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五十五章围杀(五)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熟悉至极的声音传入展瑶耳中,让她心神一震,黯淡的美目陡然圆睁,其内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随*梦*小*说 suimenglā

    刚刚莫非是自己太过思念乔大哥,出现了幻听,这是展瑶心里出现的第一反应。

    按她想来,乔远就算回来了,也不可能如此巧合,刚好赶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此地,且有那大阵阻隔,他就算来了,又怎么可能进来。

    这个念头闪过,展瑶的美目再次黯淡下来,脸上的苦笑更浓了几分。

    而因短短的恍惚,她那最后一道防线,玉镜上竟也出现了一层薄冰。

    同时,已经凝结到身腰处的冰层,急速向上蔓延,转眼便冻住了她的整个身体。

    余下那洁白修长的颈项,高昂在寒风中,似还在心底盼望着什么。

    视线越来越模糊,竟连那想象中的身影都看不清晰,让她心中的绝望无限制的放大,最终将整颗心完全吞没。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温热的大手,轻柔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双指点在眉心,顿时就有一股暖流倾泻而入,迅速流转展瑶全身上下,替她缓缓祛除了体内的月寒之气。

    这月寒之气并非普通的寒气,寻常修士不可能如此简单的祛除,唯有修炼了月力,以自身为引,才能快速祛除。

    所以,即便是曹文山等人前来相助,也帮不了展瑶,唯有一人可以救她,那便是乔远。

    感受到身体迅速回暖,灵力流转加快,不用任何动作,那些冻结身体的厚厚冰层便自行消融。

    只是数十息的时间,展瑶便已恢复了小半,那股暖流并为消散,反而越聚越多,最终汇聚于丹田,包裹住了那个小小的元婴。

    “乔大哥,是你吗?”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感觉都让展瑶几乎确定了身前之人的身份,可她暂时还无法睁开双眼,觉得一切都似梦境,显得那么不真实。

    “是我,小瑶,你先别说话。”

    乔远看着眼前那张苍白如冰的俏脸,以及那被冻成绛紫色的嘴唇,只觉极为心疼。

    展瑶是他的妹妹,是他看着长大,亲身养育教导了十多年的妹妹,此刻看到她这般模样,乔远痛在心中,难以言说,这比用刀剑砍他,还要疼痛。

    体内灵力急速运转,汇聚在指尖,化作一股股暖流,导入展瑶的眉心。

    可就在此时,他顿觉胸口一凉,展瑶整个冰冷的娇躯便覆了上来,紧紧环抱住了乔远。

    没有开口说话,她双目依旧紧闭,但眼角却是缓缓滑下了两滴热泪,透过衣衫,似灼烧到了乔远的心,让其身子微微一颤。

    “小瑶,是乔大哥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一只手环上她的背,乔远紧紧将她搂在怀中,眼中满是愧疚与自责。

    听到这话,展瑶鼻尖一酸,似是这些年的等待,终于有了回报,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呜呜……”

    那哭起来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元婴期修士,倒更像是一个找到了亲人的小女孩。

    乔远一边为她暖身,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两人相拥在一起,似忘却了这还是战场。

    但就算他们忘记,那两名紫袍人也不会忘记,此刻因展瑶的松懈,那七彩珠花彻底失去了光华,被两人合力一击,直接震飞了出去。

    七彩荧光立刻散去,再次呈现出了蔚蓝的天幕,两道紫虹一闪而出,爆发出了最强气势,毫不犹豫,直奔展瑶而来。

    “嗯?”

    直至此刻,他们才发现,这里竟然多了一人,且因乔远背对他们,两人并未第一时间看到他的相貌。

    若非如此,他们恐怕会大吃一惊,发现这多出来的一人,也是一个熟人。

    此刻乔远与展瑶依旧抱在一起,似并未发现两人袭来,可那强悍的威压压来,却是让展瑶立刻止住了泪水,睁眼看去。

    “不好,乔大哥,咱们快退。”

    两人的相见太过突然,以至于展瑶都没有看清乔远的修为,下意识便以为他不是那两个紫袍人的对手,脸上不由出现了一丝慌乱。

    “小瑶,你放心,有乔大哥在,定不会让你再受到半点伤害。”

    乔远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将那之前遗落的七彩珠花重新插在她的发间,嘴角牵起一抹让人安心的笑容,柔声说道。

    说完只见他抬手一招,碧云春舫出现在眼前,将展瑶托起,向着远处急速飞去。

    话虽这么说,但展瑶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可那碧云春舫有禁制防护,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强行出来。

    “乔大哥……”

    伴随着她的呼喊,乔远蓦然转身,一身修为完全爆发出来,元婴中期的强悍威压如泰山压顶,降临此地,震的天地似都为之一黯。

    风声呼啸,那两名紫袍人在看到乔远的面容时,本就极为吃惊,而感受到那威压,两人更是立刻呆愣在了原地,隐藏在紫袍中的面目精彩到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另一边,展瑶的神色同样大变,美目圆睁,樱口微张,急促的呼吸声与起伏不停的胸脯表明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原本她以为以自己的天资,在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内结婴,已经是逆天至极,可没想到,乔远不但已经结婴,居然还达到了惊人的元婴中期。

    元婴初期与元婴中期,虽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之间的差距却是犹如天堑。

    多少元婴初期修士,苦修数百年,也未必能突破到元婴中期,甚至一生都止步于元婴初期的修士也不在少数。

    而乔远竟然在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就从一名金丹期中期修士,变成了元婴中期修士。

    如此修炼速度,让展瑶这种自认为是妖孽的人物,都不免苦笑一声,暗叹不得不服。

    当然,看到乔远如今的修为,她自然是打心底里高兴的,并且为之自豪骄傲,甚至比她自己突破了修为,还要有成就感。

    百里之外的黑色迷雾中,其他人虽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但曹文山却是有所感应。

    元婴中期的威压让他忍不住心神一震,紧闭的双目蓦然睁开,其内充满了震惊与担忧。

    此时此刻,一心专注布阵的他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那威压似一座大山压来,让黑色大幡都出现了不稳的迹象。

    曹文山右手猛然按在身前阵盘之上,左手一挥,三杆一尺长的阵旗突然出现,呈品字形将那阵盘围住。

    如此,便可暂时稳住阵法,不至于众人所做的努力前功尽弃,而他本人则是立刻起身,打算出去看看情况。

    不然外面局势不妙,他们不知情况,岂不是成了待宰的羔羊。

    可他刚一起身,远处江泉便立刻睁开了双目,其内闪过一丝慌乱与紧张。

    之前展瑶的确向黑色迷雾中发出了一枚传讯符,但那时曹文山正在极为专注的布置阵法,没有第一时间感应到,而是被江泉拦截了下来。

    得知展瑶的情况不妙,江泉心中妒火中烧,觉得这是一个除掉她的绝佳机会,便私自毁掉了那枚传讯符。

    若是乔远不在最紧要的关头赶来,没有曹文山支援,恐怕展瑶就真的危矣。

    这世间大多数天骄的陨落,往往不是死在猛虎口中,而是死在江泉这种阴狠毒辣的小人手中。

    他就似一条毒蛇,隐藏在暗处,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人最致命的一击。

    曹文山并未注意到江泉的异常,抬脚一迈,便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是他?这……这不可能!”

    当他看清了远处那一抹白衣身影时,其双目立刻圆睁,充满了强烈的不敢置信之色。

    只是不敢置信又如何,现实不会改变,那覆盖了方圆百里的威压如一座大山,让他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深呼数口大气,曹文山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急速飞行间,不过片刻就来到了碧云春舫附近。

    “哼,曹长老怎么来了,莫非防线布置好了?”

    曹文山正想开口问问情况,可话到嘴边,还未来得及说,展瑶却是冷哼一声,语气极为不善说道。

    那阴阳怪气的腔调,明显带着讥讽与愤恨的意思,让曹文山听得一头雾水,有些不明所以。

    而在展瑶看来,这人简直虚伪至极,之前明明收到了传讯符,却故意不出来相助,如今看危机解除,他才假模假样的出来走一圈,还摆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这样的人最为可恶,在她眼中,曹文山甚至比那两个紫袍人更可恨。

    “展师妹这是什么意思?”

    曹文山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说话也有些不客气。

    狠狠瞪了他一眼,展瑶便直接转头看向乔远,跟这种虚伪小人辩解,无非是浪费口舌。

    不管怎么说,此事她展瑶都记下了,加上先前驳她面子一事,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被如此对待,曹文山那张老脸已然极为难看,可此刻身处战场,且乔远就在不远处,他也不敢爆发,便只得冷哼一声,转身飞向了另一边。

    再看正主,乔远并未主动进攻,而是盯着那两名紫袍人,眼中带着探究与惊疑。

    那一轮残月,他自然看到了,并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那是拨得云开见月明秘术。

    只不过,这一轮残月可比他施展的要厉害得多,足够对付大多数元婴中期修士,甚至元婴后期修士见之也要退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