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八十二章怜月师姐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目中露出若有所悟之色,可却不得真解,他从月婵手中得到的秘术,只记载了升月天空术第一重……云开见月,与第二重……月升破云。

    而在他思索之际,那旋涡似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旋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若仔细去看,乔远定能发现,吞月壶上已经出现了薄薄的冰层,将壶口封住了一些。

    见到这一幕,尊上心中微松一口气,打算直接将那茶壶抢夺过来,然后再给乔远一些教训,将其打晕拖走。

    但她还未来得及再出手,却听天空上传来一声比雷霆还要震耳的轰鸣,让天地为之一黯,众修为之心惊。

    抬头看去,眼见之前被月白光柱捅开的缺口,如今已经扩大到百丈有余,那阵法终是承受不住,一条条细密的网线扭曲崩断,化为灵光飞速消散。

    随着阵法的崩溃,一个个人影慢慢显露在了众人眼前,一眼看去,围绕阵法数千里的边线,到处都是修士。

    他们衣着不一,分属不同宗门,但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却似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股让人心惊胆寒的威势,一出现,就让正在传送阵内准备离去的大多数紫袍人脸色剧变。

    而被困的四宗修士却是立刻激动兴奋起来,有人仰头大笑,有人长舒一口气,疲累的跌坐在地,更有人双目赤红,看向那群紫袍人,杀意滔天。

    “诸位同道,如今宗门支援已到,咱们还怕什么,杀了那群紫袍人,为死去的同门报仇!”

    一名星河宗的长老,见到人群中有一名身着暗蓝色衣袍的老者,顿时神情振奋,再无一丝顾忌,放声高呼。

    呼声如雷,传遍四方所有四宗修士耳中,顿时便激起了大多数人的血煞之气,众人各自展开最快的速度,杀声震天,直奔传送阵而去。

    尊上有心想管,可却自顾不暇,只见前方一个中年男子踏着缓慢的步伐,三两步间,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此人正是南松子!

    他瞥了一眼那散发着吸扯之力的旋涡,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没有去问乔远,而是将目光转而投向了尊上头顶的那轮残月,神色露出复杂。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一时之间,此地倒是陷入了寂静,只有逐渐远去的喊杀之声,听起来有些刺耳。

    随着南松子的来临,残月的力量似也被抵挡了大半,因此吞月壶上的冰层迅速融化,旋涡旋转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

    “月有圆缺……怜月师姐,别来无恙。”

    沉默了许久,南松子突然开口了,他这一开口,顿时便让四周之人齐齐神色大变,心中掀起阵阵滔天巨浪。

    虽然乔远之前听段天固等人所言,猜测尊上很可能与四月峰有些关联,但他却万万没想到,尊上竟然是……南松子的师姐。

    如此来说,她岂不是月河宗的太上长老,地位之高,连南松子都要低上一头。

    苏真惊了,展瑶张大了樱口,美目圆睁,曲枫神情呆滞,满脸不可思议,陆虹、朱柔、田武等等这些人,也都露出了相差不多的神情,不敢相信围杀自己等人的,竟是太上长老的师姐。

    此刻神色还算正常便只有段天固、燕尘子以及红裳童子,他们对宗门的隐秘知晓的较多,早在见到升月天空术第三重时,心中便已有了猜测。

    “师尊,您……您是……”

    月婵站在尊上身边,整个人如遭雷击,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师尊竟是出自月河宗,怪不得之前师尊对月河宗格外关注,且对乔远也这般青睐有加。

    尊上知道月婵想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去看她,而是玉手一挥,身前的玉石卷帘慢慢散开一道缝隙,第一次主动显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张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的面容,说是绝美,但脸色又太过苍白,似有一层寒冰凝固在上,千年不化,若是祛除这唯一的缺点,即便是堪称花容月貌的月婵,也难以比得上她。

    乔远看到这张脸时,双目微微一凝,心中默默惊叹其美丽,但那张脸上的冰寒,却是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不止他有这种感觉,段天固、燕尘子、苏真、曲枫等等,所有人都暗自惊叹其容颜之绝美,但那种冰寒却是直入心扉,似多看两眼,血液都会被冻结。

    “南松子,本尊早已不是月河宗之人,你……也不必称呼我为师姐。”

    尊上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只是平静的看着南松子,如同看待陌生人一样。

    听闻这番话,南松子神色更加复杂,轻叹一声,似也不愿提及陈年往事。

    但他一想到这次宗门精锐差点在此全军覆没,心中怒火便压制不住,看向尊上的目光渐渐有了冷意。

    “不管如何,师姐长在月河宗,师从月河宗,一身功法秘术也学自月河宗,就算宗门对不起你,那也是个别人的错,与这些后辈无关,你为何要联合封阳门,围杀他们?”

    “本尊只是为了还当年的一个人情,至于围杀,本尊既未出面,也没有出手,对他,只是一次小小的试探。”

    尊上神色依旧平静,没有因南松子的指责而有丝毫愧疚,她说的与做的一致,无愧于心,只是之前对苏真的一次出手,的确如她所言,只是单纯的试探,想要看看月河宗的传奇人物有多大的本事。

    南松子沉默,扫了一眼黑月战船上的众人,除了一些金丹期修士身负重伤,多数人皆没有大碍。

    他相信,若是尊上真的出手,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恐怕此地没有一个人能活。

    “那他呢?师姐为何对他下如此重手?甚至还施展了……月有圆缺。”

    南松子突然扭头看向面色苍白,体内灵力已经枯竭的乔远,质问道。

    听到这番质问,尊上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原本就冰寒无比的面容变得更加寒彻刺骨。

    区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她数次出手无法将其制伏也就罢了,居然还被乔远连续收走了两件法宝,这种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耻辱,她也实在说不出口。

    “南松子,你以为你是谁?月河宗的太上长老便可以管教本尊了,本尊想对谁出手,就对谁出手。”

    “既如此,师姐……得罪了。”

    南松子心中怒火本就难平,听到她这番不客气的言语,顿时怒火压制不住,开口之后,直接掐诀施展法术神通,向着那悬于半空的残月轰去。

    升月天空术本就是月河宗的秘法,南松子自然对其极为了解,知晓其弱点在哪儿,此刻他不攻击尊上本人,而是极为疯狂的轰击那残月。

    尊上目光一凝,挥手施展神通,尽力阻挡南松子的轰击,且那残月光芒再次大盛,慢慢地,竟又向着朔月转变。

    这边刚开始打斗,那边传送阵处,早就已经爆发了大战,星河宗的太上长老,那身着暗蓝色衣袍的老者正在九天之上,与一名相貌儒雅,手持折扇的中年文士打的难分难解。

    下方,除了云水君外,身着金、青、红、黑各色衣袍的四位元婴大圆满修士正在全力阻挡四宗修士的进攻,期望能多拖延一些时间,等到传送阵启动。

    此时此刻,也就是苏真这群人没有参与到战斗中,他们观望着两位化魂期修士的斗法,纷纷心神骇然,迅速退后到数百里之外,根本不敢靠近半分。

    要知道,那随意一点余波降下,就足可将绵延百里的一座小山脉夷为平地。

    原本所有人都在为乔远担心,因为他几乎就在战场边缘,但见到两人的神通法术,刚刚扩散到乔远千丈附近,就被那幽蓝色的旋涡一下子吸入其内。

    如此来看,他所在之地,不仅极为安全,而是还是观战的最佳地点,两位化魂期修士的一举一动,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这对于乔远来说,绝对有天大的好处,说不定,还能因此有所明悟,为以后进阶化魂,埋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原来这就是化魂期修士的斗法!”

    乔远双目露出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二人你来我往的神通法术,那里面蕴含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之力,使得明明看起来并不出奇的神通,竟变得诡异起来。

    例如,南松子的法术中,竟带着一股奇异的禁锢之力,似与禁制阵法异曲同工,可却有着本质的差别。

    而尊上的一招一式中,都夹带了无尽寒意,寒意与寒气不同,寒气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可以触碰到,而寒意只是一种感觉。

    感受到两人神通法术的奇异之处,乔远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似有一点明悟,但却抓不到重点。

    其实,他若能联想到当年在葬花渊,合欢宗三代老祖关于化魂境的解释,乔远就能明白,那种奇异之力,是“道”的影子,也可以说是“道念”。

    道,自升仙之路断绝之后,就变成了众修士修炼的目标,一切为追求大道。

    只有到了化魂境,修士才能摸索到一点“道”的影子,而元婴大圆满修士想要突破,达到了那至高无上的层次,唯有明悟自己的……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