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五十一章墨阳子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    “乔远,你怎么了?”

    凌婉晨察觉到乔远的异常,一步上前,与他并肩而立,目光也落在了那中年文士身上。

    若没有先前那撕裂空间的一幕,她定会认为此人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可现在,她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更是在看到乔远这般神情变化后,心中生出了不妙。

    乔远神情恍惚,根本没有听到凌婉晨的话语,其心中掀起的大浪已然无法想象,脑海中渐渐出现了当年在华云城与林文墨相识的一幕幕,还有那一夜,林文墨一壶浊酒相送,留下的一首诗词。

    想到这种种,他突然又有了一丝释然,似乎林文墨另有身份,虽让他大为意外,但仔细想想,却又符合情理。

    “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他口中低喃,想起了当年在东林大陆落霞城御风阁顶,那梁柱上题的一句词,那句词正是他口中低喃的这句,原作者就是乔远眼前的林文墨。

    只此一点,便足以说明,林文墨不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乔远以前在东林大陆时,询问过那句词的来历,得知那句词已题下足有四千年,所以他并未联想到林文墨身上,现在看来,这林文墨非但不是普通人,且身份很可能极不简单。

    “南松子道友,今日大喜,何必发如此脾气,这让我等受邀前来的宾客,还怎么敢放心喝一杯喜酒?”

    那白衣中年文士出现后,并未立即看向乔远,而是目光遥遥投向月河宗山门,淡笑开口,说完他右手轻轻一挥,立刻将那股无形的威势化解,宋家老祖顿时大松一口气,向着他感激一拜。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可仔细思虑,却是不怀好意,暗含了挑拨离间之意,让城内的众人听见,难免会生出一种危机感,毕竟有化魂期修士参与,这喜酒喝的也不安稳。

    话语刚落,这天地间蓦然响起大笑之声,南松子一步迈出,直接无视距离,下一步便突然出现众人眼前。

    “哈哈……墨阳子道友言重了,本座只是化解争端,何来发脾气一说,倒是道友你,既早已来临,又何必藏头露尾,等到此刻才现身一见。”

    他出现的方式虽没有墨阳子那般震撼,但仅仅是站在那里,就似取代了天空,让所有人呼吸一窒,心绪不由紧张了起来。

    平日里,一位化魂期修士都难以见到,而今一出现,便是两位,这不得不让他们紧张、不安。

    而有不少大宗门的老怪,在听到南松子称呼的“墨阳子”时,纷纷心神一震,目中露出了无比凝重之色,这名号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响亮,可对于他们这种活了数百近千年的老怪,却是如雷贯耳。

    “诗仙墨阳子!封阳门最年轻、资质悟性最惊人的一位太上长老,居然连他都来了。”

    听到这个名号,乔远眉头不由一蹙,心中的震动也慢慢被压了下来,他相信这墨阳子就是当年的林文墨,绝不会有错,无论是相貌,还是神态都没有变化,特别是他身上的那股文人气,常人根本就不具备。

    墨阳子淡淡一笑,对于南松子巧妙化解并反讽的话语丝毫不在意,而是第一次转头看向了乔远,目中闪过一丝赞赏,点了点头。

    这番举动,似是熟人之间的打招呼,又像是长辈对于晚辈的一个肯定,让四周所有人惊诧的同时,又觉得疑惑,就连南松子与宋家老祖也目光微闪,看向了乔远。

    凌婉晨握紧乔远的玉手微微用力,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担忧,她看出来了,乔远与这个墨阳子定然认识,且应该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至于乔远本人,神色早已恢复如常,目光平静的与墨阳子对视,没有任何言语与多余的情绪,似他面对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陌生人。

    墨阳子虽是第一次看向乔远,但之前乔远剧烈变化的神色,却是被其收入了眼中,他脸上笑容更盛,眼里的赞赏与熟人的感觉消失不见,让人又觉得他们是初次相见。

    “二位小友想必就是此次双修大典的新郎官与新娘子,果然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实在让人艳羡。”

    “多谢前辈夸赞。”乔远抱拳一礼,神态不卑不亢。

    “哈哈……此物送你们,算作我的贺礼。”墨阳子爽朗大笑起来,抬手一挥,立刻便有两串晶光闪闪的珍珠手链飞出,落在乔远与凌婉晨身前。

    那两串手链很是美丽,其上共有珍珠九颗,分别呈现九色,每一颗珍珠都散发出莹润的光芒与不弱的灵性,一看就是等阶不低的宝物。

    “这小玩意名为比翼同心链,乃是西山洲一处海域的特产,虽不算太过稀奇,但胜在效果奇异,特别是道侣之间,若一人佩戴一串,无论相隔多远,都可通过此链感受到对方的位置。”

    “另外,你们还可将血液与神识融入其内,炼化之后,不仅可以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位置,甚至还可以时刻了解其身体状态,一旦一方受伤,另一方便可立即得知,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救援。”

    墨阳子见两人并未立刻去接那两串手链,微微一笑,不疾不徐的解释了起来。

    听完这番话,乔远与凌婉晨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心动,只是这东西毕竟出自化魂期修士之手,若墨阳子做了什么手脚,他们自然看不出来。

    “收下吧。”就在此时,南松子轻声开口。

    他神识一扫,便看出那两串手链并无任何问题,且就算墨阳子真想耍什么手段,也不会傻到在贺礼上做手脚,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送出。

    乔远点了点头,向着墨阳子道了一声谢,这才将那两串手链收走。

    而经过这番送礼,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松弛了下来,城内不少宗门势力纷纷大松了一口气,当然,也有一些人失望的摇了摇头。

    只是不管如何,刚刚乔远与宋家老祖的正面碰撞,却是深深地印入了每个人的心底,让人无法忘记,可以想象,随着今日结束,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一定会似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南泰各大势力。

    墨阳子随着南松子离去了,宋家老祖与宋家族长等人也在红裳童子与凌如渊的安排下,住进了城中,事情看似化解,可实际上,乔远已经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达到了此次计划的第一步。

    他的声名一时高涨,连带着凌婉晨也名声大噪,更是被不少战神后裔家族的族人追捧,那一声声高呼的“圣女”,响彻在城池中,带着崇敬与狂热,让人听之便为之振奋。

    宋家老祖一行人走在城中,听到那一声声“圣女”,他神色虽如常,可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贪婪。

    宋家族长面色难看,不去看四周之人,宋麟双拳紧握,近乎咬牙切齿,努力压制着心底滔天的妒火与恨意。

    在乔远没出现之前,他一度认定,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圣女,因为他是宋家的麒麟之子,是整个战神后裔家族最优秀的族人,无论从天资、还是血统上来说,他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可乔远出现后,一切都变了,变的如此迅速彻底,乔远抢走了圣女,更杀戮了宋家不少族人,甚至他在其面前都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最重要的是,圣女的心也在乔远身上,这让宋麟不仅在实力上感到绝望,更在情感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所以他恨,恨乔远的出现,恨乔远夺走了他的一切,夺走了圣女。

    宋麟在心里已不知将乔远诅咒多少次,甚至为了夺回一切,他哀求老祖,在这几年时间,提前进入祖庙,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终于将修为提升到了元婴中期。

    原本以为修为提升后,他就算无法战胜乔远,可那种巨大的差距至少被缩减了一些,但今日的一幕幕,再次让宋麟绝望了,甚至他的心底都不受控制的产生了一丝恐惧。

    “凭什么?凭什么他一出现便能夺走属于我的一切,我才是正统的战神后裔族人,他是什么东西,只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杂种,我不服!”

    宋麟在心中咆哮呐喊,双拳捏得咯咯作响,目中的怨毒已然化作腥红,似一头受到刺激的凶兽,即将失去理智。

    宋家族长感受到他的状态有些不对,眉头一皱,连忙一掌落在其后心,沉声开口。

    “麟儿,不要多想,小心走火入魔。”

    那一掌如一盆冷水浇在其头顶,顿时让其心中的一切愤恨与怨毒沉寂下来,宋麟面色有些苍白,点了点头,神色慢慢恢复了平静。

    这边暂且不说,城门外诸多月河宗弟子正在打扫战场,乔远与凌婉晨相视一眼,正准备携手离去,可就在此时,远处天边又有长虹疾驰而来,看起来是来参与大典的宾客。

    原本这种事,乔远不必理会,可这一次,他再次神色一变,身形立刻顿住,转身看向那道长虹,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丝笑意。

    凌婉晨见状,也同样转身看去,只见那长虹速度极快,里面似是一名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看不清晰容貌,可其背后背负的两把足有一人高的大刀,却是极为引人注目。

    另外,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惊人气势,让人依稀间,似是看到了一把斩天劈地的长刀呼啸而来,而不是一个人。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