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五十五章祈天福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这一路,他们行走的路线都已被安排好了,时而可以看见一列列整齐的月河宗弟子巡逻而过。

    那些弟子年纪都不大,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全都是百里挑一的优异苗子,修为在那里宾客眼里,虽算不得什么,但资质却是让众人齐齐侧目,有微弱的议论声响起。

    这些暂且不说,如今护月山,大致分为五层,第一层,也就是护月山之顶,乃是南松子观礼之处,原本那里只会存在一人,可现在,却是多了一人,正是墨阳子。

    这两人端坐在山顶大殿最前方,始终在饮酒笑谈,丝毫不在意山下之事。

    在他们下方,有一座高筑的花台,那里则是乔远与凌婉晨举行双修大典的地方。

    花台下方,便是第二层位置,来自十六宗门的宾客都会被安排在此处,同时,月河宗的所有元婴期长老,也在这里。

    至于第三层位置,则在山顶与山腰中段处的一片广场上,所有来自修仙家族的宾客以及月河宗的金丹期长老都在那广场上。

    第四层位置在山腰处,第五层位置则在山腰下。

    五层位置,按修士修为与势力强弱划分,等级分明,若无意外,不可逾越,除非是宋家这等实力强盛堪比一个小宗门的家族,才能破例被安排在第二层位置。

    当所有宾客都落座之后,花台上蓦然出现一名身穿紫袍的老者,那老者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正是凌婉晨的师尊,凌如渊。

    他站在那里,身姿挺拔,看起来似回到了年轻之时,朗声高呼起来。

    “客落,请太上长老祈天福!”

    随着话语而出,天空上慢慢浮现出了一尊巨大无比的洪钟,洪钟摇晃,传出阵阵低沉的钟鸣之音,回荡在每一名修士的耳中,让凌如渊的话语似也有了一种静心宁神的奇异之力。

    祈天福,乃是这种盛大典礼之时才会有的一种特殊仪式。

    说白了,就是求一个好彩头,同时,让太上长老展现化魂境的道念之力,也算是给众人的一场造化,至于这造化,谁能把握住,就看各人的机缘与悟性了。

    话音落毕,南松子微微一笑,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看向墨阳子。

    “如此良辰吉日,墨阳子道友何不与本座一同祈求天福,求个好彩,顺便给这些后辈们一次感悟的机缘,若有谁能明悟一二,也算是我南泰之福。”

    “道友的提议……甚好!”

    墨阳子脸上始终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让人看不出其真正的心思到底是如何。

    南松子哈哈一笑,起身一步跨出,直接站在了花台之上,同时,墨阳子也跟随而至。

    看到两位化魂期修士同出,下方的众人立刻激动起来,就连凌如渊亦是目中露出精光,神色更加振奋。

    他前段时间刚刚突破至元婴大圆满,修为上已难以寸进,唯有感悟出自己的道念,才有可能踏入化魂境。

    而在感悟道念上,他完全没有任何方向,如今两位化魂期修士一同祈天福,展开道念意境,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一生难遇的造化。

    不只是凌如渊,燕尘子,卓琴心,红裳童子等等这些都快到了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全都激动的心神微颤,双目紧紧的盯着花台上的两道人影。

    五月峰上,乔远虽没有那般激动,但双目中却是爆出了明亮的精芒,有过上一次在禁阵塔山水墨画空间中听道的经历,他对于道念也有了一个模糊的认知,若是此次能明悟一些,对于他以后进阶化魂好处极大。

    至于凌婉晨,连景山,绮云等人,他们修为不够,距离化魂期太过遥远,根本接触不到这个层次,所以无法明白南松子与墨阳子同时祈天福是一场多么大的机缘。

    “南松子道友,此地你是主,在下就不好先出手了。”

    墨阳子微微一笑,向后撤出一步,退到了千丈外的花台边缘,与其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一位化魂期修士出手,便已惊天动地,若两位一同出手,光是那股气势,估计就会让人喘不过气来,所以南松子并未反对,他平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去看山下众多宾客,而是缓缓抬头看向明朗的天空。

    那巨大无比的洪钟早已消失不见,天空上万里无云,只有一轮初阳斜挂在东方,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也不见南松子做了什么,突然间,天上起了微风,初始这风很是微弱,台下之人几乎不可查,但也就是几个呼吸间,那风便越来越大,传出阵阵清铃之音,落入每一个人耳中,让他们脸上出现了沉醉与享受的表情,似四周有无数双柔软的手,在轻抚他们的每一寸肌肤。

    在这风中,南松子的身子慢慢漂浮升空,似要乘风而去。

    也就是此刻,他大袖一挥,袖口中蓦然飞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支小旗,那些小旗旋转间,围在其周身竟迅速化作了一片七彩祥云,在这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极为晃眼。

    也就是这祥云出现的刹那,此地方圆数千里的灵气竟全都受了牵引,向着月河宗汇聚而来,瞬间便化作了一股灵气风暴。

    最奇异的是,那祥云似拥有某种净化之力,竟将灵气风暴完全过滤了一遍,使其变成了不含丝毫杂质的灵气复苏之风,所过之后,百花齐齐盛开,鸟雀欢呼鸣啼,露出一派生机繁荣的景象。

    这还是只是其次,重要的是,只要是在月河宗内的修士,吸收了那灵气复苏之风,皆都是浑身一震,经脉通畅,修为各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就算是燕尘子等常年卡在元婴后期的修士,也激动不已,似那困住他们的多年的瓶颈即将被冲破。

    此事让所有人目中露出震撼与无法置信,这绝非元婴期修士能做到的事,甚至就算是墨阳子,也双目一凝,神色出现了变化,他自认……此事自己无法做到。

    “以阵法强行摄取天地间的灵气,加以炼化之后,滋养此地万物,此举就算是我,也难以做到,没想到南松子竟能做到这般。”

    实际上,南松子神色看似平静,可心中的压力却是极大,但为了一举震慑所有人,以及震慑墨阳子,他不得不如此。

    而为此他付出的代价极大,那七杆小旗,乃是他耗费了无数心血与资源才凝聚出来了阵旗,这一次用过之后,想要再用,就得再花费不知多少年的心血。

    五月峰上,乔远感受到那股复苏灵气之风,心中的震撼一点不比别人少,不过他早就知道这是南松子计划之内的事情,所以相比于其他人,其回神的速度比别人快了不少。

    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他张开大口,猛地一吸,瞬间便将五月峰附近的灵气吸来了小半,顺着其口流入经脉,化作自身修为。

    乔远不久前才刚刚突破,还没有时间巩固修为,如今有了这等机缘,其修为以极快的速度稳定下来,短短片刻间,就足以抵过他打坐修炼半个月。

    五月峰上,除了乔远,也就是段天固、胡玉几人,他们就算是平分此地的灵气,也足够让每个人都获得极大的好处,相比于护月山上成千上万的修士一起平分,这场大造化,可以说他们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当然,站在三月峰上的凌婉晨等人,收获亦不比乔远等人差。

    这场南松子给予的造化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月河宗内的复苏灵气之风才被吸收的一干二净,众人齐齐从打坐中清醒过来,有人狂喜,有人叹气,有人遗憾,亦有人目露感激,但更多的人却是震撼,直入心灵的震撼,甚至在这震撼中,还有了更多的敬畏。

    要知道,南松子这一次可是让上万修士强行提高了修为,若是平日里,他也能动用这种手段,那月河宗弟子的修炼速度,将会达到何种程度。

    此事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心里极不平静,虽然他们能猜到,这种逆天之法,就算是化魂期修士,也不可能频繁施展,但只要施展一次,月河宗的整体实力就会提升一次,这让各宗门势力之人不得不重视与忌惮。

    南松子静静悬浮在半空,神色依旧淡然平静,连一丝疲惫都看不见,似刚刚所做的一切,对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只是让人对化魂期修士有了发自灵魂的敬畏,可落在墨阳子眼中,其嘴角却是出现了玩味般的笑容,心中暗道。“看来月河宗早有准备,就是不知你们会让我震撼到怎样的程度?”

    大袖一挥,南松子将四周化作七彩祥云的小旗全部收走,目光落在下方,朗声开口。

    “祈天福,信天运,我辈修士,得为天佑,本座一生所修,乃禁制之道,以禁入道,以阵化魂,感悟天道,得道于天,还道于众生,能有多少感悟,全凭诸位自身机缘。”

    说完,他双手齐出,以一种肉眼根本无法看清的速度掐出道道印决,立刻便在这天地间凝聚出了一张无形的禁阵之网。

    这禁阵之网肉眼无法看见,神识也难以察觉,可众人只要闭上双目,其心神内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一张大网,大网似取代了天地,化作了所有人心中的全部,但只要睁开双目,大网便会立刻消失,再感受不到丝毫。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