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七十五章升月天空术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是……”

    看到乔远出现那般变化,远处观望的紫袍人几乎全都神色一凝,刚刚才平息的心绪又渐渐起了波澜。

    没过多久,就见那月白色雾气缓缓散开一道缝隙,乔远依旧盘膝,宝相*,其眉心一轮明月散发着刺目的光芒。

    “这……这是尊上的术,他居然……会尊上的术?”

    明月一出,顿时就有不少紫袍人惊呼出声,他们之前就觉得熟悉,现在一看这景象,心中不由再次掀起了滔天巨浪。

    “升月天空术第一重,云开见月,此人怎么会尊上的术法?”

    日河宗所占地盘附近,那名青袍修士神色透着惊疑不定,低喃间,目光转而投向远方。

    不只是他疑惑不解,其他两位元婴大圆满修士同样心中震动,各有猜测。

    黑月战船上,燕尘子、红裳童子以及段天固看到乔远施展的术法后,身心齐齐一震,眼中爆出了从未有过的精芒。

    原本三人皆盘膝而坐,此刻一同站起身来,走到船头最前方,神色说不出的奇怪,有激动、有震惊、有不敢置信,更有一丝惊恐。

    即便乔远先前力挫云水君,他们都没有露出这样复杂的神情。

    其他人看见他们如此,皆有些疑惑不解,可唯有苏真快步上前,低声询问了起来。

    “师尊,小师弟可有何不妥?”

    乔远施展的秘术,他是见过的,威力虽然不凡,但也还算中规中矩,并非太过逆天,为何他们三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听到苏真的话语,三人才回过神来,各自深呼一口大气,对视一眼,便由段天固出言解释了起来。

    “小远施展的乃是一种月力秘术,这月力秘术在修真界虽极为少见,但也并不算出奇,可你们知道,月力秘术最先是从哪里流传而出,又是谁创造出来的?”

    说到这,他神色更加复杂,带着一丝感慨。

    苏真神色一动,聪明如他,怎么会不懂段天固的意思,心中顿时便有了一个猜测。

    “莫非这月力秘术出自咱们月河宗?”

    “没错,月力秘术最先只有月河宗才有,而且是月河宗开宗祖师月无痕老祖所创。”

    段天固点了点头,脸上显露出一丝莫名的苦涩。

    其他人听到这话,皆是神色微变,似是根本不知道还有这回事,而且如今宗门,似乎也没有什么月力秘术。

    曲枫上前一步,替众人问出了这个疑惑。

    “段师叔,既然这月力秘术最先只有咱们月河宗才有,可如今为何不见有人修炼?”

    “修炼月力秘术的条件有些苛刻,首先要有一部凝聚月力的基础功法,而那种基础功法,也只能在月夜修炼,所以修炼起来,速度奇慢无比。”

    段天固缓缓开口,看向远处乔远的目光有了不可思议,他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弟子的了解太少。

    “但就算再慢,这月力秘术的威力却是神秘莫测,远比一般以灵力催动的秘术要强上太多。”

    “数千年前,宗门内还有许多弟子倾向于修炼月力秘术,他们自成一派,与法修、体修区别较大,为此而单独有了一峰。”

    说到此处,船上众人齐齐神情一震,眼中有了惊色。

    一月峰乃是正统法修,擅长法术法宝,二月峰专注药道,三月峰以炼体为主,至于五月峰,则专研阵法禁制。

    段天固说修炼月力秘术的弟子自成一派,为此单独有了一峰。

    自古以来,所有人便知月河宗只有五峰,如此一想,事实清晰明了,那修炼月力秘术的一脉正是神秘莫测的四月峰。

    思及此,所有人的神色都沉了下来,在宗门内,四月峰乃是一个禁忌话题,不可提及,更不可议论。

    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就像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从他们第一天进入宗门时,便极为清楚。

    故而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与四月峰相关的话题,以至于多数人都对四月峰完全不了解,只知道它神秘,强大,充满了危险性。

    可今日,三位峰主竟主动提及了四月峰,而且看他们的神色极为奇怪,显然这背后隐藏了不少故事。

    “四月峰的事情,我们知晓的也不多,但有一点老夫可以肯定,此刻小远施展的秘术,正是四月峰最强秘法之一,升月天空术。”

    说完他双目精光再闪,脸上的神情更加复杂,说是激动与兴奋,可里面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惊恐与不安。

    两相矛盾,让他的神情极为奇怪,就连燕尘子与红裳童子也是如此。

    再说乔远,那一轮明月显现之后,雾气越散越开,慢慢的竟都融入了明月之中,使得那轮明月越来越大,开始缓缓向上飘去,似是要与天上的满月并肩。

    “升月天空术第二重,月升破云,此人……与尊上到底有何关系?”

    看到那一轮明月升空,青袍修士再次惊呼出声,语气中透着一股不敢置信。

    而乔远对这一切,浑然不知,他不知道此术名为升月天空术,也不知道此术真正的主人正在远处观望着他,更不知道此术竟出自月河宗四月峰。

    此时此刻,他施展月升破云,为的便是借助满月,让此术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明月越升越高,最终挂在乔远头顶千丈之处,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就像是天空中的两轮圆月并肩而立,遥相呼应,使得月光更加刺目。

    一瞬间,此地方圆数百里被照的犹如白昼,乔远在这一刻睁开双目,缓缓起身,沐浴在明亮的月光中,让他的身形模糊不清。

    没有一刻停留,乔远脚步一迈,速度飞快,直奔东南方向而去。

    在那里三百里外,有一座不高的山坡,山坡上方一片白云漂浮不动,看起来丝毫不出奇,可四周千里晴空无云,唯有那一片白云就显得颇为突兀。

    乔远的神识在那里并未发现云水君的气息,可他能肯定,那片白云是云水君唯一的藏身之地。

    飞快临近,当他距离那片白云不足三十里时,惊变突生。

    只见那白云中,蓦然窜出一条条足够手臂粗细的蓝色锁链,速度奇快无比,数量多如牛毛,转瞬便呈包围之势,将乔远团团围住。

    他目光一凝,立刻看出那些锁链,本质就是一团柔水,韧性十足,即便他以法术轰开,可那些锁链又能在瞬间恢复如初。

    乔远双手掐诀一指,顿时天空上的明月散发出了阵阵寒气,刺目的月光爆射而出,所过之处,无不立即冰封。

    那些数之不尽的锁链同样在月光之下,成为了一条条冰链,纵横交错于天空,形成了一副极为壮观瑰丽的奇景。

    “小子,你真以为占了一些便宜,便能打败本君,可笑!”

    白云散去,云水君一冲而出,看其样子,除了胸口还存在一些血迹,衣衫有所破损,竟没有任何受伤的表现。

    冷笑一声,他大袖挥动,顿时便有无数水滴弥漫开来,落在那冰链之上。

    咔咔之声响起,被冻结的冰链齐齐崩溃,重新化作一条条灵活的锁链,继续向着乔远包去。

    云水君自然看出了他施展的乃是升月天空术,心中虽震惊,但也有应对之法。

    此刻他的手中便握着一块火红的晶石,以其内炙热的阳力,驱散不断侵入体内的月寒之力。

    若非如此,云水君面对月升破云,虽不至于无法反抗,但也会受到限制,给乔远极大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体内灵力运转如常,基本不受影响,正面比拼神通法术,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乔远神色一变,目中露出惊疑之色,他完全没想到云水君在月升破云下,竟丝毫不受影响。

    要知道此时可是满月之夜,施展此术,远比白天或者平常时候要强悍数倍不止,就算他是元婴大圆满修士,也不可能仅靠修为硬抗,便做到这点。

    “看来我还是小看元婴大圆满修士了。”

    乔远轻叹一声,他并不知道云水君是因为了解升月天空术,所以才有抵抗之法。

    脑中念头回转,他张口一吐,黎兽盾出现在身前,同时双手掐诀,速度极快的布置出了水极禁与木极禁,将全身牢牢包裹起来。

    那轮悬在头顶的明月持续散发着凛冽的寒意,将此地方圆百里化作一片冰川之地。

    无数锁链迅速靠近,可却一次次被冰封,但又一次次被云水君解开,最终将乔远完全困在一个锁链之球中。

    看到这一幕,月河宗众人皆露出了担忧之色,但云水君却是皱起了眉头。

    他能看出乔远并无躲避之意,而且还在被困住之前布置了很多防护手段,以其丰富的战斗经验来看,显然乔远是在准备什么。

    “这小子手段众多,不得不防。”

    云水君低语一句,随后率先出手,将那高悬的明月解决,这才再次掐诀,操控那些锁链不断勒紧,似要以此破开乔远的防护。

    远远看去,就见天空上只有一个巨大无比的蓝色水球,水球缓缓紧缩,如有一双无形大手,正在不断的挤压。

    那股压力极为庞大,即便是水极禁与木极禁,也有些承受不住,不停向着内部收缩。

    乔远盘膝坐在其内,双目紧闭,完全将心神沉入了体内,按照一种特殊方式,引导丹田内的灵力迅速释放而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