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一十章我还不柔弱吗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个时辰后,凌婉晨缓缓睁开了双目,转头看向床榻上的青年,目中虽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但更多的却是关怀与柔情。

    毫不迟疑,她立刻起身走到床边,拿起玉碗,划开已经结痂了无数次的手腕,滴出一碗新鲜的血液。

    凌婉晨面色愈加苍白,看起来比刚才还要憔悴,还要虚弱。

    这一个月来,每隔一个时辰,她便要喂乔远喝下一碗鲜血,体内气血大量流失,若非她体质不凡,且服下不少珍稀丹药调养有加,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成为一具人干。

    可即便如此,她那消瘦的身躯,也让人见之触目惊心,最严重的的是,她体内的战神血脉之力损耗过多,已经献出了三成有余,这对于她的肉身与修为,都会造成极大影响。

    可凌婉晨根本不在乎这些,即便让她的血流光,战神血脉之力全部送出,只要乔远能醒来,她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去做。

    带着深情,她温柔的扶起乔远的上身,将那碗中的鲜血喂他慢慢喝下。

    直至喝光,凌婉晨又抬手送出一股灵力,替他梳理气血,一边这么做,一边柔声低语。

    “乔远,你为何还不醒来?醒来看看我啊,我就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

    声音很低很低,带着一丝沙哑,更有一股酸楚的哭腔,足以让任何人听见,都会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一个月来,凌婉晨每日都在期盼,每日都在如此念叨,可乔远就似成为了活死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唯有体内的伤势慢慢出现了被压制的迹象。

    以前两人分离,凌婉晨觉得是种煎熬,可现在看着喜欢的人,昏睡不醒,她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煎熬,唯度日如年可以形容。

    此刻乔远体内混乱不堪,三股气血之力僵持不下,丹田内灵力枯竭,金色元婴同样昏睡不醒,平日里都会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忙的小葫芦,竟也没有丝毫反应,似在进行某种变化,顾不上他。

    “唉!”

    就在凌婉晨低语哭泣之时,乔远识海深处突然传出一声沧桑的叹息,那叹息中带着不忍,慢慢在其识海中显现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身披古朴铠甲的中年男子,相貌威严,体型高大壮硕,足足有常人三倍之高,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上存在一股气势,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顶天立地之感。

    若是乔远此刻醒来,定可一眼认出,此人……正是战神蒙台。

    当然,这么说也不准确,他只是战神蒙台的一丝执念,当年凌婉晨获取战神传承后,他便留下乔远体内,本意是监督乔远帮助凌婉晨找到战神头颅,获取完整的传承。

    这么多年,这一丝执念始终沉睡在乔远识海深处,从未苏醒过,若非凌婉晨将自身战神血脉之力给予乔远太多,他也不会醒来,更不会听到凌婉晨的低语。

    “罢了,为了吾之传人,吾唯有耗费一半的力量,助他融合血脉,否则他永远也不可能醒来。”

    蒙台再次轻叹,抬手向前一指,这一指之下,立刻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散出,竟让乔远体内的战神血脉突然沸腾起来,似在欢呼雀跃。

    只是刹那,宋家老祖遗留在乔远体内的气血之力,没有丝毫反抗,便被战神血脉完全吞噬。

    同时,凌婉晨送出战神血脉,与乔远自身的战神血脉,飞速融合起来,竟在瞬间化为了一体。

    三股气血之力合而为一,乔远体内的僵局立刻化解,一股股充满了活力的血液飞速流转,加快循环,让其身体的机能重新恢复如常。

    “希望你……遵守承诺,好好守护吾之传人。”

    蒙台收回一指,身体一瞬比刚才模糊了许多,连容貌都无法看清,他身形慢慢消散,仅留下了一声充满了疲惫的话语,在乔远识海回荡不散。

    也正是这一刻,乔远昏沉的意识,慢慢苏醒了过来,听到那话语,其意识还有些迷茫,但只是片刻,他便明白了过来,意识骤然清醒。

    “刚刚那是……战神蒙台的声音?”

    “乔远……乔远……”

    没来得及深想,他又听到了一声声呼唤,那呼喊声极为熟悉,带着惊喜,还有掩饰不了的疲惫与沙哑。

    凌婉晨刚刚正准备转身继续打坐,可突然之间,竟发觉乔远的面色红润了许多,神识一探查,才惊喜的发现他的伤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完全恢复了。

    正呼喊间,乔远紧闭了一个月之久的双目,蓦然睁开,一股精芒从其内散出,体内气血运转加速,他只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似可以一拳轰开大地。

    只是当他看到眼前那张满是惊喜,可却苍白无一点血色的面容时,乔远心口一痛,似有一只手揪住了心脏。

    仔细看去,此刻凌婉晨消瘦如柴,体内气血衰败,身体虚弱好似风一吹便可倒地。

    乔远感受到体内气血的旺盛,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立刻开口问道。

    “婉晨,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没事,你刚刚醒来,想必还有些不适应,再躺一会儿吧。”

    凌婉晨扬起唇角,笑靥如花,若是换了以前,定然迷人至极,可现在却是透着一股病态,让乔远的心更加刺痛。

    说着,她还偷偷将放在一旁的玉碗收起,可乔远眼尖手快,一把便将玉碗夺了过去,只见碗底还残留着带有温度的殷红血液。

    看到这些,他如何还不明白凌婉晨做了什么,没有开口,他又将凌婉晨的右手抓住,掀开衣袖,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清晰可见,甚至在两旁还有结出没多久的新痂。

    此时此刻,乔远的心口似被一柄匕首刺中,很痛,特别是看到凌婉晨笑容依旧,眼角还留有未拭去的泪痕,他的痛越加剧烈。

    “没事的,我休养一阵子就能恢复。”

    凌婉晨知道乔远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便握紧他的手,低声安慰起来。

    可这一声安慰,却是让乔远心神瞬间崩溃,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越拥越紧,似要将其嵌入自己的血肉中,永不分离。

    凌婉晨笑容越发灿烂,即便脸色苍白憔悴,可在此刻却显得熠熠生辉。

    乔远暂时陷入沉默,直至相拥了一盏茶的时间后,他突然大声开口,将凌婉晨吓得一个哆嗦。

    “你总是这样,就不能表现的柔弱一点吗?”

    “我……我还不柔弱吗?”

    凌婉晨一怔,神情喏喏,觉得自己在乔远面前的表现,应该算是一个温婉女子该有的表现了。

    乔远扯了扯嘴角,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了想,他一个翻身起跃,从塌上站了起来。

    “都虚弱成这样了,还不躺下,你算柔弱吗?”

    听闻此话,凌婉晨掩口一笑,调皮的吐了吐香舌,非常老实的躺在了床榻上。

    “你稍等一会儿,我去熬点粥。”

    乔远神色渐渐变得柔和无比,温柔的替她盖上了被子,转身欲要离去。

    可就在此时,凌婉晨却是一把拉住了他,急声开口。

    “不许你用鲜血熬粥!”

    “放心,我没你这么傻,况且用鲜血熬粥,你喝得下去吗。”

    乔远甩了她一个白眼,顺手将那玉碗拿了出去。

    凌婉晨傻傻一笑,看着他的背影,开心的宛如一个孩子,煎熬了这么久,终于盼来了……幸福的日子。

    “她气血损失过多,生机也有损耗,以渡生竹刚好可以弥补生机,可气血,便需要一些时日调养。”

    乔远走出殿外,边走便思索凌婉晨的状况,直至走到小河边,他心念一动,从储物戒中取出了锅碗瓢盆等等东西,还有一截翠绿色的竹子,以及许多补充生机与气血的药草。

    花费了小半个时辰,一碗绿油油,泛着青草香的粥被乔远盛入了碗中。

    看着那颜色,他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凌婉晨,只不过那清淡的气味,只是嗅上一嗅,便让人有种神清气爽之感,从这一点来看,这碗粥还是有效果的。

    “这……这是你熬得粥?”

    凌婉晨看着眼前一碗绿油油的“不明液体”,只觉胃里一阵翻滚,打死她也不相信,这玩意喝下去,不会死人。

    乔远干笑两声,神色颇为尴尬的解释起来。

    “额呵呵,这个……颜色虽然……有点怪,但效果绝对有,你喝了之后,保证能够恢复不少生机。”

    “我不喝,要喝你先喝。”

    凌婉晨斩钉截铁开口,完全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这种黑暗料理,她只怕喝一口,会吐十口。

    见她态度坚决,乔远无奈苦笑,只好硬着头皮,捏着鼻子强行喝了一口。

    味道确实有些难以恭维,但那股浓郁的生机却是实实在在,乔远深呼一口气,立刻觉得体内的气血运转又加快了一些。

    “这下你可以喝了吧?”

    “我还是不想喝。”

    凌婉晨猛地摇了摇头,态度坚决的开口。

    乔远苦笑更浓,觉得凌婉晨的性子还是难以改变,就算如今虚弱,可还是这般强硬,之前说好的柔弱,此刻完全没表现出来。

    “你就不能表现的柔弱一点吗?”

    “真的要喝吗?”

    凌婉晨一听他的话,顿时委屈巴巴的低下了头,贝齿轻咬下唇,一瞬就从刚才强硬的模样变成了柔弱可怜的小姑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