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九十二章主无礼,客随便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说时迟,那时快,这只庞大如小山般的飞禽,几乎还未反应过来,便化身成了人肉*。

    那巨型蜈蚣身子猛地一震,目中露出凶残之芒。

    身为四阶妖兽,它自然有些灵智,对于危机也能感知一二,但它与那四阶飞禽素来便有仇怨,此刻见其重伤向自己飞来,自然忍不住想要吞其肉,噬其骨。

    血盆大口张到最大,巨型蜈蚣发出一声咆哮,在那飞禽来临的刹那,一口咬住了其脖子。

    凄厉的惨叫这时才姗姗来迟,那飞禽猛的煽动四对翅膀,挣扎不停,掀起大片尘土飞扬。

    “爆!”

    就在此时,乔远张口一声低喝,立刻那飞禽被刺之处,齐齐炸开,带起大片血肉,更是让那巨型蜈蚣遭受重创。

    短短片刻间,乔远这一手便让两头四阶妖兽,近乎一死一伤。

    这一幕在他自己看来,并不算什么,可落在阵法内,那青年眼中,却是让其双目瞳孔微微收缩,脸上出现震撼与不可置信。

    “这小子明明只有元婴初期修为,为何会如此强悍?他的那杆枪……有些不凡。”

    好一会儿后,那青年压下了心中的震动,微眯双目,着重看了几眼乔远手中的琉银破云枪。

    要知道,就算是他常年在山中猎杀妖兽,也无法在短短时间内,让两头四阶妖兽一死一伤,所以他将这一切都归功于乔远的法宝厉害,而不是本人实力强悍。

    正想到这里,却见那巨型蜈蚣的后方猛然窜出一道黑影,迎着月光,模糊的能看见那是一头足有十丈长的追风豹,此豹正是那第三头临近此处的四阶妖兽。

    “居然引来了四阶追风豹,哼,此兽最擅速度,远比那蜈蚣与八翅鹫要棘手得多,此人……”

    那青年嘴角泛起冷笑,开口自语,还未说完,却见乔远没再出手,而是收起长枪,凌空盘膝坐了下来。

    他微微一愣,皱起眉头,有些看不懂乔远是什么意思。

    但下一刻,他见到那追风豹无视巨型蜈蚣,直接展开全速,冲着乔远扑过去时,其嘴角再次出现了冷笑。

    此兽不愧冠以“追风”之名,速度快若疾风,根本看不清身形,只能看到月光下,一道黑影一闪而逝,修为低一些,连黑影都无法看清。

    而乔远对此无动于衷,盘膝坐下后,竟缓缓闭上了双目,似欲准备修炼。

    “哼!装神弄鬼!”

    那青年冷哼一声,目中露出轻蔑与不屑,在他看来,此人定然是自知无法对抗,施展了什么防护法宝。

    可在那黑影临近乔远已然十丈后,他依旧没有看到任何防护法宝的触发,正欲冷笑,却见乔远身前一道银光闪烁,在黑影来临的瞬间,与其碰撞到了一起。

    一声愤怒而带着凶残的狼嚎响彻整片山林,仔细一看,那银光分明就是一只足有七八丈大小的白狼。

    白狼凶芒滔天,张开大口,竟直接咬住了追风豹的脖子,鲜血挥洒而下,凄厉的嘶吼让人听之便觉头皮发麻。

    乔远依旧盘膝坐在那里,平静睁开双目,看着一狼一豹互相嘶哑,并没有插手的打算。

    白月刚刚进阶没多久,正好可以拿这四阶追风豹练练手,让它适应一下自己的实力。

    阵法内,那青年双目一怔,神色顿时有了变化,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似是觉得见了鬼一般。

    “这是……四阶疾月狼?这怎么可能,疾月狼这种妖兽,虽然少见,但最多止步于三阶。”

    话虽这么说,但他的目光却是一直凝聚在白月身上,似是想要看看四阶疾月狼有多么厉害。

    然而他越看越是心惊,白月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几乎都是超过了那只追风豹,除了体型小一些,似乎从各方面都可以碾压对手。

    更让他震惊的是,白月在奔驰之间,竟能突然消失于无形,再出现时,便已到了追风豹的背后。

    这一幕看起来,就像是元婴期修士的瞬移之术,其实他不知,这是白月传承于弥虎兽的……虚空行驰术,奔走行驰间,可将自身融入虚空,化为无形,神出鬼没。

    乔远脸上露出赞赏的笑容,觉得白月一下子成长了很多,不说别的,就说这虚空行驰术,它尚还是三阶时,便多次使用过,但却没有像如今一样,可以真正融入虚空之中。

    只此一招,便让白月立于不败之地,那追风豹惨叫连连,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被一双利爪开膛破肚,取了妖丹。

    白月落于一座山峰之顶,仰头对月一声震啸山林的狼嚎,传遍八方,让那些疯狂的三阶、二阶妖兽,齐齐趴伏在地,瑟瑟发抖。

    此刻的它,如同万兽之王,嚎声传遍之地,所有妖兽无不臣服低头。

    即便那头遭受重创的巨型蜈蚣,也是嘶吼一声,拱起身子,将头垂在地上,根本不敢逃遁。

    那样子似跪拜,似求饶,以它的灵智,极为明白,在那白衣修士与四阶疾月狼面前,自己无法逃脱,只能顺从。

    白月双目腥红一片,对着那巨型蜈蚣,龇牙咧嘴,低吼不断,可却没有如击杀追风豹一样,直接冲上去。

    乔远知道,白月是在等自己的指令,他想了想,沉声开口。

    “带着此地所有妖兽,退出五百里,不许靠近一步。”

    话语一出,那巨型蜈蚣如获大赦,发出一声刺耳的嘶鸣,转头直奔远处逃去。

    同时,所有听到那嘶鸣的妖兽,齐齐身心一震,也立刻调头而去。

    仅仅片刻,这片山林便再次恢复了寂静,仿若刚刚发生的一切并非真实,可那留下的两具四阶妖兽尸体,却是触目惊心,让人不得不联想刚刚的一战有多么激烈。

    阵法内,那青年脸上早已没有了冷笑、轻蔑、不屑种种情绪,有的只是凝重与忌惮,他知道这次月河宗派来的算是个人物,且看他如此年轻,应该是某一峰的天骄之辈。

    沉吟了片刻,他右手一挥,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名恭敬而立的金丹期老者。

    “明日一早,打开阵法,放他进来。”

    说完这话,他便准备离去,可就在转身的刹那,其双目瞳孔却是猛地一缩,只见阵法外的白衣青年,竟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

    那种感觉,就似那人透过阵法看到了自己,可他明白,这阵法只能从内向外看,而无法从外看透内部。

    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在那白衣青年盯住自己时,他觉得极为震惊与不可思议。

    “不可能,他绝对看不见我,这阵法乃是老祖亲自布置,没有人能够看透。”

    阵法之外,乔远已然起身,看向阵法之内,目中寒光凛冽,他的确看不见里面的景象,但不代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的手中正托着一只通体火红的灵鼠,正是赤焰崖鼠,要知道此鼠生长在万禁峰上,最大的一个特点,便是无视大多数禁制阵法。

    刚刚在兽潮出现时,乔远便有所怀疑,是宋家之人搞鬼,这才偷偷放了一只赤焰崖鼠进去。

    果不其然,那青年的话语被赤焰崖鼠听的一清二楚,乔远收回之后,神识一探,便知晓了阵法内的一幕幕,内心顿时起了寒意。

    之前听狄清竹说,宋家向来傲慢,没想到竟傲慢到如此程度。

    若是只等一两个时辰也就罢了,可他们竟打算让自己等上一天一夜,还故意引动兽潮试探。

    这样一昧的忍气吞声下去,乔远明白,就算自己进去了,也不会受人尊重,反而会因此跌了身份,更加危险。

    若是不过分,他稍加忍耐,可以做到,但明显的,宋家的举动,有些……过了。

    “主无礼,就休怪……客随便。”

    乔远目中寒光大闪,直接选择在阵法十多丈外的一块巨石上盘膝坐在,神识轰然而出,分出无数道细丝,延伸到阵法之上。

    既然宋家不打算打开阵法,那他只有自己动手,虽然这阵法极为不凡,但以乔远如今的阵法造诣,打开一丝缺口,也不是什么难事。

    阵法内,那青年见乔远突然不再看向自己,而是盘膝坐下,眉头不由一蹙,有些看不懂他的路数。

    “此人……到底想做什么?”

    “少族长,咱们要不要再引动一次兽潮?试探他一下。”

    他身后的那名金丹期老者,也有些心惊乔远的神秘莫测,出言建议道。

    那青年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凝重,本来准备离去的想法也被刚刚乔远那一眼给彻底打消了。

    “此人法宝不俗,拥有四阶灵兽,再用兽潮试探,难以看出深浅,咱们再等等吧,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一等便是一个多时辰,只见乔远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完全沉入了打坐修炼中。

    那青年皱着眉头,渐渐失去了耐心,正准备离去时,却见乔远蓦然睁开了双目,双手快速掐出一道道印决,向着前方的阵法打去。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顿时让那青年与金丹期老者双目圆睁,大为震惊,他们完全没想到,乔远……竟是打算破阵。

    PS:今天上午赶到市里考试,晚上回家赶稿,最近各种考试有点多,都没时间复习了,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