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七十二章僵持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女生文学 )        数千里外的云巅之上,正有一道丈许宽的月白色光幕挂在那里,光幕内画面流转,人影变幻,最终定格在一个手持银枪的白衣青年身上。

    那画面赫然便是乔远破开唤雨术,在云水君手中强杀紫袍人的一幕幕。

    白云之中,那神秘的尊上在看到银枪时,微微有些诧异。

    她一眼就看出那一件具有器灵的上古神兵,可惜器灵并不完全,无法勾起她的兴趣。

    可当她看到乔远拿出的流月扇时,其被遮掩的双目陡然爆出一丝精芒,隐约可见目内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这种变化在她身上几乎不可见,立刻便引起了另一名女子的关注。     “师尊,您……怎么了?”

    “呵……,为师本以为整个月河宗,只有那苏真能堪堪入目,却没想这养花的小辈倒是更有本事。”

    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那神秘的尊上竟轻笑起来,言语中还带着一些赞赏。

    另一名女子彻底愣了,她跟随自家师尊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笑,虽然笑得如昙花一现,但这也是破天荒,头一次。

    不过,那画面中白衣青年,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惊人,连她都被完全震住了。

    光幕内的画面依旧在缓缓变化,白衣青年抬手一招,那刺入地底不知多少丈的银枪蓦然飞回手中。

    随后他双指成剑,向着远处一点,顿时那两条失去了目标的火蛟,调转方向,直奔百里外的一朵白云而去。

    做完这些,他没有再看其他地方,而是回过身来,向着远处一名俏生生的少女飞去。

    “小瑶,你没事吧。”

    乔远落在展瑶身前,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伸手替她拂了拂凌乱的发丝,顺便送出一股温和的灵力,让其苍白的脸色略微恢复了一丝红润。

    展瑶嘿嘿一笑,摇了摇头,眉眼弯成月牙,露出一排明亮的皓齿,当真是极为好看。

    “乔大哥没事就好。”

    “嗯?你的珠花呢?”

    乔远心细,立刻便发现她发髻上的那支七彩珠花不见了踪影,连忙问道。

    展瑶轻咬下唇,眼中流露出一丝可惜,将之前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你先回船上等着,待会儿乔大哥帮你把珠花找回来。”

    乔远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这番温柔体贴的举动让她心中无比开心与温暖。

    说完他便拉着展瑶的小手,亲自将她送上了黑月战船。

    月河宗众人看到乔远临近,这才从刚刚的惊骇中回过神来,看向他的目光皆有了不同。

    而乔远只是向他们点了点头,便再次化成一道风旋,直奔黑月战船上的乌云飞去。

    云水君虽暂时被两条火蛟逼退,但这唤雨神通却并未消散,还需要他去解决。

    百里之外,云水君阴沉着脸色,看着那两条迅速临近的火蛟,眼中杀机更浓。

    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际,他仅仅救下了一名紫袍人,且自己还差别被银枪的锋芒所伤,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接受的耻辱。

    “白云飞,本君听说你与那小子仇怨不小,他如此想杀你,莫非是认出你了?”

    云水君突然转头看向身后那名被救下来的紫袍人,目中闪过一丝寒光,他似是想起了一些多年前的往事。

    那紫袍人心中惶恐,连忙躬身,猛地摇了摇头。

    “不……不可能,有这暗影紫袍,他绝对不可能认出属下,还请云水君明察。”

    “你应该清楚身份暴露的后果,哼!”

    云水君瞥了他一眼,大袖一挥,便开始施展神通法术,抵挡即将到来的两条火蛟。

    小半炷香后,凭借他深厚的修为,终于化解了两条火蛟,这一过程并不轻松,因而让他对乔远忌惮更多,也对那流月扇起了浓浓的兴趣。

    “那扇子看起来破破烂烂,却没想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想来来历必定不简单,哼!那小子福缘倒是深厚,不过遇到本君,却是他好运到头了。”

    云水君翻手取出一枚丹药吞下,体内灵力瞬间恢复了大半,他抬头看向远方,隐藏在斗篷下的双目内,有杀机与贪婪一闪而过。

    没有迟疑,他立刻动身,带领那些暂退的紫袍人,再次向着月河宗众人杀去。

    刚好在此时,乔远也冲破了乌云,破解唤雨术,解了黑月战船之困。

    “大家再坚守一段时间,我与师兄在进来之前,便向宗门发出了一道传讯符,想来此刻宗门的支援已经在路上了。”

    乔远回到船上,面色显得极为苍白,可他却强忍住体内的虚弱,为诸位同门打起了气。

    如今这种局面,他们想反败为胜基本不可能,唯一的希望,便是坚持到宗门的支援赶到。

    而这种时候,一定要有人站出来,撑住整个局面,如一个人的脊梁,手脚可以断,但脊梁一定不能折,否则这人离死也就不远了。

    话刚说完,外面却是传来一阵风驰电掣之音,只见数十道长虹齐头并进而来,云水君一马当先,威势滔天。

    乔远自然知道仅凭流月扇,绝不可能灭杀一名元婴大圆满修士,但却可以耗费他一些灵力。

    可如今看去,云水君威压不弱先前,明显是灵力充沛状态。

    段天固、燕尘子以及红裳童子对视一眼,不假思索,立刻将黑月战船的所有防护全部打开。

    如今他们这些人,不是伤势在身,就是灵力不足,若再出去拼死一战,那就真的要全军覆没了。

    战船轰轰启动,如一只漂浮在空中的庞然巨兽,向着楚山密林更深处退去。

    可云水君速度更快,不过片刻工夫,便迅速追了上来,抬手便是神通法术,向着防护光幕轰轰砸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抓紧时间恢复。”

    段天固见所有人都眼露担忧的看向头顶,不由大袖一挥,厉声喝道。

    听到这话,众人才如梦初醒,知晓这是三位峰主为他们争取的时间,便纷纷盘膝坐了下来。

    乔远早就吞下了恢复灵力的丹药,并双手各握一块极品灵石,正在疯狂的补充灵力。

    自从凝结出完美元婴后,他还是第一次因战斗而灵力接近枯竭,要知道他灵力的量,即便是一般的元婴后期修士也比不上。

    不过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他施展的每一种神通,每一件法宝,都需要耗费常人难以想象的灵力。

    特别是流月扇,一扇出去,丹田内的灵力便会被瞬间抽去三成,想要更强,花费的代价自然就更大。

    “师尊,你伤势不轻,还是让弟子来吧。”

    苏真知道段天固之前被云水君所重创,虽吞服了疗伤丹药,但却根本没有时间催化药力。

    此刻他为了操控黑月战船,强行压下了伤势,长时间拖下去,恐怕会留下不小的隐患。

    “你的损耗也不小,还是先恢复灵力,为师这把老骨头,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段天固转头看向苏真,又瞥了一眼乔远,脸上充满了欣慰与骄傲。

    他只觉自己这一生能有这两个弟子,此刻就是死在此地,也算是值了。

    苏真自然不会答应,又劝了几句,便将段天固换了下来。

    轰隆隆的声音一直在众人头顶炸响,只见各色光芒不停绽放在光幕上,震的整个大船摇摇晃晃,可却始终没有被破开的迹象。

    “所有人一起出手攻击,本君就不信轰不开此船。”

    云水君神色阴沉如水,大袖一挥,竟直接指挥所有紫袍人展开攻击。

    这群人中金丹期修士居多,元婴期修士也有七八位,再加上他自己,这股力量堪称可怕,即便是防御力最强的四级阵法,也无法抵御太久。

    不过黑月战船不仅阵法防护极为坚固,它本身便是一件防御法宝,建造所用的材料更是罕见至极的天外陨金,一时半会儿,云水君等人还真拿它没什么办法。

    日头西落,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一天已过去了一半。

    此时此刻,除了月河宗这里还有剧烈的轰鸣之声传出,其他三宗所在之地,已经归于了平静。

    当然不是他们打退了那些紫袍人,而是双方陷入了僵持不动的局面,似三宗之人也知晓,这些人的目的在于草灵谷,只要他们主动避让,敌人也不会赶尽杀绝。

    三方静而唯有一方动,再加上入了夜,此地更为寂静,云水君等人的攻击便显得极为引人注目。

    “到底发生了何事?到了这个时候,他怎么还在攻击?”

    负责牵制日河宗众人的乃是那名青袍修士,此刻他脚踩一把木剑,悬于千丈高空之上,目光遥遥投向远方,依稀能看见天边时不时有法术之光闪烁。

    沉吟了片刻,他抬手指向一名金丹期紫袍人,肃声开口。

    “你过去看看,若是有紧急情况,立即来报。”

    另一边,负责牵制星河宗、月水宗的红袍修士与黑袍修士,也都各自采取了不同的措施。

    按他们的计划,此刻双方呈僵持不动的局面才是最好,可将损失控制到最低。

    “师尊,这云水君不按计划行事,是不是有些不妥?”

    数千里外的云巅之上,光幕依旧存在,正显现着云水君持续轰击黑月战船的画面。

    “他既然想浪费力气,便随他去,这黑月战船是月河宗传承了数千年的重宝,岂是那么简单便能够轰开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