想象中的电光火花,反而是凌如渊先露出了笑容,向着他拱了拱手。

    “冒昧打扰,还望凌长老勿怪。”

    乔远同时也露出了笑容,拱手回礼,随后一步迈出,如踏着清风,直接落在了那湖心亭中。

    “哪里哪里,乔长老刚刚回到宗门,便来此拜访,实乃老夫有幸。”

    也不知是因为苏真的关系,还是乔远的修为,凌如渊表现的极为客气。

    “凌长老客气了,您是前辈,晚辈来拜访,自是应该。”

    “哎,修真界以实力算辈分,乔长老如今已有元婴中期修为,与老夫便是同辈之人,就算称呼一声师兄,也是正常。”

    两人坐在石桌边,倒上两杯热茶,谈笑间,恍若多年不见的好友。

    若非狄清竹知晓他们之间的往事,恐怕还真会相信这和谐的一幕。

    半晌过后,客套话说足了,面子给够了,两人手中的热茶也喝得差不多了。

    乔远目光一闪,不打算再拐弯抹角,直接神情严肃的问道。

    “凌长老,在下来此只有一事相询。”

    “哦?不知是何事?”

    虽然早已猜到他的目的,凌如渊还是故作不知,疑惑的问道。

    不假思索,乔远立刻回道,其目中光芒闪烁,脸上露出期待与渴望。

    “凌婉晨现在在何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