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四十章家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这一幕完全让乔远傻眼了,可也只是瞬间,他便反应了过来,迅速侧身避开,瞥了一眼自己那肿胀的屁股,有苦难言。</p>

    “她这是报当年的仇啊!”</p>

    呼啸之声响起,凌婉晨化掌为指,快若闪电的点向乔远的下腹,目中战意完全爆发而出,似今日一战她早就期待已久,只是苦于修为太低,没有把握。</p>

    实际上,在宗门大比上,落败于乔远,凌婉晨心中就一直不服,只是后来两人修为差距越拉越大,凌婉晨想要再战一场,却深知自己没有胜算,这事也就压了下来。</p>

    再后来,两人一分别便是甲子岁月,凌婉晨多次想过,与乔远重逢时,自己一定要再战一场,赢他一次,即便两人关系亲密,互相属于彼此,可这种心思,凌婉晨从未打消过,甚至随着结婴成功,战神诀突破至二脉,她想要赢乔远一次的心思就越发重了,似不报当年一箭之仇,以后修炼都会不舒服。</p>

    这……就是凌婉晨,永不服输的凌婉晨!</p>

    她的坚韧与记仇,即便是乔远都不得不佩服,想了想,他仰天一笑,目中同样爆发出强烈的战意,右手双指成剑,向着凌婉晨一指反击。</p>

    没有动用一丝修为之力,两人凭借的都是纯粹的肉身。</p>

    凌婉晨美眸微微眯起,嘴角牵起一丝笑容,原本有所保留的力量全部迸发出来,划破空气,带出一阵音爆之声。</p>

    砰砰砰!</p>

    两人双指相接,并未传出太大的声响,可只是那股余力,却是在洞府内引起了一阵风暴,四周桌椅齐齐崩溃爆开,地面猛然一震,他们脚下的地板竟齐齐碎开了蛛网般的裂缝。</p>

    一股大力袭来,乔远只觉食指与中指指骨快要碎裂,血肉将要崩溃,可体内战神血脉强行运转下,还是将这股劲力分散到了全身各处,他脸色有了刹那的红润,蹭蹭蹭退后三步,体内气血翻涌,竟在一击中完全落入了下风。</p>

    当然,这其中有乔远不舍伤害凌婉晨,故意留手的缘故,但就算再留手,能一指便将其震动气血不稳,这足以说明凌婉晨的肉身之力有多强,也侧面说明了战神诀这门功法的强悍之处。</p>

    “再接我一掌!”</p>

    凌婉晨没有给他太多震惊与思考的时间,娇喝一声,再次出手,这一次她变指为掌,呼啸之声更加剧烈,同时还带出一股劲风,尚未临近,便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若是换了其他元婴初期修士,在这一掌下,恐难以生出反抗的心思。</p>

    乔远神色微变,暗暗叫苦,不得不调动全身气血之力,再次抵抗她的进攻,不过这一次他却不是直撄其锋,而是边向洞府大门退去,边做防御。</p>

    刚刚一指对抗,就险些让洞府崩溃,可以想象,若再硬碰硬,以后乔远和凌婉晨便“无家可归”了,因此他才不得不向后退去。</p>

    可这一退,落入下风不说,凌婉晨更是有些不满,好不容易燃起的斗志,她可不希望还没过两招,就匆匆收场。</p>

    速度再快一分,还未等乔远退出洞府门外,凌婉晨便直接一掌与他对上。</p>

    轰的一声巨响传出,洞府大门直接被乔远撞开,他整个人似被一座大山撞击,在那一掌下,疾驰向后倒飞而去,直至落在山谷中心,这才勉强停了下来,可其面色却是一红,嘴角慢慢溢出了一丝鲜血。</p>

    凌婉晨见状,目中闪过一丝担忧,可只是瞬间,这担忧便被压下,再次被强烈的战意取代。</p>

    “你行不行?一脉之力可不仅限于此,你赶快运转战神诀,将血脉凝聚出来。”</p>

    听到她的话,乔远目中闪过明亮之芒,之前他还不太清楚一脉之力的具体用法,可现在却是明白了。</p>

    缓缓闭上双目,乔远全身一震,战神诀急速运转起来,体内血液加速循环,一滴滴精纯的战神血脉被他强行挤压,凝聚在了右臂血管之内。</p>

    若此刻将他的衣袖掀起,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右臂皮肤之下,正有一条粗大的红色线条急速蠕动,好似有一只红色长虫在里面钻来钻去,欲要破体而出。</p>

    “这就是……一脉之力?”</p>

    乔远神情一震,顿时从心底深处生出了一股强大之感,似此刻自己的右臂不再是手臂,而是化作一柄无坚不摧的重锤,就算是这五月峰,在自己全力一拳,也要颤抖崩塌。</p>

    他目中露出滔天的精芒,战意迸发,蓦然抬头看向凌婉晨,紧紧握住右拳,跃跃欲试之意表露无疑。</p>

    “来,让我看看你的一脉之力。”</p>

    凌婉晨目中同样有滔天的精芒爆出,战意比他只强不弱,微微一笑,说完这一句,便举起右拳,整个人似化作一把出鞘的利剑,直奔乔远而去。</p>

    二话不说,乔远左脚一蹬,速度比之更快的冲了上去,气势如龙,可却敛于周身,看起来倒像是一柄磅礴浑厚的重锤。</p>

    一人如剑,一人似锤,虽没有动用半点修为,但仅仅是肉身之力,便在这山谷中掀起了一场浩大的风暴,甚至还扩散出去,影响到了小半个五月峰。</p>

    此刻山谷内,只有展瑶与月婵在闭关修炼,绮云与胡玉这些天一直在外忙活双修大典的事情,风暴掀起之时,两女即便一心沉浸在修炼中,还是察觉到了外面的震动。</p>

    “发生了什么事?乔大哥……”</p>

    展瑶蓦然睁开了双目,脸上露出焦急与担忧之色,连忙关闭阵法,一晃之下,立刻冲出了竹屋。</p>

    同一时间,月婵也被惊醒,瞬间冲了出来。</p>

    看见山谷内的情况,两女顿时一愣,显然都没想到引起如此大动静的不是别人,竟是乔远与凌婉晨,且看他们的样子,似针锋相对。</p>

    乔远与凌婉晨没有理会她们,目中只有对方,速度达到最快,两只充满了开山之力的拳头,轰然碰撞在了一起。</p>

    轰!</p>

    一声巨响骤然传出,掀起音波的同时,一股气浪急速散开,顺着两人拳头相碰之处,卷起漫天烟尘沙土。</p>

    沙尘瞬间将两人的身影遮掩,展瑶与月婵睁大了眼,也反应过来,他们只是在切磋,并非闹了矛盾。</p>

    只是……这切磋的动静未免大了一些,两女清晰的感受到脚下的大地震颤不已,四周山峰更是有不少山石滚落,似山要崩,地要裂。</p>

    这动静并非局限于山谷内,传到外界,立刻便惊动了不少弟子长老,让他们齐齐飞出,向着此地而来。</p>

    “怎么回事?莫非是敌袭?”</p>

    “不可能,我五月峰的护山大阵最为坚固,怎么可能有敌袭!”</p>

    “这股震动的源头……好像是……乔长老的山谷?”</p>

    连景山正在向绮云与胡玉布置任务,此刻感受到山峰的震动,齐齐神色一变,连忙飞出。</p>

    乔远与凌婉晨没想到,因为他们这一次切磋,整个五月峰有小半的人都被惊动了。</p>

    而他们赶到山谷外,目光齐齐凝聚过去时,正好看见,一袭白衣的乔远面色红润,飞速倒退而回,在空中直接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似身受重伤。</p>

    “啊!那是乔长老,他……他怎么……”</p>

    “谁敢在五月峰伤乔长老?到底怎么回事?”</p>

    众人齐齐一愣,随即便是阵阵哗然之声喧嚣而起,同时,还有数股强悍的威压爆发出来,似看到乔远受伤,极为愤怒。</p>

    “小师弟,你……”</p>

    “师父,你怎么了?”</p>

    “公子……”</p>

    连景山、绮云还有胡玉齐齐飞出,立刻便来到了乔远身边,个个面露担忧,更有愤怒。</p>

    烟尘弥漫,事发又如此突然,他们根本没注意到乔远的对手是谁,也根本不管对手是谁,似只要敢伤乔远,他们就算拼了所有,也要为其报仇。</p>

    展瑶与月婵同样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她们没有那般愤怒,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烟尘内一眼,又脸露同情的摇了摇头,没有多说。</p>

    乔远苦笑轻叹一声,挥手示意连景山等人不要在意,他没有想到,自己尽了全力,完全激发了一脉之力,在肉身上还是不如凌婉晨,且差距还不小。</p>

    “这就是将战神诀修炼到二脉的力量吗?果然惊人,比我以前的未修炼肉身前,不知要强悍多少倍。”</p>

    他内心感慨,脸上的苦涩一扫而光,展现的则是浓浓的期待与兴奋,似迷路的人找到了前行的方向。</p>

    “师父,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被伤了心神?”</p>

    绮云有些疑惑乔远的神色变化,走上前急声问道,甚至她都有些怀疑乔远是不是被打坏了脑子。</p>

    可就在此时,此地再次掀起了阵阵哗然之声,这些声音不是因为乔远,而是因为从那烟尘中缓步走出的一个红衣女子,凌婉晨。</p>

    “居然……居然是凌长老打伤了乔长老,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p>

    “他们不是要结成道侣了吗?消息都传开了,莫非两人吵架了?”</p>

    “吵架?这阵势能是吵架的样子,我看定是乔长老惹凌长老生气了,他们才打起来的。”</p>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夫妻打架都能见血,还差点将山谷洞府给毁了,三月峰的暴力女……”</p>

    议论之声惊天,其中有一名筑基期弟子更是想起当年凌婉晨在三月峰的外号,可他只是提了一嘴,就感受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顿时将他吓得肝胆俱裂,仓惶而逃。</p>

    “咳咳……原来是家事,小师弟,那你多保重,师兄我先走了。”</p>

    “师父,徒儿还有事要办,就不能照顾你了,你……你最好还是向师娘服个软,不然……不然……唉!”</p>

    连景山轻咳两声,说完便向着凌婉晨干笑一声,转身离去,而绮云则是在乔远耳边劝了两句,最后更是极为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长叹一声,拉着胡玉匆匆离去。</p>

    数息之间,此地围观的数百人一哄而散,每个人临走前都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对着乔远一阵摇头,似是预感到以后的五月峰不会太平了。</p>

    他们在走之前,都清晰的看到乔远不仅吐了血,在腰下还有一处位置高高鼓起,似……被打了。</p>

    “天呐!这家暴也太可怕了!”</p>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