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五十三章小师弟,小心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那是……毒蜥角与毒蜥牙,还有千足紫珠的妖丹,地涌金莲,这……这怎么可能,此人到底杀了多少四阶妖兽?”

    “大毒蜥,那可是不弱于深沼黑蛟的妖兽,还有千足紫珠,虽成年之后实力不如深沼黑蛟,但其具备的本命毒液,连元婴大圆满修士也不敢触碰,而且此珠一旦遭遇生死危机,便会极为果断的自爆毒囊,因这一点,几乎无人敢打此蛛的注意,往往遇见,都会立即避开。

    ”

    “最惊人的是,此人居然连地涌莲花都有,据说此花只有在最阴暗潮湿的地方才能生长,这种地方往往都是穷山恶水的险地,妖物众多,就算是元婴后期修士踏足,也是九死一生。”

    一时之间,城内外掀起了惊天的哗然之声。

    一些有见识的老怪纷纷眼红不已,盯着那些珍稀无比的材料,呼吸急促,又激动又震惊,若非此地是月河宗,恐怕定会有人按捺不住心中的贪念,直接上去抢夺。

    就算是月河宗的长老,也不由心跳加速,一阵口干舌燥。

    实在是那些材料,每一件拿出来都是有价无市之宝,黑蛟骨与黑蛟皮可以炼制成法宝,毒蜥角与毒蜥牙可以入药,千足紫珠的妖丹作用更多,至于地涌金莲,生服都具有奇效,就更不用说拿来炼丹炼药了。

    这还只是那众多材料中的数种,有不少甚至都无人认识,连乔远与凌婉晨也只认识那么几种,可听到四周的哗然议论之声,他们却是完全被震住了。

    “离江刚来南泰不久,虽不知他有什么经历,但想必极为凶险,这些材料他自己应该也不知道有多少价值。”

    想到这里,乔远倒有些不好意思收下这些贺礼,即便里面有不少是他也极为眼红之物。

    “离江兄,这些材料太过贵重,我取一件算作贺礼便可,其他的还请收回。”乔远看向离江,极为真诚的开口,他并未让离江收回全部,而是取走一件,如此既不驳了离江的面子,也让自己心里过意的去。

    只是离江似乎完全不在乎那些东西,竟看都不看,神色一片冷淡,也不回话,这态度就似自己丢出的不是一堆宝物,而是他懒得要的“垃圾”。

    这一幕落在那些眼红心动的修士眼中,立刻让他们狠狠抽动了两下脸皮,心中大呼败家子,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替离江收回那些“垃圾”。

    凌婉晨对那些材料也极为动心,特别是地涌金莲与一些妖兽之血,其中蕴含了大量的生机,若能得到,必能使他们修炼战神诀的速度更快一些。

    不过她明白乔远的心思,所以之前一直没有开口,如今见离江似乎不在乎那些东西,她便眼热的看向乔远,悄悄伸手在他腰间掐了一下,提醒他收下。

    乔远无奈一笑,也不再矫情,挥手间,将那小山般的材料统统收入了储物戒。

    在收走时,他还清晰的听见了四周不少修士粗重的呼吸声,要不是这里是月河宗门口,而乔远展现出来的实力又极具震慑力,恐怕那些人定会一拥而上。

    可就算如此,也有不少人犹豫了片刻,直接找到乔远,表明了想用灵石或者其他资源交换的意愿。

    对于这些人的请求,乔远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先说考虑考虑,毕竟那一堆材料虽珍贵,但大部分他都用不上,可以用来换取修炼战神诀的资源。

    另外,离江那里也有人上去套近乎,打算从其手中换取一些材料。

    在他们想来,离江能随手送出这么多好东西,其身上定然有更多更好的宝物,只是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股冷漠的气息,让很多人不太敢接近,想了想,大多数人还是觉得乔远好接触,所以与离江套近乎的人,不太多。

    而在离江眼中,修士只有弱者与强者之分,弱者他根本不会理会,至于强者,他也不会多说一句废话,直接露出战意,拔刀相向。

    对此,乔远十分头痛,那些被离江挑战的强者,亦是苦笑中直接被吓回了城中。

    经过这么一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离江就是一个只知道战斗的疯子,也就没有人再去接近他。

    片刻之后,乔远与凌婉晨将离江安排在了城中一处居所后,这才一同回到了宗门,两人携手飞过山门,宛若神仙眷侣,惹来无数艳羡的目光。

    “乔远,你刚刚去城中做了什么?”

    凌婉晨眉眼弯弯,双手环抱着乔远的胳膊,远处之人看起来她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可在乔远看来,她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明显有种笑里藏刀的意味,让人一看便不寒而栗。

    乔远心尖一颤,干笑两声,正准备打死不认,可凌婉晨却似猜到了他的心思,伸手揪住他的耳朵,眉眼间笑意更多。

    “你最好不要糊弄我?”

    转眼之间,两人消失在了众修士眼中,不知去向,也不知乔远有没有老实交代,但他们的身影与名字却是留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可以想象,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必将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遍整个南泰。

    另外,不少人心中渐渐有了不安的心绪,猜测不断,今日的一切不是结束,而是开端,宋家的张狂态度,墨阳子出现的时机,都无不让人联想深思。

    要知道,宋家隶属于月河宗,墨阳子乃是封阳门最年轻的太上长老,两者之间,关系暧昧,若是要有什么勾结,这后果不堪设想。

    而想到这一点的人不在少数。

    小家族小势力之人因此而惴惴不安,大宗门之人则心中警惕,纷纷动用各自手段,将消息传回宗门,唯有月河宗的弟子长老不怎么担忧,只是看向宋家的目光带了敌意,似已在心里将他们看成了叛徒。

    时间流逝,在月河宗长老的安排下,城外因战斗而造成的痕迹很快被抹去,一切恢复如常,再有宾客来此,若是不听那些议论之声,定然看不出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战斗。

    宗门内也恢复成了一片喜气忙碌的模样,所有弟子长老各司其职,进行着最后的准备。

    也就在此时,五月峰上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乔远段天固连景山等人见状,立刻赶到了山峰中段的一座大殿前,那里正是光芒的来源,月河宗的传送大殿。

    此殿乃是月河宗重地,集和了宗门内各种远近距离的传送阵,只有身居特殊任务,或者缴纳灵石贡献点才能使用这里的传送阵。

    “如此强光,定是超远距离传送阵,应该是大师兄回来了。”连景山脸上露出开怀的笑容,与乔远等人一同走入了大殿内。

    传送光芒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渐渐散去,随后那阵法内大步走出了数人,领头的正是一头银发飘飘,俊逸似仙的苏真。

    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见乔远等人,立刻先上前向着段天固恭敬一拜,这才看向连景山与乔远,目中露出鼓励与赞赏。

    在他身后的几人中,有一人也算是乔远的熟人,正是陆南。

    他神色颇为复杂,在听到乔远将要与凌婉晨结为道侣的消息时,说不清是什么心绪,只是时而会想起当年在草灵谷的一幕幕,想起一个叫做“曲云微”的少女。

    “也不知曲师姐在雷仙宗怎么样了?唉!若她听到这个消息……”陆南看着乔远,注意力却是不在其身上,脑中念头百转,感慨万千。

    “陆师侄,你怎么了?”

    乔远察觉到陆南的目光,见他神情恍惚,走上前问道。

    一下子,所有人都看向了陆南,他回过神来,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化作一声暗叹,神色恢复如常,向着乔远道了一声喜。

    “没什么,乔师叔,恭喜!”

    乔远不是忘旧之人,略一思索,他便猜到陆南心中所想,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了一个外表如冰,内心似水的少女,目中有复杂之色涌现。

    可只是片刻,他便散去了心中多余的心思,再次看向苏真。

    此次苏真回来,一是为了参加乔远的双修大典,二则是汇报一下这一年多来,东海的消息。

    据上次易辰风与绮云传回的消息,随着越来越多的残宝从东海战场飘出,已经有大半宗门势力察觉到了异常,更有不少一些宗门极为重视,派了大批人前去探查。

    东海的局势已越来越紧张,即便有苏真坐镇,仍然有不少其他宗门之人与月河宗弟子产生摩擦,他此次回来,便是打算请求太上长老,再多派一些人手过去,否则他们先前争夺的主动权将会慢慢被其他宗门取代。

    “小师弟,恭喜你与弟妹修得圆满,师兄此次回来,还有事向师叔祖汇报,就先不陪你们了,等明日,我定与你多喝几杯。”

    苏真与众人都见过礼后,这才走到乔远身前,拍了拍他的肩头,脸上始终带着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

    说完他便带着陆南等人,风尘仆仆的向着殿外走去,乔远也跟在后面,只是一路上,他再没有与乔远说话,其神色也冷酷了下来,更有一股若有若非的煞气在周身弥漫。

    等到苏真将要离开五月峰时,乔远才停下了脚步,目送着他们向着护月山飞去,可就在此时,其心神内却是蓦然响起了苏真的声音。

    “小师弟,小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