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一百四十九章乔远vs俊云(五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

    乔远身后四个风之气旋急急旋转,化作一股狂风推动乔远的身体急速向着俊云临近。

    而俊云却是脚步在地轻点,其脚下立刻有白色的雾气出现,整个人如同踩在一朵轻飘飘的白云,向着乔远悠然飘去,看起来虽然悠然,但其速度却是一点不乔远慢。

    “这是倚云步?俊云居然一来用出了倚云步,看来俊云对此战也是极为看重。”

    “倚云步为一月峰一门绝学,炼气期内几乎没有什么辅助功法可以得这倚云步了,但这乔远他用的是什么法术,其背后生风,看起来一点都不俊云的速度慢。”

    “我从未见过五月峰弟子施展过类似的法术,难道这是五月峰峰主单独传他的法术?”

    “他是五月峰峰主的关门弟子,传他这种隐秘之术,也没什么好怪的。”

    乔远与俊云刚刚动身,引起了无数弟子的议论,甚至不少长老都向两人投去了好的目光,不过大多数目光却是凝聚在乔远身后的风之气旋。

    乔远没有理会四周众多弟子的目光,他疾驰之时,右手一伸,立刻有一把一丈长、手腕粗的幽黑铁棍出现在了他的手,急速挥舞,一股慑人的气势从他的身爆发而出。

    俊云神色不改,右手在腰间一抹,光芒一闪,有一把月白之剑出现在其手,此剑七尺之长,剑柄道道星纹密布,剑身淡白如月光撒下,延伸至剑尖却有点点寒芒闪烁,极为耀目。

    一人持棍,一人持剑,两人刹那间临近到了一起,乔远举棒挥舞,根本没有一丝留手,直接是全力一棒向着俊云当头敲去。

    但俊云依旧神色不改,手腕一扭,一挑剑尖,其剑身摩擦着铁棍的边缘向着乔远胸口刺去,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却是如同一朵飘逸的白云,向着右边飘移了三尺,虽然只移动了三尺,却是恰好让碎山棍落了空。

    乔远看到俊云的反应,神色微微一变,他看着即将刺到自己胸口的剑尖,却是来不及后退了,不过他却是将碎山棍猛地向回一扯,在身前一横,刚好剑尖刺在了棍身。

    俊云微微一笑,手腕一扭,长剑立刻一偏,剑尖直接避开了碎山棍,再次向着乔远胸口刺去。

    不过乔远的反应更快,他在剑尖刺到棍身的刹那,其脚步在地一踏,接着这股力,他的身子向着右侧翻转而去,与此同时,乔远的空出的左手猛地向着俊云的胸口一拳砸去。

    俊云看到乔远如此之快的反应,并且在躲避还发动了一拳反击,这让他脸的微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凝重之色。

    一般来说,发动攻击的时候是防御最薄弱的时刻,此时的俊云刚刚刺出一剑,身体已然是难以后撤躲开,算是向着右侧移动,也必然会被乔远一拳击肩部,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不得不说,俊云的反应能力极快,瞬息间,其心的各种想法已然是百转而过,他只能撤回攻势,横剑挡在身前,以剑柄去挡乔远这出人意料的一拳。

    乔远虽是临时起意,但他拳力却是不小,拳头未至,拳风却已然吹到了俊云的胸口,将其飘然出尘的白衣压得紧贴他胸口,不过突然却是有月白之光一闪临近,挡住了那呼啸而至的拳风。

    “砰!”

    乔远的左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俊云的剑柄之,将其剑柄重重的压在了俊云的胸口,俊云面色一变,口传出一声闷哼,脚步一点,直接向后退出了十多丈。

    靠着剑柄的阻挡,以及退后的巧劲,乔远的拳力已然被削去了五成,但算只剩下了五成之力,打在了并未修行过肉身的俊云身,也让他极为难受。

    俊云喉咙一甜,立刻有一口鲜血将要喷出,可却被他强行压了下来,不过即使压了下来,他的嘴角仍然有一丝血液溢出,虽然他很自然的伸手将其抹去了,但还是被观战台不少眼尖之人看的是清清楚楚。

    “俊云受伤了,我看到他吐血了。”

    “不可能,俊云绝不可能受伤,他长得那么俊,实力那么强,刚才的一拳自然被他躲过去了。”

    “愚蠢,斗法与长相有何关系,他吐血是不争的事实,莫要自欺欺人。”

    “这乔远还真是强悍,这才不过十几息的时间,让俊云受了伤。”

    ……

    在俊云嘴角溢出鲜血的一刻,广场四周立刻是哗然一片,无数疯狂的迷妹为之伤心落泪,更有不少女弟子不愿相信这一幕,说出了一些自欺欺人的话语。

    连景山看到这一幕,直接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段天固与燕尘子关系素来不和睦,所以一月峰与五月峰之间也是明争暗斗,但一月峰专注修为法术,在斗法自然五月峰弟子更甚一筹。

    而这一次乔远与俊云一战,表面并没有什么,但暗地里却是两峰长老用来较量的点,所以连景山才如此高兴,其余长老也是脸露舒畅的笑意,称赞不断。

    相反,一月峰的众多长老却是面色阴沉,死死的盯着广场的乔远,他们自然能够看出俊云是否受伤,受伤有多重。

    虽然俊云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了最佳的反应,但略输一筹便是输了,无论后续做的多么完美,他也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再说回乔远,他看到俊云嘴角溢出鲜血,脸没有一丝意外之色,他那一拳虽说并未使出全部之力,但也有七成,这七成之力算是凌婉晨也不敢毫无防御的用肉身硬抗。

    至于俊云用一系列手段卸去了他五成之力,让他心颇为吃惊,同时神色更加凝重,其脸根本没有一丝击伤俊云后的喜悦。

    所以他在俊云擦去鲜血的刹那,立刻脚步一踏,向着俊云急速而去,乔远的战术是以快打快,一旦取得优势决不能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俊云自然洞悉乔远的想法,他双手掐诀之下,其脚下立刻有一片白雾升腾,这些白雾转瞬间凝聚成了一朵白云,此白云飘忽之下,直接托起俊云的身体腾空而起,飞到了空。

    “俊云居然掌握了倚云步的腾云术?这可是筑基期才能修行的术啊。”“俊云不愧为一月峰炼气弟子的最强者,连筑基期才能修行的腾云术他都学会了。”

    “的确不凡,你们看这云朵虽然不大,但却仿若实质,一看是修炼至了小成境界。”

    在俊云凝聚云朵,踏云飞起的刹那,四周众多弟子再次爆发出了哗然之声。

    乔远本都快冲到俊云的身前了,可他却突然看见俊云踏云而起,这让他顿时扑了个空,炼气弟子不借用飞剑直接腾空飞行,这俊云还是乔远所见的第一人。

    俊云飞天空十丈之高,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乔远,同时他单指在胸前连点数下,强行压下了体内的暗伤,他之所以使出这隐藏很深的腾云术,主要是为了争取压下伤势的时间。

    此刻他压下了伤势,便打算着手反击了,俊云双手掐诀之下,其身前赫然有一朵乌黑之云出现,在这乌云还有阵阵闷闷的雷音传出。

    随着俊云掐诀的速度越来越快,这乌云也越聚越大,转瞬间便有三丈大小,笼罩在乔远头,将其身彻底遮盖在了一片阴影下。

    “雷灵根修士?”

    乔远看到这一幕,听到乌云传出的闷闷雷音,双目瞳孔微微一缩,神色凝重的喃喃道。

    他说完一拍储物袋,立刻一把暗金色的飞剑飞出,正是被封印了金光的金耀剑,乔远脚步一迈,直接踏在了金耀剑,向着天空的俊云而去。

    俊云看见这一幕,神色依旧不变,其单指向着乌云一点,那乌云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直接飞到了乔远方,不论乔远是加速减速,或者升高落地,这乌云如同跗骨之蛆,一直笼罩在乔远方。

    同时这乌云随着俊云的掐诀,也是越聚越多,不多时,已然有了五丈大小,笼罩在乔远方如同笼罩在他心头的一层阴霾,挥之不去。

    乔远听到乌云的雷音越来越大,眼的凝重也是越来越浓厚,雷法为攻击法术最强之法,之火法都要强不少,他相信若是被这乌云的雷霆击,以他的肉身,算不重伤,这一战也危矣。

    但他无论速度多快,都无法追使用腾云术的俊云,因为两人都在空,他无法开启更多的风之气旋加速,在这种情况下,乔远似乎陷入了一个困局,除了面对这雷云外,别无他法。

    “呵呵……云师侄居然将这雷云术催动到了五丈大小,那乔远虽然肉身尚可,但在这雷云下必会重伤,此战胜负已定,老夫先行恭喜成师弟了。”

    一月峰长老所在之地,一位头发半百的老者,脸露微笑,看着其身旁的俊朗年人缓缓说道,说完他便向着俊朗年人拱手作揖。

    “师兄言之过早了,云儿的雷云术虽强,但乔远身为段峰主的弟子,岂会这么简单的败下阵来。”

    那俊朗年人摇头轻笑的说道,话虽这么说,但其脸却有掩饰不住的自得之色,恐怕在他心,也已断定乔远必败无疑。

    在这两人交谈间,乔远头的雷云已然凝聚到了七丈大小,在一声轰隆隆的雷音下,那漆黑如墨的乌云赫然有一道手臂粗细的雷霆蜿蜒而下,向着乔远的身体轰然劈去。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