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六十五章血鬼枯心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血淋淋的心脏活力旺盛,还缠绕着数不尽的黏稠血管、血丝,砰砰跳动剧烈,触目惊心,而对此,宋家老祖竟面不改色,似握住的不是自己的心。

    这诡异的一幕,若是换了从前,乔远定会警惕小心,不再主动上前,可如今他却似根本没看见,暗月印出,紧随其后,抛出琉银破云枪,流月扇再次一挥,用尽一切手段,不计代价,欲要一击灭杀宋家老祖。

    血气惊天,刹那便将天空染成了一片暗红,让人有种误入修罗战场的错觉。

    宋家老祖手中的心脏骤然枯萎下来,追在乔远身后的血红骷髅头与血色骨臂化作一片血雾消散,萦绕在宋家老祖周身,急速涌动间,竟重新凝聚出了一副血色骨架。

    这一幕说来话场,可实际上只是短短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宋家老祖取出心脏后,全身气息削弱到极点,肉身与心脏一样枯萎下来,半白的苍发齐齐脱落,露出了松弛如树皮烂泥般的头皮,极为可怖。

    与此同时,血色骨架飞速凝聚,只是转眼便化作了一尊足有十丈高的狰狞骷髅血鬼,四肢齐全,没有皮肉,但却有一颗硕大的心脏悬在其空空的胸腔内,血管密布,仿若无数红色的丝线将这血鬼的所有骨头捆绑连接在一起。

    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骤然爆发出来,卷动八方血气迅速回缩,融入其身。

    天空再次恢复如常,骷髅血鬼的气势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暴增起来,刹那间,竟超过了乔远,超过了宋家老祖,达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层次。

    “化魂境?”

    陷入疯狂的乔远,感受到那骷髅血鬼的气息,心脏猛地一跳,呼吸都滞缓了下来。

    那种气势,那股惊天的气息,乔远绝不会感受错,已远远不是元婴期能达到的层次,似天与地,大海与溪流,凡人与蝼蚁的差距,半步化魂的宋家老祖在乔远面前,已然强悍如高山,难以逾越,可与这骷髅血鬼比起来,却是差了太远。

    若真要比较,现如今整个月河宗,也唯有南松子与墨阳子能在气势上压过它。

    “能将老夫逼到如此境地,小杂种,你可以含笑而死了。”

    宋家老祖盘坐在地,枯槁如朽木的身躯似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鼻中有气进,无气出,若没有那骷髅血鬼,此刻连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都可将其了结。

    话说完,那骷髅血鬼张开大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音浪滚滚而去,蕴含了足以碾压元婴大圆满的力量,将临近的暗月印立刻崩溃,琉银破云枪倒卷,滔滔火海黯淡熄灭,乔远施展的一切杀招,顷刻间灰飞烟灭。

    余留的音浪落在乔远身上,如一柄万斤巨锤击中心口,立刻将他震动倒飞,脸色一白,嘴角有鲜血溢出。

    这还是在他身披月无痕道袍的情况下,若非如此,那余留的音浪,不说要了其性命,至少也要将他重伤。

    刚刚还疯狂似入魔的乔远,立刻便被一盆冷水浇在头顶,神色阴沉,目中杀机不减,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不可能战胜这已踏入化魂境的骷髅血鬼。

    甚至在它的威势下,乔远绝无一点还手之力,不是这月无痕道袍护身,不出三招,他必将陨落在这血鬼手中。

    情况急剧扭转,若换了他人,恐怕早就心生绝望,再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可乔远却是死死地盯着宋家老祖,准确的说是他手中的一枚灰白色珠子,目中蕴含了焦急。

    “婉晨,我说过……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除非……我死!”

    此时此刻,他想起了凌如渊曾说过的预言。

    宿劫之人,必将会为对方带来的宿命生死劫,无法避免,也许这一次便是他们的生死之劫。

    阵法之外,苏真凌空而立,双手掐诀不断,一道道奇异晦涩的符文之光落在白色光幕上,掀起阵阵波纹回荡。

    隐隐的,众人可以看见,那光幕内盘膝坐着一名名修士,每一次波纹回荡,就有一名修士身躯颤抖,似正在艰难抵抗苏真的破阵之法。

    “哼,这宋家的老匹夫,果真是心狠手辣,居然让自家族人化作阵灵,要知道,这阵法一旦被破,这些人无一能够存活。”

    段天固心中怒极,杀意凛冽,可却对这阵法无可奈何,只能在一旁气急谩骂。

    四周宾客听见,都对宋家老祖狠辣疯狂的举动有了猜测。

    要知道敢付出这种代价,其所图必然极大,而且若只有他一人,定不会如此冒险,可以想象,这场惊变的幕后,定然有人暗中推动。

    而整个南泰,有实力,有胆量在月河宗山门中掀起如此风浪的,除了那风头正盛,隐隐坐稳南泰第一宗门名号的封阳门,还能有谁?

    想到这一点的人不在少数,但敢说出来的人,却没有,只是暗中有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护月山顶峰,那似成对立之势的南松子与墨阳子。

    就在宋家老祖不惜一切代价,展开血鬼枯心功,凝聚出那化魂期骷髅血鬼时,南松子与墨阳子同时有所察觉,目光齐齐凝聚在下方的阵法光幕上,神色微变。

    墨阳子是觉得有些诧异,可南松子却是皱起了眉,神色一片凝重想了想,他迈步之下,便要直奔那阵法而去,但墨阳子却是拦住了其前路,淡笑开口。

    “道友何需如此着急,再看看不迟,我倒觉得乔小友并非没有一点胜算。”

    南松子冷哼一声,毫不废话,脚步再次一迈,身下竟刹那凝聚出了一道阵法,波纹回荡,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然到了那白色光幕的上方,狠狠一掌落下。

    这一掌蕴含了禁制道念,可破天下万般阵法禁制,瞬息落在那光幕上,将其震的摇摇欲坠,隐隐可见所有融入其内的修士,身子剧颤,竟呈现出了消散了迹象。

    随之,那白色的光幕渐渐变得透明起来,显露出了里面狼藉的场景,那一尊庞大狰狞的骷髅血鬼,还有血鬼身后形如枯槁的宋家老祖,以及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乔远。

    一掌之力,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劲力,难以破开这空间剥离大阵,墨阳子眉头一蹙,身影瞬间追上,也不再维持表面的友好,出手便是道念神通。

    南松子轻叹一声,深深看了一眼光幕内的乔远,知道自己再没有出手的机会,转身与墨阳子大战了起来。

    两位跺一跺脚便可让南泰抖三抖的存在,突然出手战在一起,这一幕立刻让众人大惊失色,疾驰后退,虽然他们有人早已感受到此次大典充满了*味,但却没想到,两位化魂期修士竟会真的出手。

    同时,也有人注意到了那光幕内的骷髅血鬼,神色骇然,那股强悍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气息,即便隔着阵法,众人都能感受到。

    “那……那是什么?气息竟如此强大。”

    “天呐,这股气息就算不及两位前辈,恐也相差无几,这……这宋家老祖莫非隐藏了修为,或是饲养了魔物?”

    惊呼哗然之声响起,广场上不免眼力过人之辈,一眼就看出那骷髅血鬼并非饲养的魔物,而是气血所凝。

    段天固、凌如渊、苏真等人齐齐神色大变,盯着乔远,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焦急,此刻再顾不得两位前辈在天空中酣战,立刻施展出全部手段,轰击那看似脆弱的如一层水膜的阵法。

    嘶吼阵阵,如从鬼狱修罗场传出,虽有阵法阻隔,但落在众人耳中,依旧让不少人眼露恐惧的吐出了大口鲜血,气息萎靡下来。

    就算是段天固与苏真也不得不退后倒飞,体内有了伤势,唯有凌如渊能抵抗一二,可时间长了,也难以承受。

    但就是这般恐怖的嘶吼,众人却是见到,光幕内那一道虚弱的似随时都要跌倒的身影,只是倒飞出了十多丈,便再次稳下脚步,抬头挺腰间,目中毫无畏惧。

    “不管你有多少宝物,今日……你必死!”

    宋家老祖被南松子的一掌所惊,心中没了折磨他的心思,缓缓抬手,伸出一根干瘦如枯枝的食指,蓦然指向乔远。

    这一指之下,那骷髅血鬼终于迈开了大步,向着乔远轰轰而去,十丈高的身躯,看似不大,可那排山倒海的气势散开,身后恍若有百万恶鬼咆哮奔袭,让人难以生出半点反抗的心思。

    呼吸从急促慢慢放缓,乔远彻底冷静下心神,后退间,神念沉入丹田之内,试图沟通吸收了木灵种子,已发生变化,陷入沉睡的小葫芦。

    面对如此强敌,除非他使用黑猫赠予的三根毛发,可在月河宗,一旦施展,整个宗门必将毁于一旦,若非到了生死边缘,他实在不想动用。

    至于南松子给的玉盒,他早就使用过,就是不知是因这里被阵法隔绝,还是为何,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此种情况下,他唯一自救的希望,便在那神秘的小葫芦上。

    步步后退,直至乔远背触光幕,已无路再退时,小葫芦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眼看骷髅血鬼带着嗜杀的气势大步临近,不偏不倚,猛地一脚向着他狠狠踏去,似踩踏一只毫不起眼的蝼蚁。

    生机危机逼近,乔远浑身汗毛竖立,手中紧握黑猫毛发,就要将其触发时,他双目内陡然爆发出了两道刺目的金光,透着冷漠与无情,抬头看去,似灵魂转变,完全换了一个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