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四十二章暗月印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看着那急速蔓延生长的藤条枝叶,凌如渊紧紧皱起了眉头,刚才那一脚他虽没有用上全力,可却试出了木极禁超强的柔韧性。◢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这种柔性防御,最为克制他这种至刚至强的攻击方式,若是无法以最强的力量破除木极禁,那便只有换一种攻击方式,亦或者找到其破绽。

    凌如渊对敌经验无比丰富,只一瞬间便想到了这些,因此他倒没有再做无用功,而是伸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盏古朴的油灯。

    这油灯看起来没有丝毫出奇之处,不像是一件法宝,但只见他咬破舌尖,喷出一滴舌尖精血落于油灯之上,磅礴灵力涌入其内,蹭的一下,便燃起了一簇血红色火苗。

    火苗越燃越盛,渐渐地足有一手之大,飘忽不定,血红光芒闪烁,看起来极为妖异。

    凌如渊没有丝毫迟疑,右手一抛,那油灯整个飞出,悬停在那藤条枝叶上方,如斟茶倒酒般将那一簇火苗倾泻而出。

    一瞬间,血红色火苗便膨胀为一片火海,将乔远所处三十丈之地尽皆吞没。

    噼里啪啦之声传出,木极禁所显现出来的藤蔓枝叶立刻燃烧起来,似用不了多久,便会被会烧的干干净净。

    可就在此时,里面的水极禁却是翻涌起来,将木极禁包裹在了水墙之内,如此虽灭不了那奇异的火焰,但至少可以抵御更久。

    “这是什么火?竟连禁制都可以烧毁。”

    乔远盘膝坐在其内,看着四周的血红火焰,神色极为凝重。

    木极禁表现出来的虽是一条条坚韧不拔的藤蔓,可实际上,那不是真正的藤蔓,而是禁制结构。

    连禁制结构都可以点燃的火焰,他还是第一次见闻,果然元婴后期修士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让乔远手中的动作不由更快了几分。

    不过木极禁与水极禁号称是防御力最强的两道禁制,也不可能如此轻易被破除。

    趁此时机,乔远足可以休养一番,并试验一下,自己新学会一式神通。

    只见他缓缓闭上双目,心神完全沉入体内,丹田内的金色元婴张口一吐,磅礴的灵力如洪水决堤,倾泻而出,在全身经脉内快速流窜。

    这一式新的神通,乃是月无痕传承中所记载的,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起来并不轻松,需耗费一定的时间准备,将元婴中大半的灵力释放出来。

    当然,这也是乔远修炼不久,不太熟练的缘故,若是给他再多一些时间修炼,这中间的准备时间必定可以缩短许多。

    毕竟他不能每次要施展这式神通时,都布置出木极禁与水极禁防护。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一炷香过去了,凌如渊似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张口咬破舌尖,再次喷出一滴精血,弹入那油灯之中。

    血红色火苗燃起,油灯飞出,立刻为那燃烧的火海加了一把火。

    无声无息间,水极禁与木极禁笼罩的范围已然缩小到不足五丈,似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就在此时,乔远双目蓦然睁开,目中精光大闪,雪白衣衫无法自动,一股堪比元婴后期修士的强悍气势爆发出来。

    他整个人虽没有任何变化,但若仔细看,却能看出一点差别。

    若说之前的乔远是隐藏在刀鞘中的利刃宝剑,那么现在,这柄利刃宝剑便已然出鞘,显露出了无匹的锋芒。

    虽隔着熊熊火海,但在乔远爆发出气势之时,凌如渊还是有所察觉。

    他神色蓦然一凝,眼中立刻露出了戒备与防范,从火海中传出的气势,竟让他有了一丝久违的压力。

    与此同时,乔远双指成剑,迅速点在自己手腕、肩头、胸腹等几处经脉要穴,如开闸放水,将其内储备完全的磅礴灵力释放出来。

    一股风暴骤然而起,卷动禁制外的火海直接化作了一道火龙卷,地面震颤不已,似三月峰都有些承受不住那股磅礴的灵力。

    乔远对此没有丝毫在意,反而心平气和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慢慢的在身前划出一个月牙轨迹。

    四周灵力如受到了牵引,顺着他的右手,同样勾画出一个无形的月牙。

    乔远双目精光大闪,右手绵软无力,向前轻轻一推而去,那无形的月牙骤然化作有形,呈幽暗之色,诡异莫测,似是能够吸收四周一切灵与光。

    “暗月印!”

    轻吐三个字,眼前的幽暗月牙忽闪忽闪间,瞬间消失在了眼前,似又化作了无形。

    可那外面的火海龙卷,却是眨眼间熄灭,在凌如渊震惊的目光下,那幽暗月牙以一种看似缓慢,实则电光无形的速度,临近其身前。

    “这是?”

    凌如渊双目瞳孔猛地收缩,看着那幽暗月牙,脑海中立刻便出现了一个无比伟岸的身影,正是月河宗创派祖师,月无痕。

    身为三月峰的元婴后期修士,他自然了解自家宗门的历史,更是第一时间认出了乔远所施展的神通。

    尽管凌如渊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可那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让他浑身汗毛竖立,不得不接受现实,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三件防御法宝。

    可那幽暗月牙来临的速度实在太快,凌如渊只来及催动一件防御法宝,便觉眼前一暗,一股让人颤栗的气息弥漫开来,迅速淹没了此地方圆百丈。

    明明正值晌午时分,却在一瞬间,此地竟诡异的天色昏暗下来,一轮明月高挂半空,似成为了这天地间唯一的一抹亮色。

    凌如渊独身立于下方,抬头看去,目中露出了一丝惊惧。

    “这真的……暗月印?一代老祖的暗月印?”

    宗门典籍中有记载,暗月印乃是月无痕成名神通之一,一经施展,天地变色,足可改日换月,威力极为恐怖。

    即便乔远修为不够,施展出来的暗月印与月无痕相比,差之甚远。

    可凌如渊的修为也比乔远高不了多少,能不能抵抗得住,他心里实在没有底。

    不假思索,凌如渊抬手一掌猛地拍在胸口,体内心血翻涌,瞬间流转全身。

    其花白的头发竟在瞬间变得乌黑明亮,苍老的面容亦焕发出了光彩,皱纹消散,他整个人竟不可思议的还老返童,变成了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模样。

    与此同时,一股比先前还要强盛数十倍的气血之力爆发出来,隐隐的,似还能看见他的背后出现了一尊模糊不清的战神。

    一声巨响传出,之前被他催动的防御法宝在暗月印的一击之下,仅仅抵抗了不过十多息,便轰然崩溃。

    幽暗月牙似没有任何变化,一往无前,成为了这天地间的唯一,在凌如渊的双瞳内急速放大。

    低吼一声,他狠狠握紧右拳,如那背后的战神虚影一样,气冲斗牛,面目狰狞,向着那幽暗月牙挥出了最强的一拳。

    远处面色苍白的乔远,看见这一拳,目中不由露出了敬佩与忌惮。

    若是凌如渊一开始便用出全力,恐怕他早已落败,也不会有机会施展这暗月印。

    可如今,谁胜谁负实在难说。

    “轰!”

    一声如闷雷般轰鸣炸响,顿时在此地掀起了一股极为恐怖的灵力风暴。

    大地震颤,原本已然干涸的湖泊立刻裂开了数十道缝隙,房屋坍塌,花鸟灭绝,只一瞬间,这庭院便似遭受千般践踏,万般蹂躏,变得满目疮痍,狼藉一片。

    而封闭这庭院的阵法,也出现了不稳的迹象,似承受不住这股狂暴的灵力,欲要崩溃。

    四周环境便已是如此,可想而知,处于战场中心的凌如渊,境况不会太妙。

    只是如今烟尘四起,灵力风暴卷动,乔远抵御还来不及,哪有精力顾及凌如渊。

    而且就算他想顾及,此刻肉眼看不清,神识无法穿透灵力风暴,也是有心无力。

    没有持续多久,封闭庭院的阵法轰然破开一个缺口,狂暴的灵力如找到了宣泄口,立刻向外涌去。

    看着四周一片狼藉的景象,可想而知,这股灵力风暴扩散出去,恐怕会对三月峰造成不小的破坏。

    而若是有金丹期修士在附近,也必然会被这股灵力所伤,到时候,这麻烦可就大了。

    不假思索,乔远强压住身体的虚弱,顶着那股灵力风暴,快速来到阵法缺口处,迅速布下几道禁制,欲要强行挡下这股狂暴的灵力。

    可施展了暗月印,他本就虚弱不堪,只是片刻,乔远便承受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向外倒飞而去。

    眼看着狂暴的灵力就如那洪水决堤,将要倾泻而出,泛滥整座三月峰时,却见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数丈大小的符文,印在那阵法之上。

    无声无息间,阵法被修复完全,而那狂暴的灵力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得平和安稳下来,仿若一群受惊的野马,受到了安抚。

    与此同时,苏真与连景山迅速来到近前,接住了乔远的身子。

    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唐厉、尹双双、狄清竹以及各峰诸多长老弟子。

    尽管众人都不知晓山上发生了什么,但感受到刚刚那狂暴的灵力,不少弟子长老眼中都出现了惊骇之色,猜到了阵法里面定然是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师尊?……我师尊呢?”

    狄清竹见乔远安然无恙,可不见凌如渊,不由眼露担忧之色,连忙上前问道。

    乔远低头沉默不语,他也不知道凌如渊到底怎么样了。

    而就在此时,那阵法渐渐散开,显露出了其内残破不堪的景象,一名身穿淡蓝色衣衫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出,其容貌平凡无奇,可双目内却是蕴含了沧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