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七十章血性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速度极快,远远看去,就似一股极为浩荡的龙卷风,直冲云霄。

    在那龙卷风内,无数兵马环绕,为其开辟大道,清除一切障碍,数不尽的雨滴还未临近,便齐齐爆开,化作一股狂暴的灵力,不停地挤压风旋。

    肉眼看去,尚还看不出什么,可此地修为最低的也是金丹期修士,自然能够感受到那风旋外围的恐怖之处。

    可以这么说,若是此刻有一座千丈大山出现在这里,也会瞬间被那股挤压之力摧毁成碎末沙土。

    这种力量,即便间隔了黑月战船的防护光幕,众人也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浑身凉意飕飕。

    曲枫在外,他的感受最为清晰,早在乔远踏风而起的瞬间,便额头泌出冷汗,立刻退到了万丈之外。

    在他看来,那一片地域好似变成了灵力的火山口,随时都有可能完全爆发,毁灭方圆万丈内的一切生灵。

    而如今,那个如同风之将领的白衣青年,正在这火山口的中心处,拨弄风云。

    “他……他竟强到如此地步……”

    曲枫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若非亲眼所见,他绝难相信一个甲子前,还是炼气修士的乔远,已经超越了自己。

    不只是他有这种感觉,段天固、燕尘子、红裳童子、陆虹、陆南、朱柔、俊云等等,他们现在才算是看到了乔远的真实战力,心中大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众人还沉浸在震惊与骇然中时,乔远携带着千军万马已然冲入了乌云之内。

    别看风灭之术声势浩大,可在冲入乌云的刹那,却如泥牛入海,竟没有掀起半点涟漪,似是那云吞灭了风。

    这一幕顿时让月河宗众人清醒了过来,如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之像,此刻看到的才是现实。

    “乔大哥!”

    展瑶刚刚还有些惊喜,可一见那乌云不起半点涟漪,而乔远的气息也似完全消失,其心中咯噔一声,如一柄重锤击在心口,让她呼吸一窒,立刻便要冲出去。

    苏真眉头微微皱起,连忙上前将她拦住,平静开口。

    “展师妹,你莫要冲动,小师弟既然敢冲进去,自然就有把握出来,咱们看着便是。”

    这番话如一颗定心丸,不仅让展瑶难受的心绪得到了缓和,也让其他人多了一丝希望。

    但也仅仅只是一丝希望,多数人从心底里还是认为乔远出不来。

    毕竟元婴中期与元婴大圆满的差距实在太大,这是现实问题,不能说乐观看待,就真的会发生奇迹。

    包括段天固三人,都在心底默默一叹,眼中的忧虑无法掩饰。

    云水君心中冷笑,从始至终他都认为乔远的举动只是找死而已,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最后还不是一死。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神都已经被那片乌云吸引了过去,想要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就连远处严阵以待的数十名紫袍人,也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片乌云,只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认为,乔远能冲破云水君的神通。

    看着那不过方圆三十丈大小的乌云,静静的悬浮在空中,似是没有攻击对象,雨势也小了许多。

    这样看来,一切都正常至极,仿若根本没有乔远这个人出现。

    直至过了一炷香的工夫,那乌云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众人心中的一丝希望也渐渐趋于破灭。

    展瑶脸色一片煞白,神情有些恍惚,到了这时候,她再也不会相信苏真的安慰之语。

    “峰主,请你打开阵法,我要出去。”

    她两步走到段天固身旁,语气坚决的说道,言语中似有一股你不打开,我就算强闯也要出去的态度。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显然认为展瑶这是任性之举,不顾大局。

    要知道黑月战船的防护光幕一旦打开,他们的最后一处安身之所也都没有了,到时候可就不是乔远一条命的事了,而是他们会不会全军覆没的事情。

    而这一次,苏真没有再上前劝阻,反而语气同样坚决的说道。

    “师尊,就让弟子去看看小师弟如何了。”

    苏真在众人心中的威望极高,他的言语自然不会被当做是不顾大局的任性之举。

    只是燕尘子与红裳童子都认为,即便他们两人出去了,也不过是白白送去性命,又何苦如此。

    他们无法理解苏真与乔远的师兄弟情谊,更无法明白,展瑶对乔远的感情有多么深厚,用如兄如父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段天固并未立刻开口,而是紧盯着那片乌云,神色阴晴不定。

    数息之后,他似有了决定,眼中闪过一丝果决,大袖一挥,向前迈出一步。

    “你们都不用去,他是老夫的弟子,自当由老夫救他出来。”

    说完这话,也不等苏真与展瑶开口,更不看众人各异的神色,他便直接手持令牌,穿过了防护光幕。

    “老顽固,你……”

    燕尘子虽与段天固斗了几百年,但此刻也免不了为他担心,只是他话语还未说完,便见段天固已然出了战船。

    暴雨倾盆而至,每一滴雨水都足以击杀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即便段天固身为元婴后期修士,也难以长久支撑。

    不过此刻他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之意,周身立刻出现数道防御禁制,将那些雨水完全隔绝开来。

    段天固速度极快,想要直奔远处那片乌云而去,可云水君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灭杀他的好机会。

    之前乔远出现,他是不屑出手,而段天固则完全值得他动手。

    二话不说,云水君双指成剑,居高临下向着他一指而去。

    这一指落,乌云下的雨水似受到了牵引,顿时凝聚成一支足有十多丈长水箭,呼啸而去,只取段天固后心。

    想想一滴雨水就可灭杀一位金丹初期修士,而这支水箭足足蕴含了数十万水滴的灵力,若是被击中,元婴后期修士也难逃一死。

    段天固双目瞳孔微微一缩,立刻拿出法宝抵御了起来。

    这两人交战之时,乌云之内却又是另一番场景,乔远凌空立于其内,周身依旧有风旋呼啸,与四周磅礴而狂暴的灵力进行对抗。

    他神色如常,并无一点不适,这种程度的灵力对抗,对于能够承受仙灵气的肉身来说,简直如挠痒痒一般。

    而乔远之所以没有立刻冲出乌云,只是没有找到此术的破绽,即便他强行冲出,也无法解开黑月战船之危。

    外面云水君与段天固打的极为激烈,可却没有半点动静传入乌云之内。

    渐渐地,段天固便落入了下风,根本无法靠近那片乌云,毕竟两人修为还是有些差距。

    而另一边,黑月战船上,苏真也在强烈要求下,让燕尘子将防护光幕打开了一丝缺口,可在他飞出之时,展瑶也身形一晃,迅速跟了出去。

    看着两人不顾生死也要营救乔远的决心,燕尘子、红裳童子也有些触动,对视一眼,皆有了决定。

    若是到了此刻,他们还躲在战船之上,那不仅又失峰主身份,更是让宗门修士寒了心。

    两人分别将掌控战船的令牌交给了陆虹与田武,便直接飞出战船,加入了战局,与段天固一同对抗起了云水君。

    “哼,既然你们找死,那就休怪本君。”

    云水君冷哼一声,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他们的目的不是将这群人赶尽杀绝,而是为金袍修士争取进入草灵谷的机会。

    刚刚他们都老老实实待在战船中,才是他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不用费多大力气,便可以达到目的。

    而现在,势态显然有些失控,这不仅会多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还有可能增加他们这一方的损伤。

    不过既然他们都出来,云水君也不可能避战,此刻传出指令,顿时那些严阵以待的紫袍人便迅速冲了上来,欲要拦住苏真与展瑶。

    看见这一幕,黑月战船上的众人极为恼怒,当下田武便大骂起来,不管不顾,直接手持令牌,打开一道缺口,冲了出去。

    “奶奶的,这群王八蛋欺人太甚,躲在里面太憋屈了,老子要出去杀两个解解气。”

    这番话语虽然难听,但却道出了不少人心中的憋怒,一下子就有数人站了出来,欲要出去杀敌。

    “师尊,弟子也要出去,就算战死,也好过现在这般。”

    眼见不少人站了出来,陆南也压制不住心中的一股热血,好歹他与乔远也算是老朋友,于情于理,都不该躲在船上观望。

    可他话语刚说完,陆虹便凤眸一瞪,直接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娇喝道。

    “就你这修为,出去连雨滴都抵挡不住,还不是白白送死。”

    陆南平日里最怕的就是陆虹,可现在竟面色一红,忍不住开口反驳了起来。

    “可是……”

    “可是什么,平日里不好好修炼,到了这种时候逞英雄,有什么用?”

    陆虹立刻强行打断了他的话语,又狠狠瞪他一眼,随即将令牌拿出,交给了俊云,细心叮嘱了一番,陆虹这才与朱柔等几名元婴期修士一同飞出了战船。

    于是双方便在这大雨中,再次混战了起来,这雨对月河宗众人极为不利,但对紫袍人却有疗伤与恢复灵力的功效。

    不多时,月河宗一方便落入了劣势,不时有人受伤,就连段天固也因挂念乔远,一时分心,被云水君重创。

    可即便这样,也没有一人退后,反而还激发了所有人的血性,一个个打斗起来,似不要命般。

    “乔大哥!”

    一声满带担忧与牵挂的呼喊在此地骤然响起,展瑶没有去看身后紧追而来的两名紫袍人,而是直奔那乌云飞去。

    不知是乔远听到了那声呼喊,还是找到了唤雨术的破绽,就在此刻,那始终平静的乌云终于有了动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