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八十一章月有圆缺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师尊,此地发生了何事?”

    月婵放下心来,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冲天的月白色光柱上,顺着光柱,他看到了阵法的缺口,也看到了厚厚的云层中似有一个……茶壶。

    “婵儿,你眼光倒是精准,那小辈手段的确很多,而且一个比一个惊人,连为师都要对他刮目相看。”

    尊上挥了挥手,等月婵上了飞舟,这才语气凝重的开口道。

    这番话说的明了,月婵看了看那缺口,又看了看茶壶,美目中顿时露出震惊之色。

    她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乔远弄出来的,原本她以为师尊出手,必定万无一失,却没想情况变成了这样。

    “师尊,那您接下来的打算是?”

    “他越是不俗,为师越是满意,给你做道侣也不算让你受委屈。”

    尊上轻声开口,说完却见月婵俏脸微微一红,默默垂下头,不再出言。

    距离此地五百里外的一处平丘山坡上,突然传出一阵山石崩塌之音,这声音虽被掩盖在了轰击阵法的声响中,但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侧目看去,只见那里出现了一道圆柱形光幕,笼罩方圆万丈,威压弥漫,极为惊人。

    “那是……传送阵?他们想传送逃走……”

    “该死的,快拦住他们,杀了我们如此多的同门,岂能让他们轻易离开。”

    “咱们还是莫要轻举妄动,等阵法破开,援兵进来之后再做打算,你们别忘了,刚刚那出言警告之人。”

    一声声愤怒而带着仇恨的话语喧嚣而起,四宗修士皆都看向那传送阵,敢怒却是不敢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阵法慢慢启动。

    尊上瞥了一眼即将开启的传送阵,又看向头顶摇摇欲坠的阵法,估摸着时间上应该来得及,便玉手一挽,向着下方的白云一指点去。

    这一指点出,那笼罩了方圆近千里的厚厚云层立刻翻涌起来,慢慢缩小,向着她的手心凝聚而去。

    乔远整个人被包裹在其中,无法动弹半分,只是看着那吞月壶,目中露出焦急。

    此宝他也是第一次使用,根本不知道催动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至少从目前来看,吞月壶除了爆射出一道月白色光柱,打破了阵法,并未表现出太过惊人的威力。

    “莫非是吸收的仙灵气不够?”

    他立刻有了这个猜测,挣扎中想要呼唤小葫芦,让其再次引动仙元丹。

    但就在此时,高高悬空的吞月壶猛地一震,壶口光柱刹那收缩,几乎是眨眼间,月白色光柱便消失无形,似力量全部耗尽,归于沉寂。

    可奇异的是,吞月壶的壶盖消失不见了,乔远眉头紧皱,觉得此宝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要知道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仙宝,来自于仙界,而非琉银破云枪、流月扇这些伪仙宝可比。

    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想,甚至还远超他所想,若有修为更高的大神通修士在此,定可发现,刚刚那月白色光柱冲破阵法后,竟直接穿透此星罡风层,没入了星空之中。

    而吞月壶的壶盖便随之一同进入了星空,漂浮在此星上方,如同一颗散发微弱光芒的陨星,肉眼难见。

    此事尊上不知,南松子不知,那身着暗蓝色衣袍的老者也不知晓,以他们修为,还无法看到星空中景象。

    但在月白光柱穿透罡风层的刹那,远在一块神秘大陆上的雷仙宗,此星的主人,却是第一时间有了感应。

    另外,在南泰大陆武泰国境内,一个神秘且低调的宗门中,突然有一道虹光划破天际,直入九霄云上,在罡风最底层化为一名黑衣青年。

    那青年面容寻常,唯独两道眉毛呈现银白之色,仔细一看,不止眉毛是银白之色,就连双瞳也是银白之色,看起来极为诡异。

    他站在罡风层下,衣衫轻轻拂动,似吹在身上的不是足可撕裂元婴期修士的罡风,而是徐徐微风。

    黑衣青年背着双手,目光遥遥投向东方,那里……正是楚水国楚山密林的方位,也是月白光柱冲天而起之地。

    他的目光似能穿透无尽距离,看到那一道直入星空的月白光柱,其神色渐渐出现一丝惊疑。

    “那是……仙宝的气息?而且是以纯粹的仙灵气催动,莫非……莫非这下界还有其他仙域之人?”

    有此猜测,黑衣青年双目微微眯起,神色变幻数次,最终还是压下了前去一探的想法,转身回到了宗门之中。

    此宗……正是与乔远有些关联,但却从未正面接触过的……通元宗。

    话说回来,尊上一指点出后,白云便在短短时间内,从千里大小,紧缩到了不足百里。

    而也是此时,那月白光柱骤然消失,让她心中一惊,可见吞月壶没什么动静,她反而皱起了眉头。

    到了尊上这等境界,对于危机的感知远超常人,如今这种情况,她竟觉得那茶壶给自己的危机更大了几分。

    稳妥起见,她不再单纯以修为压制,而是翻手取出一块手帕,向着那吞月壶抛去。

    能让化魂期修士用出法宝,可见吞月壶的不凡,一旁的月婵都微微惊楞住了,看着那茶壶念头百转。

    只是那手帕飞出的瞬间,吞月壶却是蓦然再起变化,其不过鸡蛋大小的壶口徐徐出现了一个幽蓝色的旋涡。

    旋涡起初很小很小,不仔细看都难以看清,但在那手帕快速临近之时,它似受到了刺激,只一瞬间就变得足有半丈大小,将整个吞月壶都完全遮掩。

    幽暗的蓝色,如星空一般深邃,随着它慢慢旋转,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吸扯之力散发而出,引动着四周所有一切事物不自觉的向着旋涡靠近。

    首先是那手帕,在尊上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便直接悄无声息的没入了其中,消失无影。

    同时,尊上心神一颤,与法宝的联系突然被强行斩断,让她脸色一下子变的极为难看。

    一股阴寒的气息不自觉的发散而出,让站在她身旁的月婵都忍不住娇躯颤抖起来。

    可还未等她做出下一步动作,四周的白云竟不受控制,齐齐向着那旋涡涌去。

    仅仅是几个呼吸间,原本还极为浓厚的云层,便变得稀薄起来,而那股束缚乔远的力量也减少了许多。

    尊上根本来不及多想,神色一变,掐诀施法打向那旋涡。

    可在她与月婵惊愕的目光下,那旋涡似来者不拒,竟将法术神通都吸入了其内,且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眼看那旋涡就似一个无底洞,将大片的白云卷入其内,且旋涡的大小还在扩张,吸收的速度越来越快,尊上的心神彻底震动了。

    先前她没有在意,认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就算手中有宝,也翻不出太大的浪花,可现在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错了。

    乔远手中不但有宝,且还在被束缚的情况下,发挥出了此宝的威力,短短时间内,便让尊上吃了大亏,损失了两件法宝。

    那第一件法宝,便是那手帕,而第二件法宝,就是困住乔远的千里白云,此云非凡,乃是尊上主修的一件宝物,绝对不容有失,否则她的实力将会大损。

    “住手!”

    眼看那片白云越来越稀薄,尊上目中隐现一丝杀机,此刻再也顾不得什么,低喝一声,驾驭飞舟直奔那旋涡而去。

    乔远躲在吞月壶下,因大半白云被吞噬,身体也慢慢恢复了行动。

    他听到尊上的一声低喝,感受到其内的寒意,身子止不住一颤,不敢逃遁,而是再向吞月壶靠近了一些。

    此时此刻,逃是不可能逃得掉的,唯有借助吞月壶,坚持到阵法被破开,他才能真正安全。

    飞舟持续临近,到靠近旋涡千丈之时,尊上才感受到那股莫大的吸扯之力,若非她修为强悍,此刻恐怕就控制不住,直接被吸了过去。

    掐诀间,其周身月白色雾气弥漫,一轮明月竟在她背后升起,散发出刺目的月光,瞬间便将此地方圆百里冰封。

    尊上一出手便是升月天空术第二重月升破云,威力远比乔远施展的要强上百倍不止。

    四周空间顿时传出咔咔之声,好似无法承受,将要被冻结,但那旋涡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依旧缓缓旋转,持续吸收白云。

    至于旋涡下方的吞月壶与乔远,没有受到月光照耀,根本感受不到丝毫寒意。

    “这……这旋涡竟连寒气都能吸收……”

    尊上心中有些不能接受,玉手高抬,一指那悬浮的明月,磅礴的月力再次倾注其内。

    “升月天空术第三重,月有圆缺!”

    一语出,只见那浑圆的明月,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残缺,似十五的满月,慢慢向着初一的朔月转变。

    同时,一股比刚才更加浓郁的冰寒气息弥漫开来,那些被完全冰封住的树木山石竟在此刻齐齐崩溃,化成冰块粉末。

    咔咔之声更加响亮,之前因吞月壶之力而出现的细微空间裂缝,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完全冰封。

    乔远双目瞳孔微微一缩,凝神看向那轮已经变成月牙的残月,立刻想起之前那两名紫袍人对付展瑶的手段。

    虽然两轮残月完全不可相比,但无意外,两者都是同一种术,也就是这升月天空术第三重……月有圆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