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五十六章问心之世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这禁阵大网便是南松子道念意境的展现,常人虽能在心中感受到,但却无法明悟其中的玄妙,只是觉得这世界似被大网取代,而他们则化作了网中鱼鸟,会不自觉的生出一股失去的自由的压抑感。

    而对于那大网感受越清晰的人,压抑感便会越强,这与修为有关,也与神魂,感知力等等诸多因素相关。

    如宋家老祖,他已然到了半步化魂的境界,除了墨阳子,在场也就是他对于南松子的道念感受的最为清晰,同时他感受到的压抑感也最强。

    反之,那些山腰下的炼气筑基弟子,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感受,而且他们就算闭上了眼,集中全部精神去感受,也根本看不到那禁阵大网,修为层次差距太大,这世界在他们眼中反而简单许多。

    五月峰上,乔远与段天固皆感受到了南松子的道念意境,他们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就地盘膝而坐,闭上眼仔细感悟起来。

    连景山与胡玉虽修为不够,但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两人亦盘膝坐下,闭上双目。

    刹那间,整个月河宗完全陷入了寂静,不论是谁,皆都闭上了眼,就算是那些感受不到丝毫的炼气筑基弟子,也不甘心放弃这次机缘。

    唯有墨阳子一人,目光炯炯的看向天空,漆黑的双瞳中似倒映出了一条条细线,纵横交错,形成了一幅天地大网。

    “禁制之道,虽算不上天地大道,但也颇为特殊,除非能在道念上压其一等,否则想要胜过南松子,很难。”

    墨阳子心中低喃,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忌惮。

    暂且不说他,乔远闭上眼后,立刻便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禁阵大网,同时一股压抑感油然而生,让他忍不住想要冲破大网,只是这网似天地,岂是弱小的鱼鸟可以冲破的,在尝试了几次后,他发现别说是冲破大网,就算是靠近,也无法做到,似那大网看似就在头顶,实则距离无穷之远,以他的修为,还没有资格触碰。

    想通了这一点,乔远索性接受了自己是网中鱼鸟的事实,站在原地,抬头看去,其目光热烈,盯着那构成大网的一条条细线,半晌不眨一下眼,不动弹丝毫,似要看透其本质。

    “竟然不是禁制!那细线……那大网到底是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乔远心神一震,清醒过来,目中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他一直以为那大网乃是禁制阵法所化,可经过其观察与千百次推衍分析后,他就算再无法相信,也不得不接受现实,那大网的确不是禁制阵法,而是一种亦真亦假的虚无缥缈之物。

    “莫非这便是……道?道念?到底何为道念,何为道?月清,月寒,禁制……”

    随着思考越多越深,乔远脑中的思绪渐渐出现了混乱,但在混乱中,他又似抓住了一些东西,如同一团找不到头绪的乱麻,时而能看见引线,时而又看不到。

    就在这关键时刻,乔远心神中的禁阵大网立刻轰然崩溃。

    他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等再次清醒过来时,一切恢复如常,天还是那片天,万里无云,如一块铺展开来的蔚蓝色丝绸布匹,不起一丝波澜。

    南松子已从空中落在了花台之上,神色亦如那蓝天一样平静,若非四周之人的脸色都变化极大,恐怕那些未有多少感受的炼气筑基弟子都会以为刚刚什么都未发生。

    凌如渊脸上露出若有所悟之色,目中时而有精光闪过,但一闪之后,其目中又有了迷茫与疑惑。

    除了他,燕尘子等人也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明悟。

    毕竟能修炼到这个层次,说明其资质与悟性都不差,而缺少的就是机缘与造化,以及一些运气。

    花台之下的广场上,几乎所有人都苏醒了过来,可有一人还闭着双目,其一头银发垂落,神色平和,周身气息尽数敛入体内,明明坐在那里,可众人神识却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似他只是一道投影,并非真实存在,这种奇异又缥缈的感觉,让所有发觉之人,心神狂震,目中露出强烈的惊色,以及深深的羡慕。

    此人……正是苏真。

    “苏道友不愧是月河宗的一代传奇人物,今日若有明悟,来日月河宗必将再添一位擎天栋梁。”

    有倾慕苏真的女子,美目中露出惊艳之光,忍不住开口赞叹,让一众月河宗长老目中的羡慕立刻变成了得意与自豪。

    可在此时,那日河宗领头的老者,一捋胡须,微笑说道。

    “就是不知,今日的主角,苏道友的师弟乔远,又有多少明悟,比之他又如何?”

    这番话初一听没什么问题,可仔细想想,却是包含祸心,让不少月河宗长老脸上的得意瞬间消失,转而化作了阴沉。

    沉默了片刻,燕尘子等人正要开口反驳时,台上墨阳子却是一步跨出,出现在了花台百丈高的空中,右手一挥,其手中竟出现了一杆狼毫大笔。

    “祈天福,信天运,我辈修士,得为天佑,墨某修道七百余载,常入凡世,锤炼本心,遍阅九州人间,熟读四海书卷,故此感悟出了诗词文道。”

    随着话语而出,墨阳子右手抬起,双指操控狼毫大笔迅疾在天空中落下了一道道痕迹。

    以天为卷,以气控笔,以灵蕴墨,以神作诗,只是那么寥寥数笔,那蔚蓝的天幕上竟出现了一个个足有千丈大小的墨黑文字,连在一起,化作了一句诗文。

    “寻道常路,问心之世!”

    说是诗文,也并不太像,反而像是一种人生感悟,让人一看,就似在墨阳子身上看到了一个个重叠的虚影,那每一个虚影都是他经历的一生。

    墨阳子的道念与南松子的道念大不相同,不但那诗文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种玄妙的仿若大道的感觉,每个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就连山下的那些炼气筑基弟子,亦是如此。

    而且,那个大字渲染了整个天幕,月河宗外的城池中,那些没有资格进入宗门内的散修,亦能清晰的看见。

    这一幕让众人更加震撼,似心灵受到了冲击,一个个大字深深印入他们眼中,说不出什么具体的感觉,但就是觉得玄之又玄,高深莫测。

    南松子抬头仔细看了几眼那个大字,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墨阳子身上。

    “问心之世……据传这墨阳子擅长修炼分身,而其分身大多都不具备修为,而是普普通通的凡人,散落于世间各处,体悟百味人生,阅遍万卷诗书,以此历百世问心寻道,终成化魂。”

    他眼力不凡,看到的与别人所看到自然不同,那些重叠虚影并非不存在,而是墨阳子每一道分身的道念投影,从其上隐约可见有一道虚影,正是……华云城的林文墨。

    “此人不愧是封阳门数千年来最惊艳之人,居然真的以这种分身之法,凝聚出了如此厚重的道念,只是此法虽然巧妙,但也有弊端,分身太多,难免会让道念驳杂,不利于以后修炼。”

    南松子目中首次出现了凝重,内心喃喃,其背负身后的双手不自然的握紧了起来。

    五月峰上,乔远与段天固等人亦是抬头看向那个大字,神色各有不同。

    刚刚南松子的禁制之道毕竟颇为契合他们,可以感悟一二,而墨阳子的道念对他们来说,却是极为陌生,甚至他们都不知如何去感悟,只是看着那大字,看着那道身影,似被其深深吸引,无法自拔。

    “寻道常路,问心之世!……寻道?问心?”

    乔远目中露出迷茫与不解,低声喃喃,他听懂了墨阳子的话语,可却不知自己的道如何去寻,自己的心又如何去问。

    时间流逝,转眼一炷香过去了,墨阳子大袖一挥,袖袍如抹布一般,将那个字立刻抹去。

    天空再次恢复至碧蓝如洗,他一身白衣胜雪,不染纤尘,站在那里如谪仙临世,向着下方众人微微一笑,飘然落在了花台之上。

    这一次,所有人神色出奇的统一,皆是目露迷茫,没有一人能有所明悟,宋家老祖如此,燕尘子如此,那日河宗领头的老者亦是如此,就连刚刚睁开眼不久的苏真,也微微蹙起了眉,露出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也不知他是在思索南松子的禁制之道,还是墨阳子的诗词文道。

    没有人知道,就在墨阳子抹去文字,收回道念的刹那,五月峰上,乔远浑身一震,目中的迷茫顷刻散去,爆出了明亮的精芒。

    “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问心……问心……,回首便是初心,我的初心是……”

    一幕幕画面在他脑海中急速闪过,清风寨时的年少时光,第一次见到修士时的激动,曾壮志凌云的说过,要成为仙人,曾暗暗发誓,要弄清楚的自己的身世,找到自己那不知生死的父母,还有……那一个青涩年华的承诺。

    乔远缓缓闭上了双目,脑中画面越来越多。

    这一幕他自己感受,似只是单纯的回忆从前,可落在别人眼中,他便似进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周身气息收敛,一股缥缈玄妙之意萦绕周身,比刚刚苏真明悟,还要令人感受真切。

    也就是他闭眼的刹那,花台上,墨阳子似心有所感,蓦然转头,目光直指五月峰峰顶……那闭目的乔远。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