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四十五章一纸喜帖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南松子归来之后,短短半个月内,便将四位峰主的计划,修改的同时加以细化,整个月河宗再次陷入了忙碌之中,无数弟子被调动起来,为这场盛大的双修大典添砖加瓦,更有不少长老齐齐离开宗门,前往各门派,各修真家族,各散修势力,送上了双修大典的请柬。

    直至此刻,月河宗才算第一次公开表露此事,且邀请人员之多,几乎涵盖了南泰所有宗门势力,就连海外一些dao屿势力,也收到了请柬。

    如此大动作,震动了整个南泰,也让各势力猜测不断,纷纷犹疑要不要前去观礼。

    对此,月河宗没有强求,他们相信有这种犹疑的都是一些偏远地区的小势力,如日河宗、星河宗等大宗势力,绝对会派人前来。

    此刻,在楚水国北部区域,一道长虹划破天空,向着东南方向飞去,在那长虹飞来之地,存在一个庞大无比的山门,这山门之后正是日河宗的宗门所在。

    日河宗主峰大殿中,此刻正聚焦了数十名修士,那些修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形相貌不一,可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惊人至极,显然都达到了元婴期的层次。

    其中一位白发黄袍的老者,身上气息最为浑厚,他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手中拿着一张大红色的喜帖,蓦然开口。

    “诸位师弟师妹,在今多事之秋,月河宗如此大张旗鼓的举办两位元婴期修士的双修大典,此事你们怎么看?”

    “掌座师兄,师妹认为,月河宗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乔远。”

    人群中,一名神色冷峻的黑衣女子一步走了出来,她的出现,立刻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此女乃是日河宗专门负责情报的长老,若论有什么看法,当然以她的看法最有力度。

    “此人之前几乎并没什么声名,甚至连经历都是一片空白,楚山密林一战,他好似横空出世,力挫元婴大圆满修士,从此名震南泰,而之后不久,他又在万战山脉,独闯宋家,杀戮数位元婴期修士,还从据说已达到半步化魂的宋家老祖手中逃脱,而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其道侣,那位战神传承者凌婉晨。”

    “如今月河宗如此高调,显然是要借此将乔远的声名推到最高点,如此一来,在明面上,宋家不可能再对乔远出手,而他暗中的敌人,也会多一些顾虑。”

    众长老听见这席话,皆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就连那名发问的白发黄袍老者,目中也有明亮之芒闪过。

    他们都是心思深沉之辈,看问题往往比一般人看得更加透彻,这双修大典在他们看来,就是月河宗为乔远立名的一个场合。

    毕竟如此天骄,任何一个宗门得到,都会对其加以保护,而这种保护,便是借以隆重的双修大典,表明月河宗对他的看重,让一些心怀叵测之徒打消对乔远的歹意。

    有如此想法的,并不仅仅是日河宗一家,星河宗、月水宗等宗门的高层几乎也是这么认为,显然乔远的崛起,让他们感受到极大地压力,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反而因此忽略了东海方面的原因。

    “乔远?老夫这次倒想亲自去看看,这月河宗新一辈的天骄,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那白发黄袍的老者目中有寒芒一闪而过,沉声说道。

    日河宗与与月河宗的关系向来就不怎么和睦,如今月河宗又出了这么一个惊艳的人物,作为老对手,他们自然不乐意见到。

    只是乔远已经成长起来,想要将其扼杀,极为艰难,再加上有月河宗保护,除非是化魂期修士出手,否则乔远日后定将一飞冲天,甚至说不定,还会威胁到日河宗。

    感受到白发黄袍老者话语的中的杀机,立刻便有几位年纪较轻的元婴期修士先后走出,目中皆有倨傲之意,主动请命一同前往月河宗。

    他们都是日河宗的天骄之辈,早有听闻乔远的事迹,不过也只是听听而已,对于乔远以元婴中期修为毁去元婴大圆满修士肉身之事,根本不怎么相信,即便当时见到那一幕的人不少,可毕竟没有亲眼所见,这些人打心底里认为,此事要么有所夸大,要么就是乔远使用了某种逆天的宝物,偷袭所致。

    日河宗的一幕,星河宗、月水宗也在发生,虽略有不同,但这三宗高层的态度都差不了多少,都对此事颇为重视。

    时间流逝,随着月河宗长老的陆续归来,其他三国十二宗门以及各大修真家族等势力,也收到了请柬。

    对此,各势力态度不一,有人友好相待,当场便表达了将会前去观礼的意愿,而有的势力态度冷淡,甚至有几股山高水远,较为狂傲的势力,直接当场拒绝,让前去送请柬的长老极为气愤。

    宣明国北部,合欢宗,万花宫深处的一片花海之中,一名白裙女子速度极快,带起一阵狂风,落在了花海中心那唯一一栋阁楼前。

    那白裙女子没有立刻入门,而是站在门口,恭敬一拜。

    “宫主,清莲求见。”

    “何事?”

    话语传入其内,等了好一会儿,其内才传出了一阵极为柔和的声音。

    清莲那张始终清冷的面容,不同以往的,竟始终覆盖着一层阴霾,她犹豫了片刻,暗叹一声,翻手取出一张大红色的喜帖,送入了阁楼之内。

    自从前段时间如岚得到乔远的消息后,她便似完全变了一个人,整日在花海阁闭关不出,万花宫的一切大小事宜几乎全都交给了清莲与千红两位殿主,不再过问一切,好似……心灰意冷。

    清莲了解乔远与如岚的关系,自然知晓她这般变化的原因,有心劝慰开解,可她本就不是擅长言辞之人,实在不知该如何劝慰,只能暗中打探乔远的消息,希望能对如岚有所帮助。

    可这段时间,从月河宗传出的消息……实在算不得什么好消息,特别是前两日,月河宗来人,送上了一张喜帖,这喜帖瞬间破碎了她心中的一丝希冀。

    说实话,在看到喜帖的瞬间,连她都觉得有些难受,烦闷,可这种情绪,在经过一日的调整后,彻底被她压在了心底,清莲考虑了很久,这才决定将喜帖送到如岚这里,她既希望如岚看到喜帖后,对乔远死心,又希望如岚能立刻出关,前往月河宗。

    带着这种复杂又矛盾的心绪,清莲在门外等待了许久。

    阁楼内,一间弥漫幽香的闺房之中,如岚盘膝坐在软塌之上,手中紧紧捏着一张喜帖,那喜帖的鲜红,好似她心口滴落的血液,痛的她身躯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萧远……你心里的那个人是她吗?凌婉晨,很好听的名字,想来她定是个很美很温柔的女子。”

    沉默了许久,如岚绝美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苍白无力的笑容,轻声自语,随着一个个字音蹦出,其眼角立刻便控制不住的有两行清泪滑落,滴答一声,落在那鲜红的喜帖上,晕开了水墨字迹,好似一朵黑色蔷薇悄然盛开,透着一股浓浓的悲伤。

    轻叹一声,她缓缓闭上双目,再次睁开时,双眸一片清澈,隐隐可见,其内竟有诡异之芒一闪而出,透着一股冷漠无情之意,与刚刚相比,似完全换了一个人。

    翻手合上喜帖,如岚取出一只龙凤钗,将其与喜帖一同抛出了阁楼,淡淡传出话语。

    “清莲,替本宫将此钗交给他,算是我送给他的贺礼。”

    清莲接过喜帖与龙凤钗,目中闪过一丝失望,想要说些什么,可其朱唇动了动,却是没有话语传出,最终那到了嘴边的话语化作了一声轻叹,清莲转身离去了。

    万战山脉宋家,宋家老祖拿着喜帖,神色怒不可遏,直接一拳轰在了一座山峰之上,轰隆隆的巨响传遍方,惊动所有宋家族人心神颤抖,跪伏在地,不停叩头。

    那山峰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直接爆开,化作无数砂石迸溅开来,让这片天空都阴暗了下来,似宋家老祖如今的心情。

    “乔远!坏了老夫的大事,别说是南松子,就算整个月河宗加起来,也保不住你!”

    宋家老祖仰天大吼一声,想起当年的事情,他便觉得甚为憋怒,恨不得立刻冲到月河宗,将乔远生生虐杀。

    “还有圣女,你逃不出老夫的手心。”片刻之后,他目中闪过一丝幽芒,冷笑低语,看向月河宗的方向,神色中充斥这一股志在必得的自信。

    三日之后,万战山脉有一道长虹冲出,直奔东面而去,看其前行的方向,竟是九封国封阳门所在,而这长虹的飞出,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就算是宋家仅剩的几位元婴期长老,也是如此。

    在月河宗送出请柬的这段时间,南泰似也被这场大喜事搅动的热闹起来,无论走到哪里,几乎都能听到修士议论乔远与凌婉晨,两人的声名一时之间达到了最巅峰,就连凡人城池中,时而也能听到少数人议论。

    月河宗内,所有人对此事乐于成见,上至南松子与四位峰主,下至各位弟子,而此事的两位主角,却始终在洞府内,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人前。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