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四十九章镇灵柱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二月峰待客大殿,乔远正在殿中与姚德,还有其他几位长老,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着。

    本来这些人都是老相识,见面话不会少,可今日乔远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多半是姚德等人再问,他偶尔会回上一两句,其目光始终盯着门外,似期盼着什么。

    “原来乔长老是去了东林大陆,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没有你的消息,不知哪里修炼环境如何,乔长老可否给我们讲讲?”

    一位元婴期长老十分好奇乔远修炼如此之快的原因,不由出言打探了起来。

    可他问完话,乔远却似没有听见,半晌不见回应,让那位长老神色颇有些尴尬。

    “乔师叔,乔师叔……”

    姚德轻咳一声,连忙唤了两句,他自然知晓乔远此来二月峰所为何事,只是没想到乔远会这般心神不宁,急不可耐。

    听到他的话语,乔远立刻回过神来,转头看见几张不太好看的面容,他只得歉然一笑。

    此时此刻,他实在没有心思与这些人聊天叙旧。

    就在此时,乔远心有所感,也来不及打招呼,便一个箭步走出了殿外。

    见到郑妙雪急匆匆的赶来,他立刻上前询问起来。

    “妙雪,怎么样?你师尊是否有空?”

    “师尊身体不适,说让你过些时日再来。”

    郑妙雪眸光有些黯然,摇了摇头。

    两次借口推诿,乔远又不是傻子,那席灵儿显然是不愿见自己,虽不知为何,但他还是尊重席灵儿的意愿,点了点头。

    “也罢,若你师尊想见我,随时可以派人去五月峰找我。”

    乔远微微一笑,回头向姚德等人打了个招呼,便即刻离开了二月峰。

    可正在路上,还未抵达五月峰,便有一道神念传入了他的心神,让其身形一顿,神色有了变化。

    沉吟了片刻,乔远低头看向下方奔腾的河水,这条大河蜿蜒流转,将护月山与五座山峰隔绝开来。

    其上有数千年来,月河宗历代先辈布置的手段,算是宗门最重要的一道防线,从未有弟子敢探索此河深处的世界。

    乔远自入了宗门,便一直没有注意过这条始终奔腾不息的大河,此刻接收到那神念,他才驻足看去。

    没有犹豫,乔远运转灵力,在周身形成了一个避水禁制,一头扎入了河中。

    大河表面浪涛翻涌,可河下却是平静异常,且没有遇到任何阵法阻拦,他迅速向着河底而去。

    此河极深,下潜了足足近百丈,乔远才看见了泥沙堆积的河底,而在那河底深处,竟然竖立着三根黯淡无光的水晶柱。

    水晶柱表面光滑,平平无奇,可乔远在看见的刹那,却是神色一变,眼中蓦然闪过一丝奇异之芒。

    “测灵柱!”

    没错,那三根水晶柱正是宗门招收弟子时,用来测试灵根的测灵柱。

    另外,乔远还知道,这测灵柱极为不简单,可以起到稳定空间的作用。

    上次在草灵谷,他便被段天固算计,将这测灵柱带入了其内,稳定了部分空间,得以让四宗元婴期修士进入其内,争夺灵藏。

    其实他不知道,这水晶柱根本不叫测灵柱,而叫镇灵柱,乃是水深秋当年发现草灵谷后所留下的,目的便是稳固草灵谷的空间,守护住那一方净土。

    无人知晓水深秋从哪里得到了这些镇灵柱,但代代相传,他们都知道,镇灵柱始终处于一种沉寂状态,若没有苏醒,便无法稳固空间。

    当年乔远加入月河宗时,并不知晓这些,但在测试灵根时,镇灵柱竟在吸收了神秘力量后,意外苏醒。

    若非如此,段天固也不会收他为徒,更不会利用他,将镇灵柱带入草灵谷。

    这一切因缘巧合,乔远至今也没完全明白,但他却猜到了六七分,如今看到这测灵柱,他便有些明白了。

    转头看去,一身淡蓝色衣衫的南松子,踏着水波向着这边缓缓走来。

    不见他身上有任何灵力流转,可那河水却似自动避开一样,在他身前分开了一条道路。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猜到了本座让你来的目的。”

    乔远点了点头,此刻让来他河底,见到这三根测灵柱,无外乎是让其苏醒。

    之前听莫旬所说,草灵谷的空间似要崩溃,看来此事不假,且极为紧急,需要马上处理,否则也不会让南松子出面。

    “你的事,本座不会多问,现在就请你让这三根镇灵柱苏醒,以稳固草灵谷的空间。”

    南松子这番话的意思很是明了,表明了不会深究乔远如何让镇灵柱苏醒一事。

    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若因此让乔远有所顾忌,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要知道,到了他这等修为,已经算是站在修真界的顶端,跺一跺脚,这南泰大陆都会抖三抖,对于很多事情,他便不甚在意。

    乔远也不废话,身影一动,便来到了一根镇灵柱旁,围绕着其转了一圈,仔细查看了一番,这才抬手按在其上。

    这一按之下,他并未调动灵力,而是分出一丝神秘力量,顺着手心,向那镇灵柱涌去。

    咕噜噜的水声响起,镇灵柱周边的河水似立刻沸腾起来,竟冒起了大量的气泡。

    与此同时,那原本黯淡无光的柱子,陡然爆发出了刺目的光芒,将这幽黑的河底映照的犹如白昼。

    光芒冲天而起,竟直接冲破河面,向着天空发散而去。

    南松子目中精芒大闪,抬手一挥,便将那惊天的异象完全遮掩了起来。

    他虽不问,但不代表不看,有些事情用眼睛看,可远比直接询问要清楚明白的多。

    “这种力量?”

    察觉到乔远送出的并非是灵力,南松子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惊疑,以他的见识,竟不知晓那是什么力量。

    不过当南松子分出神识,仔细感受神秘力量后,他却有了一种汗毛竖立,惊心动魄的错觉。

    似此刻他正站在火山口观望其内的岩浆,表面看似平静,可一旦岩浆喷发,这将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说实话,南松子对这股力量起了极大的兴趣,很想问问乔远,不过既然之前已经放出话了,他也就压下了这种想法。

    就在此时,乔远果断收回了右手,掐断了与镇灵柱的联系。

    神秘力量之所以称为神秘力量,正是因为其太过神秘,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所以他也就不担心被南松子看穿。

    至于南松子觊觎此力量,会对他不利的情况,乔远也想到过,只是这里毕竟是月河宗,他们的身份,决定了南松子绝不会轻易出手。

    “太上长老,您看此柱是否苏醒?”

    乔远转身向着南松子一拜,一脸坦然的问道。

    在他身旁,那镇灵柱璀璨生辉,晶莹通透,与其他两根镇灵柱完全不同。

    南松子来到近前,抬手放在那镇灵柱上,细细感受了一番,脸上不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做的不错,此镇灵柱已经逐渐苏醒。”

    听到此话,乔远点了点头,迅速来到其他两根镇灵柱旁,调动神秘力量,一一让其苏醒了过来。

    说实话,他挺好奇这镇灵柱的来历,若是当初他不来月河宗,或者说是通过展元,走了后门,直接进入宗门,并未用此柱测试灵根,那恐怕这镇灵柱永远也不会苏醒。

    如此阴差阳错,从而引出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若中间稍有偏差,恐怕他不会有如此多的机缘,修为也不会进步神速。

    而将这一切联想到镇灵柱上,他越发觉得此物来历不凡,忍不住想要问问南松子。

    事情解决后,乔远想问也就问了,而南松子竟没有任何隐瞒,将镇灵柱的一切信息,告诉了他。

    听完一切,乔远有些错愕,他没有想到,这些镇灵柱居然都是水深秋所留下的。

    “好了,别多想了,你的任务很重,这里还有六根镇灵柱。”

    南松子见乔远低头沉思了良久,不由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一挥手间,这河底竟再次出现了六根镇灵柱。

    看着那些围绕成一圈的水晶柱子,乔远的神色便更加错愕了。

    “这……怎么会有这么多镇灵柱?”

    “其实当年水深秋老祖总共留下了十根镇灵柱,可在她失踪之后,消息不知为何走漏,其他三宗误以为这些镇灵柱都是宝物,便联合上门讨要。”

    南松子神色平静的诉说着,可其目中却偶有寒光闪烁,显然他对于这段屈辱的历史,依旧难以忘怀。

    “那时因没了水深秋老祖的支撑,宗门高端战力大减,完全不敌其他三宗联手,无奈之下,便拿出了六根镇灵柱,一宗取走两根,保存至今。”

    “那……太上长老,您是如何将这些镇灵柱取回的?”

    乔远隐约觉得这不是个好事,六根镇灵柱如今出现在这里,那其他三宗定然已知晓有人能让镇灵柱苏醒。

    虽说他们可能并不知晓这人是自己,但这也算是一种潜在威胁,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时候能力也是一种罪过。

    “你放心,苏醒的镇灵柱除了稳定空间外,别无它用,所以没人会惦记你。”

    南松子人老成精,岂能不明白他的想法,乔远刚一提问,他便摆了摆手回道。

    听到这话,乔远也打消了多余的顾虑,走到一根镇灵柱旁,着手开始完成任务。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