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四十八章清莲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时之间,这喧闹的城池大门,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凝聚在了那花舟之上,准确的说,是花舟上的三道倩影。

    不过此地之人毕竟都不是凡人,虽惊艳那几名女子的美丽,但也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回过神来。

    城池内立刻走出一男一女两人,男的俊朗,一身蓝色长衫,正是易辰风,女子容颜俏丽,双眸灵动有神,不是别人,正是绮云。

    他们二人专门负责接待来自各大宗门的贵客,看这花舟来临时的气势,显然来者不是出自修仙家族。

    两人腾空而起,与那花舟齐平,易辰风神态自若,目光在那舟头的三名女子身上一一扫过,微微一笑,并没有因她们的美貌而出现任何失态之处。

    “在下易辰风,几位仙子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请随在下一同入城,为诸位安排居所。”

    那三名貌美女子神色冷淡,并未有任何回应,而是瞥了一眼花舟船舱,似是在等待什么。

    一时的冷场,让此地的气氛微微变得诡异了起来,可易辰风跟随连景山多年,处事向来沉稳,这点突发情况还是能自如应对,他一眼就看出,这三女应该不是正主,可他也不好以神识探查花舟船舱内的情况,只得将目光投向舱门,再次开口。

    “前辈既然来了,就请出来一见,也好让在下为诸位安排居所。”

    声音朗朗传出,并未发散开来,而是似有一股奇异之力,使其温和的传入了船舱中。

    可这次还是没有见人出来,那三名貌美女子也好似没听见他的话语,飘飘然的站在原地,如出尘仙子,不与俗世相容。

    绮云微微皱了皱眉,盯着那花舟,心底生出了一丝不悦,看这样子,这几人不是来砸场子的,便是故意如此,引人注目,抬高身价。

    一时之间,城门口的众多修士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有的人还露出了戏谑的笑容,似是很乐意看到月河宗在这种时候出丑。

    安静了许久,那花舟上的人还是没有回应,气氛越来越沉闷,压抑,此地的诡异也引起了城中不少宗门势力的注意,甚至还有几位月河宗的元婴期长老也赶了过来,神色虽不露丝毫,可眼中已有了寒意。

    这种场合,各方势力混杂,难免会有找事闹事之人,面对这种人,月河宗自然不会有丝毫客气,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强势将其镇压,以起到震慑的效果。

    绮云神色微冷,向前走出一步,瞥了那三位貌美女子一眼,目光最终落在舱门口,淡淡开口。

    “诸位道友既然来了,又何必堵在门口惹人围观,还请收了飞行法宝,随小女子与易师兄一同进城,为诸位安排居所,不然……就请诸位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这番话可谓说的极不客气了,若是对方识趣,必定会顺着台阶下了,若对方真是来砸场子的,那他们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下方众多修士,包括城中诸多宗门势力,纷纷将目光凝聚在了此处,这并非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但却是第一次见到月河宗之人说出如此不客气的话语。

    “不知这些人是来自哪个宗门,竟如此嚣张,莫非是与月河宗有仇,故意来挑衅的?”

    “我看不像,若是有仇,这岂不是给了月河宗出手的机会,八成是这来人性格怪异,故意如此,想引起关注。”

    “李兄所言不错,看那三名貌美的小娘子似侍女一般,这舟船的主人很可能是哪个大宗门的纨绔少爷。”

    城中陆陆续续掀起了一些议论之声,这些声音虽不大,但也引起了一阵躁动,使得不少月河宗长老皱起了眉头,目中寒光更多。

    就在此时,那花舟上终于传来了动静,一声清冷如玉石撞击,悦耳似银珠落盘的女子之音悠悠从那船舱内传来了出来,让此地瞬间陷入了寂静。

    “绮云,别来无恙。”

    这声音传入绮云耳中,让她微微一愣,片刻之后,她脑中一个激灵,瞪大了双眸,死死的盯着花舟舱门,心跳似无限放慢了下来。

    她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

    与此同时,那始终被人关注的船舱,从其内并肩走出了两名女子,这两名女子出现的刹那,立刻便掩盖了此地几乎绝大多数女修的光辉,即便是那之前引起不少男修注目的三名貌美女子,在与她们比较下,也显得黯淡了许多。

    左边的女子一身白裙飘飘,淡雅至极,秀发如瀑,容貌绝美,其气质出尘脱俗,宛若误入凡尘的莲花仙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息,让人不敢生出任何亵渎的心思。

    她身姿曼妙,盈盈一握的纤腰在一根白色丝带的缠绕下,勾勒出了动人的曲线,只是这女子虽美,但神色太过冷淡,与其右边的女子比起来,缺少了让人心头火热的诱惑。

    那右边的女子,相貌同样绝美,只是这美,不是圣洁清冷,而是妩媚娇艳,看起来似一朵盛开的妖艳玫瑰,烈焰红唇,眼眸含春水,粉黛盛装,肌肤泛桃色。

    而最让人挪不开眼的,是她那大胆火辣的着装,以及勾人心魄的凹凸身姿。

    一袭红裙拖地,看起来遮掩的严密,实际上,随着她一步一动作,隐隐可见那红裙两边分叉,修长白皙的玉腿时而暴露在了众人视线当中,最让人血脉喷张的是,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短衣红衫,白皙光滑的小腹没有丝毫遮挡,甚至就连半抹酥胸都显露在外,火辣奔放,让一众男修呼吸急促,忍不住狂咽起了口水。

    以这二女的姿色,随便走出一个,便可以引起一片轰动,而今同时出现,一下子便使得小半个城池寂静无声,就连易辰风也愣在了当场,看着她们,神情有些恍惚。

    至于绮云,则是娇躯一震,双眸圆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白裙女子,心绪复杂至极。

    “清莲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请柬。”

    若是换了从前,她定会对绮云微笑,可今时今日,她实在笑不出来,反而神色越发冷淡,翻手抛出了一张大红色的喜帖,似不愿多说一句话。

    这白裙女子正是清莲,而那妩媚多娇的女子则是万花宫另一位殿主,千红。

    接过喜帖,绮云神色复杂,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她与清莲相识多年,自然知晓乔远与其似有些暧昧不清的关系,这种时候,清莲出现,难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绮云师妹,你们认识?”

    易辰风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他看向绮云问道。

    绮云点了点头,没有解释,深呼一口气,她强行压下心绪的复杂,挤出一丝笑容,再次开口。

    “清莲姐姐,既然来了,就别在这里站着了,还请随我进城。”

    清莲点了点头,千红则是妩媚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绮云,又对着易辰风抛了一个媚眼,这才收起花舟,随同他们一同向着城内走去。

    一路走过,那些围堵在城门口的修士立刻齐齐让开道路,可即便如此,他们的目光却是没有离开千红的娇躯,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她似乎并不在意,反而还很是享受,可清莲却是皱起了眉头,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目露邪念的男修,冷哼一声。

    这一声冷哼蕴含了元婴期修士的威压,顿时让大多数人清醒了过来,齐齐打了个寒颤,低下头不敢再那么放肆的打量。

    看见这一幕,千红掩唇咯咯一笑,千娇百媚的姿态,顿时让不少男修大呼妖孽,心中邪火一阵乱窜,就连易辰风都出了冷汗,连忙运转修为,压制住了心底的邪念,目中露出了浓浓的忌惮。

    “绮云,你师父呢?”

    几人走进城中,一路穿过街道,直至到了一僻静之处,清莲才再次开口。

    从始至终,绮云并未提及乔远一句,她怕的就是清莲来此,是为了找乔远,所以故意不提。

    实际上,以她对乔远的了解,很清楚这两人之间不太可能,可她也了解凌婉晨,若是在大典前一天,乔远来见清莲,难免会闹出什么误会,到时候他们吵闹事小,一旦影响了大典的举办,那事情就大了。

    绮云脑中念头百转,匆匆应付了一句,便脚步更快的向前走去。

    “师父……师父今天应该很忙,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哼,这时候他应该在陪新娘子,的确很忙,男人都是这般,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

    清莲微微皱起眉头,正准备开口,可一旁的千红却是抢先娇哼一声,冷嘲热讽的说了起来,

    这话音虽淡,但落在众人耳中,却是犹如石破天惊,一下子让绮云、易辰风等人齐齐变了脸色,一些在暗中关注的修士也纷纷睁大了眼,好似听到了什么劲爆的绯闻,脸上顿时出现了兴奋之色。

    只是千红话语还未说完,就被清莲强势打断,她今日来此,不是来闹事的,而是替如岚送一样东西,等东西送到乔远手中,明日一过,她便打算立刻离去,不愿在此地多停留一刻。

    就在此地不知如何收场之时,月河宗内却是有一道身影踏空而来,他浑身气息收敛,不露丝毫,周身似有扭曲之光存在,修为不到一定境界,难以察觉他的临近,甚至连身影都无法看见。

    此人……正是乔远。一时之间,这喧闹的城池大门,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凝聚在了那花舟之上,准确的说,是花舟上的三道倩影。

    不过此地之人毕竟都不是凡人,虽惊艳那几名女子的美丽,但也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回过神来。

    城池内立刻走出一男一女两人,男的俊朗,一身蓝色长衫,正是易辰风,女子容颜俏丽,双眸灵动有神,不是别人,正是绮云。

    他们二人专门负责接待来自各大宗门的贵客,看这花舟来临时的气势,显然来者不是出自修仙家族。

    两人腾空而起,与那花舟齐平,易辰风神态自若,目光在那舟头的三名女子身上一一扫过,微微一笑,并没有因她们的美貌而出现任何失态之处。

    “在下易辰风,几位仙子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请随在下一同入城,为诸位安排居所。”

    那三名貌美女子神色冷淡,并未有任何回应,而是瞥了一眼花舟船舱,似是在等待什么。

    一时的冷场,让此地的气氛微微变得诡异了起来,可易辰风跟随连景山多年,处事向来沉稳,这点突发情况还是能自如应对,他一眼就看出,这三女应该不是正主,可他也不好以神识探查花舟船舱内的情况,只得将目光投向舱门,再次开口。

    “前辈既然来了,就请出来一见,也好让在下为诸位安排居所。”

    声音朗朗传出,并未发散开来,而是似有一股奇异之力,使其温和的传入了船舱中。

    可这次还是没有见人出来,那三名貌美女子也好似没听见他的话语,飘飘然的站在原地,如出尘仙子,不与俗世相容。

    绮云微微皱了皱眉,盯着那花舟,心底生出了一丝不悦,看这样子,这几人不是来砸场子的,便是故意如此,引人注目,抬高身价。

    一时之间,城门口的众多修士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有的人还露出了戏谑的笑容,似是很乐意看到月河宗在这种时候出丑。

    安静了许久,那花舟上的人还是没有回应,气氛越来越沉闷,压抑,此地的诡异也引起了城中不少宗门势力的注意,甚至还有几位月河宗的元婴期长老也赶了过来,神色虽不露丝毫,可眼中已有了寒意。

    这种场合,各方势力混杂,难免会有找事闹事之人,面对这种人,月河宗自然不会有丝毫客气,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强势将其镇压,以起到震慑的效果。

    绮云神色微冷,向前走出一步,瞥了那三位貌美女子一眼,目光最终落在舱门口,淡淡开口。

    “诸位道友既然来了,又何必堵在门口惹人围观,还请收了飞行法宝,随小女子与易师兄一同进城,为诸位安排居所,不然……就请诸位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这番话可谓说的极不客气了,若是对方识趣,必定会顺着台阶下了,若对方真是来砸场子的,那他们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下方众多修士,包括城中诸多宗门势力,纷纷将目光凝聚在了此处,这并非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但却是第一次见到月河宗之人说出如此不客气的话语。

    “不知这些人是来自哪个宗门,竟如此嚣张,莫非是与月河宗有仇,故意来挑衅的?”

    “我看不像,若是有仇,这岂不是给了月河宗出手的机会,八成是这来人性格怪异,故意如此,想引起关注。”

    “李兄所言不错,看那三名貌美的小娘子似侍女一般,这舟船的主人很可能是哪个大宗门的纨绔少爷。”

    城中陆陆续续掀起了一些议论之声,这些声音虽不大,但也引起了一阵躁动,使得不少月河宗长老皱起了眉头,目中寒光更多。

    就在此时,那花舟上终于传来了动静,一声清冷如玉石撞击,悦耳似银珠落盘的女子之音悠悠从那船舱内传来了出来,让此地瞬间陷入了寂静。

    “绮云,别来无恙。”

    这声音传入绮云耳中,让她微微一愣,片刻之后,她脑中一个激灵,瞪大了双眸,死死的盯着花舟舱门,心跳似无限放慢了下来。

    她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

    与此同时,那始终被人关注的船舱,从其内并肩走出了两名女子,这两名女子出现的刹那,立刻便掩盖了此地几乎绝大多数女修的光辉,即便是那之前引起不少男修注目的三名貌美女子,在与她们比较下,也显得黯淡了许多。

    左边的女子一身白裙飘飘,淡雅至极,秀发如瀑,容貌绝美,其气质出尘脱俗,宛若误入凡尘的莲花仙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息,让人不敢生出任何亵渎的心思。

    她身姿曼妙,盈盈一握的纤腰在一根白色丝带的缠绕下,勾勒出了动人的曲线,只是这女子虽美,但神色太过冷淡,与其右边的女子比起来,缺少了让人心头火热的诱惑。

    那右边的女子,相貌同样绝美,只是这美,不是圣洁清冷,而是妩媚娇艳,看起来似一朵盛开的妖艳玫瑰,烈焰红唇,眼眸含春水,粉黛盛装,肌肤泛桃色。

    而最让人挪不开眼的,是她那大胆火辣的着装,以及勾人心魄的凹凸身姿。

    一袭红裙拖地,看起来遮掩的严密,实际上,随着她一步一动作,隐隐可见那红裙两边分叉,修长白皙的玉腿时而暴露在了众人视线当中,最让人血脉喷张的是,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短衣红衫,白皙光滑的小腹没有丝毫遮挡,甚至就连半抹酥胸都显露在外,火辣奔放,让一众男修呼吸急促,忍不住狂咽起了口水。

    以这二女的姿色,随便走出一个,便可以引起一片轰动,而今同时出现,一下子便使得小半个城池寂静无声,就连易辰风也愣在了当场,看着她们,神情有些恍惚。

    至于绮云,则是娇躯一震,双眸圆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白裙女子,心绪复杂至极。

    “清莲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请柬。”

    若是换了从前,她定会对绮云微笑,可今时今日,她实在笑不出来,反而神色越发冷淡,翻手抛出了一张大红色的喜帖,似不愿多说一句话。

    这白裙女子正是清莲,而那妩媚多娇的女子则是万花宫另一位殿主,千红。

    接过喜帖,绮云神色复杂,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她与清莲相识多年,自然知晓乔远与其似有些暧昧不清的关系,这种时候,清莲出现,难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绮云师妹,你们认识?”

    易辰风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他看向绮云问道。

    绮云点了点头,没有解释,深呼一口气,她强行压下心绪的复杂,挤出一丝笑容,再次开口。

    “清莲姐姐,既然来了,就别在这里站着了,还请随我进城。”

    清莲点了点头,千红则是妩媚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绮云,又对着易辰风抛了一个媚眼,这才收起花舟,随同他们一同向着城内走去。

    一路走过,那些围堵在城门口的修士立刻齐齐让开道路,可即便如此,他们的目光却是没有离开千红的娇躯,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她似乎并不在意,反而还很是享受,可清莲却是皱起了眉头,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目露邪念的男修,冷哼一声。

    这一声冷哼蕴含了元婴期修士的威压,顿时让大多数人清醒了过来,齐齐打了个寒颤,低下头不敢再那么放肆的打量。

    看见这一幕,千红掩唇咯咯一笑,千娇百媚的姿态,顿时让不少男修大呼妖孽,心中邪火一阵乱窜,就连易辰风都出了冷汗,连忙运转修为,压制住了心底的邪念,目中露出了浓浓的忌惮。

    “绮云,你师父呢?”

    几人走进城中,一路穿过街道,直至到了一僻静之处,清莲才再次开口。

    从始至终,绮云并未提及乔远一句,她怕的就是清莲来此,是为了找乔远,所以故意不提。

    实际上,以她对乔远的了解,很清楚这两人之间不太可能,可她也了解凌婉晨,若是在大典前一天,乔远来见清莲,难免会闹出什么误会,到时候他们吵闹事小,一旦影响了大典的举办,那事情就大了。

    绮云脑中念头百转,匆匆应付了一句,便脚步更快的向前走去。

    “师父……师父今天应该很忙,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哼,这时候他应该在陪新娘子,的确很忙,男人都是这般,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

    清莲微微皱起眉头,正准备开口,可一旁的千红却是抢先娇哼一声,冷嘲热讽的说了起来,

    这话音虽淡,但落在众人耳中,却是犹如石破天惊,一下子让绮云、易辰风等人齐齐变了脸色,一些在暗中关注的修士也纷纷睁大了眼,好似听到了什么劲爆的绯闻,脸上顿时出现了兴奋之色。

    只是千红话语还未说完,就被清莲强势打断,她今日来此,不是来闹事的,而是替如岚送一样东西,等东西送到乔远手中,明日一过,她便打算立刻离去,不愿在此地多停留一刻。

    就在此地不知如何收场之时,月河宗内却是有一道身影踏空而来,他浑身气息收敛,不露丝毫,周身似有扭曲之光存在,修为不到一定境界,难以察觉他的临近,甚至连身影都无法看见。

    此人……正是乔远。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