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五十七章炎龙与冰凤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问初心吗?能在我那具分身上有所明悟,也算是你我的一场缘分。”

    墨阳子嘴角露出莫名的笑容,目光微闪,并未表露出丝毫惊讶与意外。

    与此同时,南松子亦察觉到了一丝玄妙似道的气息出现在五月峰顶,他蓦然转头看去,一眼穿透无尽距离,看到了此刻状态奇异的乔远,目光一凝。

    半晌过后,他又转头看了墨阳子一眼,心中有了猜测。

    “此人莫非还有别的目的?”

    想起昨日,乔远第一眼见到墨阳子时的神色剧变,南松子已有七成把握肯定,乔远定与其分身有过接触,否则他绝不可能在此时有所明悟。

    因为别人看不出来,南松子却知道,墨阳子的道非同寻常,若非与其有过一段因果缘分,绝不可能触及其道的界限。

    这就好比,天空中的一片云朵,眼能见,却碰不着,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想要触碰,除非插上翅膀,或者等那云朵自行飘落。

    而今乔远便似站在了一座高山之顶,等到那云朵自行飘落至伸手可及的位置,碰触到了一丝。

    乔远的明悟,除了这两位外,便只有段天固等人有所察觉,他们惊诧的同时,也为他感到高兴。

    护月山上,随着南松子与墨阳子的离去,大典继续进行,祈天福之后,还有其他仪式,等这些仪式全部结束,到了正午吉时,才是乔远与凌婉晨登场的时候。

    “燃天香!”

    凌如渊再次回到高台之上,随着其朗声开口,花台上蓦然出现了九根足有一丈高的红色燃香。

    这一仪式需要月河宗所有弟子长老参与,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时辰,等天香完全燃尽,时间刚刚好,正值午时。

    凌如渊神色立刻振奋起来,目中精光大闪,清了清嗓子,用比之先前更加高昂的声音,朗朗开口。

    “吉时已到,有请我月河宗的……龙子凤女!”

    随着话语而出,天空上再次出现了那巨大无比的洪钟,钟鸣轰轰,带着其朗朗之音传遍月河宗内外,传遍方圆数百里每一个修士的心神。

    此时此刻,乔远已然清醒过来,心中虽还有些杂乱,但一听到那钟鸣,他却是立刻回过神来,强行压下了所有杂念,蓦然抬头看向护月山,再转头看向三月峰,目光灼灼,与凌婉晨投来的目光遥遥相接。

    “去吧!”

    段天固在其身后,脸上露出开怀的笑容,轻声开口。

    连景山与胡玉同样脸露笑容,柔和的看着乔远,目中蕴含了祝福。

    乔远点了点头,清秀的面容在阳光的映辉下,显得无比坚毅,气宇不凡。

    他蓦然抬起右手,只见一个玉盒躺在手心,深深看了一眼,那玉盒颤抖之下,慢慢化作了点点晶芒,消失无影。

    与此同时,三月峰顶,凌婉晨的手中也有玉盒化作晶芒消散,她不知道那玉盒内装了什么,只知道乔远叮嘱过,一定要在此时将其拿出。

    其实,连乔远自己也不知道那玉盒内有什么,会有何种作用,只是南松子重点交代过,这玉盒是计划的重中之重,而这样的玉盒,南松子一共给了他五个,如今还剩下三个。

    就在玉盒化作晶芒消失的瞬间,没有人知道,在三月峰与四月峰之间的大河上,那座存在于迷雾中的沙洲,其底部寒洞冰渊下,出现了一双散发蓝色幽光的眼睛。

    这双眼睛深邃而冰寒,足有灯笼大小,若有人与之对望,恐怕瞬间便会被其化作一块玄冰。

    同一时刻,寒炎谷传承之地的宫殿群中,一座名为炎神殿的宫殿亮起红光,一股热浪弥漫开来,瞬间驱散了此地淤积了不知多少年的阴气,隐隐的,似还能听见一声低沉而沧桑的龙吟从殿内传出。

    “冰凤!”

    刹那间,一道红光从那炎神殿内飞出,似穿透空间,消失在殿外,再出现时,已然在了沙洲北部的雪山之上。

    那红光是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炙热火球,刚一出现,便散发出了一股足以焚灭空间的恐怖高温,将雪山刹那融化了一半,露出了光秃秃的岩石土层。

    “老不死的,一出来便毁我山峦,滚!”

    就在此时,那雪山之下,蓦然传出了一声冷喝,声音从九幽寒渊传出,所过之处,一切冰封,更有清脆的咔咔之音响起,似空间都被冻结。

    融化的雪山直接变成了一座冰山,而那冰山上的火球,立刻连连后退,如避蛇蝎一般,到了沙洲中端。

    冰山之下,骤然窜出一道蓝光,理都没理那火球,直接冲破云雾,消失在了这片沙洲。

    沙洲外的云雾似是一道阵法,完全隔绝了此地,让外界之人无法感应到这里的情况,可就是那蓝光冲出的瞬间,一股寒彻八方的气息弥漫开来,让整个月河宗似陷入了隆冬,冰雪飘落,万物寂然,连天上的太阳都黯淡了许多。

    这一幕,立刻让月河宗内外所有人心神大震,脸上皆露出了惊骇与警惕至极表情,有的人更是直接运转修为,拿出法宝,抵御起那股寒气。

    “那是什么?”

    有人看到了那道寒彻八方的蓝光,起身惊呼不断。

    各宗宾客亦是神色大变,目中露出强烈的震撼,那种气息绝非元婴期级别的人物能够散发出来的,想到这里,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月河宗之人,又多了一分忌惮。

    包括墨阳子,他亦是神色变化,虽忍住了起身的动作,但那猛然一颤的手,却是表明了其内心的不平静。

    “仅仅是一道投影便有如此气势,这就是月河宗的底蕴吗?”墨阳子内心暗道,转头看向南松子时,目光越发凝重。

    就在此时,这天地间忽然又出现了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

    一道红光紧随蓝光之后,所过之处,空间竟出现了扭曲之像,恐怖的高温扩散开来,驱散了众人周身的寒意,但带来的却是一股难以抵御的热浪。

    炎与寒的交替,似改换天地,一瞬由隆冬进入酷暑,让所有人心神再次震动同时,目中已然有了恐惧,包括月河宗之人也是如此,他们在之前可不知道南松子还有这等安排。

    就算是略知计划的燕尘子等人,亦是身心俱震,看着那两个光团,脑中浮现出了一个久远的传说。

    传说,月河宗的创派祖师并不是这个世界之人,而是来自天外,且他并非一个人独自来此,随之而来的,除了大批的天外修士,还有各种这片世界并不存在的奇异妖兽。

    他们所知道的,弥虎兽就是其中之一,还有那被镇压在禁阵塔下的碧眼麒麟兽。

    这些随同月无痕来此的天外妖兽,大多具有某种奇异的能力,血脉之力强大,据说,月无痕座下有三头至强战兽,无论是血脉还是实力都凌驾于其他妖兽之上,碧眼麒麟兽便是其中之一,而另外两头比之更强,传说乃是上古时期都极为少见的……炎龙与冰凤。

    想到此流传了数千年的传说,燕尘子心头一跳,转头看向卓琴心与红裳童子,从他们眼中也看到了同样的震惊与无法置信。

    此时此刻,整个月河宗唯有南松子一人神色还算正常,不过若仔细去看,还是能从其颤抖的双手与微闪的目光中,看出其内心的不平静,以及那一丝墨阳子都无法察觉的敬畏。

    五月峰顶,三月峰上,乔远与凌婉晨等人,皆睁大了双目,脸上的表情与别人相差无几,都写满了震惊。

    就在此时,那两团光芒急速旋转起来,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竟瞬间化作了一条足有千丈长的火红巨龙与一头全身由冰晶组成的蓝色凤凰。

    正是传说中的……炎龙与冰凤!

    尽管不少眼力毒辣的老怪,一眼便看出那炎龙与冰凤并非实物,而是虚幻投影,但其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与那两股恐怖惊人的炎寒气息却是实打实的存在,让人震惊的同时,不由从心底深处生出了恐惧之意。

    不需要多说什么,再做什么,仅仅是炎龙与冰凤的虚影出现,就震撼了所有人,包括墨阳子。

    另外,此举还让一些原本心底对月河宗存在敌意的宗门势力,立刻打消了与其作对的想法,有了求和的意愿。

    开玩笑,月河宗拥有这等底蕴,逼急了,炎龙与冰凤齐出,哪个宗门能够抵抗。

    虽然他们知道,这炎龙与冰凤可能并非真的存在,但无论是何种情况,眼前这两道虚影便相当于两位化魂期修士,面对如此深厚的底蕴,就算是南泰最强宗门,封阳门想要与其开战,都要慎重考虑清楚。

    宋家老祖身子微微颤抖,拢在袖中的双手已然紧握成拳,发出咯咯的声响,心中暗道。

    “动用如此底蕴,就为了震慑我等,哼,月河宗内部已空虚至如此程度了吗?”

    他抬头死死的盯着炎龙与冰凤的虚影,随后又看向墨阳子,目中蕴含了一丝别人难以看见的果决。

    “快看,它们……”

    有人传出惊呼之声,可话语还未说完,就听一声震动方圆千里的龙吟与凤鸣之音骤然响起,透着一股沧桑与威严,似从无数岁月之前传来。

    在所有人目光凝聚下,炎龙与冰凤分别落在了五月峰与三月峰上空,低头看向……乔远与凌婉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