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七十八章隐患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女生文学 )        这话语一出,乔远立刻愣在了当场,神色略显古怪,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月婵。

    只见她脸色不变,仿若没听到刚才的话语,依旧是那副清冷的模样。

    乔远皱了皱眉头,沉声开口:“请恕晚辈不能答应。”

    别说他对月婵的印象已经变了,就算略有好感,他也不可能答应此事。

    此话一出,四周的温度似都下降了不少,更是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月婵黛眉微蹙,转头撇了一眼乔远,神色虽依旧清冷,但看得出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悦。

    这也正常,不说修为、背景,光说她的容貌、气质,这天底下能配得上她的男子实在不多。

    而现在,师尊主动提及此事,乔远竟连想都不想便开口拒绝了,这不仅让她颜面有损,更是驳了师尊的面子。

    “前辈还请见谅,晚辈拒绝,并非因为……月婵仙子,而是晚辈自身问题。”

    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乔远目中露出凝重,不得不开口解释。

    听到这话,月婵微微蹙起的黛眉才舒缓了一些,只是空气中的寒意却没有减少半分。

    乔远知道那神秘的化魂期修士不喜欢拐弯抹角,便立刻紧接着开口。

    “晚辈……晚辈已经有道侣了,恐怕只能辜负前辈一番好意。”

    他虽不知道这人为何会提出这种条件,但肯定不是因为月婵青睐自己,这背后定然另有目的。

    弄清楚这个目的,或许事情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他话语刚落,飞舟中便传出一声冷哼,一番言语顿时让乔远哑口无言。

    “哼,你以为本尊看不出来,你元阳还在,尚是童子之身?”

    月婵目光一闪,倒是有些意外,她修为与乔远一样,都是元婴中期,自然看不出乔远的元阳之气。

    刚才听他说有道侣,月婵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个在战船上与乔远十分亲密的彩裙少女身上。

    “升月天空术可不是人人都可修炼的,与你的月神决一样,都需要基础功法,如今你清月心经接近圆满,修炼寒月心经定然也得心应手。”

    “到时候,隐患一除,你还可以修炼剩下的几重秘术,实力定会大涨,而且在本尊的帮助下,你日后进阶化魂,也将较为轻松,如此好处,你还在犹豫什么?”

    见乔远一时无言,飞舟上接连传出话语,声音不大,可却轰轰如雷霆,直入他的心神深处。

    按她这番所言,乔远获得的好处的确很大,不仅能化解体内隐患,更能抱得美人归,收获一门绝强秘法,还能得到一位化魂期修士作为靠山,日后修炼更为顺利。

    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绝不会有丝毫犹豫,但乔远不是见利忘情之人,为了这些好处,便辜负凌婉晨,他做不到。

    “前辈所言的确诱人,但晚辈心中已有她人,怎么能再与月婵仙子结为道侣,如此寡情负心之举,请恕晚辈不能遵从。”

    乔远猛然抬头,挺直腰杆,言语铿锵有力,表明了其坚定的立场。

    这番话一出口,顿时便让月婵双眸一亮,其内隐有欣赏的光彩一闪而过。

    以她们的修为与见识,自然能看出乔远所言不假,更何况,他又何必此话去诓骗她们。

    飞舟上的那道人影似也被乔远的话震了一下,半晌没有回应。

    本来他们就没有考虑过乔远会拒绝的情况,因为只要脑子正常,就没有人会拒绝这种条件。

    要知道答应便是百利而无一害,不答应则是百害而无一利,甚至说不定会惹怒她,招来杀身之祸。

    “心中有人,原来是这样,既如此,本尊也不勉强,你走吧。”

    乔远看似如常,可心中却已然做好了承受怒火的准备,但等来一句话,却是让他极为意外。

    惊楞了好一会儿,乔远回过神来,抱拳一拜,转身而去,竟没有丝毫停留之意。

    “小辈,你可知道升月天空术的隐患在哪里?”

    可他只走出了三步,身后便再次传来了声音,让他脚步一顿,回身看去。

    飞舟之上,珠帘荡漾,突然打开一道缝隙,一块巴掌大小,通体赤红的玉石飞射而出,落入乔远手中。

    “这是噬寒玉,出自北漠大陆,可以吸收吞噬世间一切寒气,你只需挤一滴鲜血滴落其上,便可看出端倪。”

    乔远低头看着手中的玉石,目中露出将信将疑之色,其神识探出,仔仔细细将玉石探查了一遍,发现此石内部存在一股炙热之力,除此之外,便别无特别之处。

    犹豫了半晌,他划破指尖,挤出一滴鲜血落在玉石之上,实际上,他也很想弄清楚,升月天空术的隐患到底在哪里。

    鲜血落在玉石之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但乔远极有耐心,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玉石,静静等待着。

    片刻之后,鲜血仍没有变化,但那赤红色的玉石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有了改变,若不仔细去看,还真不一定看出。

    “这玉石的颜色变浅了,且其内的炙热之力也减弱了一些。”

    乔远双目精光一闪,低声喃喃,见此现象,他如何还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他的血液中蕴含了寒气,不,应该是身体各处都有寒气,且这种寒气,隐藏极深,他根本无法发现。

    或许有朝一日,等乔远发现之时,寒气的量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惊人地步。

    “升月天空术的本质便是将月力转化为月寒之力,月力较为温和,容易操控,但月寒之力却是一柄双刃剑,既伤人,也伤己,只有修炼了寒月心经,才能完美将残留在体内的月寒之力转化为月力。”

    “这是升月天空术的弊端,而那隐藏在你体内的月寒之力便是隐患,实话告诉你,若你不修炼寒月心经,百年之内,必死无疑。”

    这最后一句话如一柄利剑,狠狠刺入了乔远的心神,让他身子一颤,顿觉四肢冰凉,好似那些隐藏在体内的月寒之力在此刻爆发了出来。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手中的噬寒玉,沉默不语。

    月婵侧目,想要看看,面对死亡的威胁,乔远会如何抉择,而其师尊也在片刻之后,继续开口。

    “本尊看得出来,你是个专情之人,但我辈修士,岂能被情耽误了大道,该如何抉择,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乔远没有开口回答,依旧低着头看着那块噬寒玉,看样子似在衡量思索。

    其实他并非是在考虑,让他放弃凌婉晨,此事根本就不用想,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百年之后,月寒之力全面爆发,他也不会后悔。

    而现在乔远之所以如此,只是在思索,既然这噬寒玉可以吸收月寒之力,若是弄多一些,说不定能除掉这隐患。

    四周一片寂静,再无一人开口,如此持续了小半炷香的时间,乔远抬头看向那飞舟,目中透着坚定。

    “前辈,我辈修士,的确不能被情耽误大道,但也不可灭情绝性,若今日晚辈答应下来,日后就算修炼顺风顺水,那也并非晚辈追求之道,早已失了本心。”

    说完他伸手一甩,噬寒玉向着飞舟缓缓飘去,又向着月婵点了点头,乔远转身决然离去。

    这段时间,他已经将噬寒玉完完全全刻在心中,决定以后去北漠大陆寻找一些。

    他就不相信,除了修炼寒月心经,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消除体内隐患。

    乔远话语果决,走的突然,让月婵与其师尊都微微一愣,神色略显错愕,显然她们都很意外,乔远在知晓了隐患之后,态度还这般坚决。

    轻叹一声,月婵眸中闪过一丝复杂,其实她对乔远的专情,颇为欣赏,对他这般决定,有无奈也有可惜。

    “没想到你这小辈还是个痴情种,本尊倒是看错了你,不过既然来了,你就别想走了。”

    飞舟上再次传出话语,随之而出则是一股冰寒的气息,咔咔之声响起,四周云雾似都要被这股冰寒气息冻结。

    乔远神色一变,早有准备,双手一挥间,一个火焰熊熊的奇异符文笼罩四周,立刻将那冰寒的气息抵挡在外。

    火极禁乃是火属性攻击禁制的极致,足可焚灭一切,但此刻面对这股冰寒的气息,竟似有了熄灭的迹象,让乔远神色极为凝重。

    他一边急速退后,一边疯狂掐诀,布置出第二道火极禁、第三道火极禁,这才勉强抵御住了那股冰寒的气息。

    “师尊……”

    月婵神色微变,上前一步,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说什么好。

    为乔远求情?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可不管不顾,就算乔远在师尊的逼迫下,与自己结成了道侣,以后两人又该如何相处。

    “婵儿,你不必担忧,为师自有办法让他倾心于你。”

    飞舟上传出话语,让月婵的神色稍稍安宁,可其黛眉却是微微蹙起,也不知道师尊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乔远听到这番话,立刻便想起了在东林大陆被种下的倾心蛊,说实话,他对这种东西已经有了阴影,此刻眼中闪过狠厉,说什么也不能被擒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