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一十一章知道错了?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快乐的时光总是流逝的特别快,转眼又是一个月,在乔远“细心照料”下,凌婉晨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体内生机得到大量的补充,气血之力亦恢复了大半。

    这一个月来,他们皆没有出去过,只是乔远每日以神识探查外界情况,打算等凌婉晨完全恢复,外面风头过了,再离开这里。

    反正这万禁塔内什么也不缺,灵气更是浓郁,两人就算一直在里面修炼生活也没有问题。

    只是他们知道,此事闹得如此之大,月河宗定然早已知晓,为了不让门中之人牵挂,他们至少也要传一道消息回去,还有白月与绿芽分身,它们如今下落不明,乔远心里自然有些担心。

    这一日,小河边上,乔远正呆呆的坐在草地上,看着身前冒着白气,不断升腾的汤锅,微微有些出神。

    那汤锅里面翻滚沸腾,正是那种绿油油的药粥,每天清早,乔远都会为凌婉晨熬上一碗,即便她现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这个习惯也没有终止。

    “想什么呢?”

    突然,乔远眼前出现一只玉手上下晃动,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骤然响起,他立刻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凌婉晨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

    此刻她双眸清澈有神,容光焕发,消瘦的身体也饱满了许多,特别是那该凸该翘的地方,在衣裙和软甲的包裹下,都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让乔远看一眼便忍不住脸红心跳。

    他连忙收回目光,看着远处的天空,轻声开口。

    “没什么,只是在想宗门知晓了我们在宋家的所作所为,会有什么动作?”

    “此事难说,毕竟咱们在宋家闹得那么大,杀了那么多人,宋家定然不会罢休,说不定还会先一步去宗门,反告我们一状。”

    凌婉晨在宋家待了这么多年,自然对其行事风格很是了解,不说别的,睚眦必报这一点是肯定的。

    乔远没有接话,他忧虑的是段天固、展瑶、绮云这些人听到关于自己的消息,会怎么样,担忧必不可少,可若有人犯了糊涂,主动去找宋家,那后果便糟糕了。

    想到这一点,他便很想快点回宗门看一看,暗叹一声,乔远目光落在身前的汤锅中,盛了满满一碗,递给凌婉晨。

    “不想了,这个粥好了,你快趁热喝了吧。”

    “啊?我身体都好的差不多了,能不能不喝了,真的很难喝啊!”

    凌婉晨脸色顿时一变,咬着嘴唇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这粥效果是不错,可是那个味道,无法形容,喝了整整一个月,她吞咽口水,都有种恶心的怪味。

    “嗯?”

    乔远眼神一变,带着一股莫名的意味,顿时便让凌婉晨耷拉下头,无奈的说道。

    “好,我喝,谁让我这么柔弱呢。”

    此话一出,乔远顿时眉开眼笑,轻轻吹拂了几下绿粥,觉得温度合适了,才亲自喂她喝下。

    只一瞬间,凌婉晨的脸色便变得难看起来,有种想呕吐可却强忍住的意味。

    突然,她目中闪过浓浓的幽怨之色,一把勾住乔远的下巴,俏脸凑上前,强行将朱唇印在了他的双唇上。

    一股电流瞬间弥漫乔远全身,让其身体完全僵住,可凌婉晨却没想到这么多,甚至连一点害羞之意都没有,脑中想的就是报复这个家伙。

    “老娘辛辛苦苦用自己的血喂你,你这家伙,不心疼老娘也就罢了,天天用这种猪都不喝的东西喂我,哼!”

    凌婉晨彻底爆发了,心里的怨愤终于在此刻再也忍不住,说到底,她本就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让她去装柔弱,一个月已是极限。

    在乔远身体僵住之时,她直接悍然展开了进攻,撬开唇齿,香舌长驱直入,将这里每一寸都化为了自己的领土。

    要知道,凌婉晨刚刚才喝完了一大碗绿粥,口中还残留着很重的异味,如今两人唇齿相接,一下子乔远便清醒了大半,不再觉得这突然的一吻有多么美妙,反而有些让人难以忍受。

    他明白了,这是凌婉晨的报复。

    没有丝毫迟疑,乔远立刻与她分开,舔了舔嘴唇,有些苦涩,又看见凌婉晨那幽怨的目光,他感觉有些理亏,低下头轻声开口。

    “婉晨,是……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让你喝这药粥了。”

    乔远心中欲哭无泪,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他真害怕自己会被凌婉晨吻出心理阴影。

    “知道错了?”凌婉晨扬起下巴,咬了咬那鲜嫩的朱唇,似在回味。

    乔远连忙点头,不敢抬头。

    “哼,一句错了,怎么能弥补我这一个月来的折磨?”

    凌婉晨娇哼一声,再次托起乔远的下巴,强行吻了上去,这一刻,什么羞涩,什么柔弱,在她身上统统看不见,唯有其霸道而蛮横的一面,展露的清晰无疑。

    这……才是真正的凌婉晨!

    乔远挣扎了片刻,发现根本无法挣脱,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思及此,他也主动向着凌婉晨发起了进攻,香舌纠缠,两人渐渐沉浸在了美好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乔远的双手也自然而然的游弋到了凌婉晨的腰后,缓缓下移,落在了那挺翘而富有弹性的玉臀上,虽然隔着厚厚的衣裙,但依旧让两人身体猛地一颤,齐齐酥软了下来。

    当初宗门大比时,两人斗法僵持不下,乔远出于无奈,才突袭了凌婉晨的玉臀,说实话,直至今日,他都犹有余味,记得那时那刻的美妙感觉。

    今日再次得手,乔远竟从心底生出了一股特别的成就感,好似多年前无意登顶的一座山峰,今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住在这山峰上。

    只不过刚刚想入非非,凌婉晨便似察觉到了什么,俏脸一热,连忙将乔远推开,娇嗔道。

    “哼,淫贼,不理你了!”

    说完她便转身落荒而逃,眨眼消失在了此地。

    乔远一脸茫然,暗想自己刚刚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啊,可冷静下来后,他才发现自己竟不由自主有了邪火的反应,恐怕是这一点被凌婉晨敏锐的察觉到了,她才会落荒而逃。

    哈哈一笑,乔远非但没觉得羞愧,反而在心中考虑起自己的人生大事。

    “此间正值多事之秋,再等一段时间吧。”

    他已有了与凌婉晨结为道侣的想法,只是不久之后,乔远便要前往雷仙宗,还有隐仙宗,甚至东海秘境之事也可能就在眼下。

    这种种事情,都有不小的风险,乔远也不敢完全保证自己安全,万一出了一点差错,凌婉晨恐怕就要守一辈子活寡。

    又过了半个多月,凌婉晨几乎完全休养好了,两人商议了一番,也不在这里多做停留,悄悄离开了万战山脉。

    凭着感应,乔远在距离万战山脉五千里外的一片山林中,找到了白月与绿芽分身。

    以白月的虚空行驰术,逃跑自然没有问题,所以这一树一兽完全没有半点伤势,在这山林中,当了一个多月的山大王,日子过得颇为滋润。

    乔远离开万战山脉后,也打探了不少情况,知晓那骨虵追踪白月而去,可现在也没有回到宋家,听它们的言语,竟是没有碰到骨虵。

    想了想,乔远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那骨虵若是从此消失也就罢了,可若是被他碰到,乔远定然不会放过那畜生。

    宋家之事暂时告一段落,乔远拿出碧云春舫,与凌婉晨一同站在船头,遥遥看向月河宗的方向,归心似箭。

    绿芽分身被收入了空间珠,白月却不愿进去,而是身子缩小,如幼年小狼一般大小,趴伏在甲板上,慵懒的晒着太阳。

    “对了,这个给你。”

    乔远目光遥望远方,心中却在思索此次宋家一行的经历与得失,突然想起,被他收走的那柄宋家至宝,仿品战神斧。

    他翻手将战神斧取出,抹去了其上的神识印记,将其化为无主之宝,递给了凌婉晨。

    凌婉晨知晓他有琉银破云枪,便丝毫不客气,将那战斧拿在手中,左右挥砍了几下。

    即便不动用灵力,他们都感受到了这战斧的锋利与力量,只是凌婉晨的神色喜悦中却带着一丝古怪。

    “好宝贝,只是我一个女子,挥舞起来,是不是有些……不太雅观?”

    “这个……我觉得挺合适的,没什么不雅观。”

    不提还好,一提乔远倒有了忍俊不禁之意,看到凌婉晨美目瞪来,他连忙神色一正,肃然开口。

    凌婉晨似笑非笑的看去,伸手捏住乔远的下巴,幽幽说道。

    “你若是敢笑话我,我定让你好看。”

    说着她眉眼之间竟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娇媚之意,让乔远心神一跳,目光凝聚在那鲜嫩的唇瓣上,一阵口干舌燥。

    凌婉晨也察觉到他目光的灼热,娇哼一声,偏偏没有满足他,而是拿着战斧,转身回到春舫内部,静心炼化起来。

    三日之后,正值黄昏时刻,乔远从打坐中睁开了双目,起身走到船头,放眼看去,只见一座宽广无比的环形大山出现在了远处。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环形大山成月牙状,在其身后,还有五座通天之峰,犹如五根巨大无比的手指。

    月河宗……到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