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二十一章清与寒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天地无极,日月无限,万生万物,皆不入道,万物万生,亦可成道,吾辈凌月一族,以月为腾,为念,为宗,所修皆为月之极化,月明,月清,月寒。”

    一句句深奥晦涩的道音从月无痕口中散出,传遍八方,落入每一个凌月族人的耳中,他们神色不一,有的迷茫、有的似懂非懂,有的若有所悟。

    乔远脑中也回荡着那一句句话语,似觉得抓住了什么,可再仔细一想,又感觉空洞空泛,并无半点收获。

    “吾之道,月清为一,月寒为二,观月之变化,凝月之神韵,清为内,寒为外,两者相辅相成,以寒化清,转清而大寒。”

    月无痕的目光在那些族人身上扫过,见有人露出若有所悟之色,他不由含笑点了点头,至于如乔远这样不太明白的人,他则没有多看一眼。

    道之一字,极为玄妙,并非言语可以讲述,月无痕的讲道,也只不过是将一些最表面的东西说出来,若有明悟,那便说明在此道上颇为天分,若无明悟,说再多,也无用。

    “月清?月寒?没想到这两者可相辅相成。”

    乔远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想到了月无痕的两部基础功法,清月心经与寒月心经。

    如此一来,乔远立刻明白,怜月尊上为何执意要把月婵嫁给自己,他们一人修炼清月心经,一人修炼寒月心经,两人双修,相辅相成,未来说不定能成就月无痕的大道。

    说实话,明白了这一点,乔远都有些心动,只不过要与月婵结为道侣,此事他接受不了,凌婉晨也不会同意。

    “或许……月无痕老祖有办法,不用结成道侣,不用双修,我与她便能互相辅助修炼。”

    乔远低声自语,看向月无痕的神色更加认真专注,他相信凌月一族中,定然也有人只修清月心经,或者只修寒月心经,毕竟两门功法同修,花费的时间将会是更长。

    “月有阴晴圆缺,变化多元,乃清之道,日月阴阳轮转,月之阴,乃寒之道,清与寒,一为变化,一为本质,若能明悟其中真谛,方可成道。”

    随着这最后一句话落毕,广场上的凌月族人皆都缓缓闭上了双目,似是在回忆,在思索,在寻觅他们各自的答案。

    乔远身心一震,也立刻闭上了双目,脑中回想起刚刚月无痕说过的每一句话。

    “月有阴晴圆缺,日月阴阳轮转,一为变化,一为本质……清与寒,清为变化?寒为本质?”

    以他现在的修为与阅历,还无法明悟如此高深的道,但这番话却是永远铭刻在了他的心中,如一扇窗,现在还无法打开,可只要这窗户有了,以后终有打开的一天。

    不知过了多久,乔远缓缓睁开双目,视线所在,再无一人,这偌大的广场上,竟只剩下他。

    乔远神识散开,脸上立刻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不止这里再无一人,这片世界竟也安静了下来,之前乘坐仙鹤的少女们,早已消失无影,执法队的十名修士也不知去了哪里,好似他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可就在此时,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乔远目光一闪,立刻转身,只见一名身穿月白道袍的中年男子,向着自己缓缓走来。

    那中年男子英俊非常,脸上带着赞赏与欣慰的笑容,清澈的目中似蕴含了两轮明月,闪亮而又气势逼人,让人难以直视。

    他先是打量了一遍乔远身上的道袍,目中露出追忆,随后才审视乔远,轻声问道。

    “月清与月寒,你明悟了几分?”

    “一分。”

    乔远沉吟了好一会儿,没有隐瞒,如实回道。

    对于“一分”的回答,月无痕根本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似乎他能看透乔远的内心。

    “第一次听本座讲道,便能明悟一分,可见你悟性上佳,只是你既只修炼了清月心经,为何又修炼了月寒秘术,要知道你在未成道之前,这两者是不可互相融合转化的。”

    “唉,一言难尽,不知前辈可有办法化解?”

    乔远苦涩一叹,向着月无痕躬身一拜,当年他修为低下,哪里知道什么月清与月寒。

    月无痕也没有追问,淡淡开口。

    “化解有两法,一是明悟月清之道,便可随意将自身体内月寒之力转化为普通月力,二是寻一修炼了寒月心经的人,与其月力交融,便可将月寒之力过渡到对方体内。”

    “前辈,这第二种方法,具体该怎么做?是否……需要双修?”

    乔远神色略有尴尬,可这种事他必须要问清楚。

    听到这话,月无痕微微一愣,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看到乔远的尴尬,他似是猜到了什么,轻声说道。

    “双修?不用,只需两人掌心对接,各自运转功法便可。”

    “多谢前辈指点。”

    乔远立刻大喜,再次向着月无痕一拜。

    他没想到化解月寒的方法这么简单,若只是如此,那与月婵商量一下,两人一起修炼,她应该也会十分乐意。

    毕竟两人功法相辅相成,一起修炼,对她也大有好处。

    月无痕摆了摆手,看着四周的山山水水,目中流露出浓浓的思念。

    “你能来到这里,想必是破解了前十七层的仙禁,否则就算上了十八层,也无法进入画中。”

    “正是如此,前辈,这里……是您的故乡?”

    乔远看到了他眼中的思念,不知为何,竟也想起了清风寨,想起了萧风清、铁漠这些亲人。

    “本座来自上界凌月一族,想必你已从传承中知晓,这里便是凌月一族的祖地,也是本座的故乡,九月星。”

    “当年,吾族在上界也是响当当的大族,独霸一方,就算是仙域之人,也要客气对待,只可惜……一场大战,家族中落,为了保留一脉传承,族中老祖拼了全力,才打开一丝星界壁障,将本座与不少族人,送到了下界。”

    月无痕长叹一声,言语中充满了思念与落寞,还有一丝隐藏极深的仇恨,只是相比于报仇,他更想回到故乡。

    乔远看着四周的山川宫殿,看着头顶的九轮明月,这一切显然都是月无痕思念到极致,按照记忆中的故乡描绘出来的,还有刚刚那些听他讲道的族人,每一个都是那般活灵活现。

    现在想想,这是怎样一种思念,才会让人甘心永远沉沦在幻境中,去感受故乡的温暖。

    想到清风寨,乔远或许能体会到月无痕的心情,只是与他的思念相比,乔远还差的太远太远。

    沉默了片刻,月无痕似压下了多余的心绪,神色肃然的说道。

    “这些事情,等你以后修为够了,打开传承记忆,你会了解其中因果,现在本座想说的,是关于这空间之事,还有禁阵塔、古封府。”

    “前辈请说,晚辈一定铭记。”

    乔远也知道,接下来他说的才是重点,神色立刻专注起来。

    “此空间乃是本座钻研禁制阵法近万年的结晶,其内蕴含了不下百万道仙界禁制阵法,若你能将其全部明悟,你的禁制阵法造诣将会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别说是这下界,就算在上界,也足可称为顶尖阵法大师。”

    月无痕一开口便将乔远彻底震住了,百万道仙界禁制阵法,只是想想,他便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可仔细一想,这里的山川楼阁、景观人物如此真实,岂会是一些普通禁制阵法能够构建出来的,特别是想到,先前那群少女神情活灵活现,居然还有触感与体温,与真人几乎没什么差别,乔远只觉禁阵之道太过不可思议。

    说完月无痕抬手一招,天上的九轮明月中,立刻便有一轮光芒大闪,只见一枚月白色玉简从其内飞出,落在了乔远身前。

    那玉简与他平常使用的不太一样,足足有手臂之长,一拳之厚,看起来好似一块玉砖。

    乔远神识探入其内,顿时便有无数信息涌入脑海之中,让他头脑嗡鸣,有种脑袋快要被挤爆的错觉。

    这玉简内记载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若要形容,那他平时使用的玉简就是涓涓溪流,而这枚玉简便是苍茫大海,无边无际。

    月无痕见乔远额头青筋浮现,脸露痛苦之色,立刻摇头一笑,解释道。

    “这玉简内记载了此地所有禁制阵法,不要急着去研究,禁阵之道讲究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不可急功近利。”

    听到这话,他立刻撤回神识,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超大号玉简,将其收入了储物戒。

    月无痕神色恢复严肃,继续说道。

    “空间之事本座已交代清楚,至于禁阵塔与古封府,它们本就属于一体,当初本座为了镇压一头反叛的灵兽,故此才将禁阵塔分离出来,你的修为还不够收拾那头叛兽,所以此塔……暂时不要动。”

    “反叛的灵兽?应该就是师尊口中的妖灵。”

    乔远点了点头,既然那叛兽被镇压在塔下这么多年,都无人能够灭杀,想来其实力定然极为恐怖,他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

    而且他有万禁塔,此塔就更没必要取走了,就连古封府,他也只是对其内的禁制阵法感兴趣,并非想要收为自身之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