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零九章真正的计划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若乔远真的混在这群修士中间,恐怕定难以逃过这一关。

    毕竟刚刚那么短暂的时间,他就算取代了其中一人,也不可能将其身份、来历等等所有信息全都搞清楚,更不可能将其相识之人的信息完全了解。

    宋家老祖不愧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论心智,能比得过他的,少有,而乔远说到底连百岁都没有,在这一点上,恐怕无法企及。

    只是,他是否真的隐藏在这群修士中,犹未可知。

    听到宋家老祖的话语,那些人皆都心生疑惑,可却不敢问询,只得按他的话去做,互相报出队友的信息,并互相监督。

    同时,宋家老祖神识散开,将这数百人所说的话语,以及面部神情收入眼底,一旦有可疑之处,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展开搜魂。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上报,指出队友言语有误,宋家老祖毫不留情,直接将其擒来,搜魂灭杀。

    他不是傻子,在连续搜魂几人后,便知晓有人故意借自己的手,除去仇敌,他目中寒光一闪,直接将那利用自己的人,强势灭杀。

    如此一来,就无人再敢搞这些小动作,反而多数人在报出队友信息时,更加积极。

    只是半个时辰后,宋家老祖还是没有找到乔远,眉头不由越皱越紧,同时浑身还有一股阴寒的气息弥漫而出,将那些散修吓得哆嗦不止,嘴里还在不停说着队友的信息。

    他们不敢停,生怕一停口,便被当做怀疑的对象,只是连续说了半个时辰,就算是至亲好友,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

    甚至有些实在不知该说什么的修士,直接爆出了一些关于队友的八卦猛料,例如,谁谁谁上个月和某某某的道侣偷情,连地点和时间都说的准确无比,好似亲眼所见。

    诸如这样的猛料一爆,那些修士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脸色青红变幻,可却不敢不承认,因为一旦说他瞎说,这两人很有可能都会被宋家老祖怀疑,并搜魂灭杀。

    “该死的,那小杂种一定藏在这群人中间,短短一息,他绝不可能逃出封锁范围。”

    宋家老祖没有理会这群人的争吵爆料,而是神色阴沉的扫过四方,其神识将此地完全覆盖,不放过每一寸土地,每一株草木。

    如此持续了三天三夜,此地修士几乎个个说的嘴皮子都破了,可宋家老祖依旧没有让他们停止。

    猛料一个接一个,原本这群人皆是害怕的不得了,可此刻却是完全变了味,更有几人直接较上了劲,差点在爆料的同时打了起来。

    宋家老祖心中极为不甘,可想到那中年文士还在族中等待自己的救治,便不得不暂时放下此事,不过他坚信,乔远一定就在这群人中,所以放他们走,是不可能的事。

    “聒噪!你们所有人,随老夫回宋家。”

    听到此话,众人立刻噤声,这才想起自己还身处险境,便又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片刻之后,不远处的山谷中,传送光芒大亮,在宋家老祖的监视下,这群人一一被传送回去。

    他回头看了一眼四杆小旗组成的阵法,并未收走,而是留在此地,以防万一。

    直至最后一道传送光芒也渐渐暗淡下来,万战山脉再次陷入了寂静,至于那些并未被阵法笼罩入内的修士,早在三天前,便骇然逃了出去,将消息传到了外界。

    此事轰动八方,可无人知晓宋家老祖与乔远的身份。

    千里之外的散修之城,其城主修为也只有元婴中期,虽然已经猜到这可能是宋家的动作,但却不敢有任何怨言。

    至于月河宗,也在不久后得到了消息,南松子、段天固、凌如渊等人皆是极为震惊,不过还未等他们找上门去,宋家族长竟亲自到了月河宗,反打一耙,指责乔远与凌婉晨残杀他们宋家诸多族人。

    南松子等人自然不信,但宋家族长早在对乔远动手前,便有了一系列的准备,直接拿出影像玉简,将当时的情况,截取了部分,展示出来。

    乔远强势出手,毁去毛脸大汉肉身,以黑色圆轮法宝残忍杀戮四位元婴初期长老,另外,还有白月屠山的血腥场面。

    这一幕幕画面,震惊了月河宗所有高层,虽然他们也想到,这可能是乔远的自卫反击,但空口无凭,人家手握证据,想怎么说便怎么说。

    无奈之下,月河宗也不好追责宋家,反而被宋家指责,要求其主动帮忙追杀乔远,还他们一个公道。

    南松子、段天固等人自然不会同意,只能拖延时间,说是等此事调查清楚后,再做定夺。

    可这样一来,他们便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宋家要人,只能派人暗中搜寻,期望乔远不在那群被带回宋家的散修中。

    时间一晃,距离万战山脉一战足足过去了一月有余,可乔远的下落依旧不明。

    那群被宋家老祖带回去的散修,经历了各种审讯,每个人的身份底子都被调查的一清二楚,最终确定,乔远不在这群修士中。

    虽然难以接受,但宋家老祖还是下了命令,将所有人全部释放,毕竟囚禁数百散修,事情看似不大,可实际上,却是对宋家的名声造成了一些影响,甚至宋家子弟出外历练,都会遭到一些散修的针对。

    在释放他们的那一天,宋家老祖也随之一同出去,在万战山脉巡查了一圈后,将那形成阵法的四杆小旗收回,愤恨长叹。

    他现在已经很确定,乔远定是在当时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在一息之内,逃出了百里之外。

    百密一疏,宋家老祖当时根本没想到,以乔远灵力接近枯竭,又身受重伤的状态下,竟还能一瞬逃出百里,因此他便没有留下百里之外的散修。

    现在想想,宋家老祖悔不当初,只能将此事暂时压下,派人外出暗中打探乔远的消息。

    另外,骨虵一去,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宋家老祖头疼不已,身影一晃,不得不亲自外出寻找。

    风,轻轻吹过,卷起地面散落的树叶,向着那坑洞深处飘去,即便此刻正值晌午,阳光大好,可因这坑洞太深,最下方依旧是昏暗一片,看不清晰。

    这一个月来,此地也下过几场小雨,雨水流淌,裹挟着松软的泥土,汇聚在坑洞最深处,将里面大量的碎石淹没。

    无人知晓,在那堆碎石之下,掩埋了一座不过巴掌大小的黑塔,上面沾满了泥污,不将碎石翻开,根本无法看见,而且其上还有微不可查的禁制波动散出,使得旁人即便以神识扫过,也只会看到一堆碎石和泥土,根本看不到黑塔。

    这黑塔……正是万禁塔。

    一个月前,乔远根本没有化身成任何一名散修,而是直接躲入万禁塔,并任其随着迸溅的碎石滚落至坑洞底部,自然而然的被掩盖起来。

    他坚信,以此塔的本身具有的禁制,即便宋家老祖神识再强悍,也不可能发现,而且他特意指引了错误的方向,让宋家老祖认定他打算鱼目混珠,隐藏在那群散修中间,如此一来,就更加保险。

    其实,这才是他真正的计划!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宋家老祖就算再老奸巨猾,也想不到,乔远一直就在这坑洞深处,从未离开。

    不过他现在的状态着实不好,之前本就灵力枯竭,后又为了给白月创造偷袭的机会,正面对抗宋家老祖,被其强悍的肉身重创,最后一击,他又没有完全抵挡住那道血色拳影,在进入万禁塔后,只来得及将凌婉晨也接入塔内,便陷入了昏迷。

    一处鸟语花香,宛如仙境的山谷内,小河流淌,蝴蝶纷飞,几座青山连绵,其上隐约可见一座座精致华美的阁楼宫殿。

    此刻在那最高一座青山上的宫殿中,正有一名容颜极美的女子盘膝打坐,似在吐纳休养。

    她身形消瘦如干柴,面容苍白,朱唇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极为憔悴。

    宫殿中,并非她一人,不远处还有一张床塌,塌上躺着一名青年,双目紧闭,正在昏睡。

    这青年的面色比那女子还要苍白,宛如一张白纸,只有那紧抿的唇瓣上沾染了一丝殷红,看起来似是鲜血。

    另外,在那床边,还放着一个玉碗,碗底殷红可见,淡淡血腥气味传出,可以想象,刚才碗中应该盛满了鲜血,而如今鲜血却是被那青年喝了下去。

    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乔远与凌婉晨。

    凌婉晨虽有受伤,但并不算严重,服下丹药,休养了一阵便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乔远体内伤势却是极重,甚至还有一些“外在气血之力”涌入其内,阻止乔远气血的运转。

    这外在气血之力,乃是宋家老祖一种颇为阴毒的手段,只要受了他一拳,外伤在其次,内伤才是最严重的。

    简单来说,就是宋家老祖的攻击会造成两次伤害,且第二次伤害,无法轻易化解,就算是一些疗伤圣药,也难以祛除乔远体内的外在气血之力。

    唯有凌婉晨以自身之血,凝聚一丝战神血脉入内,让乔远喝下,如此才可压制那外在气血之力,等乔远苏醒后,自行祛除。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