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七十三章满月之战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女生文学 )        皓月当空,莹白的月光没有任何遮挡,倾洒在这片大地之上,照亮那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沟壑,看起来好似一只只庞然凶兽张开的血盆大口。

    乔远缓缓睁开双目,抬头看向天上,眼瞳深邃犹如头顶的星空,漆黑的眸子,倒映出一轮皎洁的明月,今夜竟是满月之夜。

    “满月,如此我倒未尝不可与他一战。”

    乔远眼中陡然闪过一丝精光,隐约还有战意浮现。

    他的主修功法乃是清月心经,此功法主要作用是为修炼月神决打下坚实的基础,在战斗上并无太大优势。

    但他修炼到元婴中期,清月心经已然接近圆满,体内的月力极为充盈,加上满月之夜的天时之利,施展月力秘术,威力将更上一层楼。

    另外,乔远还有琉银破云枪、流月扇等等宝物,真的打起来,他倒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乔远想通过云水君,来检验一下自己如今的最强战力。

    若是连一个元婴大圆满修士都无法打败,说明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前往隐仙宗。

    有了决定,乔远向来不拖泥带水,此刻他体内灵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向着仍在疗伤的段天固走去。

    刚走到面前,他便缓缓睁开了双眼,那不变的严肃面容,不自觉的便露出了一点笑意。

    “师尊,您的伤势如何了?”

    乔远没有直说,而是眼露关怀的询问起了他的伤势。

    直至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这才将自己想要出去与云水君一战的想法说了出来。

    “什么?此事万万不可!”

    虽然白天乔远的气势的确惊人,也让云水君吃了一个大亏,但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却是太过巨大。

    不论他有什么手段,有何法宝,段天固也不认为乔远真的能胜过一位元婴大圆满修士。

    事实也的确如此,白天乔远拿出了两张底牌,耗费了全身九成的灵力,也才仅仅将云水君逼退,根本没有伤及其丝毫。

    若是没有黑月战船,云水君卷土重来,恐怕他就真的要交代于此了。

    “师尊不必担忧,弟子自有分寸,一旦情况不对,便会迅速撤回。”

    乔远眼中露出坚决与战意,似是不与云水君一战,便是人生一件憾事。

    看着他目中的光芒,段天固身心一震,猛然发现自己的弟子已经远远超越了自己。

    这不是修为与实力的超越,而是那种心气儿。

    犹记得当年他年轻之时,也曾拥有这种心气儿,即便明知差距巨大,但却毫无畏惧之意,敢于天公试比高。

    沉默片刻,他点了点头,不再劝说,反而还伸手拍了拍乔远的肩头,目露鼓励之色。

    得到段天固首肯,其他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展瑶对他颇为担心,让乔远好言劝慰了一番,她才勉强松手。

    “老顽固,你确定要打开防护光幕?”

    燕尘子听到乔远的要求,目中闪过一丝惊异,直接转头看向段天固,极为认真的问道。

    两人在宗门内随便怎么斗都可以,但在宗门外,却是一致对外,以大局为重。

    在他看来,乔远的行为有些欠考虑了,他虽实力强劲,但却没必要主动迎战,待日后修为更进一步,再找这云水君讨回来,如此岂不更加稳妥。

    最重要的是,燕尘子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

    段天固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是燕尘子沉稳的作风,但如此,那股心气儿……便没有了。

    轻叹一声,燕尘子也不再多说,与红裳童子、苏真一起操控令牌,将防护光幕打开了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人影快如风,几乎是缝隙出现的刹那,乔远便一闪而逝,消失在了战船之内。

    而外面,那些紫袍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有云水君双目精光大闪,盯着一道快到近乎看不见的人影,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笑意别人看不见,但若有人能看见,定会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冰寒。

    在这里攻击了这么久,那黑月战船一点也没有破开的迹象,此事早就让他有些烦闷了。

    再加上青袍修士等人的责问,也让他渐渐有了放弃的想法,但云水君万万没想到,乔远竟会自己主动出来。

    不管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哪怕是调虎离山之计,他也要擒杀乔远,一泄心头之恨,顺便取走琉银破云枪与流月扇。

    “你们先后撤,盯住此船。”

    云水君丢下这一句话,整个人便似化作一片云朵,速度极快,直追乔远而去。

    剩下的紫袍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却很明白,没了云水君坐镇,若月河宗众人反扑,他们这些人恐难以挡住,便不再攻击防护光幕,立刻向后退去。

    另一边,乔远背后十六个风之气旋全开,速度竟只比云水君慢上少许,远比元婴后期修士要快上数倍。

    两人一追一逃,顿时便在这片寂静的密林中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四大宗门的诸位元婴期修士,以及那些紫袍人统统感应到了强大的灵力波动,立刻将神识探了过去。

    “那是谁?好快!”

    “我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根本看不清人影,但那人的修为……好像只是元婴中期。”

    “元婴中期?这……这怎么可能?这速度至少是元婴后期修士,而且还是元婴后期修士中的强者。”

    一时之间,这寂静的密林中便掀起了哗然议论之声,不论是四大宗门之人,还是那些紫袍修士,都以神识查看了起来。

    可两人的速度已然到了极致,元婴中期以下的修士只能感应到有人飞过,连影子都看不清,唯有不多的几人才能看清那疾行的两人,正是乔远与云水君。

    “他是……老顽固的那名弟子。”

    “此子到底想做什么?莫非是想要调虎离山,可以他的修为,这一去恐怕就难以回来了。”

    “不像是调虎离山,要知道四宗之中,就数他们月河宗的黑月战船防御力最强,应该最不用担心才是。”

    星河宗所在之地,那块巨大无比的罗盘之上,当先站着两男一女,这三人皆是元婴后期修士,只细细看了几眼,便认出了乔远的身份。

    三人一番猜测,却是有些看不明白月河宗此举何意,不止他们,日河宗、月水宗都有些看不明白。

    甚至就连那青袍修士、红袍修士以及黑袍修士,也都齐齐皱起了眉头,觉得云水君闹得有些大了,可能会生出变故。

    “师尊,此人莫非是疯了,这时候还敢主动出来。”

    数千里外的云巅之上,光幕内清清楚楚的显现出了乔远冲出黑月战船的一幕幕,他们在这里看的最为清晰,因而也知道乔远是主动出击。

    那位神秘的尊上,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满月,美目中似有光华流转,没有开口,而是带着期待,再次看向光幕。

    一路疾驰,乔远并非漫无目的,而是带着云水君,直奔楚山密林最深处。

    他知道这群人的背后还有一名化魂期修士,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位化魂期修士不亲自出手,但距离远一点,无异于更安全一些。

    “小子,你既然敢主动出来,就应该明白,你逃不掉的。”

    一路狂奔了近千里,乔远的速度着实让云水君吃了一惊,他渐渐生出不耐,忍不住开口冷喝道。

    突然,乔远猛地一个急速回转,似是应了他的话,明白逃不掉,便要做临死的反扑。

    只是其速度却是不减半分,那股气势哪里像是临死反扑,而是主动出击,先发制人,浑身充斥着一股挑衅的战意。

    这一幕顿时让云水君微楞,有些意外,但他身经百战,岂会害怕一个元婴中期修士的主动进攻。

    “找死!”

    他冷笑一声,速度不减反增,双手迅速掐出上万道印决,瞬间便在脚下形成一条奔腾咆哮的浩荡江河。

    此江足有百丈之宽,万丈之长,横行天际如同一条远古巨龙,气势磅礴,实在震撼人心。

    云水君踏着浪头,身姿挺拔,一出手便是这等惊人的大神通之术,足以让任何对手立刻生出怯战之心。

    可乔远眼中却似根本没有那江河,目中银光忽闪,在回转的瞬间,月白色雾气出现,为他披上了一身英武不凡的铠甲。

    满月之下,月光倾撒在铠甲之上,道道奇异的符文升腾,荧光流转间,让乔远整个人气质大变,宛若月下战仙,不可直视。

    云水君双目微微一凝,立刻便看出那铠甲乃是月力所凝,且有些不凡。

    但这种时刻,不论乔远使出什么手段,他也不可能退缩。

    脚下一踏,顿时那条奔腾咆哮的江河便卷起了一道足有三百丈高的浪潮,远远看去,就似那远古巨龙抬起了庞大的龙头,欲要张口吞下乔远。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眨眼间便不足万丈。

    万丈距离,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一个呼吸间的事情。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众人都以为乔远要硬憾那江河时,他的双目内却是陡然爆发出了刺目的月白色光芒。

    这两道光芒呈发散性,激射而出,顿时便将此地方圆数百里映照的犹如白昼,远远看去,宛如地下多出了两轮明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