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六十四章声东击西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女生文学 )        听到天空上传下的话语,不少紫袍人顿时松了一口大气,他们无惧浴血厮杀,但却受不了这种等待的煎熬。

    一名名金丹期修士如早已编排好了队伍,分别以五人一小队,十人一大队集合在一起,而那些元婴期紫袍人则分散开来,有的领导小队,有的指挥大队,有的则单独行动。

    看得出来,这群人训练有素,军法有章,绝不是普通的势力,而且他们为了这次围杀,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

    更让人心惊的是,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遍布半个楚山密林,若细细清算一下,金丹期修士竟有不下百人,元婴期修士也有二三十人。

    这等阵容,一般稍弱一些的宗门也不过如此,更为可怕的是,那身着金、青、蓝、红、黑各色长袍的五名修士,每一个都有不下于元婴后期的修为。

    而他们尽皆受命于那神秘的尊上,可以想象,她该有何等恐怖?

    云巅之上,五名修士长身而立,其中那名身着金袍的修士上前一步,恭敬开口,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

    “尊上,一切都已布置妥当……”

    “你还有何事?”

    白云之中缓缓飘出一阵清冷悦耳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尊上,咱们之前拖延了那么久,四大宗门为何还没有派人前来?”

    金袍修士恭敬询问,这不仅是他心中的疑惑,同样是其他所有人的疑惑,要知道四大宗门支援一到,他们绝对难以抵挡。

    “外面的事自有外面的人解决,你们该做的,便是拿下草灵谷。”

    一句话出,虽没有不耐之意,但却令五人齐齐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多问一句。

    他们都了解尊上的性子,知晓其性情冷淡,不喜多言,刚才多问那一句,恐怕已经让尊上有些不喜了。

    不过,尊上给出的那句模糊的话语,却是如给五人吃了一记定心丸。

    外面的事自有外面的人解决,五人都不是愚笨之人,立刻便听出了其内的含义。

    “封阳门!”

    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心底顿时出现了这三个字,到如今,敢明目张胆与楚水四宗作对的,整个南泰也只有封阳门了。

    ……

    与此同时,楚水国与九封国交界处的一座灵矿山脉中,爆发了一场大战,九封国御兽宗突然袭击,占领了这座原本属于星河宗的灵矿。

    消息如长了翅膀,不过一个时辰便传到了星河宗,其宗门各大长老极为震怒,立刻便派出了大批修士,前去支援。

    另一边,封阳门同样派遣了大量的修士,将归属于日河宗的一座城池占领。

    此事也让日河宗极为恼怒,本来战争刚刚结束,两家仍有旧怨,怨气还未平息,又发生了这等事。

    几乎没过多久,日河宗便派出了数百名修士浩浩荡荡的向着那座城池而去,看他们的样子,似是要与封阳门拼个你死我活。

    不止是这两宗的地盘受到了侵袭,月河宗与月水宗的地盘同样被火风谷与岐黄宫的修士侵占。

    一时之间,九封国与楚水国的局势再次变得紧张起来,四大宗门全都进入了戒备状态,将注意力放在了国境边线,再没有人关注草灵谷的情况。

    毕竟再怎么说,楚山密林也在楚水国内部,算是自己的老家,现在有外敌入侵,四大宗门自然是先抵御外敌,而且他们万万想不到,这其实是封阳门的声东击西之计。

    不过他们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那便是乔远偷偷送出去的那只赤焰崖鼠。

    此刻在月河宗内,南松子阴沉着脸色,紧紧捏着手中的一枚传讯符。

    他刚刚才发布了命令,让凌如渊带领了上百位长老弟子前往漠河平原,驱逐侵占那里火风谷修士。

    可人前脚刚走,乔远的消息便传了过来,如今宗门内部空虚,除了二月峰峰主卓琴心,大部分元婴中后期修士都派了出去。

    若是再派一队修士前往草灵谷支援,到时候一旦有外敌入侵宗门,那情势就严重了。

    “好一招声东击西,封阳门的几个老怪到底想做什么,区区一个草灵谷,值得他们如此大动干戈?”

    南松子紧皱着眉头,对于此事极为不解。

    那草灵谷内灵药众多,的确是一块宝地,但经过这么多年的采摘,珍稀灵药所剩不多。

    更何况这一次空间崩溃,其内恐怕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能开采的资源就更少了,完全不值得封阳门出手。

    要知道,到了他们这等修为,修真界已经很少有能让他们动心的东西了,南松子想不通,但此刻不是思索此事的时候。

    沉吟了片刻,他向着一月峰、三月峰以及五月峰各传出了一道神念。

    不多时,连景山便疾驰来到了近前,一月峰与三月峰同样来了一位元婴初期的长老。

    三人神色极为恭敬,眼中却带着一丝不解,暗想刚刚凌如渊才带着一队修士出去了,莫非太上长老还要发布新的指令。

    南松子没有开口,而是将乔远送回来的那枚传讯符抛给了连景山。

    他接过之后,微微一愣,随即便查看了起来,这一看,其神色却是蓦然大变,眼中露出压制不住的惊怒之色。

    待三人都看过传讯符的内容,南松子才沉着脸色,郑重开口。

    “如今宗门内部空虚,不能再派人支援草灵谷,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分别去往其他三宗,将此消息告知他们,本座会先行赶往草灵谷,希望……能暂稳局势。”

    听到南松子要亲自前去支援,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可那“暂稳局势”四个字,却是表明了其信心不足,这让连景山三人的神色瞬间更加沉重。

    能让太上长老都没有信心的事,他们无法想象,更难以理解。

    不过此刻执行命令最重要,三人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立刻化作长虹,向着宗门外疾驰而去。

    随后南松子又将事情向卓琴心简略交代了一番,叮嘱她好生照看宗门,便立刻消失在了原地,一瞬出现在了百里之外。

    “唉,朴月师兄游历在外,公良师兄又不知去向,否则我月河宗又何至于被人欺负到头上。”

    在消失的一瞬,一声充满了愤慨的叹息悠悠响起,回荡天地,但却无一人能够听见。

    月河宗西南方向三千多里外,有一座闻名八方的山峰,名为求仙山。

    此山之高,直插天际,云雾缭绕山腰,朦朦胧胧间似能看到山上有仙女与仙鹤共舞。

    因而四周附近的凡人都认为这座山上有仙人存在,每逢过节之时,必要拿着贡品香火,前往此山求仙保平安,所以此山得名求仙山。

    另外,此山太过陡峭,除了仙人,普通人根本无法上去,就连那些低阶修士,也无法飞上顶端。

    此时此刻,这求仙山的山顶之处,居然站着一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身着朴素至极的青衣长衫,手持一把水墨折扇,摇晃间自有一股文人墨客的书香气。

    他身上并无一丝灵力波动,看起来就似一名普普通通的吟游诗人,不过若是普通人,他又怎么可能站在求仙山的山顶。

    要知道这里的罡风极为猛烈,即便是金丹期修士,也无法坚持太久,可看他神态自若,气息平稳,竟似丝毫不受影响。

    “乘风上青云,山高我自知,远来客留步,请君晚去迟。”

    就在此时,那中年男子始终平静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折扇一挥,张口便作出了一首五言诗。

    随后在他那深邃的目光下,其身前百丈外,突然显现出了一名身着淡蓝色衣衫的男子,正是南松子。

    “哼,原来是诗仙墨阳子,想不到以你这洒脱的性子,居然也会掺和进这件事。”

    南松子见到那中年男子,眼中没有露出丝毫意外,可神色却是渐渐冷了下来,一股气势骤然在四周凝聚,让那呼啸的罡风竟都似害怕一般,避开了这处区域。

    墨阳子似是没听出他话语中的讥讽之意,脸上露出谦和的笑意,淡淡开口。

    “南松子道友过奖了,在下在诗词一道上只是略有小成,实在当不得‘诗仙’二字。”

    “少废话,你现在让开,我月河宗还可以和你封阳门言和,否则此间事过,就算雷仙宗使者再次降临,我月河宗也必将和封阳门拼个你死我活。”

    南松子心中极为恼怒,这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明显就是来阻拦自己的,这就更说明了楚山密林的情势有多么危急。

    他立刻放出狠话,希望这人能有大局意识,主动退出。

    可惜这也只是一个希望,封阳门既然敢做此事,那就已然做好了承受四宗怒火的准备,怎么可能会在此刻放弃。

    “南松子道友何必如此生气,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即将崩溃的草灵谷,你们楚水四宗将这秘境掌控了这么多年,也该轮到我们了吧?”

    墨阳子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说话不疾不徐,就似与多年的好友闲谈聊天。

    “你我修为相当,若真要打起来,短时间内定难分出胜负,不如这样,在下这里有美酒一壶,咱们一边饮酒一边论道,一日之后,不论情况如何,在下一定放道友过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