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四十一章以力破力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此时此刻,整个月河宗只要是没有闭死关的长老,几乎都将注意力投到了三月峰。*随*梦*小*说 suimenglā

    不为别的,只因为宗门的两位传奇人物竟都汇聚到了三月峰。

    虽说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但当年与乔远一辈的修士,依旧还是有不少人都知晓他与凌婉晨的关系。

    再加上,乔远失踪后,凌婉晨在白沙洲战场寻人一事,几乎闹得是满城风雨,人人皆知他们关系不简单。

    看如今这情况,立刻便有不少人猜到了,乔远上三月峰很可能是为了凌婉晨。

    少年英雄衣锦还乡,多情儿女美满团聚,月河宗大多数长老弟子都认为这定是一件大好事,却没想此刻的三月峰顶,正是一场龙争虎斗。

    “轰!”

    一声震动八方的拳拳相碰之声炸响而起,音浪冲天,气势如虹。

    一股无形的力量顺着两人拳头处,呈圆形向外扩散,整个湖心亭在一瞬间分崩离析,石砖琉瓦寸寸碎开,化作黑灰掩盖了两人的身影。

    百丈大小的碧绿色湖泊,也在刹那间被那力量掀起了一圈数十高的圆形巨浪,似一堵封闭的水墙将他们包围。

    可只是片刻,那圆形巨浪便扩散出去,洒落在了这鸟语花香的庭院中,似降下一场瓢泼大雨。

    入目看去,刚刚还精致典雅的庭院,此刻已然变得一片狼藉,如遭洪水侵袭。

    可这些,却没有引起此地仅存的两人半分注意。

    灰尘散尽,两道身影慢慢显露出来,只见乔远与凌如渊分别踩在一根十多丈高的石柱上,在他们身下,竟然出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深坑。

    再看那石柱,那哪里是什么石柱,而是地面被强悍的力量所震塌,仅存的一块土地。

    两人比拼肉身之力的第一拳,竟达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可想而知,若非这里有阵法隔绝,恐怕三月峰半个山头都会被波及。

    甚至狄清竹这种金丹期修士,一旦靠的太近,很可能会被余波所重伤。

    “仅仅只得到了一丝战神血脉传承,便能将肉身修炼到这种地步,看来老夫是小看你了。”

    凌如渊双目眯成一道缝隙,掩饰了其内的震惊。

    说实话,此刻他的心中如这震动不安的庭院一样,掀起了剧烈的风暴。

    乔远之强,超乎他的想象,若非因那预言存在,他现在就想开口答应,同意凌婉晨与乔远的好事。

    可是为了凌家的希望,为了凌婉晨的安危与前途,他不得不压下这个想法,做那捧打鸳鸯的恶人。

    “凌长老过奖了。”

    乔远淡淡一笑,松了松五指,表现的似极为轻松,可他心里也有不小的震动。

    凌如渊的肉身也很强悍,但再强也没有经历过天劫淬炼,脱胎换骨的乔远强悍。

    只不过,他更懂得运用拳力,而乔远在控力与用力方面就有些相形见绌。

    这就好比,两人同样用出了十分力气,可凌如渊却是将八分力气打到了乔远身上,只有两分力气溢出。

    而乔远打到他身上的却只有六分力气,剩余的四分力气,全部化作余波,落在了湖泊上。

    这也是乔远肉身虽比凌如渊强悍,但第一拳并未取得优势的原因。

    毕竟凌如渊可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仔细算起来,乔远活的年岁连人家的零头都及不上。

    想到这些,乔远也没必要去硬碰他的长处,反而可以拿去自己的长处,去碰他的短处。

    双手如电,急速挥动间立刻便有成千上万道印决出现,在其身前凝聚出了一道火焰符文。

    那符文极为奇异,似是两条火蛇交织缠绕在一起,其上阵阵炙热的气息散发开来,透着一股焚毁万物的力量。

    “这是……禁制?”

    凌如渊眉头微蹙,神色渐渐出现了一丝凝重。

    以他的修为,虽对禁制阵法研究不深,但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火焰符文不是法术,而是一种攻击力极强的禁制。

    火极禁,乃是苏真之前传授给乔远的,一同传授给他的,还有其他四种五行极禁,以及那极为惊人的上古八禁之一的还虚禁。

    只不过,从禁源之地出来,一直到回到南泰,中间时间太过仓促,乔远只熟练掌控了四种五行极禁,其他禁制暂时还没有时间研究。

    “金极禁!”

    凝聚完火焰符文,乔远双手并未停歇,数之不尽的印决再次出现,立刻便在其身前凝聚出了一柄金色长剑。

    随后火焰符文与金色长剑同时向着凌如渊飞去,一股强大的禁制波动扩散而出,几乎让人难以生出半点反抗的心思。

    可凌如渊身为元婴后期修士,什么场面没见过,只是一个呼吸间,他便反应了过来,抬手一挥,其身前便出现了一口暗金色的大钟。

    这大钟一个翻转,竟直接将那火焰符文与金色长枪全都吸入了内部,在半空急速旋转起来。

    凌如渊双手成掌,迅速在大钟的八个方位按下,似要压制住其内的两道禁制。

    可仅仅只是片刻,那大钟便由暗金色变成了火红色,似是承受不住火极禁的煅烧。

    另外,其内还有清脆的铿铿之音传出,金色长剑砍在钟上,震的此钟颤动不已,仿若随时都要破钟而出。

    凌如渊心惊不已,这件法宝兼具困防功效,威力不俗,可看样子似还是不足以抵挡这两道禁制。

    目光闪烁数下,他立刻有了决断。

    凌如渊抬手在肩头、胸口、腰腹等几处位置连点数下,只见其身上的气势大盛,一股比先前强悍数倍的气血之力迸发出来,瞬间便将其脚下仅存的一根石柱压成碎末。

    他与乔远不同,乃是真真正正的体修,对于法术法宝并不擅长,但在肉身方面,却是有极高的造诣。

    紫色衣袍无风自动,凌如渊低喝一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竟彻底放弃了那口大钟,直奔乔远冲去。

    只见一道紫虹如闪电般划过,乔远双目瞳孔微微一缩,根本来不及躲避,只得举起右拳迎了上去。

    凌如渊刹那临近,一拳轰击,乔远只觉整个人似被一座大山撞击,让他体内气血翻涌,承受不住,不得不向后疾驰退去。

    若非他的肉身经历过天劫蜕变,此刻在这一拳之下,恐怕就是重伤。

    一拳击退乔远,凌如渊根本丝毫停顿,身子如电光般,再次冲了上去。

    “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拳脚相碰之声响起,在凌如渊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乔远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得被动相迎。

    此时此刻,他才感受到凌如渊强悍的肉身之力,神色出现了凝重。

    乔远从未小瞧过凌如渊,但也没想到他对肉身之力的运用与控制,仅能达到如此娴熟的地步。

    通俗点来说,乔远就是个身体强悍,空有一身蛮力却不懂得最大化利用的莽夫,而凌如渊则更像是一个懂得以力打力,以力运力的武道宗师。

    两者之间,高下立判,长此以往下去,乔远必败无疑。

    可他此刻完全陷入了被动的僵局,无法脱身,更无法发动反攻,这是当下最严峻的一个问题。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半炷香过去了,两人已然交手了不下千次,乔远的拳脚隐隐都有些麻木,似失去了感觉。

    而就在此时,另一边那口大钟似承受不住火极禁与金极禁的双重攻击,在砰的一声巨响下,彻底爆开,化作无数块细小的碎片向着四周散去。

    法宝被毁,并未让凌如渊皱一下眉头,反而让其进攻之势越发猛烈起来。

    虽说两人优劣势已然极为明显,可凌如渊心中却是掀起了不小了波澜。

    自他踏入元婴后期以来,还没有一个非同阶修士,能在他手中坚持如此之久,这让他对乔远再次刮目相看。

    与此同时,乔远心中一喜,心念一动间,那火极禁与金极禁立刻从两个方向,向着凌如渊夹击而来。

    能在半炷香的时间便摧毁了那大钟法宝,足以说明这两道禁制的强悍。

    凌如渊不敢托大,只得暂缓攻击,左右出拳,立刻便有两个血红的拳影轰轰而出,直接与两道禁制撞击到了一起。

    火极禁与金极禁号称攻击力最强的两道禁制,包含了金火两种属性的极致,足可摧毁一切金火属性的法术、法宝,但却对于这气血之力凝聚而出的拳影作用不大。

    而且在那大钟内,两道禁制就消耗了不少力量,此刻与拳影撞击,没过多久,那火焰符文与金色长剑便寸寸崩溃,化作灵光消散。

    毕竟这只是两道攻击力最强的禁制,并非防御力最强,在遭受了强悍力量的攻击,也会出现禁制崩溃的情况,这也算是金极禁与火极禁的一个弱点。

    解决了两道禁制,凌如渊再次将注意力投到了乔远身上,可转过头看去,却刚好见到四道水墙升起,将他身影完全包围起来。

    同时,还有一根根绿色藤蔓在四周急速生长蔓延,将水墙方圆十丈内完全包裹,防御的近乎水泄不通。

    “防御禁制?哼,真不愧是老顽固的弟子。”

    凌如渊冷笑一声,不假思索,快速上前直接一脚踢在了那藤蔓之上。

    这一脚之力,足可断金开山,可落在那藤蔓上,却犹如踩到了弹簧网,深深陷下,随后又猛地传出一股反弹之力,将他弹了回去。

    木极禁加水极禁,这等防御之力,乔远不信他能够破开,就算能破开,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做到。

    ps:祝各位道友五一快乐,下午还有一更,求订阅,求打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