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四十一章你做主便可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看见他们这幅表情,这番言语,乔远彻底愣住了,想要去解释,可自己这副样子,不说解释不解释的清楚,就算能解释清楚,也没有多少人会信。

    “家暴?”

    乔远脸色难看,抬头看向唯独还留在这里的展瑶与月婵,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去,脸面都已经丢了,再与她们俩解释也没什么用。

    不过展瑶与月婵都亲眼目睹了刚刚的一幕,知晓乔远与凌婉晨只是切磋,心思并没有想歪,只是暗叹凌婉晨的肉身竟强悍至此。

    “乔大哥,你没事吧,疼不疼?”

    展瑶目中露出复杂之色,最终还是走上前,关怀的询问了起来,说完她还瞥了一眼乔远肿起的屁股,心中有些恼怒。

    乔远喜欢凌婉晨,选择了她,展瑶可以不在意,可却不能眼睁睁的看自己的乔大哥任人欺负,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此次事情,身体上的伤倒不算什么,主要是脸面上挂不住。

    乔远摇了摇头,暗叹一声,他也没想到两人只是随意切磋,便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不过想了想,败在自己女人手中,丢人是丢人,可也没什么。

    “哼!”

    这时凌婉晨也走了过来,平日展瑶还对她颇为客气,可此刻却是狠狠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

    月婵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对着乔远点了点头,便立刻回到自己的竹屋,开启阵法,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举动。

    “小瑶,我和你乔大哥只是随意切磋而已,刚刚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这才伤了他,你别生气了。”

    凌婉晨自知理亏,脸色微微一红,收敛了自身锋芒,向着展瑶轻声解释起来,说完她还一脸愧疚的向乔远道了歉,这才平息了展瑶的怒意。

    凌婉晨很聪明,且十分懂得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她很清楚展瑶在乔远心中的地位,就算比不过自己,也差不了太多,只是乔远对两者的感情不一样,所以在凌婉晨心中,展瑶的位置也很重,这种时候,考虑她的感受,甚至比考虑乔远的感受还要重要。

    乔远见凌婉晨如此照顾展瑶的感受,心中顿时生出感动,看向她的眼神柔情更多,随后他转头看向展瑶,也微笑劝慰了起来。

    “小瑶,你别怪婉晨,切磋之事,难免误伤,且我根本就没什么大事,就算被其他人误会,我也不在意。”

    听乔远都这么说了,展瑶也不好再怎么样,只是关怀的叮嘱了几句,这才回去继续修炼。

    “走吧,回去我给你涂点药。”

    事情闹的这么大,想再比试却是不太可能,凌婉晨轻叹一声,拉着乔远便向着洞府走去。

    休息了两日,待乔远外伤彻底好了,两人这才再次出来,一同向着五月峰顶而去。

    之前凌婉晨出关时,凌如渊便交代过,等乔远出来后,几人要一起商议一下双修大典的事情,此事不可马虎,两人都极为重视,不说全程督促,一些重点也需要他们两人的意见。

    只是两人走在路上时,一旦碰见五月峰的弟子长老,那些人虽表面上还是如往常般恭敬,可看两人的目光再没有了之前的羡慕,而是带着同情与惧怕。

    “你们听说了吗?前两天乔长老与凌长老大打出手,打的头破血流,半个五月峰都差点崩了,那一战太惨烈了,我们去的时候,乔长老都吐血了。”

    “真的假的?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乔长老与凌长老情比金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你那天外出不知道,当时足有数百人看见了,说是乔长老……外面有别的女人,被凌长老知晓了,所以……”

    乔远与凌婉晨路过一处讲经广场时,正好听见广场上有不少弟子正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前两天的事情,那些话语落入两人耳中,凌婉晨的脸色还好,可乔远的脸却是一下子黑如锅底,若不是自己身份摆在那,他定要将那胡说八道的弟子抓来,狠狠教训一顿。

    “咳咳……都不去修炼,在这胡说八道什么,下次再让本长老看见,定要重重处罚尔等。”

    眼见那些人没有注意到自己,乔远立刻猛地咳嗽两声,声音如寒风般呼啸而去,将那些人吓了一跳。

    当众人看到说话的是乔远,且凌婉晨还如小鸟般依偎在其身旁,正似笑非笑看来时,所有人立刻打了个寒颤,皆胆战心惊的见礼,仓惶而逃,在逃走时,大部分人都恨恨的瞪了一眼那胡说八道之人,心中早已将他骂的狗血淋头。

    经过这档子事,乔远也不愿慢悠悠的行走,再听到那些流言,他直接与凌婉晨化作一道虹光,瞬间便来到了五月峰顶。

    古封府一座厅堂内,此刻这里除了段天固、凌如渊几人外,一月峰燕尘子、曲枫,二月峰卓琴心以及三月峰红裳童子等几位长老居然也来到了此处,看他们的阵势,似一点也不像是来商议双修大典一事,毕竟此事虽重要,但也不至于惊动四位峰主。

    乔远与凌婉晨刚一踏入厅堂,就察觉到了不同,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目中的疑惑,可他们却没有立刻询问,而是施礼过后,直接坐在了连景山的身边。

    段天固等人也没有直入主题,而是脸带笑容的与乔远、凌婉晨嘘寒问暖了一番,问了一下修炼的进展,而凌如渊则是始终含笑看着二人,目光时而落在乔远腰后,显然他也听说了前两天的事情,对此,凌如渊苦笑的同时,又十分满意,从这件事来看,乔远还是十分疼爱凌婉晨的。

    看着他们不停地卖关子,打哈哈,乔远明白段天固等人接下来要商议的事恐怕不小,且与自己的双修大典有不小的关系,这让他心中微沉,想了想,还是主动提了起来。

    “师尊,弟子与婉晨的事情其实不用如此铺张,何故劳烦这么多长老挂念,弟子实在心有不安。”

    “小远,你与晨儿都是宗门的天骄栋梁,结为连理,乃是宗门的头等大事,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好久没有遇见这种大喜事了,自然要沾沾喜气,不过,你也知道东海战场的事情,此事牵扯甚大,未来必将卷起一场风暴,我月河宗不可能独善其身,所以为此,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做好准备。”

    四位峰主互相看了看,最终还是让段天固开口解释,他暗叹一声,神色有些复杂。

    乔远与凌婉晨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可心中却是各自有了猜测。

    段天固没有停歇,缓缓将他们之前商量过的“关于震慑其他宗门势力”的事情说了出来。

    此事所有人都认为对双修大典并没有负面影响,反而因为震慑一事,还可以让乔远与凌婉晨的声名更盛,只是段天固却不这么想,当初草灵谷他便利用过乔远一次,若此次再借助双修大典做事,难免会让乔远误会,让其寒心。

    只是这一次,乔远虽皱了皱眉,但也知道此事对宗门很重要,且不可能是段天固做主,不但需要四位峰主点头,最重要的还是南松子的态度。

    想了想,他也觉得与双修大典比起来,震慑其他宗门势力更为重要,只是如此做,双修大典就变成了次要之事,这样未免对不起凌婉晨,毕竟双修大典对于他们的意义极为重大。

    “婉晨……”

    乔远转头看向凌婉晨,目中露出愧疚,缓缓用力握紧了她的玉手。

    未等他说完,凌婉晨便微微一笑,主动开口说道。

    “此事……你做主便可。”

    虽然她极为看重双修大典,但却知道,与这些虚礼比起来,乔远的态度最为重要,平日里,她可以任性,可以胡闹,可在大事上,凌婉晨绝对尊重乔远的选择,也完全以他为主心骨,乔远说什么,便是什么。

    “师尊,既如此,此事我们没有异议,只是如何震慑,需要好好商酌一下。”

    乔远目中柔情更多,不用道谢,立刻转身向着段天固开口。

    他可以允许宗门以自己的双修大典作为震慑的场合,可却必须要了解清楚他们的计划,掌握一切,以防任何意外发生。

    见他们两人表态,段天固、燕尘子等人立刻大喜,纷纷起身,向着乔远一抱拳,红裳童子更是直接开口,表达了他们的态度。

    “这个自然,本来我们就打算与乔师弟一同商量,最好能让你掌控主动权,借师弟之手展现我月河宗之威,以震天下群修。”

    此事算是初步商定下来,可南松子一直未归,化魂期修士向来神出鬼没,众人也没有多想,就先开始制定计划。

    一时之间,厅堂内喧闹无比,每个人都发表了意见,并将双修大典的时间也暂时定了下来,此事因为不是单纯的典礼,需要准备的颇多,邀请的人员也需要郑重考虑,所以时间上会花费的久一些。

    “若太上长老回来,且他老人家同意此事,那大典便定于一年之后,若事情再有变故,大典便看情况推迟或者提前,不知诸位可有异议?”

    段天固起身开口,声音朗朗传出,厅堂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乔远与凌婉晨则相视一笑,一年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一次闭关而已,实在算不得久。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