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八十章吞月壶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虽然被擒住之后,乔远生命不会受到威胁,但一想到之前尊上所说的话语,他便觉一阵胆寒。

    “为师自有办法让他倾心于你。”

    乔远缓缓闭上双目,神念沉入体内,开始呼唤丹田内的小葫芦。

    此时他灵力已经接近枯竭,想要逃离出去,便只有借助小葫芦的神秘力量。

    没过多久,小葫芦绿光闪烁,有了回应,一股暖流迅速流转全身筋脉,所过之处,他的身体再次恢复了行动。

    只是就算恢复了行动,这白茫茫的一片云雾如同迷宫,乔远依旧难以找到出路。

    思来想去,他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心中顿时出现了一个极为大胆想法。

    乔远呼吸略显急促,心跳也加快了一些。

    “成不成,试一试便知。”

    有了决断,他心念一动,手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茶壶。

    这茶壶通体呈月白之色,晶莹通透,左右两面分别雕刻着一轮残月与圆月,看起来就极为不凡。

    此茶壶正是月无痕留下的几样重宝之一,吞月壶。

    传承记忆中所言,此壶一旦发挥出全部威力,有吞月炼星之能,一壶祭出,可将日月星辰吸入其内,生生炼化成灰。

    当然,以乔远如今的实力,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不过他现在的修为,倒是可以勉强使用。

    只是乔远丹田灵力接近枯竭,之前想用,也没有机会,现在陷入困境,他倒是有了一个方法,或许可以使用此壶。

    “希望此举可行。”

    乔远深呼一口气,右手紧握吞月壶,心神完全沉入体内,凝聚在胸口一处位置。

    在那里有一团被遮掩的金光,隐藏很深,除了他自己,其他人根本看不见,也感应不到。

    犹豫了片刻,乔远似是打开了某种封印或者限制,顿时胸口处金光大闪,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光团显现而出。

    阵阵浓郁的仙灵气弥漫而出,萦绕在其周身,伴随着他胸口处爆射的金光,整个人看起来仿若真正的仙人。

    那金色光团正是拂昭仙君的仙元丹。

    当初,拂昭仙君神魂俱灭后,在他体内留下了九颗仙元丹,以乔远的实力,完全无法掌控这股力量,若非关键时刻,小葫芦突然显灵,接连吞下八颗仙元丹,他恐怕就活不到现在。

    之后,也不知是小葫芦吃撑了,还是其他原因,那最后一颗仙元丹并未被它吞噬,而是一直封在乔远体内。

    如今封印暂开,浓郁的仙灵气散发出来,可乔远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的肉身早已经历过淬炼蜕变,一颗仙元丹的力量还是能够承受。

    毫不迟疑,他右手立刻一松,吞月壶缓缓漂浮而起,心中默念口诀,回想传承记忆中,催动此壶的方法。

    一息、两息、五息,十息过去了,吞月壶依旧悬浮在乔远头顶,没有任何变化,似只是一个普通的茶壶。

    他轻叹一声,有些无奈,若是自己的灵力,他可以强行注入吞月壶中,可这仙灵气根本不受他操控,便只能引导吞月壶自行吸收。

    但现在,吞月壶完全没有反应,显然并不能主动吸收游离在外界的仙灵气。

    “看来此举还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乔远眸光黯淡,抬头便要将吞月壶收回,可就在此时,其丹田内的小葫芦猛地一颤,散发出了一阵刺目的绿光。

    那绿光覆盖在仙元丹上,让其微微颤抖,似有些畏惧。

    随后,一切游离在外界的仙灵气立刻如受到了指引,纷纷顺着吞月壶的壶嘴钻了进去。

    刹那间,吞月壶光芒大闪,左右两面的残月与圆月齐齐爆发出的明亮的光芒,竟缓缓旋转了起来。

    “成功了?”

    乔远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神情有些恍惚,似难以相信。

    可双目微微的刺痛,却是告诉他,吞月壶的确被催动了,且还是以仙灵气催动,如此发挥出来的威力,定然比以灵力催动要强得多。

    事实也如他所料,在吞月壶吸收了仙灵气,爆发出明亮光芒的瞬间,四周空间竟出现了咔咔碎裂之声,似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将要崩溃。

    而那明亮的光芒,即便是这厚厚的云层都遮掩不住,在此深夜之际,似一盏璀璨的明灯,将此地方圆数百里照亮如白昼。

    “这是?”

    苏真远远的看见白云中突然亮起光芒,双目猛地一凝,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同时心中还有一丝期待。

    不只是他,段天固、展瑶、燕尘子,以及战船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光芒,心中猜测万千。

    高空万丈处,俏立于白玉飞舟上的那道婀娜人影,突然猛地低头,一股气势骤然而起,掀起四周卷帘叮叮作响。

    “那是什么法宝?竟连我都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她的目光似能穿透厚厚的白云,落在不断吸收仙灵气的吞月壶上,其万年不变的神色出现了一丝凝重与不安,伸手一抓,顿时那困住乔远的白云大手,骤然紧缩,似拳头捏紧。

    一股无法想象的束缚之力袭来,让乔远面色一白,全身再无法动弹分毫,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随后,那吞月壶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径直向着上方飞去,断绝了仙灵气的灌入。

    “给我吞!!”

    乔远双目通红,近乎疯狂的发出一声低吼,吞月壶乃是他此刻唯一的希望,若是被夺走,那他便再无反抗之力。

    这一声低吼传出,吞月壶猛地一震,瞬间便挣脱了那只无形的大手,壶盖砰砰作响,似有一股不该存在于这世间的力量即将冲破而出。

    同时,四周的咔咔之声也越来越剧烈,乔远清晰的看见,吞月壶周围的空间如镜面一样,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他不敢想象,壶盖一旦打开,吞月壶的威力完全爆发出来,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可能这片空间会完全崩溃,这楚山密林也会成为生命的禁区,甚至他自己走不走得了都说不准,但此刻乔远什么都不考虑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反抗,反抗到底!

    壶盖不停颤动,传出清脆的碰撞之音,突然,壶内的力量似蓄积到了最大,一声闷闷的嗡鸣,壶盖顿时如遭受万钧之力,化作一道流星,冲天飞射而出。

    紧随其后的,则是一道壶口粗的月白光柱,宛若一柄利剑,毫无阻力的刺破了厚厚的云层,继续向上。

    云层万丈之上,有一道道无形的细线纵横交错,编织成一张大网,将半个楚山密林完全覆盖。

    这大网正是封锁此地的阵法,此刻外面有不少修士正在持续轰击,而尊上则位于大网下方,抬手掐诀间,让此阵法暂时十分稳固,根本没有被破开的迹象。

    但就在此时,月白光柱冲破云层,直入九霄,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便与那大网碰触到了一起。

    无声无息间,大网顿时便被破开了一个缺口,让阵法内外众人尽皆一愣,半晌回不过神,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

    尊上也愣了,有些不知所措,她虽看见了吞月壶,但其大半注意力还是放在主持阵法上,根本没有太过在意乔远。

    而阵法外的四宗之人,则是齐齐停下手来,看着那冲天而起的月白光柱,眼中露出茫然。

    唯有南松子与一名身着暗蓝色衣袍的老者,眼中顿时爆发出了刺目的精光,心中大喜,知晓这阵法有了缺口,便好破多了。

    “真是天助我等,大家一起出手,轰击那缺口之处。”

    听到那老者开口一声大喝,所有人齐齐心神一震,似觉身体的疲劳一扫而空,各施神通法术,齐齐向着缺口轰去。

    至于那冲天而起的月白色光柱,反倒被众人忽略了,只有南松子抬头看了一眼似延伸到苍穹尽头的光柱,目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外面群情振奋,里面四宗之人也在惊楞过后,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打喊杀之声,对那些紫袍人展开了疯狂的追杀。

    他们知道,阵法被破就在不久之后,此刻不痛打落水狗,更待何时。

    此消彼长之下,许多紫袍人根本来不及赶到传送阵处,就被四宗之人联手灭杀,惨叫之声,响彻天地,与数天前,四宗之人被灭杀时一样凄惨。

    月婵看到那惨烈的场景,有心想救,可却无能为力,只能展开全速,向着其师尊飞去,希望她能出手。

    “那……那到底是什么法宝?竟能一击破开此阵。”

    此刻尊上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低声惊语,说完她又听到轰鸣之声传来,抬头一看,那被月白光柱捅开的缺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持续扩大。

    尊上神色一变,咬牙之下,果断放弃了继续坚守此阵,而是准备抓了乔远,直接离去。

    可就在此时,月婵疾驰而来,向她禀报了那些紫袍人的遭遇,请求她能出手。

    原本尊上是不打算出手的,甚至连面都不愿意露一下,可想了想,她还是大袖一挥,立刻便有一阵灵力波纹呈半圆发散之势扩散而出。

    “滚!”

    音浪轰轰,随着那阵灵力波纹传遍此地数千里,所有正在追杀紫袍人的四宗修士齐齐心神一震,喷出鲜血,眼露骇然,不敢再追击一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