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七百九十五章酸酸的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月星渐稀,不知不觉间,消匿在了明亮的天色中,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惊动了许多早起的鸟雀,叽叽喳喳的清脆鸣音,不但不给此地增添半分吵闹,反而透着一股别样的静谧与宁和。

    可今日,这份静谧并未持续太久,就被一个声音完全打破。

    “萧道友,宋麟来访。”

    静水峰山脚下,此刻正昂然站着一名身着紫衣华袍的青年,发束玉冠,腰佩珠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逼人的贵气。

    即便他的容貌算不得英俊非凡,但在这种贵气的衬托下,倒是有种特别的男性魅力。

    就在宋麟传出声音的刹那,盘膝打坐的乔远缓缓睁开了双目,神色平静如水,不带任何情绪,右手一挥,就见一枚令牌飞出,打开了静水峰的阵法,而他本人也蓦然起身,随之跟了出去。

    就在大殿之内,两人分别坐于左右两边,宋麟并未急于开口,而是端起侍女奉上的清茶,轻轻抿了一口。

    他不开口,乔远自然也不会主动挑起话题,更何况,他对这宋麟没有一点好感,要不是出于礼节,他定会效仿昨夜,故意不打开阵法,让宋麟也在阵法外等上半天。

    “此人第一时间打开阵法,将我迎了进来,想必应该不知晓昨夜之事,其实是我所做,如此倒是免去一番解释。”

    宋麟心中暗想,一边喝茶,一边以余光察看乔远的神色,可在他的脸上,却是看不到半点情绪。

    片刻之后,那一盏茶已被他喝下了小半,此时宋麟才微微一笑,放下茶盅,轻声开口。

    “萧道友年龄不大,便已有元婴初期修为,身为月河宗三月峰长老,阵法造诣更是不俗,如此成就,宋某见之,亦是汗颜,身为同辈修士,实当以道友为楷模。”

    这话听起来全是客气赞誉之言,实际上,却是内含试探与旁敲侧击之意。

    昨夜乔远虽没有出手展现实力,但破开护山大阵,力抗宋家老祖威压,这本身就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少族长过誉了。”

    乔远也很聪明,不跟他扯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直接装糊涂,把他的试探之言就当成是赞誉。

    宋麟脸上笑意不减,继续开口试探,言语中的吹捧之意,恐怕任何人听见,都会飘忽然不知所以,而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就会失言。

    但乔远心中冷笑不断,表面迎合,却不多说一个有用的字眼,任他如何套话,都得不到太多信息。

    “这小子嘴这么严,想侧面套他的话,应该无望,罢了,我直接问他,看他怎么说。”

    宋麟表面笑呵呵,实际上心里怒火渐烧,已失去了耐心,而这种时候一旦失去耐心,再想问出有用的东西,基本不太可能。

    “不知道友师出三月峰何人?”

    “在下从师凌如渊,想必少族长应该很熟悉吧。”

    乔远心里一笑,知晓这人终于失去了耐心,如此,方可以反客为主,换自己来套他的话。

    “凌长老与我宋家渊源颇深,关系匪浅,自然熟悉,只是……凌长老座下弟子,宋某也都听说过,似乎没有……”

    宋麟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与疑问,欲言又止,那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说凌如渊并没有萧远这样一位弟子。

    乔远神色不露丝毫,在来之前,他去找狄清竹询问了许多事情,其中有不少是关于凌如渊。

    凌如渊身为元婴后期修士,不像段天固一样,收徒甚少,他座下真传弟子只有一人,便是凌婉晨,但入门弟子却是有八位,狄清竹、雷山以及百里振都在内,记名弟子更是不知无几。

    “少族长说的是入门弟子吧,其实家师还收了不少记名弟子,在下便是其中之一,当然,家师收在下之时,在下还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筑基小修士。”

    乔远脸上带着感慨之意,似对于只能成为凌如渊的记名弟子有些遗憾。

    宋麟眼露将信将疑之色,他的确只知道凌如渊的入门弟子,对于记名弟子,虽有了解,但却不多。

    “这样的人,只能成为凌如渊的记名弟子?哼,莫非当我痴傻不成。”

    他心中冷哼,对于乔远的话语有八成不信,可却无可反驳。

    “萧道友,那不知你这次来我宋家,是代表凌长老,还是代表月河宗,不知又有何贵干?”

    “在下师从凌长老,出自月河宗,自然既代表家师,也代表宗门,至于这次来宋家,一来是拜访少族长,二来……则是为了见凌师妹一面,代家师传一句话。”

    乔远心头微热,总算是说到了正题,可他表面却是不露丝毫,看不出任何端倪。

    听到“凌师妹”三个字,宋麟神色一动,同样心头微热,看向乔远的目光带了一丝探究之意。

    “这个……圣女正在战神堂闭关,宋某无法做主。”

    通过南松子给出的玉简信息,乔远知道,凌婉晨自从得到了战神血脉传承,便被这些战神后裔家族奉为了圣女,地位之高,无人能及。

    而她之所以离开宗门,来到宋家,据说就是因为宋家的战神堂,其中隐秘,乔远自然不清楚,但可以推测,此事必定与战神传承有关。

    “哦?不知凌师妹闭关多久了?什么时候能出关?”

    乔远目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黯然,可神色却不露任何异常,很自然的问道。

    此事在宋家算不得什么隐秘,宋麟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言开口。

    “算起来,圣女闭关已有十多载,至于什么时候能出关,宋某便不知了。”

    乔远沉默,看着他,目光带着探究,对于他的话,乔远只信了一半。

    而且,他还看出宋麟在提到凌婉晨时,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都有明显的变化。

    脑中念头一转,乔远就略微明白了此人的心思,长叹一声,故作遗憾和焦急的说道。

    “唉,家师交代的事情较为紧急,若是不传达给凌师妹,恐怕会对她有不小的影响,要不……请少族长帮忙问询一番,若是事成,不但在下会对少族长极为感激,相信凌师妹也会感激你。”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还故意加重了一下语气,引动宋麟心头更加火热。

    实话说,能见凌婉晨一面,他便觉得很是满足,而此刻有这种机会,让凌婉晨对自己心存感激,宋麟自然更加不会错过。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而且心热归心热,该有的请示一定要有。

    “此事宋某要请示一下族长,若是可以的话,宋某定当义不容辞。”

    “如此就多谢少族长了。”

    乔远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心扉的笑容,起身向着宋麟一抱拳,这时候,他倒觉得此人还是挺顺眼的。

    随后,宋麟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乔远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参半的回答了一番,在他半信半疑的目光下,将其送离了静水峰。

    之后的日子,也有宋家其他人前来拜访,多数人与宋麟的目的一样,试探为主,想要套出乔远来此的真正目的。

    但他对外,只说要见凌婉晨,替凌如渊传一句话,宋家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不管如何,乔远都并未再表露出其他意思,甚至这些天,他连静水峰都没有离开半步,整日除了面见宋家族人,便是在房中打坐修炼。

    时间长了,宋家族人对他的关注渐渐就淡了下来,除了族长与有限的几人,大多数人都慢慢忘了静水峰还住着一位外人。

    直至半个月后,宋麟才再次拜访乔远,告知他,自己已经向战神堂内发出了传讯符,若是凌婉晨结束修炼,必定能看见。

    乔远心中甚为满意,看这宋麟倒是更顺眼了一些,便与其多聊了几句,且聊的话题,基本上都是围绕凌婉晨。

    宋麟兴趣更多,也询问了不少凌婉晨在月河宗的事情,看其样子,简直就是一个痴情种。

    而乔远脸上虽带着笑容,可心里却很是不爽,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展瑶的心情,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半日之后,宋麟带着满足的笑意,缓缓下了静水峰,自今日开始,他也觉得乔远特别顺眼,打定主意,以后定要经常来此,找他聊聊凌婉晨。

    “咔……咔……”

    大殿中突然响起一阵瓷器碎裂之声,只见乔远手握茶杯,已将其捏的粉碎,目中寒光乍现,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酸溜溜的气息。

    时间一晃,便是五个月过去了,乔远来到宋家已将近半年,可凌婉晨依旧还是没有出关的迹象,就连宋麟都着急了起来。

    而乔远也趁着这段时间,摸清了宋家的地域分布,知道战神堂位于宋家上百座山峰中,那座最高的最大的山峰上。

    此刻乔远凌空立于静水峰山顶,目光遥遥投向东方,只见那里绵延山峰数十,却独有十三座直冲云霄,凌绝天下。

    而在这十三座山峰中,最中间的一座,被其他十二座团团环绕,紧密包围,似守卫一般。

    那座山名为战神山,乃是宋家的圣山,除了宋家老祖以及族长,其他人不得允许,绝不可踏入,否则以叛族罪处理。

    就在乔远凝望之时,战神山的半山腰,一座古朴而沧桑的殿堂,在沉寂了不知多少年后,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

    咯吱一声,那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日光疯狂挤入其内,照亮了一道缝隙,脚步声响起,慢慢地,从那黑暗深处……走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