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七十四章震撼群修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女生文学 )        乔远眼中的月白色光芒出现的极为突然,且两人距离又近,云水君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便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

    但对修士来说,肉眼并非那么重要,只要神识能够动用便可。

    只是让他大惊失色的是,神识在那月白色光芒下,竟也失去了探查的作用。

    “不好!”

    云水君身经百战,慌乱仅仅是片刻,他便迅速冷静下来,双手向下一抓,顿时那条奔腾咆哮的江河,一个翻转,如布匹一样,将他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

    如此好的机会,乔远怎会放过,万丈距离瞬间跨越,体内战神血脉之力刹那间便凝聚在了右拳之上。

    与此同时,他丹田内的小葫芦中溢出一丝神秘力量,随着战神血脉之力,一同汇聚到了右拳。

    白茫茫的一片中,一点金芒忽闪,只见乔远整个人似化作了一只庞大无比的手臂。

    粗糙的皮肤,暴起的青筋,一块块肌肉如铁山一般结实,仿若里面蕴含了一股开山裂地的爆炸性力量。

    “这是……战神的右臂!……不是说他只获得了一丝战神血脉,怎么……怎么可能显化出战神右臂?”

    黑月战船上,红裳童子瞪大了双目,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其他三月峰之人,如田武同样瞠目结舌,他们都并非战神后裔,但对战神的力量却是极为渴望与崇敬。

    因为那代表的是体修的巅峰,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在这些后辈人的眼中,那就如同神灵。

    “轰!”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所有人都见到那只模糊而庞大的手臂,轰然砸在了包裹起来的江河之上。

    轰隆隆的水声炸响开来,如山洪爆发,海啸翻涌,乔远这一拳仿若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直接破开了层层水流,落在了云水君身前的一件防御法宝之上。

    那是一个蓝色的大碗,防御力的确不俗,乔远一拳落在其上,顿时就如打在了海绵之上,力道竟被卸去了大半。

    可他根本也没想过一拳能占到多大便宜,他要的只是占据主动,与云水君近身作战,如此才可有机会压制对方。

    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乔远一拳打完之后,右手向后一拉,琉银破云枪蓦然出现,一阵高昂的枪鸣之声响起,他用尽全身力气,将那枪尖狠狠刺在了大碗之上。

    能被元婴大圆满的云水君拿出来使用,足以说明此碗的品阶不低,至少也是上品防御法宝。

    这种等级的法宝,再加上云水君的操控,恐怕就算同为元婴大圆满修士,也难以攻破。

    可惜,它碰到了琉银破云枪,此枪可是货真价实的伪仙宝,两者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咔嚓……”

    只听一声清脆之音响起,晶莹的碗底慢慢浮现出了四道裂痕,裂痕如蛛网般向着四方扩散,越来越多,最终随着乔远再次用力一刺,那大碗法宝轰然崩溃,化作碎片飞溅开来。

    这一幕说来话长,实则从月白色光芒出现,到一枪破开大碗,仅仅只过去了两息时间。

    短短两息,换了别人,可能才刚刚拿出法宝,但对他们来说,却是足以奠定此战的胜负。

    云水君神色蓦然大变,漆黑的眼瞳中唯有那一点银芒迅疾放大。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根本来不及做出过多的反应,只能勉强扯动身子,向着右边微微偏移了一寸。

    一声闷哼传出,锋利的枪尖直直的刺入了他的胸口,带着云水君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去,瞬间便冲破了水浪,完全暴露在了皎洁的满月之下。

    远远看去,只见一白衣青年手持银枪,刺在一名蓝袍修士的胸口,一人前进,一人后退,枪尖已穿过蓝袍修士后背,似要将他整个人彻底撕裂。

    这一幕本无惊奇之处,可联想到两人的修为差距,顿时所有看到此情此景的人,皆是双目圆睁,心中掀起无法想象的滔天巨浪。

    特别是那些紫袍人,一个个脑中似有无数道春雷炸响,让他们神情恍惚,似不敢相信这一幕的真实性,甚至都有人下意识的擦了擦眼,觉得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元婴大圆满修士与元婴中期修士对战,不但没有取得绝对的优势,反而在交手的瞬间,便被刺中胸口,看那一枪的位置,绝对是直冲心脏而去。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说出去,整个南泰恐怕没一个人会相信。

    “此人姓甚名谁,竟如此厉害,月河宗何时出了这等人物?”

    “他好像是先前进入草灵谷,稳定空间的那人。”

    “他是老顽固的弟子?一个苏真便已如此逆天,如今又出现一个妖孽,这老顽固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

    星河宗所占地盘,巨大的罗盘之上,那三位元婴后期修士皆是一脸不可置信,好一会儿后,才压下心中的震撼,呼吸急促的议论了起来。

    不止他们在议论,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长老,只要以神识看到了这一幕,皆是思绪万千,各有评判。

    唯有那些金丹期修士,一脸茫然的看着其他人,不明白三位首座长老为何会突然神色大变,出现那种近乎数十年不可一见的震撼表情。

    日河宗、月水宗所在之地,同样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幕,元婴期修士议论纷纷,金丹期修士茫然不知。

    而在黑月战船上,却是突然爆发出了阵阵惊呼之声,他们距离战场最近,不但元婴期修士能够看见,金丹期修士同样能够以神识捕捉到刚才的画面。

    “他……竟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呵……”

    俊云愣愣的看着远方,突然苦涩一笑,只觉曾经的对手已经成了不可追赶的骄阳,这一生恐难以望其项背。

    有这种感觉的还有陆南,不过当初在草灵谷时,他便知晓自己与乔远存在差距,此刻心里的落差倒不是很大。

    江泉站在人群最后面,身子颤抖不止,眼中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惊恐与不甘。

    “哈哈……老顽固,你这人不怎么样,但收徒的眼光却是不凡,老夫佩服。”

    一阵畅快的笑声突然响起,燕尘子目中难得露出了羡慕的意味,让段天固心中极为爽快,更有一股自豪与得意。

    苏真背负双手,嘴角微微上扬,脸上并无太多震撼,有的只有欣慰与赞赏。

    陆虹、田武、朱柔、曹文山等等,他们神色不一,但此刻都在心中将乔远放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这个位置甚至超越了苏真,直逼四大峰主。

    就连红裳童子都在这一刻,不再将他当做晚辈看待,而是当做同级别的人。

    甚至他有感觉,乔远的成就绝不会止步于此,今日一战,足以名震南泰,往后他也必能走出南泰,扬名整个修真界。

    “乔大哥真厉害,乔大哥加油……”

    突然,战船上响起了一声声尖细的呼喊,只见展瑶独自站在船头桅杆上,双手放在嘴边,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两地相隔数百里,她的喊声自然传不过去,不过她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提醒底下那些人,那震撼群修的乔远是她展瑶的大哥。

    没错,她只是单纯的想显摆显摆,这种骄傲的感觉,甚至比她自己大出风头还要爽快千倍百倍。

    可就在此刻,变故突生,原本已经被乔远死死压制住的云水君,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竟骤然变成了无数水滴,消散一空。

    乔远眉头一皱,强悍的神识立刻横扫八方,竟再也感知不到一点云水君的气息。

    “又是这招。”

    段天固笑容一凝,同样散出神识,想要搜寻云水君的位置,之前他与燕尘子、红裳童子布下绝杀之局,就被云水君以这一招轻易化解。

    乔远目露警惕,细细探查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敌人所在,不由暗叹一声可惜。

    原本他是可以占据这一点优势,一鼓作气,完全击败云水君,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元婴大圆满修士的保命之术,想要获胜,绝非易事。

    沉吟了片刻,乔远突然闭上双目,凌空盘膝而坐,似是打算恢复体力。

    其他人皆露出疑惑不解之色,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尽快找到云水君,乘胜追击吗?

    可乔远居然打坐了起来,这不但给了敌人喘息的时间,而且极容易暴露自己的破绽。

    “该死的,这小子施展的到底是什么秘术,竟能屏蔽神识,而且他的肉身也强悍的可怕,不能与他近身作战。”

    距离乔远三百里外的一座山坡之顶,漂浮着一片洁白的云朵,在这云朵之内,云水君显现而出,其神色阴沉如水,右手紧紧捂住胸口的一个血洞。

    刚刚若非是他微微向右偏移了一寸,那一枪便可直接刺入心脏,到时他虽死不了,但这具肉身必将报废。

    没了肉身,只有一个元婴,这一战云水君便算是败得彻彻底底。

    好在他战斗经验丰富,在法宝崩溃的刹那,便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如今虽然受伤,但吞服了丹药,加上其强悍的修为压制,问题不算太大。

    深呼一口气,云水君强行压下了立刻出手的想法,盘膝坐下,开始吸收药力,恢复伤势。

    但就在此时,远处再起变化,只见乔远周身突然涌现出浓郁的月白色雾气,在月光的映照下,朦朦胧胧,透着一股神秘莫测之感。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