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八十四章以退为进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语出惊人,四周顿时一片安静,似空气都有了暂时的凝固,唯有那旋涡还在不停的吸收周围的山石土木。

    气氛瞬间变得沉重压抑起来,似有一片阴云笼罩在天空之上,让人呼吸困难的同时,能感觉到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南松子心中咯噔一声,双目猛地一凝,看向怜月的目光充满了警惕。

    他了解自己这个师姐,从筑基开始,便是宗门第一天骄,无人可出其右,因而这才造就了她高傲且目空一切的性子。

    当年因为一件小事,南松子的师兄朴月,在一次宗门大比上,略胜了她半筹,两人因此产生矛盾。

    随着修为的提高,这矛盾不旦没有化解,反而越来越深,更是为之后怜月脱离宗门,埋下了一个引线。

    可以说,她的性子极傲,且睚眦必报,不说得罪她,就算是对她稍有不敬,也会招致其怒火。

    现在,乔远竟敢当着她的面,拿她的弟子换她的功法,这无异于虎口拔牙,而且乔远还手握人家的虎子,言语中的威胁之意,极为明了。

    “这小子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敢威胁。”

    南松子神色凝重,心中暗骂乔远,可实际上,他潜意识里倒是颇为赞赏乔远的胆识。

    怜月尊上一开始听到那言语时,心中怒火差一点就爆炸了,可再三压制下,她还是忍了下来。

    乔远说的没错,月无痕的传承宝物,这世间除了传承者,无人能用,这一点怜月比任何人都清楚。

    另外,抛开眼下这些不谈,乔远的胆识与表现,确实让她极为赞赏,只是这赞赏让她很不爽。

    若是能出手,怜月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他打得满地找牙,让他知道什么叫尊敬长辈。

    “小辈,你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

    怜月低头死死盯着乔远,凤眸完全眯成一道细线,凛冽的寒光如刀子一般在其内闪烁不断,似只要他点头,那些寒光便会化作实质,将其千刀万剐。

    看着那眼神,乔远顿觉背脊一阵发凉,咬牙之下,重重点了点头。

    别看他神色如常,其实心里也是紧张的很,短暂的接触,让他知道这位尊上,不是好招惹的主,绝对要比南松子狠厉的多。

    “哈哈……好,你有胆,算个男人,比朴月那老家伙强多了。”

    突然,怜月尊上一收眼底寒光,放声大笑起来,其原本阴郁无比的脸色,竟反常的变成了不加掩饰的赞赏。

    这反转的一幕,让乔远与南松子皆是一愣,有些回不过神来。

    特别是南松子,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师姐,如此大笑,只觉不可思议,暗道师姐在外多年,莫非是性子变了。

    刚想到这里,怜月脸色再次一变,目中透出凌厉与桀骜,沉声开口。

    “你叫做乔远是吧,本尊记下了,这世上没有人可以威胁本尊,你也不例外。”

    说罢其浑身气势骤然飙升,化魂初期的修为完全爆发出来,引动四周空间再次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上一息她还笑脸赞赏,下一息却又杀气腾腾,这种突然的转变,让乔远与南松子同时神色一变。

    没有给他们太多反应的时间,只见怜月素手向前蓦然一挥,一道白光匹练迅疾飞出,绕过南松子,直奔乔远而去。

    看这架势,她竟是一点也不顾及月婵的安危,执意是要取乔远的性命。

    此事两人完全没想到的,再怎么说,月婵也是她的弟子,且看刚刚怜月发狂的样子,不像是个薄情寡义,不顾弟子死活的人。

    但看那越来越近的白光匹练,乔远呼吸急促,来不及多想,立刻拿出黎兽盾挡在身前,并布置出了数道防御禁制。

    可这并未让他放心,要知道化魂期修士的含怒一击,威力绝非简单,就这点防御,恐怕完全不够看。

    乔远焦急间,正准备继续布置水木极禁,却见那白光匹练在飞过旋涡时,方向蓦然一转,竟似被强行拉入了旋涡中,消失不见。

    怜月尊上的含怒一击,居然……就这么简单的被化解了,乔远连头发都没有伤到一根。

    而在他微楞之时,怜月嘴角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冷笑,没有再继续出手,只是目光冰冷,杀机弥漫的盯着乔远。

    “与本尊谈条件,你还嫩了点,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将婵儿放出来,本尊可既往不咎。”

    南松子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他总觉的眼前这个女子,似与记忆中的师姐有些不像了,可再一想,其行事作风倒也没多大变化。

    乔远深呼数口大气,强行压下心中的一丝惧意,既然决定了虎口拔牙,他就不会轻易放弃。

    “前辈,不见寒月心经与升月天空术,请恕晚辈……不能遵命。”

    说完这话,他全身灵力运转,已经做好了再次承受怒火的准备,就连南松子也散开修为,似是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乔远。

    但让两人再次意外的是,怜月突然收起气势,冰寒气息瞬间消失无形,做出一副偃旗息鼓,不再出手的样子。

    她静静立在空中,身上没了那股寒意,倒显得格外美丽端庄,一双清眸直勾勾的盯着乔远,神色极为认真的开口道。

    “不放就不放吧,反而本尊也准备把婵儿许配给你,只是乔远,你要记住,若是你敢欺负婵儿,本尊就算豁出一切,也要去月河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这是乔远第二次听她直呼自己的名字,而不是称呼小辈,说不出感觉,让他惊楞之后,有些欲哭无泪。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绑匪绑架人质,不但没要到钱,而且还被……被勒索的人要求,照顾好人质,否则就要抽绑匪的皮,拔绑匪的筋。

    这世间哪有这种道理,乔远欲哭无泪的同时,特别想展现出绑匪的凶悍,以撕票威胁一番。

    可是他不敢,撕票无异于自杀,更何况,这被勒索的人还不是个善茬,随时都有可能老虎发威,大开杀戒。

    南松子也愣了,修道一千三百余年,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事,不知所措的同时,不由转头深深看了一眼乔远,目中露出佩服。

    “能让师姐把徒弟都卖了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他心中暗道,想起当年还是筑基时的一幕幕往事,那时怜月就已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谁敢压她一头,或者让她吃一点亏,那基本上,这人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怜月看到他们的表情,似很是满意,这种掌控主动的感觉,才是她想要的。

    “乔远,本尊再告诉你,婵儿修炼的就是寒月心经,且已经接近圆满,若是你与她结为道侣,双修之下,月力互相交融,就可解你体内隐患。”

    “南松子,本尊期待不久之后,能去月河宗喝一杯喜酒,你们看着办吧。”

    怜月看向南松子,留下这最后一句话语,转身直奔远处传送阵,那里还有一场大战没有结束。

    “咳咳……小子,你倒是有本事,居然把她那唯一的徒儿都拐跑了,你看着办吧。”

    南松子轻咳两声,神色古怪的看向乔远,目中透出的深意让他顿时汗毛竖立,额头冷汗簌簌。

    那一句“你看着办吧”,明显是带有特殊含义的敲打,只是原本是怜月在敲打南松子,而今看他的样子,竟是打算装糊涂,直接将问题抛给乔远,自己置身事外。

    说完南松子也不逗留,转身向着另一处战场赶去,在他看来,此地之事算是到此了结了。

    乔远愣在原地,垂头不断思索此事的解决之法,与月婵结为道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放她离去,岂不是失去了得到寒月心经的机会,也不可取。

    可若不放她,又该如何?她身份特殊,肯定不能用搜魂这些粗暴的手段对付,而且还得以礼相待,否则南松子也不会答应。

    一时之间,乔远只觉头疼至极,不知该如何处理月婵。

    姜还是老的辣,怜月这一手以退为进,完全将所有问题都抛给了乔远,自身不但化被动为主动,更是创造了月婵与乔远相处的机会。

    唯一的不足是,她一下子损失了三件法宝,不过没关系,她相信那三件法宝,乔远就算得到,也用不了,到时候还得乖乖给她送回去。

    “乔大哥!”

    就在乔远头痛之时,展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远远的开口唤了一声,让他回过神来,侧头看去。

    只见苏真、段天固、燕尘子等等所有月河宗的人,都快速向着自己飞来,多数人脸上仍残留着震撼与惊叹,还有不少人看向乔远的目光,带着浓浓的钦佩。

    轻叹一声,乔远暂时压下了月婵的事情,双手掐诀,打在吞月壶上,心中默念口诀,按照方法将其慢慢收回。

    片刻之后,天空之顶突然有一道流光落下,速度极快,眨眼间便盖在了吞月壶上,正是那飞入星空的壶盖。

    两者合为一体,那扩张到百丈大小的幽蓝色旋涡蓦然消失无形,无数砂石土木轰轰坠落,四周碎裂的空间,也慢慢出现了愈合的迹象。

    乔远大袖一卷,便将吞月壶收了起来,打算回到宗门之后,再将月婵放出。

    段天固、燕尘子等人看到这一幕,眼中光芒一闪,互相看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色。

    他们知道,那吞月壶……极为不凡!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