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六十章收祭坛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轻盈踏在水波之上,虽偶有浪花翻涌,但此处已经算是草灵谷难得的一片净土,没有遭受半点破坏。

    当年那座小岛已经完全崩溃,沉入了幽深的湖底,乔远神识一扫,立刻便找到了那小岛的地基,并在其内发现了一丝沉寂的生机。

    随手布置了一个避水禁制,他整个人没入湖中,转眼便来到了那地基上。

    表面上看,那就是一个方圆足有十多丈的土包,土包外面生长着数之不尽的根须,密密麻麻,全都有胳膊粗细,看起来极为渗人。

    “苍辽……”

    绿芽分身看着下方,大声呼唤了起来,不过那苍辽似陷入了沉睡,半晌也没有回应。

    “它的生机十分微弱,想要醒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乔远双目一凝,看出了苍辽的状态颇为不妙。

    绿芽分身自然也看了出来,转身向着乔远恳请道。

    “恳请主人将它收入空间珠,老奴感激不尽。”

    没有拒绝,乔远翻手取出空间珠,双指成剑在上连点数下,立刻便有一股空间之力弥漫开来,将整个土包完全包裹起来。

    光芒一闪,只见那十多丈宽阔的土包凭空消失在了原地,湖水汹涌而来,立刻便将此地完全填充。

    空间珠内,哗啦啦的水声响起,那小小的水潭立刻便被土包填去了大半,潭水溢出,将青青草地淹去了一圈。

    如此大的动静,不仅白熊被惊醒了过来,就连正在修炼的白月也有所察觉。

    不过当乔远出现在空间珠后,稍微调动了一下阵法,便使此地重新恢复了安宁。

    一道绿芒飞射而出,苍太的本命树灵直接钻入那土包中,将磅礴的生机向着那沉寂的枯木根须中注入。

    乔远在旁观看了片刻,见没有他能帮上忙的,便身影一晃,消失在了空间珠中。

    出现在湖泊之底,乔远并未向上游去,而是渐渐下沉,寻找记忆中的洞口。

    他并未忘记,这湖底深处有一条地下涌流,涌流分岔口,一条直通草灵谷第三区域,一条连接一个祭坛。

    没过多久,乔远便找到了那涌流入口,身形如一条灵活的鱼儿,飞快钻入其内,向着下方急速潜去。

    到了那岔口之时,乔远毫不迟疑,直接进入了那祭坛所在的地洞。

    进入草灵谷后,他先来此处,一是为了带走苍辽,二便是再看看那祭坛。

    当初在禁源之地,那幽黑的空间中,乔远也发现了一个祭坛,除了祭坛顶部留下的文字不同外,两个祭坛几乎一模一样。

    那时,他便有所猜测,认为那是烈天修在禁源之地建造的,可烈天修之所以前往禁源之地,便是为了与水深秋了结恩怨,为何会建造那样一个祭坛。

    之后,他通过小葫芦传输过来的记忆,才知晓烈天修当初获得的飞升仙界的关键之物,乃是一张地图,且那地图被水深秋抢走,藏在了千竹峰洞府中。

    后来拂昭仙君前去搜寻,发现千竹峰早已被人捷足先登,地图已然不知下落。

    而那捷足先登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清莲与乔远。

    之后乔远专为此事问过清莲,得知她除了在洞府中得到了一本水深秋的诗集语录,并未拿走其他东西。

    那本诗集语录,乔远更是仔细翻看过,普普通通,根本没有任何关于地图的线索。

    不过他相信,当年水深秋身受重伤,却不在月河宗休养,而是孤身一人前往东林大陆禁源之地,此事定有隐情。

    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如此想来,这发现定然与地图有关,或者说,水深秋已经破解了地图的隐秘。

    再想草灵谷与禁源之地的相似之处,似乎除了那祭坛,便没有其他共同点,而根据先前拂昭仙君与主君对话,乔远几乎能判定,那祭坛应该与飞升仙界有关。

    只不过,拂昭仙君与主君双双陨落,导致那幽黑空间被完全封闭,乔远无法再次进去探查。

    想到这里,他速度更快,转眼便落入了漆黑的地洞之中,不过这黑暗并不能遮蔽他的双眼。

    入目的是一座宽广的四方形祭坛,共分三层,二十七个台阶。

    祭坛四面分别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灵兽,正前方乃是碧眼灵猿,其双目紧紧盯着乔远,似下一刻便能活过来,向他扑去。

    “这阵灵不错,倒是可以收走。”

    乔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步走到那祭坛下方,伸出右手,直接按在了碧眼灵猿浮雕的头顶。

    以他现在的修为和阵法造诣,对付一只三阶妖兽魂炼成的阵灵,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片刻,此地便响起了一声声愤怒的嘶吼,隐隐的似能从那嘶吼中听到一丝恐惧。

    随后乔远右手握拳,向外狠狠一拉,一只足够数人之高的虚幻灵猿,便从那浮雕中被扯了出来。

    张口一吐,万禁塔闪烁而出,塔底传出一股莫大的吸力,根本不容那灵猿反抗,直接将它吸入了其内。

    嘶吼的回音依旧在此地回荡,乔远收了万禁塔,缓步向着祭坛顶部走去。

    当年他想要走上祭坛顶部,还需要耗费一番力气,可如今却是如闲庭散步,根本感受不到一丝压力。

    当然,这也是灭封大阵破损不堪的缘故,到了如今,唯一的阵灵被抽出,灭封大阵近乎名存实亡。

    走上祭坛,乔远盘膝坐下,低头看向那一行铭文,皱眉深思了起来。

    “余铭于志,然士之先卒,封尽于苍,百恨而不得终,留苍存志,临台登天,莫万难博殊死之功。”

    这话他当年并不明白,可有了禁源之地的经历,了解了烈天修与水深秋的故事,他隐隐的似有些明悟。

    壮志未酬身先死,这是遗憾,是烈天修一生最大的遗憾,不过他却没有一点后悔之意,要不然他也不会离开草灵谷,去往东林大陆。

    而这铭文显然是在他离开之前留下的,在那一刻,烈天修便有了决定,遗憾既然已经注定,那还不如让别人去帮自己达成遗愿。

    留苍存志,这句话说的便是,保留苍太一命,让它帮助自己达成所愿,临台登天,博那殊死之功。

    想到这些,乔远心里不禁生出了一股悲凉之感,忆当年,一代豪杰烈天修,笑傲星空数千载,但求仙路茫茫,然身死空留余恨。

    长叹一声,乔远收起心思,将目光重新落在祭坛之上,随后他伸手敲了敲祭坛,其上传出了一阵轻微的闷闷之声。

    之前他并未注意祭坛本身,一直被这铭文所困惑,此刻不看那铭文,他才发现这祭坛并非是用普通的金石所造。

    至于铸造祭坛的材料,乔远并不认识,问过苍太,它也并不清楚。

    不过苍太的眼力极为毒辣,当年就劝过乔远将祭坛收走,可他那空间珠的容量不够,便没有听从苍太的意见,现在看来,这祭坛的确不是凡物,收走很有必要。

    乔远跃下祭坛,围绕其走上一圈,全身灵力运转起来,齐齐向着右腿凝聚而去。

    当回到祭坛正面,乔远站定,猛地抬起右腿,狠狠向着地面一跺。

    轰的一声巨响传出,这一跺之下,地面如波浪滚滚,震颤不止,整个地洞更是剧烈的颤抖起来,土石坠落,似下一刻便要坍塌。

    不过以乔远对灵力的掌控,怎么可能会让这地洞坍塌,只见祭坛四周的地面齐齐塌陷下去,凸显出整个祭坛高上一尺。

    毫不迟疑,乔远再次吐出万禁塔,悬浮于祭坛上空,塔底蓦然传出吸力。

    风暴在狭小的地洞中呼啸而起,沙土弥漫,但却全都被阻隔在外,唯有那庞大的祭坛微微颤抖,向着上方缓缓升起。

    不过片刻,一整座祭坛便被万禁塔吸入了其中,乔远拍了拍手掌,又以神识将此地横扫了一边,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转身离开了此地。

    他并未按原路返回,而是在岔口之时,掉头向着涌流深处而去。

    虽说灵藏早已被四宗修士搜刮一空,但他这次还是想进去看上一看,寻找一件他当年并未注意的东西。

    速度极快,乔远很快便潜入了那片地下湖泊中,因数十年前的填海浮岛,此刻这里已无空河悬天的震撼场景。

    乔远没有停留,直接冲出水面,向着那裂开的竹岛飞去,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此地竟没有一点变化。

    竹岛之下,正是一座传送阵,乔远落在其上,正欲灌注灵力入内,打开传送阵。

    可突然间,他目光一凝,停下手中动作,神色骤然起了变化。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残留的阵法波动?”

    要知道有阵法波动残留,便说明这传送阵不久前被启用过,而以草灵谷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可能有人能够进来。

    这一发现,让乔远心中警惕心大起,不管怎么说,有残留的阵法波动,便说明了此地另有他人,而且这人很有可能便在灵藏之中。

    “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躲在这里?”

    乔远冷哼一声,全身灵力急速运转起来,准备启动传送阵。

    到了他这等修为,别说是在草灵谷,就算是在外界,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