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六十三章激战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琉银破云枪!恍若灭世之枪!

    枪自有灵,苏醒未及,先前乔远炼化此枪时间太短,无法彻底与器灵心神归一,在丹田中温养了数年,此枪之灵已与他建立了极深的联系,只需一个念头,便可随意调动,甚至他还可以下达指令,让器灵自行操控银枪作战,不达目的,不做罢休。

    刚刚动手之前,乔远便将琉银破云枪送入了空间珠,埋下此招后手,不为宋麟,也不为宋家老祖,而是为了一击必杀宋家族长。

    除却那些融入阵法的金丹期修士,此地共有五人,宋家有三人,宋麟不足为惧,宋家族长修为元婴后期,乔远不怕,可他担心凌婉晨。

    万一在他与宋家老祖交手之时,宋家族长不来对付自己,而是转而攻向凌婉晨,以其元婴初期的修为,就算有血脉压制,也没有半点胜算。

    所以为了后顾无忧,他必须先除掉宋家族长,至于先前对宋麟出手,只是为了吸引宋家老祖的注意力,以此创造时机,好让琉银破云枪起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这一杀招,宋家老祖没有想到,宋家族长更没有想到。

    一来是宋家老祖自认实力远超乔远,心中对其不屑,二来则是乔远以杀宋麟为引,让他顾此失彼,分身乏术,二人之中,不得不舍弃一人,想要全部保住,他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

    宋家族长大惊失色,看着那一道快到极致的银光,全身汗毛倒竖,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让他呼吸一窒。

    不过他好歹也是一族之长,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只是惊慌了片刻,便强行压下了心神的震动,抬手猛地按在胸口,一口热血喷出,染上飞出的九面乌色小盾,刹那形成了绝强的防御。

    仅仅如此,并没有让宋家族长放下心来,反而其神色随着银枪的临近,越发凝重,不过那枪速度太快,以其实力,最快也就能布置出这般防御。

    宋家老祖神色瞬间阴沉下来,低吼一声,在他一拳击退乔远的刹那,一条白骨小蛇从其袖中飞出,挡在了宋家族长身前。

    在他感受下,那银枪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惊人,别说那九面乌色小盾,就算宋家族长施展出所有防御手段,都不一定能抵挡住,保险起见,他不得不舍弃骨虵,以保全宋家族长之命。

    咔的一声,眨眼变成百丈长的骨虵还未散出威势,便被一道快若闪电的银光瞬间穿透,骨裂之音砰砰传出,紧接着便是其凄厉而痛苦的嘶吼,震耳欲聋。

    琉银破云枪去势不减,轰然破开了九面乌色小盾,在最后一面盾牌被破开时,其上银光黯淡了七成,饶是如此,那一枪仅剩的三成余力落在宋家族长身上,立刻便将其击飞而出,鲜血狂喷,衣衫碎裂,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肩头。

    他双手紧紧握住枪头,鲜血顺着手腕滴落,整个人似从地狱之门边缘爬过,黑发凌乱,狼狈至极,眼中残留着浓浓的恐惧与一丝庆幸。

    若非刚刚骨虵替他挡住了一枪,使得其有时间向左偏移了两寸,刚刚那一枪便会刺入其胸口,而非肩头,如此就算他不死,恐怕也重伤难以发挥出一成之力。

    这一幕说来话长,实际上只发生在短短一个呼吸间,宋麟都未反应过来,便见其父倒飞出百丈开外,单膝跪在地上,鲜血流淌一地,若垂死之人。

    银枪一阵嗡鸣,本欲再行刺入,彻底结果了他的性命,可宋家老祖已然临近,右手隔空一抓,便将其强行吸出。

    “枪来!”乔远强压下被宋家老祖一拳震退的劲力,低喝一声,琉银破云枪再次散发出惊人的气势,避开宋家老祖,似划破空间,瞬间回到了他的手中。

    凝神看去,骨虵翻腾在地,犹如一条上岸的大鱼,垂死挣扎,扭动身躯,抽的地面轰轰作响,看样子,那一枪对它造成的伤害不小,虽不致死,但亦失去了战力。

    这个结果,乔远还算满意,至少现在能对凌婉晨造成威胁的,便只剩下宋家老祖一人了,但有他在,宋家老祖便休想伤她一根毫毛。

    “小杂种,你找死!”

    宋家老祖咬牙切齿,取出一件鼎型法宝,将宋家族长、骨虵,宋麟全都送入其内,在他看来,对付这二人,有自己一人足矣。

    做完这些,他便不再有所保留,双脚猛地一踏,一股强悍惊天,让乔远都呼吸一滞的威压轰然扩散出来,凌婉晨面色瞬间苍白,但在乔远背后,她还是倔强的直起了腰背,不退后一步。

    “小心!”

    威压刚刚散出,乔远双目瞳孔便猛地一缩,低喝一声,身形急速前行,刹那间就有月玉铠甲凝聚而出,战神诀同步运转,气血之力凝聚于右拳,一道模糊的右臂虚影在其背后随之出现。

    凌婉晨本欲打算一同出手,可却被乔远以眼神强行制止。

    实在是如今的宋家老祖给人的感觉太过恐怖,出手不说毁天灭地,轰杀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还是绰绰有余。

    两道人影快到极致,肉眼几乎难以看清,凌婉晨美目中充满了担忧,可却不得不退,只能将战神诀运转到极致,使得血脉压制力渐渐增强,除此之外,她无法多做什么。

    轰轰轰轰!

    连续的拳爆之音如浪潮卷动,雷霆咆哮,短短一息间,乔远与宋家老祖硬碰了拳,这拳拳拳到肉,所有力道尽皆宣泄到了对方身上,最终,还是乔远不敌,一大口鲜血狂喷,倒飞坠落在地,右臂几近碎裂。

    “乔远!”凌婉晨立刻冲上前,将他扶住,不敢去触碰其半残的手臂,美目中俱是担忧与心疼。

    “我没事。”虽然身体剧痛如被撕裂,但乔远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安慰道,说完他连忙取出半截翠绿竹子,放入口中嚼了几下,立刻吞下。

    实在是前段日子修炼战神诀将补充生机的疗伤丹药吞了个一干二净,还未来得及补充,他这才不得不生吃渡生竹,好在这竹子效用奇佳,不仅蕴含了大量生机,更能治疗外伤,此刻入腹,立刻化作一股暖流,暂时缓解其伤势。

    这边乔远看起来颇为凄惨,那边宋家老祖亦好不到哪里去,他身形倒退百丈,坠落在地,直接将方圆数十丈的大地踏得粉碎,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却被其强行压下,最终嘴角只是溢出了一丝鲜血,面色略有红润。

    “战神诀二脉,……可惜,若你修炼出了三脉,老夫自认不如,可现在,……你给我死!”

    宋家老祖咬牙盯着乔远,目中罕见的露出了正视,不说修为,单从肉身方面来说,乔远的确入了他的眼。

    话落毕,宋家老祖一身远超元婴大圆满的强悍修为完全爆发出来,卷动四周砂石尘土,掀起滔天的风暴,仅仅是气势,便足以让元婴后期修士身心颤抖,难以生出反抗的心思。

    可乔远不是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压力虽大,但他还是迅速稳定下心神,修为运转,月力爆发,立刻在周身凝聚出了一层厚厚的云雾。

    有了与月婵一同修炼的经历,乔远对于施展升月天空术再无半点顾忌。

    云开见月,月升破云,一轮皎洁的明月缓缓升空,寒气惊人,连宋家老祖在看到那明月时,都忍不住心头一跳,想起了一则关于月河宗四月峰的久远传闻。

    可现在不是多想之时,升月天空术不俗,他的血鬼枯心功也不是不入流的功法。

    气血流转,心脏砰砰加速跳动,一丝丝血雾从宋家老祖全身毛孔中钻出,刹那便在其身前凝聚出了一个百丈大小的血色骷髅头,散发出滔天的凶煞之气,仅仅是看着,都让人忍不住生出未战先惧之意。

    这一招,乔远之前在万战山脉见过,若非他果断动用了暗月印,想要毫发无损的将其击溃,根本不可能。

    此刻再见宋家老祖施展这一招,他神色虽还是那般凝重,但压力已没有之前那般巨大,皎洁的明月骤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集中在一起,照向那血色骷髅头。

    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可见其上有冰层凝结,但随着宋家老祖一声低吼,越来越多的血色雾气融入那骷髅头中,百丈骷髅头仰天一声咆哮,冰层轰然崩溃,化作一道血光,劈开明亮的月光,直奔乔远而去。

    乔远双目猛地睁大,生机危机之感在心中浮现,若是抵挡不住,今日他必败无疑。

    换做其他地方,他还可以想办法逃遁,可在这里,四周被阵法封死,外面又一直没有传来动静,想来是这阵法极为坚固,外面之人短时间内难以破开。

    如此一想,乔远便再无退路,唯有死战到底,……拼个你死我活。

    深呼一口大气,他蓦然闭上双目,心神完全沉入体内,月白的雾气重新将其身形遮掩,玄虚之意让宋家老祖没来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小杂种的手段层出不穷,未免夜长meng多,不能拖延。”

    冷哼一声,宋家老祖目中露出果断,右手成爪,竟一把扣住了自己的心口,似隔着皮肉捏紧了心脏,不停挤压。

    愈加强盛的气血之力散发出来,顺着其毛孔化作血雾融入那血色骷髅头,仅仅是三四息时间,那血色骷髅头便暴涨到了千丈大小,气势惊人,似比宋家老祖本人的气势还要强悍数倍。

    一声刺耳到极致,仿若地狱恶鬼的嘶吼之音响彻此地,传入凌婉晨耳中,让她刹那面色一白,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神色萎靡下来。

    骷髅头张开血盆大口,迅速临近那团月白色雾气,先是一口将那皎洁的明月吞入口中,随后急速下坠,再次一口吞向大片雾气。

    就在此时,月白雾气急速翻涌,重新显露出了乔远的身形,他紧闭的双目也在这一刹那猛地睁开,刺目的月光骤然爆发出来,将这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域,一瞬化作了纯白的世界,再无一点其他颜色。

    若真要说有,那便是远处不知何时,已然出现的两轮月牙,不大,似一双明亮的眼睛,寒彻心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