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五十七章认命?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真的是你?”

    那群人站定,看清楚了乔远的面容,皆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最先开口的,正是与乔远颇有些交情的陆南。<随-梦>小说suimenglā

    面对寻常修士,他还有独属于他的傲气,可在草灵谷的经历,却是让他对乔远,只有深深地佩服。

    其他人或许对乔远了解不多,但此刻感应到他的修为,那些人皆都是瞠目结舌,眼中露出了强烈的不敢置信之色。

    其中有一个相貌极为俊朗的青年,苦涩一叹,默默垂下了头,连招呼都有些不好意思打。

    那青年正是俊云,想当年宗门大比,他们还是势均力敌的对手,那一战,若非乔远被席灵儿所救,恐怕如今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可现在,一个是金丹后期修士,一个是元婴中期修士,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别说是昔日的对手,他现在连乔远的眼都入不了。

    “咱们有话回去慢慢说,这里还不全。”

    看见这么多故人,乔远脸上也露出了发自心扉的笑容,对着陆南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众人才意识到这里还是战场,且有不少人都身负重伤,他们便没有再多说,立刻齐齐向着黑月战船的方向飞去。

    曹文山回去之后,防线便已布置好了大半,紧赶慢赶,在众人来临之时,阵法终于大成,一道幽暗的光幕冲天而起,绵延足有上千里,将这条路完全封死。

    闪烁数下,那光幕趋于黯淡,最终消于无形,不过阵法却依旧存在,只要有敌人来袭,他们便能第一时间察觉,并以此为防线进行作战。

    “乔师弟。”

    之前没有打上招呼,此刻见众人飞来,曹文山收了禁制大幡,连忙上前,向着乔远一抱拳,脸上带着示好的笑意。

    本来这么多人,乔远不好在此驳了他的面子,准备还上一礼。

    可谁知他还未开口,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语气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讥讽。

    “哟,曹长老舍得出来了,刚刚敌人在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跑的这么勤快?”

    这话语中的意思,自然是责怪他收到传讯符后,故意不出来相助。

    曹文山一听此话,一张脸是绿了黑,黑了绿,简直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可乔远在此,他又不敢发怒,便只能压下心中一口恶气,沉声问道。

    “展师妹,你这话是何意思?莫非还在责怪先前曹某自荐一事,若是这样,那我们就要请峰主评评理了。”

    在他想来,展瑶定是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想要借乔远的势,在众人面前羞辱于他。

    听到曹文山这番话,一时之间,所有人也都有了这种想法,认为展瑶是大小姐脾气犯了,故意胡搅蛮缠。

    可乔远却不这么认为,他了解自己的小妹,知晓以她的聪明,若无绝对的把握,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故意羞辱一个元婴期修士。

    “小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有大哥在,一定为你做主。”

    乔远转头看向展瑶,神情极为严肃说道。

    他的话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要展瑶有理,这件事不管是谁来了,他都一定要为展瑶讨个公道。

    “既如此,那我就直说了,事情是这样的……”

    展瑶记仇,极为记仇,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曹文山见死不救的事情完完整整的抖出来。

    话语落毕,众人了然于心,看向曹文山的目光不由带了深深地鄙夷。

    而他本人则是一脸茫然,露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摇了摇头,忍不住大声喝道。

    “你胡说,曹某从来没有收到过传讯符。”

    在他们争辩此事之时,站在曹文山背后不远处的一群人中,江泉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敢去看乔远与展瑶。

    “居然还不承认,早就料到你是个伪君子,我在交战的时候就留了一手。”

    空口无凭,展瑶自然不会在没把握的情况下说出此事,只见她翻手一抛,一枚白色玉符飞射而出。

    灵力注入其内,那白色玉符闪烁数下,就见一道光幕投射出来,在众人眼前形成了一幅幅活灵活现的画面。

    红线法网遮天盖地,笼罩住两名紫袍人,残月符石消于无形,化成一片白雾,残月显现,瞬间便将红线法网冻成一个巨大的冰碗,方圆五十里完全冰封。

    随后展瑶便拿出一块玉镜,暂时抵挡住了那刺目的月光,并毫不迟疑的发出了一枚传讯符。

    众人看到这惊天动地的打斗,心都猛的提了起来,之前有认为展瑶是胡搅蛮缠的人,也放下了对她的偏见,眼里满是尊重。

    她的表现,足以让任何人肃然起敬,相反,看着那传讯符迅速飞入黑色迷雾中,如泥牛入海,一点反应都没有,众人打从心底生出了一股怒气。

    曹文山面色一片苍白,额头渐渐泌出了冷汗,冤啊,真是冤,他根本就没有收到什么传讯符。

    “曹长老,你是不是该给展师妹,给我们一个解释?”

    说话的是二月峰的朱柔,她与展瑶相识多年,关系还算不错,此刻第一个站出来,为其鸣起了不平。

    其他人或是真的怒不可遏,亦或者是为了交好乔远与展瑶,也立刻出言为她征讨了起来。

    就连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五月峰长老,此刻也不免露出了鄙夷之色,纷纷动身站到了乔远与苏真背后,以行动表明了态度。

    唯有江泉一人静静立在他的身后,垂头不语,拢在袖中的拳头握的近乎有些发麻。

    传讯符是他所截,如今事情曝光,承担骂名的却是他的师尊,这让江泉心中极为自责,有一瞬间,他恨不得站出来,将一切说明清楚。

    可是他不敢,他怕乔远动了杀心,到时候恐怕师尊都阻止不了,而现在曹文山背了这黑锅,以他元婴期的修为,至少乔远不敢明面上对他下杀手。

    一时之间,曹文山倒还真有一种众叛亲离之感,心中有苦难言,可他也算明白了,这件事的问题恐怕出在江泉身上。

    只是他若将江泉推出去,不论别人信不信,这一世英名算是毁了,且江泉的命恐怕也难以保住。

    思来想去,打碎了牙还是得往肚子里咽,怪只怪他没有教导好徒弟,没有将徒弟嫉妒心太强的小问题放在心上,这才酿成了今日之祸。

    “唉,此事错在曹某,我无话可说,展师妹有何怨气,尽管发泄。”

    曹文山长叹一声,一脸苦涩的垂下头,摆出一副任人处置的姿态。

    这样子倒是博取了一些人的同情心,一时众人又将目光投在了展瑶身上,似是期盼她从轻发落,毕竟他们还身处危局,一位元婴初期修士作用极大。

    然而展瑶、乔远以及苏真都已看穿了一切,曹文山这般前后不一的作态,明显是替人背黑锅。

    再看江泉那副愧疚自责的模样,他们如何猜不到真相是什么。

    “这事本姑娘暂且记着,如有下次,我相信峰主也不会饶了你们。”

    展瑶上前一步,走到曹文山的侧身,冷声开口,那话语看似是对他说,其实是说给他们师徒听的,不然也不会用“你们”。

    听到这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出端倪,可还有些心细之人,听出其中的深意,如陆南、俊云都暗暗将目光落在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江泉身上,眼中多了一丝鄙夷。

    话语落毕,展瑶与乔远直接与江泉擦肩而过,急速向着黑月战船的方向飞去。

    两人皆没有看他一眼,但在众人都跟着离去之后,江泉的耳边却是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下不为例。”

    那声音来自乔远,其中隐隐透着一股寒彻刺骨的杀意,让江泉听见,整个人似刹那坠入了万古不化的冰渊之中,腿脚一软,似有些站立不稳,可他的眼中却是隐藏了一抹深深的怨毒。

    直至所有人都消失在了天边,曹文山才直起身来,转头看向江泉,眼中的怒火几乎按耐不住。

    “师尊,弟子知错了,弟子知错了……”

    江泉一接触到那愤怒的目光,再也坚持不住,立刻凌空跪了下来,不停叩头哀求。

    说到底,江泉还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曹文山心里的怒火立刻消散了大半,转而化作自责与苦涩,长叹一声。

    “唉,教不严,师之惰,希望通过此事你能明白,有些人天生就是你比不了的,你要认命。”

    丢下这句话,曹文山便立刻追了上去,任他一个人在这里好好反思。

    “认命?呵呵……”

    看着四周一片空荡,江泉心里的妒火与怨恨再也压制不住,凭什么乔远身边就有那么多人相伴,而他却要受人鄙夷,不被人重视。

    刚刚陆南与俊风经过时,他清晰地看到了两人眼中的厌恶。

    他想不明白那两人当年也是众星捧月般的天骄,可如今却为何甘愿做那乔远身边的星点,去点缀他的光辉。

    “难道他们都认命了?呵呵……可笑,我江泉绝不会认命。”

    冷笑两声,江泉蓦然抬头看天,眼中透露着强烈的不甘,还有深深的怨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