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六十二章惊变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众人都预料到了宋麟会败,但却没想到他会败的那么快,摧枯拉朽,毫无抵抗之力。

    最让人心惊的是,他是主动出击,乔远是防守反击,两者都是一拳,宋麟一拳气势惊人,足以让元婴后期修士都不得不郑重对待,而乔远的一拳却无半点出奇之处,好似随意一挥手,连微风都没有带动,就是看起来差别如此之大的两拳,其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由此可见,乔远之强,与宋麟已不在一个层次,好似强壮的成年人欺负一个少年孩童。

    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在广场上响起,无论是年轻气盛的天骄,还是高深莫测老怪,俱都心神一震,看向乔远的目光又有了不同。

    可还不容他们多想,乔远便化作了一道虹光惊鸿,如出鞘的利剑,掀起花蝶狂风,只取宋麟头颅,其速度与气势,远远一看便让人忍不住脚底生寒,背脊透凉。

    宋麟颤抖后退,有心想要反抗,可乔远速度太快,上一息血色拳影刚刚破灭,下一息他便已然来到了其身前不足十丈,根本不给宋麟反抗与后退的机会,似要一击绝杀。

    “老祖……老祖救我!”

    再也顾不得颜面与形象,宋麟只来得及颤声喊出这么一句话,眼前便被无尽的白光取代,大脑瞬间空白,意识在昏沉间,他似听到了四周传来阵阵躁动混乱的声音,有惊呼、怒喝、斥责以及狂笑。

    护月山山顶,南松子低头看向下方,神色微动,嘴角有冷笑浮现,似宋家的一举一动都在其掌控之中。

    随后他转头看向一脸淡然笑容的墨阳子,双目微微眯起。

    “不知道友认为这一战,谁能笑到最后?”

    “未至最后一步,你我焉知胜负?”

    墨阳子依旧淡笑,轻挪脚步,似有意无意的挡在了南松子身前,与其纵观下方花台。

    从此地居高临下看去,下方的山峦广场似变成了一盘初开的棋局,花台中心处,亦是棋局的中心,也是如今最激烈的地方。

    只见方圆足有数千丈的焦点之地,已被一层白色的光幕笼罩,看起来似一只透明的方盒倒扣在上,隔绝了外界。

    光幕内,只有三人,乔远、凌婉晨以及心神恍惚,跌坐在地的宋麟。

    “宋天安,你想做什么?”

    众人见宋家老祖仰天大笑起身,立刻便明白过来,那光幕应该就是他的手笔了,凌如渊、段天固等人大怒,轰然爆发出全部修为,目中寒光凛冽。

    “此乃空间剥离大阵,非化魂期修士不可破,若你们有本事,尽可试试。”

    宋家老祖理都没理凌如渊等人,大袖一挥,卷起宋家所有族人,直奔花台而去,其速惊人,竟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便已然冲入了白色光幕,站在了花台之上。

    “老匹夫,你敢!”

    怒喝一声,凌如渊双目通红,全身血气沸腾,直追而去,爆发出元婴大圆满的恐怖威压,一拳落在了白色光幕上。

    紧随其后的是段天固的含怒一击,以及燕尘子、红裳童子等人全力轰击。

    轰隆隆的声音回荡整个月河宗,所有宾客震惊的目瞪口呆,本以为那白色光幕定会摧枯拉朽的碎开,可没想,其上竟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宋家老祖站在其内冷笑,挥手间,那些始终跟随,带着煞气的金丹期族人,齐齐散开,落于四周方,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竟诡异的消融于当场,似将自身融入了阵法之中。

    随着他们的融入,这白色光幕越发浑厚起来,似在之前的基础上又加厚了数层,原本还可清晰见到其内的景象,可现在却只能看见几道模糊的人影。

    “晨儿。”

    凌如渊不甘心的轰击了光幕好几十拳,却见其纹丝不动,心中又急又怒,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明白,宋家老祖的目标不是乔远,而是凌婉晨。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宋家老祖胆大到如此地步,竟敢在月河宗,当着南松子的面,出*人。

    “空间剥离大阵,的确是只有化魂期修士才能破开的五级阵法,而且就算是化魂期修士出手,破开此阵也需要耗费不少时间,如今……唉!”

    段天固抬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南松子,见其一动不动,便知这事情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苦涩一叹,欲言又止的语态让周遭一干人等也立刻恍然过来。

    “师尊,让弟子试试吧,我相信小师弟短时间内……不会出事。”

    就在此时,始终没什么动静的苏真走出人群,向着段天固轻声开口。

    在得到他的同意后,苏真转身走向花台,步伐不快,所过之处,人群皆散开一条道路,就算是凌如渊,也在沉吟后,让开了道路,神色虽略有平静,但紧握的双拳却是表明了其内心的担忧。

    所有宾客在来之前都没想到,这场举世瞩目的双修大典,竟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若是换了之前,那些与月河宗有摩擦的宗门定会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绪,乐意看个热闹,可现在他们却是没了这番心情,皆是一脸凝重,有意无意的退出这片区域,似在避嫌。

    暂且不说外面,阵法之内,花台之上,乔远与凌婉晨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心神一惊,但这二人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意外,反而还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防守准备。

    “夫君。”凌婉晨第一时间赶到了乔远身边,紧握住他的左手,与其并肩而立,目中凌厉之芒大盛,即便她的修为在此地,除了那些融入阵法的金丹期族人,算是最低,可有乔远在身边,就算面对再强悍的敌人,她都觉得安心至极。

    乔远看向一旁跌坐在地的宋麟,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刚刚那刺目白光便是从其眉心散出,这空间剥离大阵也是因他眉心飞出的一颗奇异珠子而形成的。

    在那奇异珠子上,乔远感受到一股连他也为之心颤的气息,就算是面对南松子,他都没有那种感觉。

    “这阵法绝不是宋家老祖能够布置的。”乔远内心暗道,突然没来由的想起了苏真提醒的话语,警惕心大起。

    就在他沉思之际,宋家老祖张狂而痛快的狞笑传遍此地,话语轰轰如闷雷炸响,透着一股滔天的杀机。

    “哈哈……,小杂种,今天你就没上次那么好的运气了,在这里,你逃不掉,也没人能救得了你。”

    乔远皱眉,转头看向宋家老祖,目中虽有凝重,但却不如上一次那般压力巨大。

    毕竟他的修为已到了元婴后期,战神诀更修炼到了二脉,实力已今非昔比,加上种种手段,与其一战,未尝没有胜算。

    与他没有任何言语交流的余地,乔远默默将一颗灰白色珠子塞入凌婉晨手中,目光柔和,嘴角牵起一丝让人安心的笑容。

    “婉晨,空间珠你拿着,若有危险,莫要管我,立刻进入其内。”

    交代完这些,没有任何征兆,乔远蓦然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赫然已在了宋麟上方,距其天灵不过一丈,抬手便可将他彻底轰杀。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宋麟如被一盆冷水浇在了身上,头脑瞬间清醒过来,目露绝望,远处宋家族长大惊,想要出手,可其速度明显来不及救下宋麟。

    “哼!”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骤然传出,在乔远手掌急速下落的刹那,宋麟头顶的空间竟轰然碎开,一只半虚幻的大手从碎裂的空间中快速伸出,与乔远一掌相碰。

    当年在楚山密林,怜月就曾破开空间,探出一掌救下了云水君,今日这一幕再次重演,虽然那手掌处于半虚幻间,与怜月的一掌差距极大,但这种破开空间的神通,岂是元婴期修士能够做到的。

    乔远双目瞳孔微缩,右掌一阵发麻,向后退出间,压下体内气血的震荡,强行打出了两道禁制,从两旁避开那一掌,只取宋麟眉心与丹田,看其样子,似非杀他不可。

    经过这么短暂的阻挡,宋家老祖已然到了近前。

    他右手从前方虚空收回,向着那两道禁制隔空一按,咔咔之声回荡,隐隐可见前方的空间竟出现了如镜子一般的裂纹,而那两道禁制也毫无悬念的彻底崩溃。

    “来的正好!”乔远冷笑,战神诀疯狂运转,全身血气之力爆发,二脉血线凝聚,蓦然向着宋家老祖一拳轰出。

    这一拳震天动地,整座花台立刻崩溃坍塌,尘土飞扬,虽没有让四周空间碎裂,但拳风掀起的尖啸之音,却是刺耳至极,气势十足,似全力一击,不保留半分。

    与此同时,凌婉晨也爆发出了所有战神血脉之力,在背后凝聚出战神虚影,对宋家老祖形成了血脉压制。

    有她在,宋家之人永远不可能发挥出十成之力,宋家老祖还好,凭借其强悍的实力,足可将血脉压制力削弱到最低,可宋家族长与宋麟就不如了,两人的修为一下子被压制四成之多。

    “找死!”

    宋家老祖瞥了一眼凌婉晨,没有在意这点压制,目中露出轻蔑,抬手便是猛烈的一拳轰出。

    可就在两人拳拳将要碰触的刹那,一道银光呼啸间从凌婉晨身前飞出,如一道可射落星辰的离弦之箭,寒光惊世,直奔宋家族长而去。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