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九十三章萧道友,可好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少族长,此人……此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破阵,这是挑衅。”

    那金丹期老者呼吸略有急促,双目隐现怒气,他活了数百年,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破解护山大阵,挑衅宋家威严,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震惊只是片刻,那青年冷笑出声,眼中闪过轻蔑与不屑。

    “哼,看来月河宗还真把我们宋家当做他们的附属了,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也敢妄想破解我宋家护山大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在他看来,此人不过只是一个狂妄自大之徒,即便实力不凡,脑子不好使,便不足为虑。

    刚刚他还将其摆在了一个不低的位置,可现在,乔远却是无法入他的眼,甚至他都懒得再看。

    “宋木长老,明日午后打开阵法,放他进来,……就由你来接待,随便打发一下便可。”

    那青年淡淡开口,语气中毫不在意,说完便转身向着远处飞去,显然乔远已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反而,因这一个狂妄的举动,乔远已经被他摆到了最低的位置,明明准备明天一早打开阵法,结果不仅时间推移到午后,更是将接待之事,直接交给了这位金丹期老者。

    再怎么说,乔远表露在外的修为也是元婴初期,接待之人不说是他少族长,也应该换一个普通元婴初期长老,而现在换做金丹期修士接待,这无疑是轻视怠慢。

    “这……少族长,那现在……”

    那金丹期老者目中露出迟疑之色,想到来人就算再狂妄无知,也是月河宗的元婴期修士,不应该如此怠慢,况且,此举有些羞辱性质。

    “按我说的做,不用理会他。”

    那青年大袖一甩,飞行之势不减,连头都懒得回一下,此刻他已经远离大阵足有五十里,早已消失在了那金丹期老者视线之内。

    但就在此时,那似亘古存在,永远不曾关闭的护山大阵猛地一颤,一道道无形波纹扩散开来,带起一股劲风,吹在那老者身上,掀起衣袍翻飞。

    “嗯?”

    宋木神色一动,下意识的觉得这风来的诡异,转身看去。

    这一转身,他那浑浊的双目却是在瞬间放大,神色轰然大变,漆黑的双瞳中倒映出了一道挺拔的身影。

    白色长衫,朴素无华,站在那里仿若和风清云,没有任何气势散出,不给人一点压力,但在宋木眼中,这人却似洪荒猛兽一样可怕。

    千百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外人没有经过允许,自行踏入护山大阵内,只此一点,便说明这白衣青年……绝非凡类。

    远处五十多里外,那青年修士正疾驰间,似觉得后方有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一眼看去,与宋木几乎是相差不差的震动,那总是带着傲慢与轻蔑的双目猛然圆睁,心中顿时掀起一阵怒海狂浪。

    “这……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护山大阵乃老祖亲自布置,就算是元婴大圆满修士也不可能破开,他……他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怎么可能做到!”

    他呼吸急促,满脸的不可置信,可眼下的事实,五十里外的白衣青年的的确确已经踏入了阵法之内,现实告诉他,这一切不是不可能,而是已经发生了。

    乔远进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那金丹期老者,后又将目光投向了五十里外的青年修士身上,没有做过多停留,便继续看向四方,将宋家方圆近千里的景象完全收入了眼底。

    这里与阵法外的万战山脉区别不大,也是层澜起伏的大小山峰,足足有上百座之多,只是在各座山峰上,明显有许多建筑风格不一的阁楼宫殿。

    细细一看,距离阵法越近的山峰,其上的阁楼宫殿越是简陋,分散较开,但上面传出的灵力波动却不少,显然是有不少人居住修炼。

    而在八百多里外,有数座山峰极高,直冲云霄,上面阁楼林立,奇花异草无数,缥缈云雾缭绕,看起来宛若仙境。

    不用想也知道,那里应该才是宋家的核心地带,而那些外围的小山峰,便是普通炼气族人居住的地方。

    说实话,这宋家是乔远至今为止见到的,最大的一个修仙家族,地盘甚至比一些普通宗门还要大,族人也是无数,密密麻麻分布在这大小上百座山峰上。

    就在乔远阅遍此地时,从远处不知多远的地方蓦然传来了一道神识。

    这神识惊天动地,强悍若天威,轰轰降临,让这原本就昏暗的天色更沉了三分。

    乔远心头一凛,神色瞬间变得极为凝重,这神识的强悍甚至超过了他,可以判断,此神识的主人定然是宋家老祖,那唯一的一位元婴大圆满修士。

    “来者何人?竟敢动我宋家护山大阵,可知……这是灭族的大罪!”

    神识轰轰传出话语,如风暴雷霆降临,传遍八方,又汇聚在一起,化作一股无上威压,落在乔远身上,似万丈山峰压顶。

    “这是……老祖,这是老祖的声音。”

    “老祖发怒了,有人竟敢动护山大阵,好大的胆子。”

    “拜见老祖!”

    这一刻,宋家全族震动,无论是外山峰的炼气族人,还是内山峰的筑基、金丹族人,皆都神色大变,走出阁楼洞府,向着天空跪拜行礼。

    宋木距离乔远最近,感受最为强烈,虽然那威压并未落在他的身上,但他仍觉得天空压抑的难以喘过气来。

    双腿一软,宋木直接跪倒在地,俯首叩拜,目中露出骇然与崇敬的复杂情绪。

    五十里外,那青年修士呼吸更加急促,这才刚刚从乔远破开阵法的震撼中走出,却没想到老祖居然都被惊动了。

    他目中露出狂热的崇敬,没有惧怕,反而透着一股亲近,大礼参拜起来。

    距离此地一千多里外的一座极高的山峰之顶,此刻正有三位元婴期修士站在山崖边上,当前一位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出现过的,那位国字脸中年修士。

    “怎么回事?老祖不是在闭关吗?为何会突然醒来?”

    “莫非是与白天来拜访的那位月河宗修士有关?”

    他们三人距离乔远所在之地较远,只能感受到那股神识的降临,而没有听到其传出的话语,所以此刻心中很是疑惑,猜测不断。

    “咱们一起去看看,能让老祖从闭关中醒来,必定不是小事。”

    那国字脸中年修士神色看不出喜怒,说完这句话,便当先踏空而去,速度极快,直奔乔远所在之地。

    威压如山,乔远刚一接触,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向下落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双脚踩在地上,竟将大地都踩出了数道手掌宽的裂缝,双腿直接深陷于内。

    “噗!”

    一口腥甜涌上喉头,乔远忍不住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面色苍白,目中寒光隐现。

    这宋家实在欺人太甚,小的不知礼数,老的更是以势压人,再怎么说,他也是以月河宗的名义前来拜访,哪有如此待客之道。

    “在下萧远,月河宗三月峰长老,此次前来,本欲拜访贵族,却没想拜帖送出,迟迟不见人开阵,反而还有兽潮来袭,如此行径,莫非正是宋家待客之道?”

    乔远抬头看向天空,似能看见一张苍老的面孔死死盯着自己,虽不知这人修为如何,但能肯定此人定然比云水君要强上一些。

    可即便这样,他也没有丝毫惧意,顶着巨大的压力,强行挺直腰杆,态度颇为强硬。

    “大胆,你敢对老祖如此说话……”

    远处那青年修士听到乔远这番不客气的话语,目中杀机一闪,立刻大声怒喝。

    可他话语还未说完,就听那神识再次传出声音,打断了其言语。

    “麟儿,退下。”

    见老祖不仅打断了自己的言语,还出口呵斥,那青年微微一怔,面色青红变幻,最终咬牙退后数步,低头不再言语。

    宋家老祖虽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他对于自己的族人还是极为了解,可以判断乔远所言非假。

    同时他也理解,任何一人遭遇这种待遇,都会心中不忿,只是他很意外,乔远的态度竟敢如此强硬,似很有底气。

    沉吟了片刻,宋家老祖很自然的避开了乔远的质问,将重点落在了他的身份上。

    “三月峰长老萧远?老夫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号?”

    “在下刚刚进阶元婴不久,道友没听说过,亦是正常,这是在下的身份令牌,还请查验。”

    乔远很有分寸,见威压稍微减弱了一些,也不再抓住之前宋家无礼的行为,翻手取出一枚蓝色玉简,抛向空中。

    那蓝色玉简正是南松子所赠,在他的要求下,将其身份改换成了三月峰长老萧远,修为元婴初期,一切都很合理,保证宋家之人看不出任何纰漏。

    最重要的是,玉简上有一丝化魂期修士的气息,那是南松子所留,只要宋家老祖感受到,必定不敢对乔远出手,这也是他如此有底气的缘由之一。

    强悍的神识扫过,将那玉简接住,只稍片刻,就听宋家老祖的声音再次传出。

    “之前是这些后辈族人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道友,还望道友不要介意,老夫正在闭关之中,暂时无法亲自出关迎接,就由我宋家少族长宋麟,代为接待,萧道友,可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