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八十三章语出惊人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目前乔远的实力虽堪比元婴大圆满,但修为终究还是元婴中期,且刚刚进阶没多久,距离化魂境实在太过遥远。

    另一边,段天固、燕尘子与红裳童子三人则明显要激动的多,他们停留在元婴后期已有数百年,始终难以进阶到元婴大圆满,这其中有资质的限制,更重要的,则是缺少机缘。

    而现在,两名化魂期修士的交战,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天大的机缘,且比丹药这种实质资源更加难得。

    要知道南泰大陆的化魂期修士不过只有数十人而已,他们大多神龙见首不见尾,别说交战,就连碰面都很少。

    看着两人蕴含道念的法术神通,大多数人都看不出端倪,唯有段天固三人,时而眼露迷茫,时而目中精光闪烁,看样子都有所收获。

    而在众人目光都放在怜月与南松子身上时,那少有人注意的幽蓝色旋涡,在吸收了不知多少神通法术的余波后,竟越变越大,吸力也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

    此刻,所有白云都已经被吸入其内,大地震颤不停,数之不尽的碎石断木缓缓飘起,向着那旋涡而去。

    距离旋涡不足千丈的白玉飞舟也渐渐开始动摇,怜月早已不在舟上,而是与南松子在那更高空斗法。

    唯有月婵一人,翘首立于舟头,聚精会神的看着天空,根本没有注意到下方的旋涡,已经到了可以威胁白玉飞舟的地步。

    时间缓缓流逝,直至一炷香后,那旋涡在不知不觉间已扩张到近百丈大小,看起来如挂在天空中的一道传送之门,幽蓝深邃,似通向星空深处。

    此时的吸力已经无法想象,地面轰轰,只见一块八十多丈长的断石,缓缓升空,从乔远身旁飞过,消失在了旋涡之中。

    如此大的动静,终于让专注于观战的乔远回过神来,看到四周不断飞掠的碎石土木,他立刻大吃一惊,目中露出震撼。

    而就在此时,却听上方传来一声娇喝,只见那白玉飞舟竟在不知不觉间被吸扯到了旋涡百丈之外,庞大的吸力,终于让月婵也回过神来,花容色变,竟发现自己距离旋涡如此之近。

    “糟糕!”

    月婵眼中露出震惊与懊恼,后悔自己不该太过专注。

    看着那不断逼近的旋涡,就似一张吞噬一切的血盆大口,让她骇然的同时,立刻爆发出全身修为,试图操控白玉飞舟向上飞去。

    其实这也不怪她,两位化魂期修士的交战,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生难以遇见的机缘,若能从中有所明悟,其好处无法想象,所以任何人都不敢分心,生怕错过一点交战的细节。

    此刻要不是那旋涡太过惊人,乔远都不一定回过神来,就更别说月婵,以及远处的段天固、苏真等人了。

    明亮的白光闪烁,月婵在整个幽蓝色旋涡面前,就如拼命挣扎的萤火之虫,想要逃脱,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那股庞大的吸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缓缓向着旋涡靠近。

    她面色极为苍白,已经施展了全部手段,可却依旧改变不了什么,一双美目渐渐被绝望充斥,转而看向旋涡下的乔远,其内透着复杂与一丝祈求。

    乔远自然看到了月婵目中的祈求,可他也无能为力,这漩涡早已脱离了他的控制,除非他再次施法,收回吞月壶,可这也有一个过程,需要一些时间。

    更何况,乔远也没有必须要出手救她的理由。

    “婵儿!”

    就在月婵临近旋涡不足十丈之时,天空上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喊。

    只见怜月神色疯狂,想要出手前去搭救,可却被南松子的法宝所阻,短时间内根本难以脱身。

    这一声呼喊,倒是让段天固、苏真等人全部回过神来,低头看去,这才发现乔远头顶的旋涡竟已有了百丈大小。

    阵阵吸气之声传出,不少人看见一块足有万斤重的山石,竟被旋涡一口吞噬。

    紧随其后的,则是那艘白玉飞舟,月婵早已舍弃此舟,拼命向上飞遁,可她身后似有一只无形大手,抓住她不停向下拽去。

    众人再次惊骇,没想到那吸力竟连元婴中期修士都无法抵抗。

    “不!”

    伴随一声绝望的嘶喊,那绝美似月中仙子的女子终是消失在了旋涡之中,气息全无。

    怜月尊上看见这一幕,整个人彻底疯狂了,全身修为轰然爆发出来,引动四周空间咔咔作响,一道道细微的裂缝竟在其周身出现,似这天地都无法承受她的怒火。

    南松子双目瞳孔猛地收缩,立刻转攻为守,不敢太过靠近怜月,要知道化魂期修士一旦拼起命来,将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段天固等人同样心神骇然,立刻再次后退,即便相隔数百里,他们也依旧感受到了那股惊天动地的威压,与冰彻九天的寒意。

    乔远身子猛地一颤,只觉一阵头皮发麻,全身血液都快要被冻结,更是在那股威压下,无法动弹丝毫。

    此时此刻,他才知道疯狂之后的化魂期修士有多么恐怖,即便他身居仙宝,肉身强悍,更有神秘力量护身,战败了云水君,可与化魂期修士相比,这差距……还是太大太大,大到他完全无法想象。

    “前辈请冷静,月婵仙子……她没有死!”

    深呼一口气,乔远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惊骇,连忙大声喊道。

    若怜月真的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要为月婵报仇,以乔远如今的状态,再加上南松子的忌惮,说不定他真的有可能会死在怜月手中。

    要真是这样,那乔远才叫死的冤,别人不知道那旋涡是怎么一回事,他自己最清楚。

    那旋涡其实就是吞月壶的壶口,月婵实际上是被收入了壶中,只要短时间内,将她再放出来,应该就没有生命危险。

    因此乔远才大声出言,希望怜月能冷静下来。

    “你说的是真?”

    果然,怜月一听到他的话语,那全身暴乱的气息便有所压制,但只要乔远敢说一个“不”字,可以想象,那气息将会百倍千倍的释放出来,将他碾成碎末。

    南松子也低头看向乔远,神色阴晴不定,他希望乔远没有说谎,否则这件事的后果恐怕将会更为严重。

    “当然是真,若前辈不信,可以看看月婵仙子的魂灯或者魂牌。”

    在这种事情上,乔远自然不会自作聪明,要知道金丹以上的修士一般都会留下本命魂灯或者魂牌,只要一看,便能知晓月婵是生是死。

    提到这一点,怜月尊上立刻回过神来,翻手从袖中取出了一枚散发莹润光芒的玉牌,看着其上光芒虽有黯淡,但玉牌完好无损,她便立刻松了一口大气。

    刚才她也是被悲怒冲昏了头脑,此刻知晓月婵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慢慢压制体内暴动的灵力,低头看向幽蓝色的旋涡,冷声开口。

    “小辈,将婵儿放出来。”

    这话语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似只要乔远不放人,她就要杀人。

    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把人放了,然后希望她不要追究此事。

    南松子此刻虽不是这么想,但也希望乔远尽快放人,以免怜月再次发狂。

    说实话,刚刚他从怜月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同为化魂初期修士,两者之间还是有些差距。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乔远这时候不但没放人,竟还拿月婵当做筹码,与怜月谈起了条件。

    “前辈,人……晚辈自然会放,但我现在体内灵力枯竭,至少要等恢复一些,才能操控此宝。”

    怜月神色一冷,眼中露出不善,以她的阅历与心智,自然能看出乔远这是在讨价还价。

    但想了想,她还是没有轻举妄动,毕竟月婵的命捏在乔远手中,而且为了节约时间,她还取出一枚快速恢复灵力的丹药,扔了过去。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就算南松子保你,本尊也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没命。”

    那丹药被南松子接住,细细检查了一遍,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稳妥起见,南松子自掏腰包,另取了一枚丹药抛给乔远。

    化魂期修士的丹药自然不凡,品阶极高,吞下之后,乔远顿觉四肢百骸涌入无穷灵力,瞬间便让其丹田变得充盈起来。

    他面色渐渐变得红润,状态也在短短时间内恢复到了最佳,心念一动间,立刻便感知到吞月壶内,月婵正静静的躺在那白玉飞舟上,昏迷不醒。

    另外,只要他一个念头,吞月壶便能爆发出恐怖的炼化之力,在短短时间内,将其内的一切东西,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完全炼化成灰。

    沉吟了片刻,乔远目中渐渐出现了一丝亮光,心中倒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小辈,还不放人?”

    怜月紧盯着乔远,见他状态已然恢复,却还站在原地没有动作,顿时便有些不耐了。

    “前辈,你可知此宝的来历?”

    乔远微笑开口,神色从容间似一点也不像面对化魂期修士,更是突然问了一句莫名的话语,让怜月眉头立刻紧皱起来。

    “想必前辈已经有所猜测,此宝与流月扇一样,都是月无痕老祖的……传承宝物。”

    “本尊不喜欢拐弯抹角,你到底想说什么?”

    怜月双目微微眯起,其内隐有寒光闪烁,她突然有些摸不准乔远的想法了。

    “晚辈想说,这天底下,除了我,无人能够打开此壶,前辈想要月婵仙子,就请拿寒月心经与升月天空术交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