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八十六章再遇弥虎兽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月河宗,自从乔远等人回来之后,整个宗门便沉浸在一股压抑的氛围中,其他三宗也是如此。

    毕竟楚山密林一战,不仅各宗损失惨重,而且打的也是稀里糊涂,有些人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那群紫袍人的真实身份。

    虽说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大多数人都推测出,这是封阳门与杀手组织暗影的一次联手,但推测就是推测,没有实际证据,一切都是空话。

    想来封阳门与暗影当初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让那些人全都穿上特制的紫袍,遮掩了身形相貌,即便是被擒,那些人也会在第一时间自爆,或者自断心脉而亡。

    至于死后,那紫袍便会自动溶解尸身,不留下一丁点的痕迹,可以说,做的几乎无可挑剔,让人找不到半点漏洞。

    要真说有,那便是被乔远毁去了肉身的云水君,其元婴遁逃的瞬间,真实面目便已暴露,可惜无人认识他,更没人听说过“云水君”这个名号。

    另外,就是两位化魂期修士,怜月与墨阳子,可这两人明面上都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且行踪不定,就算想找人家报仇,也难以找到人。

    最重要的是,四宗刚刚结束战争,门内资源都被消耗了不少,若是再起战火,占不到便宜,必定会动摇宗门根基,甚至是元气大伤。

    想到这一点,四大宗门的高层倒是冷静了下来,决定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不能轻易掀起战火,即便是损失最为惨重的月水宗,也是闷不吭声,咬牙咽下了这口气。

    当然,这笔账却是记在了封阳门的头上,留待四宗休养生息之后,定有讨回的一天。

    月河宗护月山顶,有一座极为*的议事大殿,此刻其内坐满了修士,细细一数,足有近百位之多。

    坐在首位的是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衫的中年男子,正是月河宗的太上长老,南松子。

    在他下手位,成一字排开,分别坐着燕尘子、卓琴心、红裳童子以及段天固四位峰主。

    而在四位峰主后面,便是各峰的元婴期长老,乔远、苏真、曲枫、朱柔、等等,赫然在列,就连展瑶也乖巧的坐在乔远身边,默默听着前面几位大人物议论楚山密林一事。

    这种几乎全宗元婴期长老都要参与的会议,只有在宗门战争时期,才会举行。

    上一次会议就在十年前,而上上次会议却是要追溯到千年之前,可想而知,最近南泰修真界有多么的动荡不安。

    “好了,事情就这么办吧,此次陨落的八位长老,全部厚葬,并追封荣耀称号,给予其家族后人千年庇护,另外,此战有功者,皆可去藏经阁挑选一门功法秘术,有过者,重罚!”

    在商议了一天之后,会议终是有了结果,南松子缓缓开口,说到有功者时,他瞥了一眼乔远,而说到有过者时,他却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曹文山,让其身心剧颤,连忙低头。

    片刻后,一位位长老慢慢起身,纷纷向着南松子一拜,转身离开了大殿。

    唯有乔远一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还有事情要说。

    展瑶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凑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让乔远无奈一笑,点了点头,她这才起身离开了大殿。

    段天固、燕尘子等人是最后离开了,他们走之前都看了一眼乔远,没有说什么,反而神色有些古怪。

    “你还有何事?”

    南松子闭着双目,正在假寐,察觉到大殿内只有乔远一人,这才低声开口。

    乔远迟疑了片刻,站起身来,向着南松子躬身问道。

    “敢问太上长老,您刚才说有功者可去藏经阁挑选一门功法秘术,不知藏经阁有没有寒月心经与升月天空术?”

    “修炼月力的功法与秘术,在宗门也不多见,且独属于四月峰一脉,所以藏经阁并未收录。”

    南松子摇了摇头,神色也有些无奈,他自然知晓升月天空术的隐患,也知道乔远现在急需寒月心经。

    “那四月峰呢?”

    几乎是下意识的,乔远便问出了这句话。

    在他想来,既然寒月心经本就出自四月峰,那此峰应该就有这功法,且说不定还有四月峰之人修炼。

    可谁知南松子听到这话,神色却是突然变得沉重起来,让乔远立刻想起,在月河宗,四月峰就是一个禁忌,不可轻易谈论。

    “千年前,怜月师姐还是四月峰峰主之时,那里自然有寒月心经,可现在,随着怜月师姐的离去,一切都变了。”

    南松子目中闪过复杂与追忆,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低声开口。

    “你也不必多问,上一代人的恩怨与你们无关,本座看怜月师姐颇为看重你,只要你与她那弟子结为道侣,一切问题自当迎刃而解。”

    听到这番话,乔远立刻在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早就知道他想置身事外,没想到此刻他不但连一点忙也不帮,还劝说自己妥协。

    轻咳两声,乔远不再去谈此事,而是神色颇为认真的看着他,问起了其他事。

    “咳咳……太上长老,您之前说过,若是弟子完成了您交代的事情,就会告知弟子,凌婉晨的下落,不知您现在可否告知?”

    南松子本想再劝上一劝,可一听他所问,顿时神色尴尬,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他之前的确答应过此事,只是因突然接到乔远的传讯,急急忙忙赶往楚山密林支援,一时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没有派人去调查。

    “太上长老,您……您该不会是……不知道?”

    乔远瞪大了双目,心中渐渐有了怒意,他苏醒镇灵柱,送往草灵谷,并冒险将谷内空间稳定,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凌婉晨的下落。

    可现在,事情办完了,才发现南松子居然在骗自己,他如何能不怒?

    “咳咳……你传来的消息极为紧急,本座身为太上长老,自然以宗门安危为重,不过此事算是本座的错,三天之内,本座定会给你一个答复,这一次绝不食言。”

    南松子轻咳两声,也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失信于一个小辈,太过丢脸,竟罕见的认了错,并作出了承诺。

    乔远无奈,只能心中怒气压下,转身离开了大殿。

    护月山山顶,此刻天灰蒙蒙的,阴云密布间,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空中有一道十多丈丈宽的裂缝。

    那便是藏经阁的入口,唯有为宗门立下大功者,或者宗门大比的第一名,才能进入其内,亲自挑选功法。

    当年,乔远斩获宗门大比炼气组第一,就曾与曲云薇一同进入其内,选了煞风指这门秘术。

    如今煞风指虽对他没有太大的作用,但在当时,却是为乔远的一大杀招。

    这足以说明藏经阁内的秘术功法都极为不凡,至少对于普通修士来说,都是一生难求之物。

    “小远,你也可以进去挑选一样秘术。”

    见乔远走了出来,段天固带着笑容,上前说道。

    他点了点头,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裂缝之中,虽然他不缺秘术功法,但这种机会难得,不要白不要,进去为绮云挑选一门合适的秘术,也算是做师父的一点心意。

    再次来到藏经阁,这里不同于上次,而是显得较为热闹,毕竟此次有功者不少,进入其内的人也有些多。

    乔远刚一进来,就感受到一股强悍的气息弥漫在四周,他神色不露半点意外,直直看向前方,只见一根石柱上,雕刻着一尊奇异的凶兽。

    这凶兽似鹿似虎,不过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虽不起眼,但只要稍有见识,必定会被其所惊。

    此兽正是月河宗护宗圣兽之一,弥虎兽,千百年来,一直负责看管藏经阁,实力深不可测。

    乔远上次来时,便遇到过此兽,且还因它的指点,才走上了第四层,寻到了煞风指的下半部。

    想起往事,他立刻几步上前,向着那弥虎兽雕刻躬身一拜,也算是道谢。

    “咦,是你这个小娃。”

    突然,那弥虎兽雕刻似活了一般,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盯着乔远,传出了话语。

    只是刚说完,它便发现有些不对劲,双目猛地睁大,其内满是不可思议,似觉得自己刚睡醒,还有些不清醒。

    “元婴中期?本王只不过打了个盹,怎么……怎么你这炼气小娃就……有了如此修为?”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前辈打个盹的时间,外面便已过去了数十年。”

    乔远哑然一笑,没有多解释,说完便转身欲要向着二楼走去。

    可就在此时,那弥虎兽浑身一震,似是感受到了什么更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直接从那石柱内冲出,飞到乔远面前,将其拦了下来。

    “你身上……怎么还有我辈先祖的气息?”

    乔远停下脚步,目中露出疑惑之色,似有些不明白它的言语。

    弥虎兽猛地一嗅,目中光芒再闪,察觉到了那气息不是从乔远身上散发出来的,但在他身上却是持久不散,显然是另有其人。

    “不是你,是你的灵兽,……你的灵兽得到了弥虎殿的传承?”

    这一次,乔远的神色终于变了,他立刻想起白月的确是在传承之地,得到了弥虎殿的传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