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零六章骨虵现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暗月印!

    乃是月无痕传承中记载的第一道神通,也是唯一一道元婴期修为便可以修炼的神通,威力鬼神莫测。

    乔远第一次施展便力挫凌如渊,第二次施展,更是直接毁去了云水君的肉身,若非怜月尊上出手,他的元婴也将随之泯灭。

    此刻,暗黑色的月牙显现而出,乔远神色古井不波,右手绵软无力的向前一推。

    这一推之下,月牙幽幽向前飘去,看似缓慢,实则快如闪电,上一息还在乔远身前,下一息便已临近那血色骷髅头。

    一瞬间,宋家老祖的双瞳便被那暗黑色的月牙完全取代,好似原本大亮的天色在这一刻变成了黑夜,天空中,除了那一轮月牙,便再无其他。

    “这……这是什么神通?竟能干扰我的心神。”

    宋家老祖眼露惊骇,竟从心底不受控制的生出了一股恐惧之意,即便他修为高深,强行使自己压下那股恐惧,可还是做不到完全不受影响。

    以他的阅历,瞬间便明白了一切,这是那神通的副作用,而非是自己真正的对其产生了恐惧。

    干扰心神,这副作用看起来似对人体并无实质性伤害,可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却是致命。

    要知道,强者交手,法宝神通虽也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气势,只有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才能成为胜利者。

    这与凡人间的行军打仗有异曲同工之妙,兵马多少并非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士气,要有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无畏勇气。

    而现在,一道神通便影响宋家老祖心生恐惧,那之后他恐怕也难以发挥出全力,在与乔远的交手中,很可能会吃亏。

    话说回来,宋家老祖都在暗月印下,受到了影响,就更别说宋家族长与那中年文士了。

    此刻两人皆是双目圆睁,漆黑的瞳孔倒映出两轮月牙,身子微微颤抖,惊骇之色难以掩饰。

    可就在此时,月牙也落在了血色骷髅头上,刚一接触,还并未爆发出太强的波动与声响,但那股混乱狂暴的灵力,无论是谁,在感受到后,都有种头皮炸裂的感觉。

    “不好,速退!”

    宋家老祖低喝一声,一边向后疾驰,一边拿出防御法宝抵抗,他也没想到,乔远竟然还会如此惊人的神通。

    另一边,乔远早在打出暗月印的一瞬,便拉着凌婉晨,向后疾驰退去,同时储物戒光芒一闪,他一连吞下了三颗快速恢复灵力的丹药。

    之前楚山密林一战,让乔远明白了,就算他拥有完美元婴,灵力磅礴堪比元婴大圆满修士,可在施展了暗月印、流月扇等等极其耗费灵力的手段后,还是会灵力枯竭。

    所以在回到月河宗后,他便以各种手段,搜罗了不少快速补充灵力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此刻暗月印一出,他体内灵力已不足三成,虽有丹药恢复,可速度还是慢了一些,完全跟不上他耗费灵力的速度。

    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炸响之声在这万战山脉边缘处惊天而起,天空中骤然形成了一片黑与红的风暴。

    幸好他们交战之处,距离地面足有千丈之高,否则恐怕此地方圆数百里都会在一瞬被夷为平地,不过即便如此,在暗月印与血红骷髅碰撞的下方,也骤然出现了一个被灵力冲击而成的凹形坑洞。

    那凹形坑洞足有万丈大小,且还在持续扩大,四周山峦寸寸崩溃坍塌,数之不尽的树木兽禽在一瞬……灰飞烟灭。

    这一场交战的碰撞实在太过惊人,惊人到,即便是数千里外,都有灵力震荡,引起了不少山外修士的察觉。

    万战山脉千里之外有一座散修聚集的城池,城池规模不小,其内聚集的散修,基本都是靠进入万战山脉猎杀妖兽为生,所以他们对于此地的情况较为熟悉。

    在暗月印与血红骷髅碰撞的影响扩散到此城时,立刻便有不少修士有所察觉,心思各异,猜测不断。

    “发生了什么事?四周的灵力怎么突然如此震荡不安?”

    “这震荡的源头似乎是……万战山脉。”

    “异宝,一定是有异宝出世!”

    只是片刻,就有不下二十到长虹从此城飞出,直奔万战山脉而去。

    散修生活艰难,平日不是修炼,便是在万战山脉与妖兽厮杀,每日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他们更明白“富贵险中求”的含义,所以不论万战山脉发生了什么,多数人还是愿意冒险前去一看,说不定就是一次改变一生的机缘。

    这边暂且不说,暗月印与血红骷髅的碰撞足足持续了半盏茶,终于那股狂暴而混乱的灵力趋近于消散。

    而此刻乔远却是带着凌婉晨向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速度展开到极致。

    通过短暂的交手,他明白,以自己如今的状态,绝不可能是宋家老祖的对手,逃,还是他的第一目的。

    只是,宋家老祖岂能让他逃脱,虽然此地混乱,但他的神识还是牢牢锁定了乔远,绕开那片风暴区域,紧追不舍。

    就在乔远与凌婉晨飞奔了足有千里后,突然,他们北边的山脉大地一阵起伏波动,似有一条地龙在土里急速穿行。

    那穿行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跨越了好几座山峰,到了乔远身侧不足万丈。

    直至此刻,他才发现地底正有不明之物疾驰而来,乔远神色一变,来不及多想,手中银枪出现,向着那高高隆起的大地一抛而去。

    同一时刻,一声尖声刺耳的嘶吼传遍八方,在乔远与凌婉晨震惊的目光下,一根足有近万丈长的白骨破土而出,气焰滔天,凶煞至极,让人只看一眼就觉得脚底生寒,如坠冰窟。

    那白骨森然,每百丈分一节,首部则是一只拥有血盆大口的蛇头,根根锋利骨牙,错乱丛生,闪烁着明亮的白芒,可以想象,若谁被那蛇头咬住,必定粉身碎骨。

    “这是……骨虵!”

    乔远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确定了眼前这头庞然大物的身份,心中震惊的同时,逃跑的念头也更多了几分。

    一个宋家老祖便如此难以对付,这骨虵的气势虽不如宋家老祖,但也远超宋家族长,一人一兽加起来,乔远哪里还敢存半分侥幸心思。

    就在此时,琉银破云枪划破长空,临近骨虵,直直刺向其蛇头正中。

    此兽可能也是仗着其身子坚韧,居然没有半分闪躲之意,而是目中凶芒一闪,张开大口咬去,似要将那在它眼中只是一根小小银针的琉银破云枪咬碎。

    但出人意料的是,只听咔嚓一声,琉银破云枪径直刺在了它的一根牙齿上,那牙齿如同脆玉朽骨,没有半点抵抗之力,轰然折断,随手银枪在乔远神念指引下,立刻飞回。

    断了一根牙齿,虽对骨虵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但却彻底激起它的怒火。

    要知道,它最引以为傲的便是自己足以崩毁极品法宝的身体,可如今,却是被一根小小银针,折断了牙,这对于骨虵来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事情。

    “吼!”

    一声充满了怒火的嘶吼传出,骨虵整个身子弹地而起,速度快若闪电,没有张开大口去吞,而是直接以身体悍然撞去。

    万丈身躯冲天起,这一撞遮天蔽日,宛如一座小型山脉向着乔远撞来,且速度太快,让人避无可避。

    “拼了,好歹我们体内都流有战神的血液,岂能怕一头畜生。”

    凌婉晨见乔远目光投来,就知道他又想让自己站到身后,所以还未等他说话,凌婉晨便抢先一步站出,傲然开口。

    说完根本不容乔远再说,她便直接调动战神血脉之力,再次凝聚出了无头虚影,其一头秀发飞舞飘扬,巾帼气势,不输男儿。

    时间紧急,容不得乔远婆婆妈妈,暗叹一声,他也调动体内战神血脉之力,在身后凝聚出了一只战神的手臂。

    这手臂粗壮庞大,平时看起来颇为惊人,可如今与凌婉晨身后的无头虚影一比,简直就如孩童的手臂,极不起眼。

    由此可见,凌婉晨的战神血脉之力远比乔远要强大得多,只是肉身之力由诸多因素决定,乔远经历过两次天劫淬炼,即便战神血脉之力很少,肉身也不一定比她弱。

    “不知他现在的肉身有没有我强,想来应该是没有。”

    凌婉晨虽然喜欢乔远,但性格里的争强好胜之心却是一点也不会因此而减弱。

    特别是想起当年宗门大比,乔远凭借肉身强悍,几次三番欺负自己的事情,她的争强之心便越加强盛,打算以后定要欺负回来。

    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只见眼前庞大的骨虵临近,遮蔽天日,投下一片阴影,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吓得瑟瑟发抖。

    可乔远与凌婉晨却是对视一眼,目中战意滔天,一同举起右拳,向着骨虵轰然砸去。

    远远看去,只见一白一红两道细小的长虹,融合在一起,如双剑合璧,蓦然撞在了离骨虵头部三百丈处的一块骨节上。

    他们身后的战神虚影,也随之一同出拳,重重的砸在了那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