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五十三章围杀(四)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听到她这一席话,两人顿时愣在了当场,刚刚准备出手而暴涨的气势也在一刹那滞缓了下来。*随*梦*小*说 suimenglā

    如今展瑶虽看不见他们的容貌,但可以想象,两人的表情定是极为惊愕。

    而就是这一滞缓的时间,展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一身元婴初期的修为爆发出来,手中立刻多出一柄闪烁红光的长剑。

    红渊剑在手,没有丝毫迟疑,她左手在上一抹,立刻便有无数红色的细线迅速延伸开来,如一张网罗天地的法网,纵横交错间,向着两名紫袍人覆盖而去。

    “不好,我们被这丫头骗了。”

    那高个子紫袍人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刚刚展瑶那番言语,明显是故弄玄虚,诓骗他们。

    其实有这紫袍加身,他们本也不信这丫头能认出自己,但展瑶的第二句话,却是让他们心中产生了动摇。

    “数十年不见,竟都凝结了元婴”,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们一人是在三十年前凝结元婴成功,而另一人则在十年前进阶元婴期。

    时间上完全符合展瑶所说,且两人本就认识她,一时被点破,两人惊愕亦是正常至极。

    要知道,他们此次行动,可以陨落,但绝不能暴露身份。

    其实,这两人还是不了解展瑶的性子,若是知道别人都说她狡猾如狐,恐怕也就不会轻易上当了。

    当然,展瑶也并非胡编乱造,说出的话自然有八成把握让两人停手。

    细细想来,自白沙洲一战后,她这些年一直待在月河宗修炼,几乎没有外出过,所以也不可能有月河宗之外的元婴期修士认识她。

    只此一点,展瑶便可判断,这两人定是刚刚凝结的元婴,而且是在白沙洲之战以前便认识她了。

    再往深处想,四十多年前,这两人定是金丹大圆满修士亦或者金丹后期修士,而那时她多数时间都跟乔远在横水山脉修炼,出来历练没几次,别说金丹大圆满修士,就算是认识她的金丹期修士也不多。

    这个范围可以说是很小了,甚至她的心中已经出现了两个身影,与眼前的二人慢慢产生了重合,只不过,她还需要进一步的确定。

    当然,眼下拦住他们才是正事,以展瑶的机灵聪慧,搞清楚二人的身份,不算太难。

    话说回来,红线法网遮天蔽日,不给两人留一点退路,此时此刻,他们唯有正面应对。

    两人立刻有了决断,各自双手掐诀,集中火力,向着同一处攻击而去。

    想法不错,但可惜他们低估了展瑶这一式神通的防御力,数十道气势磅礴的法术不断落在其上,竟只是让那些红线法网收缩的速度慢了一些。

    同时,展瑶在外面不停挥舞红渊剑,一道道红色剑光如疾风骤雨,无视红线法网,向着两人迅速飞去。

    他们不得不拿出法宝抵御,还要攻击那红线法网,忙得不可开交。一时之间,展瑶尽占上风,这正是开战前的那一番言语起的决定性作用。

    若非如此,她根本没有先手的机会,这两人也不会落得如此被动的局面。

    饶是这样,他们也只是忙上一些,那剑雨与法网根本无法对两人造成致命的伤害。

    “该死的,这臭丫头就是想拖延时间。”

    高个子紫袍人一眼就看穿了展瑶的用意,语气中透着一股憋怒,可暂时又无可奈何。

    除非他们能不顾一切,拿出看家手段一同进攻,可他之前已经吃过一次亏,知晓展瑶极为聪明,仅仅只通过身旁同伴的一次失言便隐隐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若是不认识还好,他们便可无所顾忌,可现在他们一旦用尽全力,怕是展瑶会立刻通过两人使用的法宝和修炼的功法,看出一些端倪。

    这是一个两难的局面,用全力,身份可能暴露,不用全力,就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根本无法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

    这一点,展瑶在交战前,便已了然于心,所以她一定要抢得先手,而且还要用红线法网这式神通困住二人,如此她才可占据绝对的优势,成功帮曹文山等人争取时间。

    短短不过数十息的时间,三人看似并未拿出真正的实力,可实际上,胜负的天平已经开始向着展瑶倾斜。

    归根究底,是那矮个子紫袍人的一句失言之语,为如今的劣势埋下了伏笔。

    而能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除了展瑶,整个月河宗恐怕也没有几人。

    两名紫袍人都不愚钝,相反还极为聪明,只是片刻,他们便明白了其中利害。

    可明白是明白,他们却没有破局之法,那矮个子紫袍人双拳捏的咯咯作响,显示了其心中的愤怒。

    “当年我们便被这臭丫头摆了一道,没想到今日居然又在她身上栽了跟头。”

    “当年之事,我记得跟她一起的还有一个臭小子,莫非那人也在此地,若是这样,咱们正好新仇旧怨一起报,将他们抽皮拔筋,挫骨扬灰。”

    那两人一边抵御着展瑶的攻击,一边暗中传音交流着,听这话语,他们不止认识展瑶,而且与之还有不小的仇隙。

    “那我们现在该如何,要不要用那个?”

    听到“那个”,高个子紫袍人紧握的拳头明显颤了颤,似是有些下不了决心。

    可再看一眼展瑶,他牙关一咬,隐藏在紫袍中的双目闪过一丝果断。

    若是再这么下去,他们不但完不成任务,甚至在曹文山等人布好阵法后,他们还会有陨落的危险。

    点了点头,高个子紫袍人一拍储物袋,其手中便出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符石。

    那符石呈现圆形,中间有一道弧线划过,一半是白,一半是黑,看起来就似那十五前的月亮,即将满月。

    两人取出符石后,不假思索,各自咬破舌尖,喷出一滴精血分别落在符石白区与黑区。

    看到这一幕,展瑶美目一凝,全身汗毛竖立,竟从心底深处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危机之感。

    不用怀疑,那块符石定然是这两人的最强底牌之一,而且这底牌一看就知道是别人所赠,因此她也无法看出两人的身份。

    毫不迟疑,展瑶玉手轻挽,插在发髻中的七彩珠花立刻自行飞出,旋转间,落于那红线法网之上,降下一片七彩荧光,将这天幕渲染的绚丽多彩,煞是美丽。

    可在美丽的外表下,却是蕴含了一股让人心惊的力量,红线法网收缩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便只有百丈大小,那两人也彻底成为了网中之鸟。

    “咔嚓!”

    一声轻微到极致的玉碎之声传出,那符石竟沿着中间的弧线,裂成了两半。

    一半弦月,一半残月,那高个子紫袍人大袖一卷,便将弦月的一半收了起来,只余下那残月符石。

    无声无息间,残月符石化作一片月白色雾气,随风聚散,笼罩在两人头顶,如大片的云朵。

    展瑶看见这一幕,心头一凛,美目中顿时闪过一丝奇异之芒。

    随后,那月白色的雾气缓缓散开,一轮朦胧的残月出现在了三人眼中。

    月光万丈起,此刻明明是白天,艳阳高挂空中,可在残月之下,太阳似都失去了光芒,显得那般黯淡,唯有那一轮残月让人心生敬畏。

    “这是……”

    看到残月破开云雾的一幕,展瑶完全呆愣在了当场,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渐渐清晰在了她的心中。

    拨得云开见月明,她认出来了,她曾不止一次看到自己的乔大哥练习这一式秘术。

    虽说眼前的一切,与乔远施展的不太一样,但那种感觉,绝对错不了,这残月就是拨得云开见月明。

    “乔大哥……”

    鼻尖一酸,展瑶的眼角缓缓流下了两行思念的泪水,四十多年没有一点乔远的消息,如今虽只是看到了一式同样的秘术,她也觉得亲切无比,忍不住泪如泉涌。

    只是战场之上,容不得她如此分心,刹那间,那残月散发出来的月光,便将覆盖方圆百丈的红线法网完全冻结,看起来就如一只倒扣在地上的巨型冰碗。

    两名紫袍人趁机出手,轻轻松松便将冰碗破开了一个缺口,立刻逃了出来。

    不过迎接他们的却是那七彩珠花降下的七彩荧光,这可是南松子赠送的防身宝物,岂能那么容易对付。

    两人顿时又陷入了被动防守的局面,暂时无暇顾及展瑶。

    可此刻她的处境也极为不妙,残月光辉照耀八方,让人几乎无处可躲,除非她能一瞬间逃到百里之外。

    粗壮的树木,潮湿的泥地,以及那些受惊的鸟雀虫兽,只在一个呼吸间,便被全部冻成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方圆五十里内,已完全被冰川覆盖,放眼看去,除了那依旧散发七彩光芒的珠花,就只有一片白色。

    这一幕看起来极为壮观,若非曹文山以大幡屏蔽了外界一切感应,恐怕那些金丹期长老看见,会立刻吓得灵力错乱,导致一切前功尽弃。

    此刻展瑶手持一面玉镜,挡在身前,将那蕴含了极寒属性的月光反射了回去。

    可即便这样,她的裙摆也已凝结出了一层细细的薄冰,精致的脸蛋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朱唇有些发紫,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看她的样子,若这残月不散,恐怕定坚持不了太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